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作家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作家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精品主题 ZT:王安忆陈村联手力荐山野女孩李娟融融『让文人绝望的新疆李娟』 【按平板格式阅读】
作者:施雨 2010-07-08 14:25:21|最后回复:金陵笑笑生 2015-10-12 11:32:30|人气:7221|回复:4
『施雨』
施雨
文章:1106
发贴:5080
来自:美国德州达拉斯
时间:2010-07-08 14:28:07|人气:1026 施雨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ZT:苏北:精灵,或者天使(一个美丽的天才)
新疆有个李娟,一个自说自话的小丫头,写了那么几十篇散文。我读后感到无比的震惊。这是一个让人惊讶的女子。一个美丽的天才。每读一篇她的文字,我心中都会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只为这个女孩逼人的才气所折服。

前两天,在北戴河的长城论坛上,谈到散文,我说,有个青年作者李娟,写她生活的阿勒泰地区,文笔有大爱,又是那么的缜密有灵性!不是一般散文家可以比拟的。我极端地说,如若我有机会见到李娟,真想以藏人的方式给她磕个头:你实在是十分的了不起,我要向你学习。这并不丢人的。因为李娟仿若是草原上的精灵,是草原上飞来飞去的天使。

是的,如果说真有什么精灵的话,李娟就是文学的精灵。她是天生的,不是后天可以学习的。她的眼睛看到的,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她的心灵感受到的,又是多么的特别和柔软。她敏感,善良,又那么多情。你看,她在《要过不好不坏的生活》里,关于馕的气味的描写是多么的独到和神奇啊。又有谁人这么描写过馕?又有谁人对食物表现出如此的热爱和尊重(崇拜)?

“面粉、水和盐均匀地——如相拥熟睡一般(谁有这样神奇的妙想?)——揉和在一起,然后一起与火相遇,在高温中芳香地一边绽放一边成熟。”

第一个馕非常完美地成熟了,镀上了最最美妙的食物的金黄色,香气扑鼻。那香气是“暴发户似的”“喜难自胜的”“华美香气”。真要为这样的文字欢呼!这是一篇赞美劳动、赞美自然、赞美食物的精妙之文。李娟的文字有一种天地之大美的精神。她不是哲学家,但她的文字中充满哲学的思想。有“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的神奇魅力。看来,人接近了自然,就会受自然的启发,发现自然中的大美。

其实,李娟的散文,每一篇我都细细的看过。我是带着一颗虔诚的心去读的。她的“羊道”系列中的《哈拉苏:离开和到达的路》、《涉江》、《每天一次激烈相会》,每一篇都是十分的好。她所有的文字,都是快乐的,健康的。

在《每天一次的激烈相会》一文中,她写到羊群母子相会的场面,那真是惊心动魄,如李娟自己所说的“头盖骨快要被掀开一般”。她写小羊羔则是“柔软的小卷毛喜悦地膨胀着”(哼哼!小卷毛还“喜悦”的膨胀!),写它们的入睡是“沉入平安的睡眠中深深地、浓黏地成长”,小羊的叫声是“水淋淋的小嗓门”。满篇总是那么的别致、新颖,和与众不同。李娟这样的文字,写它个20万字,集成一册,若干年后,我敢说就是世界散文名著!当代的散文在李娟面前是多么的惭愧!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7e12f0100j9ea.html?tj=1) - 精灵,或者天使_苏北_新浪博客
当然,李娟的题材,也自有讨巧之处:她笔下多的是边地风情,是新疆少数民族的风情(有点异域风情),又是简朴生活的,遵循自然,遵循物理,因此更容易与众不同。但这并不重要,可贵的是她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她仿佛有第六感官)。她就像草原上的灵兽:敏捷,善良,机灵而俏皮。而最最重要的:她的心地是何等的干净啊!

李娟的灵魂是那么的圣洁。那是草原的博大给予她的。草原的水,风,白云,雨露,牛羊,给予了她的,别人是无法临摹的。

你读过她的《洗衣服是件快乐的事》吗?那是一篇神奇之文。我引一段给你看看:



其次,去洗衣服的时候,还可以趴在河边的石头上舒舒服服地呼呼大睡。不过有一次我正睡着呢,有一条珠光宝气的毛毛虫爬到了我的脸上,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敢睡了。



谁写毛毛虫用过“珠光宝气”这样的比喻?天籁,完全是天籁!

李娟是女人,有女人的机敏,还有女孩子的俏皮和神奇。但她的文字一点都不“小女人”。相反,还非常的博大,内心宽广。她是根本不屑在小情调上做文章的。她的博大,善良,敏锐,使她的文字在精灵之外,又多有生活的哲思。她关注的多为“物性”。

小姑奶奶,我真是心悦诚服的服了你的才华了。你实在是优秀的。真的要为李娟狂了。

你简直就是一个天使,或者小精灵。



1500字

2010年6月8日



附:李娟一文:今夜还早着呢

■李娟

我热爱舞蹈,常常久久地注视着起舞的一个美丽女子,她四肢窈窕,面庞惊喜,她一定是不平凡的!她是最幸运的一个,她美梦成真了。音乐进入了她的身体,从天空无限高远的地方到地底深处的万物都在看着她,以她为中心四下展开世界。当她垫起足尖,微微仰起下巴,整个世界,又以她为中心徐徐收拢……
我还是在说着舞蹈,和这世间舞蹈着的一切。那些美的形体,若非没有美的想法,怎么会如此美得令人心生悲伤?那些睡着了的身体,那些行走着的身体,或是激动地说着话的身体,从高处跌落的身体——都在世界之外,创造着世界之外的事物。越积累越多,离世界越来越远。于是我们看到那些身体一日日衰老下去,到了最后也与世界无关。只有舞蹈着的身子,才是世界和谐圆满的一部分吧?……只有美才能与万物通灵,丝丝缕缕吸吮吐纳。只有美才是最真实的自然。
我还是在想,我爱舞蹈,我爱的也许只是我身体里没有的东西——我总是想要有,我总是想要知道得更多一些,再更多一些。我站在场外,看着他们如此欢乐,而难过不已。但我也是欢乐的吧?只要在我跳舞的时候,同样也会什么都能得到。
我和比加玛丽约好,晚上一起去跳舞。因为我们没有像别人那样,扯块布呀,包块方糖饼干什么的给主人家道贺,所以也不好意思去吃人家的抓肉。每次总是等到晚宴散尽了,才挤进院子里的人群中,找个地方坐下来,等着舞曲奏响。
比加玛丽是结过婚的人,活泼得要死,也不知道一天到晚怎么这么能闹笑话。走到这里“哈哈哈!”走到那里“哈哈哈!”只要她走过的一路真是热闹非凡,不断有人追在后面嚷嚷:“这个比加玛丽呀!脑子有问题了……”偏她嗓门又尖又亮,她要是突然在某个地方“啊——”地惊叫起来,隔着半个村子的人都全知道了:“今天晚上嘛,可能又有拖依了……”
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她领着我跳。她把下巴高高地仰起,骄傲地,有力地拧动着长而柔曼的双臂——这哪里是个妇人,分明也是个青春遥遥无期的小姑娘呀。我有时候跳着跳着停下来,站在一边看她跳,看她眼睛发光、面孔发光、辫梢发光、舞姿发光,整个人光芒四射的。
突然又想起比加玛丽还是个做过母亲的人呢。但是她的小宝宝太倒霉了,出生不久就夭折了。
我到她家去玩,她就把她夭折的孩子的相框从墙上摘下来给我看:“怎么样,漂亮得很吧?她长得白白的……”一点儿也没有悲伤的意思。我想她也没必要太悲伤。她本人也是个孩子呢,她也才刚刚开始。似乎无论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太晚,无论开始几次都和第一次开始一样——后来会有的事情全都应该是快乐的事情。
——可是现在都凌晨一点过了,舞曲从拖依上远远地传过来,都已经跳过三支曲子了,我还在家里坐着等着那个笨女人!真是急死人了……这时,第四支曲子开始了,正是我最喜欢的三步。哪还能等下去啊,便起身往她家摸黑而去。到地方了,趴在她家窗台上一看,这个人居然正端端正正坐在炕上织毛衣!我真是气坏了,大力擂起玻璃来。比加玛丽听到动静,连忙扭过头来朝我摇手。
我绕到院门那儿进去,比加玛丽已经走到门口等着我了。
“喂喂喂,你干嘛呢你,你忘掉了是不是?都已经……”
她连忙拉着我,用汉话说:“小声点嘛,我老公回来了!!”
真是让人想不通,这个笨女人,怎么就像怕爸爸一样地怕老公——有什么好怕的嘛。我牵了她的手,直直把她拽进房子,一直走到她丈夫面前,说:“你看你都把你媳妇吓成这样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出去玩一玩嘛,有什么不愿意的?”
她丈夫连忙说:“胡说,我又没打她,又没骂她的,又没拿绳子拴住她,她要去就去嘛。”
虽然这样说了,比加玛丽还是一副心甘情愿受气的样子,垂着头,有一针没一针地戳着毛衣。真是急死人了。
我又冲她丈夫嚷嚷:“你看,你平时肯定厉害得很吧?要不然人家怎么怕成这样!”
“谁说的,我又没打她,我又没骂她……”
“谁知道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们俩的事情你会给我说吗?”
“哪有什么事情,我又没打她,又没骂她……”
“那她为什么怕你?”
“她怕我吗?我看她才不怕我呢……”
比加玛丽连忙说:“好了好了,我不去了,不去了……”
那怎么能行!太没有道理了!我说:“玛丽,你别理他,今天嘛,有我在这儿呢,你就别怕了!”又扭过头去:“你看吧,这回还有什么可说的!真是坏死了!你就知道欺负女人!人家明明想去嘛,你干嘛要吓唬人?真是太过分了!不就是跳个舞嘛!你什么意思嘛你?不服你也去跳呀!哼,平时我还觉得你挺好的,想不到你原来是这样的人……”
幸好她老公也能说汉话的,因此无论我骂什么他都听得懂。
当我开始说到“……每次你在我们家商店买鸡蛋,我们给得那么便宜”时,他终于被我烦死了,“……好吧好吧,你们去吧……赶快去!到时候给我早点回来!”
比加玛丽大喜,但还是试探似的,小心翼翼地说:“真的?”
“我保证!早早地就把人好好地给你带回来!”我连忙推着比加玛丽往外走,“就一个小时,保证就一个小时——哎呀走吧走吧!没事,有事你来找我,我帮你拾掇他……”
“我还没换衣服!”
等比加玛丽仔仔细细换了衣服,是凌晨两点的事了。路过另一个小媳妇霞霞家时,她又要求把霞霞也叫上。可恨的是,这个霞霞也是个怕老公的角色。于是等霞霞也被成功营救出来时,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心急如焚。
我们在村子里黑暗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往拖依上赶,远远地听到电子琴声了,心中忍不住一下子膨胀开来,身体一下子轻盈了。我紧走几步,来到那家拖依的院墙边,垫足趴在墙上往院子里看,一眼看到麦西拉正站在房子台阶旁支着的电子琴边,微笑着弹琴,所有的光都照在他的面孔上。乡村女歌手尖锐明亮的嗓音一路传到上面黑暗的夜空里。我抬头眩目地看着。身边的比加玛丽和霞霞已经闪进舞池,活泼矫健地展开了双臂。有人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来,我不得不接受。我迈出第一步。这一步一迈出去,才知道今夜还早着呢,一切都没有开始。
……好了,又是一个愉快的夜晚。一个小时怎么能够呢?回去的事情我才不管呢,呵呵,比加玛丽两口子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吧。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7e12f0100j9ea.html?tj=1) - 精灵,或者天使_苏北_新浪博客
(字数:8396)
施雨
【查看对该帖的1条回复【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金陵笑笑生』
气定神闲
文章:2
发贴:5
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南京市
时间:2015-10-12 11:32:30|人气:309 金陵笑笑生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赞李娟
草原上的小精灵,天山下的小仙女。无限遐思,引人入胜!
(字数:52)
鬼谷又一子
精品ZT:王安忆陈村联手力荐山野女孩李娟融融『让文人绝望的新疆李娟』 by 施雨 at 2010-07-08 14:25:21 [人气7221]
发帖赞李娟 by 金陵笑笑生 at 2015-10-12 11:32:30
发帖ZT:上海作协与新疆作协“一帮一、结对子” by 施雨 at 2010-07-14 10:00:16
发帖ZT:上海作协、新疆作协联合举办新疆作家李娟作品研讨会 by 施雨 at 2010-07-14 09:57:59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发帖ZT:苏北:精灵,或者天使(一个美丽的天才) by 施雨 at 2010-07-08 14:28:07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作家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精品主题 ZT:王安忆陈村联手力荐山野女孩李娟融融『让文人绝望的新疆李娟』 【按平板格式阅读】
作者:施雨 2010-07-08 14:25:21|最后回复:金陵笑笑生 2015-10-12 11:32:30|人气:7221|回复:4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