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论坛针对专辑的回复 雷迅 一部未完成的史诗施雨『后院的天空』 【按平板格式阅读】
作者:雷迅 2013-06-02 14:00:34|最后回复:雷迅 2013-06-02 14:00:34|人气:1146|回复:0
『雷迅』
雷迅
文章:41
发贴:30
来自:中国北京
时间:2013-06-02 14:00:34|人气:1146 雷迅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雷迅 一部未完成的史诗
东方大叙事诗
一部为所有人而又不为任何人写的诗

探秘目标的远眺

我们的文明即将消逝,就象我们的土地消逝一样。光明的景色不再属于四个金色的王帝,也不属于王子和公主们。尽管他们无比热爱自己的土地和子民。(想到了什么)我得找疯子说说,他不定比我看清,虽然他可以享受自然的福晕,看得清鸟兽的动作,但他却装着什么也不曾看见,什么也不曾听见。无用才是大用。(大声喊起来)鸟——鸟,十二只黑鸟,你们来,你们来,啊,你们这些光明中的自由者,来啊,听我要对你们说个天大的秘密,这是天机,我不给看得见光明景物的世界说去。孩子,鸟儿们,你们把我的早晨弄破了,你们把我中午撞暴了,现在我也不怪罪,你们把我的黑夜固定在永恒上,噢,现在我也不怪罪。永恒和太阳一个模样。最美的鸟儿们,请你们说说这个秘密吧。
第一只黑鸟:纵然孤独,我爱。
第二只黑鸟:佛之死。佛之生。
第三只黑鸟:生死之毒,谜中之谜。
第四只黑鸟:虚无的丰富。
第五只黑鸟:永恒之火。
第六只黑鸟:忧伤的情欲。
( 喔喔喔。你们听,你们听。)
第七只黑鸟:大地啊,我敬你若我父我母。
第八只黑鸟:你这只蠢鹅。
第九只黑鸟:众神!一壁古老的壁画在回荡。
第十只黑鸟:那是一堆潮湿的白骨。
第十一只黑鸟:一个新的世纪。
第十二只黑鸟:——探秘的远眺。
巫 :我来看看这深邃的……
小鸟们,开心就笑。

众鸟:如何笑?
张嘴笑。
众鸟:噢——
:从前我在巴比伦河、黄河、尼罗河、恒河洗净身体,睡在金色王宫,我有世界最强大的军队,最多的女人,最多的王子公主和诸侯藩王。我掌管天地万物。
在埃及
在巴比伦
在印度
在中国

我和夜王是兄弟
我和火王是兄弟
我和我自己是兄弟也是仇人
我最终被自己杀死
被自己和自己的影子
杀死。战争和我是兄弟
死亡和我是兄弟

这些都在我桌上
是我的物品

全部腐烂在地里
腐烂在岩石上

众鸟:噢——
(黑夜降临)
唱:风呵,你抬着我们的王
风呵,我们的王被你抬
风呵,大地丧失了,用我的肉灵替代可以么
风呵,我们追随你,追随你的意志

(把他葬在太阳的芒上
让他和太阳同在
和万物同在
和他的王国同在
火光熊熊
从天空到大海
从草原到戈壁
从天堂到地狱
火光熊熊)

远方大火熊熊 在草原
是青草断裂的
痛哭声。
(它们春天又会醒来)
春天
草原跟以前一样。
(远方大火熊熊)

偈语:有道的君王和自己是兄弟也是仇人
有道的王子公主和自己是兄弟也是仇人
有道的子民和自己是兄弟也是仇人


(诗人穿着邋遢,蓬头垢面地走靠在一块奇大无比的岩石上,赤露着双脚,下半身的裤子破烂不堪诗人表情呆滞而有目光炯炯。一种悲惨的气氛在诗人身边萦绕不去。但很庄严。)
(兽吼声)
这些日子我们赶了那么远的路程
人嘲笑你肮脏,你不怨他们么?
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现在走进的国土,会受如何待遇?
呆在自己的儿子家里
我是躺在自己的国内
睡在我们的故土
我曾在这长大
死者这在躺下
是啊,那么多忧伤的岁月流逝了
我也曾在此诞生

(闪境)
你是火。我是谁?
你从哪儿来?
这儿。
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
你手里拿着什么?




第一支歌:红狮子和诗

细小的村庄,它那么温柔地躺在我的
肩膀上,小红鸟垂着耳朵在听
来自远方的声音。我热爱斧子和土地

流血的心啊,石头早保持永恒的沉寂
你把我流放到哪儿去?
请为我唱大歌,跳大舞

红狮子被众神抬得高高在上
面对黄河,我无比悲痛
面对黄河我不得不悲痛
那儿是我的家乡
那儿住着我的惟一的亲人
那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第二支歌:黑狮子和诗(女声)

黑夜。野花内装着疲倦的泪水
在孤独中沉没,在沉没中淹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孤独无可诉说

第三支歌:黄狮子和诗

神啊,大地自己杀死自己
你抱住自己的疼痛在荒原上奔跑
大风扫地而来

黎明以前一朵向日葵拖着自己的尸体
默默地走在你的额头
沉默如此沉重

黎明以后你把大地还给我吧
我想死在自己的影子内
就象你死在自己的影子内一样安静无比

第四支歌:白狮子和诗

所有运行内,我拥有十二只黑鸟
在这里,我的子民幸福无比

我有充足的国土
我有富足的子民

岁月睡在我右边
死亡睡在我左边
我头颅内装满种子,万物的种子

我对我左边说:幸福和秘密就是我自己
我对我右边说: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我好久没使用这三段精神的变化了,老兄
现在你来看看,这一切和我离开时有什么变换?
好象我们已经走完。
是的。该回来了。回到自己的床上

孩子的眼睛

妈妈,我多爱您
您多好,我爱您




冥诗:
一个天下:
一个太阳
(一万只黑鸟,一万匹猛犸和鹰)
一个在家里。
一个在流浪。
一个叫道德。
一个叫伦理。
一个害怕寂寞。
一个害怕孤独。
(闪境)
你们要把自己的耳朵割下
是耳朵让大地失掉眼睛

我与鹰
在沙漠上共度漫漫长夜

破碎的黎明
我们曾经无比稀罕无比可贵
现在,到底我们是花?还是使人心碎的骨头?

难道我心碎了么?
像所有文明一样我已经成了历史的马夫?
你到底要告诉我心碎和文明废墟的样子!

只有流血
你们只有流血来照见辉煌的过去
难道我不知道什么叫做花
什么叫做香
什么叫做美和丑?

你见过自己有几个头颅?
你见过自己有多广的土地?
你见过自己和自己相隔几米?
你见过你的王子们有多少对话?
你见过沙漠底下的雪白谷子和丰收?
你见过王朝曾在多少鲜血里浸泡?

当海水汹涌。在黑暗里。我们相互掺扶走过一片荒漠和戈壁。在悬崖处与久违的十二个兄弟相遇。我这枯瘦的老皇帝。零星的星斗从南而北。对于罪过。我也不予以追究。如果说一个世纪里面,我的这些潮湿的诗,这个正义的辩士得罪天下的老百姓。——那个罪人,就是我。屠杀成性。如同一场大梦:那里尸骨散满大地,冷风刺骨。屋子内,爆炸,奸污,但没有民主、自由;所有光亮的书籍和理论......我记得我看过这样一部书:血腥爆涨在我脑袋。窒息。线条分明地躺在我的诗上。你知道,风向指导我们从今天看过去,从过去看未来。这是数学吧。我感到它的心肠冷寂。宝剑是我。宝剑是我从太阳王体内吸收了大火的光。我不计算那些感应生命的空虚。活多少时间,我不计较。到我孤独寂寞时,我会望望那双紧紧拽住我的手,到他烈火似的灵俯中去。这样的走过了多少人类的孤独和几千年的空虚。在一场伟大的战斗里,我们有生有死,有死有生。

夜里我们背靠着背躺在巨大的阴影内,用黑色取暖
看死看生,看哭看笑
一个人
两个半路撞见的鬼魂
像血液一样流动自如

在沙漠上
连在一起

在草原上
漂泊
和写诗

多美的日子!
天空、湖泊、青草、白云

夜晚的星斗、火光、姑娘!

在骆驼背上写谣曲,
丰满的谣曲
像海
也像天空,
黝黑、白嫩
像露水在早晨被雾呵护
像半绽的桃花蓓蕾
像乳房

啊,我太爱他们
有思想的孩子们
你给他们写的诗章
数也数不清的歌谣
唱给姑娘们听吧

屈原唱:
变幻无测的宇宙,你掌握四时
远方和远方以外我们无法看明
我的智慧在风中来回摇晃

我不详的预感。
又开始从脑袋内升起。

我的孤独无可诉说
眼泪已经流了太多
梦也已经做完


李白唱:

这是疯狂的一夜
九月就要来临的一夜

月光下
年迈的秋天正在死亡
许多昆虫正在梦想


王维唱:
这首写给年轻人的诗
他现在已经成了孩子的父
他那远嫁的小妹
如今也成了孩子们的母

这些孩子都无比热爱生命
他们兄妹相处得美好融洽
浪人向他们乞讨
他们慷慨解囊


雷迅唱:
那时候我们住在东方的河面
抱住狮子的头
世界多么美好
只有收割时节我们相拥大哭


副诗:幻想风奏鸣曲
(马的谶语和影子)
马一:向哪个方向去?
马二:河流的方向。
马三: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人。
马四:你千万别在这地方停下。
马五:它身体在外,灵魂在内。
马六:我不会黑白不分么?
马七:走过火车站去,那边大风正吹。
马八:我穿过去了也不理会他们。
影子:火车站内,一个也不离开,也不想离开。
马一:每日都有这样的事发生。
影子:你往常没发祥就是因为你没有记住火车。
马二:火车留下,鸟也留下。
马三:我毛色红。
马四:我毛色黑。
马五:我毛色白。
马六:我毛色藏在内,尾巴扫着地。
马七:我和贯穿宇宙的秘密是兄弟。
马八;这个秘密迟早要被发现的。
影子:你们看着那些围绕在孤寂的人群中的力量,难道你们没联想到不可遏止的空虚?
马一:过去未来自有它的规律,我只要开心就笑,痛苦就哭。
马二:一切在想象中完成的建筑,我们唯一要做的,是要不碰它的身体。
马三:我肚子里孕育生存之道。
马四:我生产命运之花。
马五:我抱诗歌开出无数形象。
马六:我让世界充满幻想。
马七:我让光明出现在白天。
马八:我让黑夜笼罩着睡眠。
影子:我完全是你们的表情,你们笑我笑,你们哭我哭。
马一:坐在水上我唯一选择抱住自己。
马二:我像风一样来去不定。
马三:我偶尔会想起母亲。
马四:我只有镶嵌在帕米尔。
马五:我是一团大火扫地而来有扫地而去。
马六:我会突然光明无比。
马七:我会突然孤独无助。
马八:我害怕永恒的表情。
影子:这样的情形我喜欢,
否则我的世界立即崩溃!
马一:所以我不喜欢重复。
马二:这是一片荒芜。
马三:她坐在远方的岛上,两座岛将她围住。
马四:在北方大地上和未来相遇。
马五:所有河流一直希望我活着。
马六:强烈的光明笑我愚笨。
马七:这是陆地边缘,空空荡荡,一无所有,寸草不生。
马八:这形象我无法喜欢,也无法适应。
影子:在黑暗中我幸福无比
今天我是你,明天我是他
一切开始也是终结
当我睡去,太阳搂着我在一片光明中睡去
一切都将醒来,在黑暗中我无比地幸福

王子公主漫游幻境记:
(鸟鸣声清脆婉转)
王子一:黑色的大火在东方蔓延,在高加索我遇见一个美丽的小女孩,
王子二:从四个方向分散,我独自走在西方,以一种沉静的表情看过荒芜的草原;
王子三:和你们一样,我独自走在北方,北方一样荒凉。
王子四:那南方的高原上有个原始的村庄,村庄里有着巫师和地主,和大眼睛的姑娘。
公主一:哥哥,那孩子有多大?
公主二:在东边,有大神聚集。
公主三:海水有深远的智慧。
公主四:你们为什么要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去流浪?
王子一:那孩子五岁了,有着大大的眼睛,小小的手指,嫩嫩的嘴唇。
王子二:众神集聚在亚欧城内。
王子三:我仿佛看见阎王的眼睛。
王子四:我在大船上苦思冥想。
公主一:我感觉我会很轻易的被这世间忘记 。
公主二:死亡是一种幸福。
公主三:就像你会被我忘记,或者我被你忘记
公主四:我热爱爱情。
王子一:我要给你们看这个天使一样的孩子
(退去)
王子二:或许是感觉早已死掉,失去血性,或失去激情,我们已经遗忘来自远方的神明。远方到底是什么?
王子三:失去鲜红色。
王子四:失去饱满与涨。
公主一:我是具有非常规野性的人。
公主二:我的情感我控制不了!
公主三:我无法顺从他们认为的理所当然。
公主四:他们说我不珍惜,会像以前一样后悔莫及!可是南方是我的,我是这的公主,我拥有的应该包括爱情。
(王子一引一小女孩上)
王子一:看看我们的神裔。
王子二(恍惚而说):远方到底有什么?
女孩: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王子三:一无所有?
女孩:一无所有。
公主二、公主三(异口同声):你怎么知道?
女孩:我就是远方。
公主四:远方有爱情和幸福?
女孩:除了痛苦什么都有。
王子四:空空荡荡的远方已经一无所有。
女孩:七位女神看到王城下迷失的梦想。从她们左边,梦见八条大水漂来一生;右边四匹龙驹征服世界。酒杯从左走到右,来回不倦,秩序在宝剑下呻吟。从前,罗马从梦中升起,在海面倒下,大火烧焦全部战马。左边的王杀死右边的王。在熊熊烈火内,大风走南闯北,来回撕杀,争夺土地。天空和大海被狼烟笼罩、隐藏。它们在惊恐中梦想整个世界,就像诸神梦想世界一样。不管从任何方向,我们都面朝黑色的水。取走欲望放出战争。在最伟大的一天到来的时候,海上的强盗突然温柔,陆地的撕杀者面目惊慌——他们终于在我父的脚下臣服。双手劳动,重建家园。他们站在四个方向,我父站在中间。我们已经梦见自己的一生。完美无缺。


在残破的断头台旁
在北方荒凉的草原,
在河流两岸,
我安顿下来,
我看到的远比你俩的多,
在黎明以前,
我幸福无比。幸福是头慌张的神秘公牛
在高高的断头台上没有图腾和幸福可言,
那么,我们来做相互都非常愿意的交易,
我把你砍下来的头放回夜里,
你把我灵魂的惊恐放回白昼?
从黄昏飞起。到黎明以后我们在到光明中相遇。你把自己当马当狮子当龙驹骆驼那是你的事,我不承受这与我毫不相干的拥抱。你留给适合的人,反正不要是我就行。阴茎?这个把它留给文明。你一下就可以飞翔。头颅抱着头颅。发梢见水开花。牙齿是绿马。红马也可以,这不是我的禁忌。现在我就把你刚才的歌改几个词儿唱给你听:
在月光下,
在北方光明的景色中,
我开始杀人,
我扭下无数颗头颅,放在沉默的大地
在东方和西方,做王
(小心你的刀子不够锋利,把我弄得不舒服
放心。你选择个方向吧
面南吧,这方向难道看不见?
一个人正扑向另一个人?)
熊熊烈火正赶来将我拥抱
在四个季节、八个方向
我流血,我杀人
最后我燃烧
我在一滴悲痛泪水中燃烧!

你多像一个国王
一首悲壮的诗
在荒原上孤独地燃烧

(你有何话要留给情人和兄弟)
我感到
这幽暗的森林正疯狂地诅咒我
威吓我
迫切地赶我离开

(是谁仍下我?谁把我反复写成诗句?)
我的兄弟是个疯子,他突然脱离我的阴暗
他们都离开了我
我是影子,没有光明的元素
我感到,我就要离开这些美丽的野花和鸟
孤独地坐在一堆民间故事的凄凉处

把握好下斧的力度吧
这样就许会出现精灵

(我从没对杀人有过恐惧)
离开了大地
我又会变一个生命
我自己变得光明起来
(只留佛号单独响着)



残破的仓库内堆满杂乱的思想

你杀掉一个非常奇妙的人
难道这世界还不够奇妙吗

你藏不住空白
你在自己的内部被自己无情嘲笑
你知道自己杀掉了一首正在熊熊燃烧的诗

但我还是感到这种残酷也在拼命追赶我
我不能呼吸,甚至我梦见我死了
倒在一堆荞麦上

我一点预感也没有
没理由的空虚覆盖我
我也不能呼吸了


古脉

:你的手指是一条河流。你是我的孩子。正在为父亲修造一栋不朽的城。
公主:那是通向天堂的塔。
:从我童年开始,我无法忘却永恒的自由在光明中照亮一座幽暗森林的内心。那时花开正盛,像你现在一样美丽。光明在草原上奔跑,从一片森林跑到另一片森林。女人们面带微笑走在河流两岸;麦花飘荡在她们头顶。我就坐在这块岩石上,看着漂浮的无尽欢乐自由自在地飘。
公主:我的母亲一定非常美丽?
:我看见一头狮子抱着自己在一堆篝火上舞蹈
你母亲,坐在红狮子背上,唱着美妙的歌
一只黑色的鸟衔着麦子迎风飞去
一只白鸟却失口否认,我就知道
她将像个孩子一样靠在我怀内,用眼睛看穿古老的深邃
公主:忧伤笼罩着我
:忧伤潮湿的思念,不要紧,忧伤是人类飞向的翅膀
公主:我猛然发现漂泊之魂
:因为建筑,我也要毁掉建筑
公主:漂泊的海
:隐秘的欲望之火覆盖漂泊的鹰
公主:我爱那只黑色的鹰
:早晨从梦中醒来,
我守侯在草地上

因为梦,我无数次从天梯上悲痛地回到无休止的战争
就是战争和欲望
躺在我身边,她告诉我
爱在虚无,怒火在虚无,人和神在虚无
公主:这是禁锢的生活,父亲,我们因为它而失去文明。
:我看见一头神秘的公牛正在疯狂纵火,在回想中救生。一把生绣的斧子劈开大地,巨大的疼痛在草原地带蔓延。
公主:从草原到草原,从河流到河流。
:我正在渐渐地醒。
公主:前面就是东方,太阳和万物的共同故地。
:正在行进。
公主:我听不清楚。
:一把斧子。
公主:用来干什么用的?
:砍下叛徒头颅的。
公主:我们从痛苦中走进来了——曙光!
:我决定从深渊里抬起头来。
公主:在召唤——召唤——
:这是我夜夜梦见的那只鹰啊——
公主:它嘴里含着一条红色的围巾。
:向一个自由的乐土前进吧,孩子们,丢下我们没有的欲望和享受。



跛脚的少女和偈语之影

少女:你,你还好么?你,你很悲伤么?(停顿了好一会儿)人们说在暗夜里点燃火把,阴暗会自行离开。
无名人:我没了眼睛,没了嘴唇,没了灵魂——
少女:胡说。你不好好的么。
无名人: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少女:把你曾经的辉煌留给强盗,留给大醉不醒的战争,留给饥饿和贫困。
无名人: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少女:重新站立起来。



神秘的谈话
巫:你怎么来了?——我看你红得仿佛一尊佛像。倘若其中我看得出什么——正如我现在那样想的——这种想法又使另一种想法恼怒。我这样想到:在恶意的开始和结尾,一手造就诸多捉弄世人的恐惧——我最初因为这样而联想起巴比伦曾经的辉煌——我相信,我此刻后面猛兽紧追我,我此刻要发疯,我会像猎狗一样撕咬猎物,倘若你想听下去的话,我真害怕会想起俄底普斯和海伦小姐。那么,如果我马上就想起——我真害怕——在你思想内的巨大形象,恰在此时,我们将被巨大的影子追赶。谈到老鼠和青蛙这些家伙,我立刻会惊恐万分,于是我要向神狄祈祷道:“我要你照出我的外在的形象,内在的也一同照亮吧,神。”
影:伪善的家伙。我们在这昏暗中每走一步都显得那么沉重。因此,我走出一步就会回过头来向黑暗喊一声:“你真好。你走起路来真像个天使。”也许他们跟本就没听见我的呻吟似的招呼,或者他们跟本就听不懂我在说啥。哦,你瞧,我还是走起来了,向左转,向右转,身穿永恒的长袍,看起来很伟大。但是,这令人讨厌的沉重使我非常疲惫。
巫:传说猎人反被猎物杀死。神秘的公牛,狂躁的白马。
影:比你所希望的好呢。这巨大的车轮高速旋转,有死有生,有生有死。一切罪,都是黑天使的。那些乱石附近,你可以顺着向里边去,只在那儿,有残岩横亘成斜坡堤岸,许多魔鬼就在受刑。(沉吟片刻)我给你唱支民间歌曲罢,或许这事说得清楚。
巫:他们竟如此甘愿被永恒地经受放逐,哦,神啊,我想听听你的箴言。
影:就是。神也离不开自己的躯壳。
巫:你说来,是赫拉克勒斯?伊阿宋和他的金羊毛?俄底普斯和木马?杀死巨形怪牛的两兄弟?《吠陀》?《死者之书》?《周易》?
影:从部落到奴隶,从民族到战争,从神话到史诗。
巫:顽固的病。
影:龙生九子、九位缪斯:八头狮子漂泊在水上

双头巨鹰拖着太阳,太阳拖着九位神裔
我没有粮食和斧子,我不当海上的强盗
没有歌唱的大火,我告诉你,我的命运里空无一人
只有我自己,红色的葡萄和钢刀

我没有死亡,我没有一部祈祷的圣经
我没有大水的沉默,没有哭泣的眼睛
我没有黄金我没有王后、朝臣和诸侯
我只有无用的躯壳和地牢般灰暗的记忆

我一无所有。我和一堆残破的石头躺在阴暗中
我不会笑也不会哭
我只有诗歌,只有这一首红色的诗歌,红色的诗


疲惫不堪的人

四周寂静
我的内心寂静
你可别不相信
这就是我的真实

像坟墓一样沉默
——我写了几首诗
——你要不要听听

一只黑鸟喝着酒
一只白鸟唱着歌
一只红鸟打着鼓
一只金鸟写着诗

流浪的酒神
(庄严地)
这些肃然沉默的巨人
在黑暗的荫庇下
明朗而坚定

诗人

我害了热烈的相思
怀恋我过去的女人
我的内心和草原结下盟誓时
秋天在黄昏降临

月亮照着我
月亮照在河床上
在黄昏
秋天的黄昏
我害了热烈的相思

明星呵
请在我诗歌内部安家、繁育
你知道我害了热烈的相思
她照亮我内心巨大的黑暗
你知道我的命运
但我还要告诉你
我给你双脚跪下
这不是我的诞辰

你该明白了
左边堆着女人
右边横着钢刀
他们毕竟走来了
前后不明不白
(鼓声激烈。旁白:)
为什么这荒芜中老鹰总在盘旋
为什么这大沙漠内骆驼排成长队
为什么我虽生,死却追紧我后
为什么拿前后左右东西南北栽种道圆
人啊。我看到你生来哭死去也哭,这就是
种子。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终究不明不白


听到溪水流入另一环的嗡嗡声
那声响犹如蜜蜂乱飞在蜂房里

我们刚停下脚步,来到这里,五位围成一圈
脖子上挂着无数颗为自由而死的勇士的头颅
我们远播在世上的声名,毕竟什么也不是

这真是酷刑!为什么一切那么残酷
虚假伪善,加紧把自然的力量注入
来,我们五人围成一圈,旋转有和无
无和有,一刻不能松懈

心灵的痛苦比地狱可怕
一柄宝剑留给人类,无知的少女和同胞
这都是我自己断送自己

——谁爱过自己,我就爱他
——谁爱过死亡,我就爱他
捧着我的功绩像捧我的头颅
如今在我手上,这个工作如此艰巨!


(合): 大水没顶
一匹火马为死亡扫清通往天堂的路 死马的路
少女手捧乳房 孩子的人 死去的人 牛 马 豹
甚至子宫也受孕于神秘
上去
上去
上去
大水没顶


已被摧毁
如此残忍而又美丽的人,我不愿我的乞求能换回对人类的感激
如今,应该到来的尚未到来,应该失去的,早已失去
因为我们最高的智慧变做墓穴
鬼神登台成了惯例。在地面上
我觉得灰黑比泥土更为沉重
看起来,我曾经希望成为圣人的孩子
其中有死了的,有活着而庸懒毫无成就的
啊,这些话,我真不愿再提
或大或小,任他们去吧
只那火焰
火红如血的欲望,犹如石头自己的燃烧
这些罪人,将被大火烧死
正是这样,我从低处总能望见严厉的圣主

那一日太阳和水共为人类的眼睛。
黑马变做白马,在地上爬行的昆虫
这都是你从天空赶来的战马,远远金光闪耀的骏马
我不爱人类 ——

我想用手撩过自己的眼睛
我不爱人类
人类有谁爱过?
人类有谁爱过?
又有谁爱过人类!
那么,这一来,你要求随便叹气?因为哭泣如此尊贵!
在世人那里,我也会被其他人拖进堕落
因而我相信我生前不是个好人
或者我生前已经被众神遗弃
你是否想知道
在人生的云端上
大胆提出把灵魂出卖如何收场?

想一想,我的老兄
就在今天
我已经看见自己流泪了
我应该是爱着我的
我明白我很爱自己
我爱自己甚于爱世间的一切
你认识我
我爱过你
可现在我不再爱你
我只爱我自己

我爱你,诗人
再见吧,诗人
再见吧,诗人
(欢快的音乐响起)


神秘族人
(背景:粗糙的原始民族部落祭祀厅堂,中央挂着神秘怪诞的神像,身上长着九只手臂,各手拿着不同兵器。人首龙身。一对大白色蜡烛明晃晃地照亮正个厅堂(舞台)。厅堂中央战栗着一头大白色公牛,公牛在哆嗦不已,警惕着攻击者。十二个戴面具穿着草藤衣裤的神秘人男人用草藤牵缠着六个并成一排的少女(少女面容疲惫,身着粗麻布衣,赤脚)一前一后艰难地跟在十二个戴面具的神秘男人人后面)。
(神秘人面具都是自然界的物体:棕榈树橙黄的棕毛须、大竹笋的壳、古树皮、牛头、马头、兽皮)
(神像下老酋长戴着一张狰狞的铜面具,一下一下地敲打着铜鼓,节奏缓慢而幽远)
(老酋长用鼓声引导着众男子行走,围绕着白色公牛。六个少女在中央同样围着公牛,形成里外两个圆,公牛作为中心。六个少女向左边转动,十二个男子向右转动,由鼓声的急缓而运转起来。)
十二个男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呀呜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个少女:耶乙耶乙耶乙耶乙乙乙——耶乙耶乙——乙乙乙乙乙——耶呀!
老酋长:哦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各唱六遍。老酋长唱三遍)
(停顿好长时间。钹和铜鼓合奏,悠远神秘)
老酋长提着一把铡刀,冲进中心,一刀砍倒白色公牛。众男人、众少女则面地而倒,鲜血浸染在少女身上。背景全红,一束海蓝色的光直射厅堂中挂着的神像。
(铜鼓声激烈地响起,舞台背后响起凄惨的神秘的声音)



四周漆黑,孤独的气氛弥漫,风吹的虎虎地,天地一片寂寞

如此荒芜我如此荒芜
如此寂寞如此寂寞,象大风紧追于我
我该感谢你,还是我该怨恨你
我从没有哪个世纪象这样感到孤独
我翻阅一回昨天的记忆
昨天的马,昨天我和老乡们
我真不该往回看美丽的昨天
就像我不应该看明天一样
这些沉重的寂寞和孤独,象大风紧追于我

第一头狮子:
你不要忘了这来自神秘的风
我们都爱它甚于爱我们自己
为了眼泪的庄严
我一定爱你
就象爱我一样
每个人都会知道我爱你
不要用眼泪湿我的嘴唇
我讨厌生命干瘪

第二头狮子:
每当我回头看时
死亡都会加进一步来爱我
我爱它,真的

第三头狮子(独白):

这一片草原
我无力去爱
当我们都安心睡去

如果有可能
请你相信我
虽然我一生没有信任一人

把我抬进雪狱吧
这是丰富的帝国

第四头狮子:
这破旧的船就是我的心脏
如果不是宇宙
我不会来到这荒芜的地方
曾经多少王子用真心爱我
为我写真实的诗

我爱他们——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东方神话

我是大地之王
来自神的内部
我们无法摆脱自己杀死自己的宿命
死亡是种急速回归的元素
当他完成天下
大地就建立了永恒的王宫

黑鸟1:你这刽子手。
疯:规律如此。自然就如此安排的。是不是?我想,这多嘴的坯子,死亡正亲吻你。复仇啃食你。
黑鸟2:对。我该感谢你,老滑头。如此荒芜的大地如同大船承载着有生有死——我早说过这话了——谁愿意异词标明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我告诉你,看看吧:大道!大道怎样在人类手中崩溃!
疯:或者,像这样完美的预见之言。我无话可说。
黑鸟3:但是,我如此热爱这片土地。
疯:去沙漠建设去吧,这里没有美的存在,到处横亘着复仇的尸体。
黑鸟4:一派胡言!
疯:你躺在睡眠内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你已经死了。
黑鸟5:为什么他要死?
疯:死亡不要你们留下一个。
黑鸟6:那我宁愿做魔王的仆人。
疯:要这样,我倒极力赞成的。没有谁像魔王那样能够长寿不亡,统治三界中的冥界。
黑鸟7:天下那么遥远,我那么遥远。
疯:逃到天空去。
黑鸟8:天空依旧遥远。
疯:大道既没,你们还有什么可惦记的?!
黑鸟9:我情愿心甘情愿的去死。
疯:我是个狂徒,我变了。
黑鸟10:我万不得已时才去死。
疯:你总要死的。
黑鸟11:谁知道我曾经在大地称王,我统治着整个世界的军队。
疯:为什么对你妻子却是如此窝囊?
黑鸟12:暴徒!你这杂种西洋火鸡。你知道吗?我从不信仰神明这些蠢物。来吧,请吞下这一剑(刺死疯子,面向观众严肃地朗诵:
我早说过断头流血的是太阳
我早说过死亡和生命是弟兄
现在,我还告诉你,为死亡
颤栗的弟兄:你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金黄王坐围成的弧形

你这河流两岸的疯老头子
我问你
眼前的一片肥沃土地
这近千万年的光辉
混乱的秩序......
尤其死光了自诩者的自然律
看来应该轮到你的骨
你的心,你的疯疯癫癫的东方大诗来洗刷了

诗人:
就我一人
绝无第二

看,这疯老头
这几千年来我是第一个为寻找疯子而变成疯子的人
:你的末日就到了。
:你的王国将无人继承。
:一切都早死光了。
:一个也没留下。你的四近笼罩着末日的混乱。

诗人:
你们都在说
我将被遗忘
好啊,帝王们
我的末日来临
我虽死去,我的诗歌却活着
它将比你们的帝国活得长久
只要这世界还有一人


一把巨大的斧子和一部大书摆放在红色前

帝国的风吹翻十二座东方城池
那些石头怪模怪样
我啊,这把老骨头
现在我要唱支怪模怪样的长诗
高高的山上有九只会唱歌的鸟
现在就唱这组《东方大叙事诗》

第一只唱诞生和平和混乱
后面的八只把一切都撕碎
“怪模怪样是一生
怪模怪样是一生”
什么日子啊
什么将来过去啊
什么帝王法官啊
从早到晚就一直扯啊扯啊
永无尽头

诙谐的插曲

覆盖尸骨造沃土
鸡狗猪牛有阎王
自古生死有来去
不叫人间乱朝纲

说死就得死
去来有道史
三年如一觉
换个小儿子

莫说疯癫
且道俗尘
无为有为
亦仙不仙

唱得快活
大脚婆娘夜晚多
风流比才子
只是哆嗦

我们都是索命的人间鬼
唱完就把死尸赶回大地

做个小小鬼官也可弄是非
呵呵,要哪家不给我埋尸钱
我就胡乱丢在那专有狼群出没之地

葬礼进行曲——欢乐颂
(庄严地)

手指伸向这变幻无穷的空中
这次我成功了
我相信时间和空间构制的网络
太阳的马车在空中有走不尽的路
我的生命就此终结
同样,我如何在满是坟墓的山冈行走
一会儿白天,一会儿黑夜,大家不必担忧
这篇专为文明毁灭而写的东方叙事
里边的王者现在就要死去
还有一个时辰
我的周围就要长满野花和树林
这些会唱歌的鸟也将飞出世间
红色是家园。

守望平静的家园
这是第二次诞生
一片光明透过头颅
坐穿河流回归秘密
黑色是灰烬

这一路全是沙漠
我不曾种活一棵树
在胜利中死
黄色是生命

回到故乡的大河
我疲惫不堪
东南西北的风经历于我
可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白色是忧伤。
(打更声从静谧中缓慢地弥漫开来)
(鼓、锣、钹、佛号、喇叭、鸟鸣、兽吼、雷鸣和人声响起)
(布景转换很快。第一幕背景。抬尸者二十人上:四王威武而绝望地互相拉着手遥遥晃晃。抬尸者二十人各四人一组强行分开四王,又四人拉手围住四王左右旋转)
(突然间四股金色光束直射四王。抬尸者兀地同时把四王举过头顶。所有乐器之声戛然而止。)
合唱: 大地,你一直没有离开,我如此沉醉的大地,你一直没有离开
哦,你通向哪里?大地,我一直跟随着你,一刻也没有离开

2010.8.25—2011.2.14
2012—3修改
2012—10再改

(字数:27671)
相关日记:施雨『后院的天空』
一斋雕菰
相关帖子
发帖雷迅 一部未完成的史诗施雨『后院的天空』 by 雷迅 at 2013-06-02 14:00:34 [人气1146]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