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影视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影视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精品主题 李墨波:《黄金时代》:我们今天怎样谈论萧红里昂『《黄金时代》:萧红的冒险再现』 【按平板格式阅读】
作者:文心社 2014-10-13 17:03:44|最后回复:文心社 2014-11-03 16:19:03|人气:4549|回复:9
『文心社』
文心社
文章:968
发贴:1689
来自:文心社
时间:2014-11-03 16:19:03|人气:321 文心社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文心社说:李墨波:《黄金时代》:我们今天怎样谈论萧红
《文艺报》,2014年10月13日
【查看母贴全文【查看母贴全文】
侯德云:萧红的“寂寞”与“寂寞论”
《文学报》,2014年10月23日

  一

  读萧红的文章或书信,我发现,她特别喜欢使用“寂寞”一词。由此想见,生活中,她的口头禅很可能就是“寂寞”。旁证,萧红从东京写给萧军的信中说:“现在我随时记下来一些短句,我不寄给你,打算寄给河清,因为你一看,就非成了‘寂寂寞寞’不可,生人看看,或者有点新的趣味。”这证明,“寂寂寞寞”是萧军对萧红的说辞。萧红若不是整天“寂寞”不离口,萧军也不会这么说她。
  我们一起看看萧红的散文有多么“寂寞”。散文《搬家》:“多么无趣,多么寂寞的家呀!我好像落下井的鸭子一般寂寞并且隔绝。”散文《他的上唇挂霜了》:“好寂寞的,好荒凉的家呀!”散文《新识》开头:“太寂寞了,‘北国’人人感到寂寞。”自己“寂寞”也就罢了,怎么知道“人人感到寂寞”呢,表达的随意性太大。散文《破落之街》里,写他们在一个小饭店吃饭,看见一个老油漆匠,为饭碗里有一只苍蝇嚷起来,见没人理他,就站在木凳上,掌柜呼唤伙计给老头换了一碗粥,老头才从木凳上下来。萧红接下来的叙述:“但,他寂寞着,他的头摇曳着。”把“寂寞”用在这里,显然是误用。
  再看萧红书信里的“寂寞”。书信里的“寂寞”不比散文中少,最典型的,是1940年春天,萧红给白朗的信:“不知为什么,莉,我的心情永远是如此忧郁,这里的一切是多么恬静和幽美,有田,有漫山遍野的鲜花和婉转的鸟语,更有澎湃泛白的海潮,面对着碧澄的海水,常会使人神醉的,这一切不都正是我以往所梦想的佳境吗?然而呵,如今我只感到寂寞!”
  从上述引文不难看出,萧红的“寂寞”,完全针对个人的生活境况,是个人的小情小感,没有丝毫言外之意。不料到了某些评论家笔下,她的“寂寞”顿时华光四射,拥有别样的文学意义,甚至是政治意义。有论者称:“从萧红的寂寞声中,展现了她洁美的情操;在寂寞声中,蕴藏了她对不幸人们深切的同情; 在寂寞声中,回荡着她对祖国和家乡爱的深情。”呵呵,好厉害,从寂寞中,能看见“洁美的情操”、“深切的同情”和“爱的深情”。再往深处说,大概寂寞也有“阶级性”了吧。

  二

  萧红身后,有一个“寂寞论”。这个“论”的创始人,是茅盾。他在1946年写下一篇《论萧红的〈呼兰河传〉》,说“《呼兰河传》给我们看萧红的童年是寂寞的”,整篇文章使用了二十八个“寂寞”和四个“单调”。1947年,上海寰星书店再版《呼兰河传》,把茅盾的文章收入作为序言。此一旧例,沿用至今。“寂寞论”的影响也随之越来越大。我由此知道序言的可畏。它跟作品捆绑在一起呀,《呼兰河传》 走到哪里,“寂寞论”就走到哪里,每个读过《呼兰河传》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寂寞论”。此外,茅盾在文学史上积攒的名声,也会加倍放大“寂寞论”的影响。
  萧红的生活以及写作,就这样笼罩在“寂寞论”的云影之下了。
  到2004年,终于有人对“寂寞论”提出质疑。《文学评论》发表王科的文章《“寂寞”论:不该再继续的“经典”误读》,副题“以萧红《呼兰河传》为个案”,认为所谓“寂寞论”,“并非是文本细读的科学结论,在很大程度上,是感情的、直觉的、感性的判断”。还说,如果说谁谁的作品,是“大弦嘈嘈如急雨”的话,《呼兰河传》充其量不过是“小弦切切如私语”。时隔一年,这篇文章的观点遭到反驳。2005年 《文艺争鸣》发表陈桂良的文章,《“寂寞”论果真是对萧红作品的“经典误读”?》,副题“也谈茅盾评《呼兰河传》并与王科先生商榷”,认为茅盾的“寂寞论”,是对“创作文本的精致解读,表达了他对萧红其人其文独到的感悟与认知”,以此为前提,对王科的观点,有选择地进行反驳。又隔一年,2006年《文艺争鸣》发表王科的文章,《“寂寞”论,真的是对〈呼兰河传〉的“经典误读”》,副题“就茅盾《〈呼兰河传〉序》答陈桂良先生”,对陈桂良的观点,进行有针对性的回击。
  这三篇文章,我都细细读过。就大处论,我偏向于王科的观点,但王科的“论据”,并不能完全说服我。相反,我觉得陈桂良的“商榷”,某些细微之处,也说得颇有道理。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寻思再三,感觉王科和陈桂良对萧红的作品,以及茅盾的“寂寞论”,都“过度阐释”。明明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让他们说复杂了。
  我在《〈呼兰河传〉:描摹故乡的“工笔画”》一文中,也稍稍涉及这个问题,摘录如下:
  茅盾在《序言》里再三说萧红的童年是“寂寞”的,这让我对第三章的阅读格外精心……
  我看到的是,一个小女孩跟祖父之间的天伦之乐。一个快乐的小女孩,一个快乐的祖父。“我立刻就笑了。而且是笑了半天的工夫才能够止住,不知哪里来了那许多的高兴。把后园一时都让我搅乱了,我笑的声音不知有多大,自己都感到震耳了。”这仅仅是快乐中的一幕,还有更快乐的时候……
  也不是一点寂寞也没有。“刮了风,下了雨,祖父不知怎样,在我却是非常非常寂寞的了。”不能到后园里去玩嘛。不过这样的天气,一年当中,有几回呢?按说冬天最该寂寞,可萧红说:“我有记忆的第一个冬天,就这样过去了,没有感到十分的寂寞,但总不如在后园里那样玩着好。”
  萧红再次说到寂寞,是祖母病危的时候,要准备后事,家里来了很多人。“家里边的人越多,我越寂寞,走到屋里,问问这个,问问那个,一切都不理解。祖父也似乎把我忘记了。”
  读者不难看出,对于萧红,童年的快乐与寂寞,完全是“九个指头跟一个指头的关系”。而茅盾偏偏要说:“《呼兰河传》给我们看萧红的童年是寂寞的。”所据何来呀?

  三

  所以这“寂寞论”,真的如王科所说“并非是文本细读的科学结论”,实在是“误读”的结果。当然,这跟萧红在别处对“寂寞”的滥用也大有关系。她到处嚷嚷“寂寞”,茅盾受她误导,认为她真的“寂寞”。其实,人活一辈子,谁没有寂寞的瞬间呢,但像萧红那样,把寂寞放大很多倍的人,并不多见。由此也可以说,“寂寞论”的源头,是萧红本人。
  曹革成认为,把茅盾的“一篇回忆随感”“拿出来作为《呼兰河传》的序,是不合适的,反而起了负作用”,又说茅盾的文章“有关萧红寂寞的论述不很恰当”。这个说法,我赞同。
  偶尔的寂寞,是人的普遍性遭遇。但每个人对待寂寞的态度,相差甚大。萧红是使劲嚷嚷,让别人误以为,她快受不了了。鲁迅的态度,有所不同,他说“我喜欢寂寞,又憎恶寂寞”,这话正合我意,大概也契合多数人的心态。
  我喜欢“静默”这个词汇,它是“寂寞”的升华。我也很想,往“静默”的方向走。
(字数:5363)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相关帖子
精品李墨波:《黄金时代》:我们今天怎样谈论萧红里昂『《黄金时代》:萧红的冒险再现』 by 文心社 at 2014-10-13 17:03:44 [人气4549]
发帖侯德云:萧红的“寂寞”与“寂寞论” by 文心社 at 2014-11-03 16:19:03
发帖杜浩:消费萧红,是文化的媚俗 by 文心社 at 2014-10-27 13:18:31
发帖王田:《黄金时代》能否给艺术电影留一片天空 by 文心社 at 2014-10-27 13:16:11
发帖翁一:一部《黄金时代》无法展现真实的萧红 by 文心社 at 2014-10-21 16:33:55
发帖萧红:惊世骇俗的才女 by 文心社 at 2014-10-18 07:42:22
发帖黄颖:所谓的“黄金时代” by 文心社 at 2014-10-13 17:05:08
发帖阿成:萧红的城市 by 陈瑞琳 at 2010-09-08 23:28:34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发帖怀念,感伤……似乎闻到了萧红的落寞与纯真 by 山眼 at 2010-09-08 10:38:47
发帖ZT:阿成:萧红的城市 by 施雨 at 2010-09-08 09:03:39 【查看对该帖的全部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