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诗歌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诗歌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热门主题 ZT: 毛泽东的诗词放在五代,南北宋会是什么水平? 【按平板格式阅读】
作者:幼河 2016-03-04 15:20:38|最后回复:幼河 2016-03-04 15:20:38|人气:637|回复:0
『幼河』
幼河
文章:3782
发贴:424
来自:美国新泽西州
时间:2016-03-04 15:20:38|人气:637 幼河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ZT: 毛泽东的诗词放在五代,南北宋会是什么水平?
毛泽东的诗词放在五代,南北宋会是什么水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耶律德光,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毛先生的诗词放在两宋,五代,与李后主,陆放翁等可否并美?

虽然是个伪问题,可也得历史地看待。非历史地假想出一个超越一切时代的诗词评判标准,以一把尺子衡量古今一切作品是没有意义的。

即使是在似乎传统稳定、标准均一,诗词创作者基本分享着类似的文化背景和知识结构的古代,诗的审美标准也在不断的争论和驳诘中进行着变化,有时是微调,有时甚至是虚张声势的大造反。对中国文学史有一个全盘的了解或者关心过中国古典文论研究的人一定知道境界说神韵说性灵说肌理说这些不同的文学主张,以及公安派性灵派唐宋派桐城派这些不同的文学流派。如果他们分享着完全同样的审美共识,那还辩论个什么劲呢。即使是我们公推为最辉煌的唐诗,唐诗中公推最伟大的李杜二位,也不是天然就处在那么崇高的位置上,而是在接受史的变化当中得以确立的。我对这些只有非常粗浅的了解,这些泛泛而谈只好贻笑大方。诸位还是自寻文学史来看吧……

再说回这个问题,之所以是伪问题,是因为诗词和诗词作者都内在地镶嵌于ta所处的历史,正如有些答主所说,毛如果回到五代或两宋,他也写不出这种东西。毛的诗词有极强的现代质,那种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和共产主义信仰赋予的线性历史观,在治乱循环、时空无尽的古代士大夫的心灵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如果他们读到了,就是所谓“反诗”(不是rebel''s poetry,而是anti-poetry),是不可理解的符码的组合,虽然能从字面读出意思,却难免方枘圆凿、似是而非。有兴趣可以阅读北大李杨教授《抗争宿命之路》中对毛“古诗词”创作的思想分析,虽然这是一本研究十七年和文革文学的著作。

有的答主提到了苏辛的豪放词,可以说点到了关窍。苏轼的词作,在当时的确有颠覆性的意义,因为词最初被视为“诗余”,是和诗有所区别的另一种文学体式,有其本体性的界定,虽然没有确定的题材和风格标准,但时人大体认为词风应当以绮丽婉媚为主,表达一些不那么正经的、惆怅低徊的感情,吟咏一些花鸟风月、痴男怨女的故事。比如欧阳修晏殊,都身居宰辅,也写得一手道德文章,词作却不约而同变得柔美细腻,缠绵悱恻,因为他们认为,文章诗作不妨正经,而写词不妨放荡,这也和词开始时的诞生背景有关。因此词一开始只是“婉约词”,这是它的本体论,苏辛词出,扩大了它的表现范围,也引起过非议,最出名的就是李清照指责苏轼“以诗为词”,我们现在情感上偏向苏轼,可能觉得李大惊小怪。但作为一种对文体的纯洁性和规范性的捍卫,也无可厚非。事实上后世词作,仍以婉约为主调。

众所周知,毛是以打破规律为乐趣的人。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偏见觉得他是因为路子野,没有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等等,这些都是想当然了。记得在另一个问题里看到过毛的书法演变,早年写那些八股策论,他也是一笔端庄的小楷,之所以演变成我们熟悉的狂放风格,只能是出于自觉的选择,一种思想的跃迁的产物。所以说毛并不是由于文学修养跟不上才信手乱写,像张邦昌冯玉祥之流的韵文。可以认为对那些古典的成规,他完全了解,虽然不一定有古典文学研究者那么深,但肯定比我们深多了。即使是建国后,他也仍以背诵古诗词为乐,而且不像我们视域这么狭窄,只知道唐诗宋词,不太为普通人所重的明清诗词他也广览博观,经常背诗某一句想不起来了,或者写诗需要用到什么典故,留张字条给秘书田家英,让他给找来。也有人说毛写诗不合平仄不押韵,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毛对诗词格律的了解还比不过你吗?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平水韵就那么多,毛能背那么多偏僻的诗句,这还背不下来吗?非不能也,不愿为、不屑为也。

毛站在一片古典诗词创作的废墟上,眼看着这一传统越来越衰微,他虽然热爱,却没有伸手挽救的意思,原因很复杂,得从晚清民国文学革命说起,不说也罢。他提倡向民众学习,写新诗,却在私下说过,那些新诗,给他十块大洋也不看。他所热爱的,心慕手追的,仍然是那个无比辉煌的李白李贺龚自珍徜徉于其间的传统。可对他来说,已是“高处不胜寒”了,古典诗词成为现当代文学史边缘的边缘,沦为少数爱好者的屠龙之术,再难获得以往“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的地位,而这一切都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发生的。何况以他的政治地位,任是怎样客观公正的诗人,都没办法以新批评或结构主义的冷眼,仅就文字本身发表纯审美的意见了,这一点,想必他也心知肚明。唯一纯粹的评价也许来自鲁迅。在所谓革命的低潮,毛还僻处一隅之地的时候,冯雪峰给鲁迅带来了毛的诗作,据云,鲁迅说,颇有山大王的风格,毛听后大笑。这笑声,一定是真诚而畅快的。“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这些山大王前辈们的诗,在批评史上只是士大夫们笔记里的一点小点缀,从未得到认真的对待。毛大概也不屑于被编织进这么一个体系里评头品足罢。他每一首诗写出来,都有郭沫若等人以绝对正确的唯物史观热心地写笺注,他却假作者之名悄悄地将其中望文生义、胡吹乱捧之处改掉,以“情与境合”一类标准的古典批评术语加以解释,这是那个以政治解读一切的时代唯一也是最大的例外。还记得黄万里因为反对三峡工程被打倒,毛大光其火,对其父黄炎培说,你那个儿子实在是顽固(大意),可旧诗写得确实好,我还时不时想拿出来看。如果时移世易,“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件事一定会被写入某本类似《容斋随笔》的著作,任一代代读者反复咏叹。
(字数:4900)
幼河
相关帖子
发帖ZT: 毛泽东的诗词放在五代,南北宋会是什么水平? by 幼河 at 2016-03-04 15:20:38 [人气637]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