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移民生活>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移民生活』阅读主题概貌
精品主题 最让我高兴和伤心的事10:因為愛 (引小路) 【按平板格式阅读】
作者:提子墨 2008-06-20 00:00:00|最后回复:聂崇彬 2008-06-24 06:39:35|人气:4255|回复:9
『提子墨』
提子墨文集
文章:346
发贴:999
来自:加拿大温哥华
时间:2008-06-20 00:00:00|人气:4255 提子墨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最让我高兴和伤心的事10:因為愛 (引小路)
墨註:小路MM可能不知道要進入"跨国婚恋论坛"的頁面,按下"發表新帖"按紐來貼接龍文章。不過沒關係!就容老墨來幫你貼出來囉!希望你不會介意我的照片在旁邊 : )

接龍者:引小路
下一位接龍者:思进/小玲伉俪

最让我高兴的事: 合
最让我伤心的事: 离


因為愛

2008年春节,京城的烟花爆竹响了很多天。但我好像游离在那尘世的喜庆之外,幸福着,迷茫着,半梦半醒着。很久没过春节了,于我而言这个久别重逢的春节是非常奇怪的一个。我并没有热热闹闹地挤在我的一大家之中,父亲北上陪我,母亲南下去了哥哥家。挣扎了半年海归的我终于无法适应拥挤的北京,失去了工作。可是,赢得了爱情。

是的,我确信不疑这就是我不敢奢求的爱情,在我失去了婚姻,汽车,房子,告别了美国,千山万水地回到故土之后。过了三十我开始学会放弃很多东西,比如说激情,梦想,物质欲,以及爱情。我开始相信这个年龄唯一重要的事是生孩子,其他的都不是可以延续的。回到北京,我把自己扔进了京城价位最高的婚介所,想认真找一个。可是,并没那么容易。一次次见面,一次次失望。本土的男生都是相当实际的,喜欢女生要不年轻漂亮好调教,要不能干懂事会说话,好像我两不靠。而我又对本土男生之不懂礼貌及抽烟喝酒不运动的恶习反感难受,所以每次见完之后,第二天便统统消失。我的耐心不是很好,要求婚介所退钱,却被总经理一句话顶死,“你的生意我都做不了,婚介所还开不开了。”然后他说,你们这些女人呐,事业上都蛮成功的,却不知道如何做女人。我非常诧异地问,那你说谁会做女人?举个例子?总经理眼睛一抬,“武则天呐!瞧瞧人家媚娘,多能解风情,天下男人得了多少。”我无语,居然把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拿来做女人典范,权力加上白色恐怖,她当然能得到许多普通女子得不到的东西;她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不放过的。我掉头就走,这样水平的总经理能给我找到什么样的男生?我很怀疑。甩下一句话,不还钱,我就找律师。总经理说,别呀,这样吧,我看你的性格很适合外国人,我把你的资料放国际部吧,不额外收你钱了。

在中国,把钱放进别人口袋是极其容易的事,想收回却是万万不能。其实我哪有精力去找律师,八成是又花一笔钱揽一肚子气。也罢,当是交学费了,不理就是。Email花花来了一些,尽是些肥头大耳或者秃顶的家伙,偏偏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对此我毫无兴趣,发了一个Email给我的agent,让他别再送E,也别再以我的名义与网上这些毫不相干的外国人打情骂俏。

以为使用婚介所是我平生做得最傻的一件事之一,没想到竟是我生平中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You never know.

Rob就是通过我的婚介广告认识我的。那时他在非洲海边的某个钻井台上穷极无聊地浏览网页。我的大幅照片蹦了出来,他说,非常attractive,立即有想认识我的欲望。看看广告,说我人在北京,是个医生。要得到我的Email地址需要入会,填表,交钱。他想了想,照指示行之。后来我说,怎么听上去我被扔进了黄色网站?不管怎么说,他的Email通过我的agent到了我这里,agent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还是看看这个吧。他给我寄了两张照片,一张极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背景是绿色草原棕榈树,金色头发的他戴着墨镜穿着T恤,身姿挺拔。只是无论怎么放大缩小,脸部总是看不清的。后来他说发小照片是有道理的,这样接收人会仔细去看,要不就扔一边了。本来我打算所有婚介所来的Email通通不理,这个却回了一个,说大概是系统原因,照片被缩小了,看不清楚,能否再寄一张大照片。他回了一张大照片,露出了宽阔的三分之一上半身,胸前有一个tattoo。说实话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躯干,toned skin,胸肌很不错,男人气十足。我暗赞一声,决定Email一阵。反正只是Email,象他说的,doesn’t hurt. 通了一阵Email,跟洪水似的,我发一个,他回五个。我告诉他自己海归的遭遇,我的快乐,我的苦恼;告诉他我喜欢享受生活,而这里人人认为我太贵,很难养;告诉他喜欢运动,可是肌肉太多,说话又直接,把中国男生统统吓跑。何况不会做饭做家务,没人要。他大笑,说女生享受生活和健康是一件很好的事。谁喜欢柔弱的人呢?他的工作是四个星期在井架上,四个星期放大假,他很喜欢他的工作因为他可以去所以他想旅游的地方旅游,享受他喜欢的事情,比如说潜水和攀岩。后来他建议到北京来见我一次,反正假期将近,他也没来过北京。我说好吧,见个面吧。把手机号码给他,结果他天天给我打电话。那些灰色的日子里,他的Email和问候温暖着我的心,他的幽默又常常让我发笑。其实都是些无厘头的小事。我和他彼此都拿不准对方,但是又彼此期待。他说也许我是个七十岁的老太太呢,呼吸很糟糕;我说也许他是个又秃顶又长个大肚子的人,谁知道呢。出于好奇,我把他与我在见面之前通的E-mail收在一起,居然有十二页纸。

我告诉他我不适应中国的工作环境,好累心。他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大概是奥林匹克后回美国,那里好像更适应一些,if in Universe there is nobody shifting my direction to other place。他说他不知道我的宇宙是什么样的,但他希望能够搬动我。

结果他移动了我的宇宙。

元旦过后我去机场接他,那天我刚出差回来,疲惫,性质不高。我心里是把他当个朋友了,英国人,没来过北京,大老远从非洲跑来见我一面,怎么我也该尽地主之谊吧。老妈只希望我嫁个中国人,可不吗,我回北京也是这个目的。所以我没化妆,也没喷香水。飞机晚点了一小时,我不耐烦地打电话跟朋友聊天。见到他,我心里一动。很久没见过如此灿烂的金色头发和灿烂的笑容了。北京的寒冷空气冻结了人们的表情,连我也变得麻木。这个来自非洲的cat man,白色皮肤好不容易镀上些金色,满身带着海洋与太阳的气息。我不知该说什么,走上前与他握手,说,Hi, nice to meet you。他笑着回答,nice to meet you. 他推着一个奇怪的旅行箱,穿着打着洞的牛仔裤和一件不合时节的薄毛衣。说那是他最厚的衣服了。

打车,回旅馆,毫无目的的闲聊,hug,告别;心里突然觉得温暖。这里的中国男生不把我当回事,他却飞了大半个地球来会我。此后几天的中餐晚餐我们粘在一起,无所不谈,他笑我的broken English,我笑他的英式英语;他笑我刀叉用得乱七八糟,我笑他筷子使得不好还偏要使。我教会他手机短信取代了Email,他觉得很有趣,然后那么几天我开会的时候手机buzz个不停。他买了一大把花送到办公室,我很吃惊,但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着办公室人的面,大大地亲了他一口。

他身上有英国人绅士的一面,很迷人;但吸引我的却是他国际化的一面,男性味十足,甚至有些野性难驯。岁数不小了,离开了英国的房子,十多年了孤身一人,在各个石油国家窜来窜去,无父无母无兄弟。他说他过的是吉普赛人的生活。我觉得也象。风一样的男人,我不知道是否抓得住。不过这股野性难驯的风却自动向我投降了,我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大概是因为爱情,抑或是timing。

我去日本滑雪,他还在北京呆着,因为我他把其他的行程计划一推再推,只想等我从日本回来,多在一起呆一阵子。而爱滑雪的我,这次在日本也呆得心猿意马。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让他给我买戒指,因为我只跟愿意和我结婚的男士交往。我的经验告诉我,假如男士在见你的第一面看不上你,就别继续;他不主动再约你就别再找他。真的,浪费时间和精力。男人,永远是食色动物。Rob回E说,他给我买戒指了,用罐装可乐上面的拉环做的。

回北京是Rob接的我,一见到我扔给我一个熊猫玩具,两只手用一根缎带绑在一起。我好奇地问他这是干什么?他说你仔细看。结果我看见一只钻戒系在带子上。你向我求婚吗?我乐哈哈地问。他说是啊,不是说给你买戒指了吗?我乐颠颠地把带子解开,把戒指取下来戴在无名指上。很好,我说,我接受了。

这时我和Rob认识不过一个多月,如果加上Email时期的话。彼此都不太了解,可是,很爱对方。Rob说,It must be the Ying-Yang thing.

没几天,春节到了,爸爸要来北京。这事情终于是瞒不住的,于是跟老爸说,订婚了,不是老中。爸爸面色严峻,说要跟妈妈商量。电话那端,妈妈哇地哭出声来,说为什么要找老外,年龄还大上那么许多;她不答应。我急了,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她不答应我也是要嫁的。电话里瞎吵了一通。老妈又问了一堆关于Rob的个人问题,结果我大多答不出来。发现自己确实没有多了解Rob。学历如何,银行存款多少,等等。跟老爸说,见见人吧,反正人在北京;见到人,你自有判断。老爸说,妈妈不同意,我也不见。

老爸是个倔强的人,我的性格多少也继承了他的很大一部份。当然,他自认为他很开明,我也觉得自己是很讲道理的人。可是,我决定了的事从来是不想退却的。不见便不见吧,我反正是要嫁Rob的。我和父亲之间开始冷战,白天我和Rob约会,晚上回家,闷头吃饭,然后就躺在厅里的小床里跟Rob MSN。老爸开始憋不住,说,你们交往就交往吧,别急着结婚好不好?看看再说,别让人知道。我说,我跟Rob是正大光明地交往的,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老爸说,都是为了你好。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爱上了他,没办法的事。这年头,爱一个人和被爱都是非常困难的事。好不容易碰上了,不想轻易放弃。Rob让我跟家里人说,他想娶我,家里的任何条件都答应,Any term。他愿意跟我分享他所有的一切。

我跟爸妈说,就是他了,我找不到比他对我更真诚的人。不结婚就不结婚吧,反正结婚也是给别人看的。在我的强硬气势下,老爸终于答应见他一面。我高高兴兴领了Rob来家里吃晚饭,还是老爸下的厨。老爸和Rob各坐一边,我坐中间充当翻译。说实话,饭做得不错,老爸很客气,Rob吃得很积极,还洗了碗。当然,做翻译是件很烦的事情,老爸还不停地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我就拐了弯的翻。比如说老爸说我不听话,我翻成confident;老爸说我自私,我翻成self-centered;老爸说我难养,我翻成independent。至于Rob,老爸审了一遍他的工作,然后我才对Rob有了进一步了解。晚饭结束,送走Rob。我问老爸对他印象如何?老爸哼了一声,说握过他的手,都是老茧,肯定不是做经理的。我说握过他的手,没觉得很粗糙啊!

跑去找Rob翻来复去看他的手,当然也说不上中国男人式的细皮嫩肉,可也不粗糙啊。跟Rob说了老爸的评语,他吃惊地说,你爸就轻轻跟我握了一秒钟!其实我也知道老爸的顾虑,他怕我嫁了个工人,一个蓝领。Rob说,假如你家里人真不接受我,我会走开的;我不想因为我你和家里人闹僵。你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他们都很爱你。我的眼泪流了出来,你就这么放弃我吗?是我要嫁给你,不是家里人。Rob拥我入怀,说,没想到你这么爱我,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没有人能让我离开你,除了你。

喧嚣的北京城,我和Rob喜欢上一家安静的意大利餐厅。烛光晚餐,窗明几净,美食美味,红酒咖啡。很舒心,很浪漫。看着对方,心里充满着喜悦。大约,彼此失爱已久,以如此之方式相遇,很有时空错乱之感。Rob 说,It must be the Ying-Yang thing.

到哪里结婚?他是个英国人,过着吉普赛式的生活;我是个半拉子海归,户口档案都没建齐整。在中国结婚,我得回原籍街道办事处去办手续,而Rob得出示一些文件和公证书,很麻烦。去其他国家吧,也不那么容易;古狗了一通,发现还是去拉斯维加斯结婚最为方便。反正我也想回美国了;中国玩了半年,公司里越呆越不顺。与其被人倾扎得面目全非,不如另寻他途。

春节还在进行当中,老爸南下去会老妈,说二十多年了从没跟老妈分开过春节,这回倒好为了儿女两头飞,两边受气。我则回了趟美国,一则是报绿卡的到,二则想回原公司找个职位。不过美国经济不景气,公司里裁员,我一无所获。从美国回到北京,发现公寓的冰箱上、电视上、家具上贴了好几张I love u的条子。冰箱里厨房里添了很多东西,客厅里多了很多DVD碟。一瓶Chanel N5的香水摆在梳妆台上,说是补送情人节的礼物。Rob比我晚几天飞回非洲,我让他在我公寓呆着,大体闲得没事,添了这么许多东西。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很sweet。至于他自己,国际旅行人士,从来是走一路扔一路。据他说还扔过Armani suit在东南亚某家旅馆里。他说自己喜欢呆在热带,那样的suit根本用不上,旅行了几个国家就烦了,干脆放旅馆里,谁爱拿拿去。Things are just things,Rob说。

我的工作终于在三月份告结。在中国外企工作本来就是一件烦心的事,压力大,党同伐异的。何况我心不在焉,更加没有驾驭能力。在经理劝我换组时,我说不用麻烦了,我辞职回美国了。她好像松了口气,说这样也好。北京的生活虽然不坏,可是不如美国那样适合家庭生活。半年的尝试也让我明白自己的性格大约还是更适合在美国呆着。跟Rob说想回美国定居,他说随我。反正我在哪,他的家就在哪。

辞掉工作,Rob也来北京了。三月的北京天气已经很热了,Rob穿着迷彩裤,脑袋上顶着个墨镜,象是军人的模样。他以前也是经历过SAS英国特种空军训练的,据其描述非常tough。当然他本人就是一个tough的人,成就是成,不成就是不成,从不拖泥带水,不知怎么搞的只对我耐心。

在一封E里他说,“Going through life with ebb and flow, no up no down no heart no soul. Alone in this world a pitiful thing, a life not lived for all i have done. We came together as ships in the night, the meeting at last was land at first sight a shipwrecked sailor from his island of steel adrift no more on this life of the sea. My anchor I’ve found to haul me aground, grateful to you for all that I’ve found.”我经过的人生有低潮有暗流,但于我而言无起无浮无心无灵魂。孤独于世是件可耻的事,并非我所想要的生活。我们相聚有如船在夜里相遇,最后终于靠岸;就象一遇船难的水手,他不必再在他那钢铁的岛屿漂流,此生此世。我的锚,我终于找到你让你拉我上岸,感谢你。

男人的真情表露是人生最美丽的事情;我无法抵抗也不想抵抗。终于找到真爱的时候,其他的事情真的不那么重要了。你只想和对方尽可能地在一起,分享一切。那段日子我辞了工作,然后就是和Rob一起hang out。找餐馆,逛街,买DVD,一块儿做菜。北京的空气糟极了,逛街就只能在大商场里逛,世贸天街,国贸大厦,新东方广场。国贸大厦的Cold Stone冰淇淋很有名,不过新东方广场楼下有一家冰淇淋味道更正。Rob只喜欢巧克力口味和香草口味的,但凡冰淇淋只点这两个。我换来换去的点,最后总觉得还是他喜欢的口味最好。爱情有时候很无聊,你会没有原则地喜欢对方喜欢的东西。不知不觉的,我喜欢上黑咖啡,croissant, 水果yogurt。去桂林玩了一趟,天天下雨,只在最后一天晴了。下榻的大瀑布酒店在象鼻山附近,晚上八点的时候水象瀑布一样从屋顶上泻下来,挺壮观的。还是通过公司的旅行中介订的,便宜了一半价格。算是利用了公司的福利。于当地人而言,这家五星级酒店算是贵得吓人,又不是旅游热季,若大的西餐厅里居然没有食客。我穿上新买的little black dress与Rob去餐厅就餐,整个餐厅就我们两个,服务员居然有七八个之多,跟包场似的。出门在外带着个老外总会吸引些目光,好奇的,友善的,恶意的,兼而有之。叫人帮我们照张相,同车的游客一边看着,然后鼓起了巴掌,说,“好,中西合璧。”弄得没脾气。Rob说北京的女孩非常大胆,我不在的时候他一人去商场逛,结果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上前找他聊天,英语说得不错。她说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想要sex,然后让Rob晚上给她买酒。Rob笑笑走掉。后来又遇到一位女士,主动请Rob吃晚饭。我跟Rob说,北京是个贼大的城市,什么人都有,没事别乱跑。Rob哈哈大笑。

从桂林回去就是忙着搬家了。从美国运来的家具又运到珠海哥哥家去,费银子无数。还是鸿雁姐姐帮忙找的物流公司,来了好几个人帮忙,要不真不知如何是好。想到这半年这么折腾,又要回美国定居,烦心事很多,加上入春天气变化多,有些上火。爸妈决定到北京来送我,再看看Rob本人。

父母坐火车风尘扑扑赶到北京,我的家具已然运走了,家里空空如也就剩下一张床。妈妈把没搬走的小杂物又理了一遍,然后说你的厨具都很好啊,生活水平是跟我们不一样了。我说哪里呀,都是罗伯特瞎买的,平时我都不烧饭的。妈妈说,以后我们也帮不上你什么了,你花钱一定得省着点。回来一趟你也看见了,国内大家过日子都是很省的。我点点头,确实也是如此,我花钱算是非常张牙舞爪的。学校里闹事,我爸爸在我这呆了一晚上就飞回去了。我说你回去也帮不上什么事,那么多人呢。爸爸说,大家都回去了我当然得回去,除非我不要在学校里做下去了。即使帮不上忙也得回去一块愁,至于家中事是可以放一边的。这是很典型的国内人思维方式。当然工作也是为了养家,国内人视野拉得很远,不象我那么短视。妈妈拉着罗伯特问了一大筐,但又不是直接的问题,尽是关于非洲啦,石油啦,经济啦,自然资源啦,然后是英国天气啦,房价啦,我翻得头晕脑胀。知道老妈这是旁敲侧击,可有些问题Rob也回答不上来,老妈知道的世界知识似乎比他还多。后来Rob说亚洲人问问题就喜欢兜了圈子说,一点不直接;干嘛不直接问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呢?我说老妈退休了,你的出现给她无穷乐趣,才会上网去查关于非洲和英国的事;否则才懒得管你呢。本来嘛,亚洲人就是知识面广,爱学东西,问这些问题也显得自己教育水平高啊。Rob就笑,聪明和教育水平没什么关系的。后来舅舅刚好在东三省出差,也到北京来送我,和Rob吃了顿饭。饭桌上也问了好多关于英国体制,非洲经济的问题,然后考察Rob对中国的了解程度。Rob在亚洲工作过,好多观察还是相当敏锐的。加之态度谦卑,舅舅也蛮喜欢他的。他跟舅舅差不多年纪,个也一般高,只不过一个是迷彩服运动衣,一个是西装革履,反差挺大。后来他说是不是他穿得太随便了,没想到见我这么多家人。我说挺好的,我才不要找成天穿西装的男人。舅舅是出公务嘛,当然穿得正式了。

趁Rob 不在,妈妈拉着我说,什么都好,身体看上去也不错,就是岁数大了些。我说章子怡男朋友比Rob岁数大多了呢,伏明霞也嫁了个五十多岁的老公呢,孩子都三了吧?这看个人的。何况Rob也做了体检了,指标都超好呢。妈妈说,那些人都是有钱人呢,嫁过去不用愁了。我说,最烦就是为了钱而嫁人了,我自己能挣钱的;我是因为爱他才想嫁的。妈妈叹了口气,说也看得出来他对你很好,这个是装不出来的。唉,想不到你还是选择外国人;在美国十年没找外国人,回了北京倒找了个外国人。怎么就越走越远了呢?早知道不让你出国了。我说本来没打算找外国人的,但是Rob很不一样,跟我认识的美国白人不一样,没那些浅薄的肤色歧视。

跟Rob说起老妈的反馈,Rob说你父母送你出去读书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可能的后果,你肯定会不一样,再也不是他们熟知的那个乖乖的中国女儿了。我说,你也不一样在变化吗?在世界各国飘荡,亚洲也呆了好久。是啊,Rob 说,我们都有些Internationalized了。朋友卉说,瞧瞧你们,横扫了四大洲,亚洲,美洲,欧洲,非洲。你们打算哪儿生孩子呀?

不知道。我内心里渴望安顿下来,让孩子在一个地方安静地成长,让他们本地化;我不希望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东奔西跑,做一个国际孩子,不知道什么是他们的母语,然后变得哪里人也不是。我希望他们只熟悉两种语言,英语和中文。

在我离开北京前,邀请老同学一聚。刚巧有些画画搞音乐的贤人雅士在那里,看到我们中西合璧,拉了首梁祝给我们,说是中国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画家送了幅鸳鸯鱼给我们,我翻不清,告诉Rob那是ying-yang fish。看着也象八卦图。刚巧南韩的国家电视台的也在那,拉着我采访,我胡说八道了一番。

一个男同学问Rob,为什么你喜欢亚洲女孩?Rob说,I don’t!男同学一愣.Rob接着说, I am a shallow guy. I don’t particularly like Asian girls. Most of them are so slim… I like her because she is a beautiful girl. And she is smart, funny… She has everything that I want from a woman. Just love her.

Rob的回答让我很舒服;至少我相信他是爱我本人,而不是因为非要找亚洲女孩刚好我愿意嫁他.大体上很多人都有这个观念,白人喜欢上亚洲女孩或者是因为自卑找不到其他的白人女孩,或者是因为某种程度的变态,总之般配的很少。而我找到Rob也被人说成想要白人的sperm。其实他们忽略了人本身,爱情是关于一个人的,不是一个群体。Rob找了我不等于说他喜欢亚洲女孩;就象我找了Rob不等于我喜欢白人一样。事实上,我的所有朋友,真正交得上心的都是中国人。Rob 是第一个例外。他是头一个不介意我的broken English相反觉得很cute的让我相处得很舒服的外国人;我也愿意为他放弃回家说中文的舒坦。

中国人很讲究门当户对,可是真正伟大的爱情似乎从来跟门当户对挂不上钩,倒是差距很悬殊,比如皇室和平民,富家小姐与穷苦出身的书生,公子哥儿和变凤凰的小麻雀,异族通婚,等等。洪晃说,假如阶级对等就不能说是艳遇,多美都不算。当然我小家子心态不指望伟大的爱情,但依然觉得去爱一个人得爱他/她本人,抛却身份啦,经济收入啦,学历啦之类的事去看.真爱上一个人,其他的困难和差异就没什么了不起。你只想和他在一起.

跟妈妈说,我决定了,就是Rob了。即使婚姻是个错误,我愿意去犯。因为我爱他。

妈妈说,真爱不会错。祝你们幸福!

三月底Rob和我坐飞机回了美国,所有的家具都运到了南方哥哥那,随行的就是四只箱子。想起十年前那个初出校园提着两只箱子去美国读书的我。十年后想不到又重演一番类似的经历,大概是我的网名取坏了,U turn U turn,又转回去了。不过那时的我没钱没绿卡,但有青春;现在的我韶华已逝,但赚了张绿卡。更重要的是,有Rob陪我。倘若折腾一番毫无所获凄惨零丁地回美国,我大概是回不去的。即使回去,也不会开心。想想,需要做很多事情,重新找工作,找地儿住,重新买车,面对失业和经济上的压力。我虽然自立,但也没想象中的坚强。Rob给了我他所能给的一切,包括感情和经济上的支持。他说,宝贝,不用担心,没钱我养你,你想在哪儿安家就在哪儿安家,只要你快乐就好。

Rob在非洲工作,虽说职务不错,可也是hard earn。他没有存钱的习惯,自己不太买东西,但对我很是大方。我也是个不省钱的主,虽然一再告诫自己他的钱就是我的钱,花起来还是忘乎所以。不过,搬家总是最折财的时候,何况决定结婚。我作为女孩最想要的几样奢侈品,Rob都一一给我买了,眉头不仅不皱,似乎比我还开心。被人宠的感觉确实很好。在拉斯维加斯住Venetian suite,楼层很高,大玻璃窗外景色不错。不过两人连日旅行,时差弄得颠三倒四,也无心赌博。除了睡觉以外,最喜欢的就是穿得漂漂亮亮,拉了Rob的手出去逛街。三月底了,那里已是初夏的感觉,太阳很好。

拉斯维加斯领结婚证确实方便,前后就花了15分钟,包括填表的时间。踱出court house,出租司机死劲为我们拍巴掌,说了一堆金童玉女你们很般配之类的话,然后问我们要小费。第二天订了一Chapel婚礼套餐,他们问要不要找Elvis演员做征婚人,还唱歌呢。在拉斯维加斯有很多Elvis婚礼,据说很fun,可我们觉得很闹,只想平静快乐地结婚,所以没用。

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婚礼应该是《勇敢的心》里头那样的,男人用马把女人从家里拉出来,在月夜下湖水边交换誓言,天地为证,日月为盟。婚姻应该是两个人的相爱,跟别人没有关系。当然,我们都不是活在真空里的。婚礼可以很简单,蜜月希望很长。

相当一部份人觉得这事不靠谱的时候,我依然决定嫁给他。因为那段时间我确信自己爱他;我愿意死在他的臂弯里也不觉得遗憾。问自己,既然死都无憾,婚姻更无需多虑。有人说,于婚姻而言,光有爱是不足够的。我觉得,假如是真爱,big love,那就足够。其他的问题,留给时间去解决。我要的是爱,不是感动。这辈子有不少人感动过我,我泪过,迷惑过;我伤过的人有成为过客,有成为朋友。但这次,我确信是爱,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即使蜜月会过去,爱情会退色,我会用婚姻去磨它。希望它越磨越亮。

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呆在婚姻中的感觉,虽然你不能指望男人给你多少安全感,但毕竟这是个爱的承诺,一件有结果的事。我和Rob都属于性情中人,虽然我的同学都说这是闪婚,但两人都未觉得有唐突之感。28天的分离,28天的相聚,我们的关系多少有些不同寻常;有些重大决定都是缘自分别之痛,而实施于聚之甜时。这,大概叫做珍惜。

结婚的那一天觉得时差仍然在作用,有些乏力。和Rob在Mall里逛店,对于穿什么礼服依然犹豫不决。不想穿蛋糕似的礼服,显得傻傻的;太贵的礼服也不必,穿过一次就扔太可惜。找件little white dress吧,还不好找。最后还是决定穿自己的Missoni dress,蓝绿白条的针织连衣裙,欧式风格,那是最喜欢的一件了。Rob则买了件白色带褶边的衬衫,打算套在他穿惯的牛仔裤外头。Rob说,宝贝,你看上去有些累,去spa吧,再做个指甲,美个容什么的。Venetian有很好的gym和spa店,我在里面跑了三英里,洗了澡做了指甲出来,身体感觉确实轻松了不少。Rob问,要不要做头发?我说不想盘头,散下来舒服。Rob问,自己会化妆吗?我说会。可是坐下来折腾老半天,还是不对劲。只好跑回spa让professional 给我化妆。他问我是否要画得dramatic一点,我说不要,要自然的。可他还是给我加了假睫毛,然后弄了个smoky eye。我左看右看,怎么这么象Lucy Liu呢?这个化妆师对待亚洲妹妹肯定都是照了Lucy Liu的模式,谁叫那些时尚杂志只认大腕明星呢。

回到房间,Rob居然没吓着,还说宝贝,你看上去漂亮极了。我左照右照镜子,还是觉得不象自己,一侧脸就是眉眼轻佻的模样。倒也服了化妆师了。跟Rob说,我累了。两人倒在床上睡了会。挣眼一看七点了。

婚礼订的是八点,慌忙洗涑整理,和Rob跑到楼下等出租车。有些犯急,出来时忘带了Chapel的地址。我手忙脚乱地翻包,Rob说,宝贝,要不要我回去拿?我说算了吧,Venetian大得出奇,上下一趟楼得十五分钟,肯定来不急了。好在还记得Chapel的名字,出租车司机知道那个地儿。Main Strip上的车多极了,大体是吃饭时间,天气又不错,大家都出来遛哒。我有些犯急,掐着Rob的手。Rob说,没关系的,迟了就迟了,等下一拨好了。我说怎么没关系,过了今晚明天就不是黄道吉日了,下一个黄道吉日是四月一日愚人节,你想那天结婚是不是?Rob低沉地吼了一声,No!不可以是愚人节!拉斯维加斯结婚已经够糟糕的了,再摊上个愚人节,别人铁定以为我们开玩笑呢。然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Chinese calendar!我知道他的意思,黄历禁忌很多,看多了非疯了不可。可是结婚这样的大事,总得顾忌些吧。谁叫我是中国人呢。

好在Chapel并不远,蹭一蹭也就到了。跑进小教堂,前面还有一对等着呢。松了口气。门一开,一帮子人轰拥而出,笑着闹着,没谁穿得正式,甚至连新娘都没看出是谁,然后后面跟出个Elvis。天,加上他高高耸立的发型,这个Elvis足有2米高。戴着幅墨镜,威慑力极足。我吓了一跳,往Rob身边靠了靠,让巨人Elvis过去。等在我们前面的一对新人显然是韩国人后裔,女孩圆圆脸,穿着传统的蛋糕礼服,裙子都拖到了地上,她的一个朋友帮她托着。进去后门就关上了,什么都听不见。走道里呆着,还开着冷风机,凉飕飕的。我大概时差还没倒好,打了两个呵欠,Rob便笑,看你一点儿不紧张。“有什么可紧张的?”我说,“早决定嫁给你了。和你结婚是我的幸运。”Rob微笑,“我才幸运呢!我觉得自己中了大奖!”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糟糕,结婚誓词忘了复习,呆会跟不上主婚人说话怎么办?Rob说,你会说I do就好啦!后来我的表现并不糟糕,字正腔圆地说完了所有的vow,Rob说,“You didn’t miss a word!”看来这么些年英语还是有进步,自己不觉得罢了。

踱出教堂,拿着签了字的结婚证书,突然觉得这个城市有些不一样。街灯是微笑的,人群是祥和的,一切尘埃落定,有被blessed 的感觉。Rob轻轻地说,“Thank you Las Vegas. You married us!”望着Rob,我禁不住微笑。想起他在教堂内执着温柔的眼神,说I do的肯定,还有甜蜜的吻。这一刻让我觉得人生完美,所有的苦难都算值得。虽然不能指望他照顾我一生一世,但我确信他不会让我心碎;他给了我一个誓言,我会给他一个家。

因为爱,我结婚了。
(字数:22709)
加入 [提墨‧Facebook 粉絲團]
關注 [提墨‧新浪微博]
相关帖子
精品最让我高兴和伤心的事10:因為愛 (引小路) by 提子墨 at 2008-06-20 00:00:00 [人气4255]
发帖秉性並不屬於地區性,不過是個很好的藉口 by 聂崇彬 at 2008-06-24 06:39:35
发帖先恭喜,然后作为一个老非洲笑嘻嘻地提醒一声 by 陶短房 at 2008-06-24 02:55:38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发帖soul mate by 小林 at 2008-06-24 01:52:42
发帖谢谢融融还有各位 by 引小路 at 2008-06-23 09:47:01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发帖送上我最喜歡的歌給小路妹妹,再送上過來人的囉嗦一句,維持愛情比發現愛情需要更大的勇氣和熱情,祝你將愛情進行到底﹗ by 聂崇彬 at 2008-06-22 22:55:13
发帖小路的爱情 by 融融 at 2008-06-22 15:09:16
发帖小路这是“曲线救国”,恭喜新婚! by 露得 at 2008-06-22 13:13:05
发帖因為愛我們不怕再來 by 聂崇彬 at 2008-06-22 09:12:38
发帖祝福小路MM, by 梓樱 at 2008-06-21 22:22:56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