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穿越”与“勾连”中呈现永恒——施玮长篇小说《故国宫卷》小引 文章时间:2019-09-07
作  者:刘俊出处:原创浏览5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穿越”与“勾连”中呈现永恒——施玮长篇小说《故国宫卷》小引
文/刘俊
2019年09月07日,星期六

(长篇小说《故国宫卷》,施玮著,花城出版社,2019年9月)

施玮又有长篇小说要出版,嘱我为之作序。作序在我印象中都是老先生才能做的事,自觉目前我还没有老先生才有的资格,所以就将这篇文字,称为小引。

在北美华文作家中,施玮是个“跨界”特征比较明显的作家——所谓“跨界”,是指她很难被简单地归属于那一“界”,而是同时属于很多“界”。比如她对西方基督教颇有研究,但她似乎并没有要成为一个专门研究宗教的学者的打算;她的绘画很有特点,据说产量还蛮可观,可是她好像也没有要成为职业画家的计划;她是喜欢文学创作的,至今为止作品也有不少,如诗集《生命的长吟》、《十五年》;长篇小说《柔弱无骨》、《红墙白玉兰》、《叛教者》等,但你要问她是不是就准备一门心思做诗人或小说家,她的回答可能也是“未必”。总之在我看来,施玮就是一个喜欢做具有不同界别身份的跨界人。

但不管怎样“跨界”,作家对于施玮而言,一定是个非常重要的“界”/身份——这从她源源不断地生产着文学作品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源源不断”一方面表明她对文学“界”的看重,另一方面也是她以此提醒人们:她是一个一直有作品面世的作家。

其实“跨界”的特性也体现在施玮的文学世界内部。了解施玮创作的人都知道,她的每部作品基本上都不太一样,每一部作品,对施玮而言似乎都是“跨界”和“突破”的一种尝试——这里的“跨界”已不再是对“界别”的跨越,而是对她自己某种创作成规/形态“边界”的打破。在施玮的这部新作《故国宫卷》中,毫不意外地也带有施玮“跨界”式“突破”的尝试。

具体而言,《故国宫卷》中的“跨界”式“突破”集中体现在这样两个方面:


(一)以“穿越”结构小说

《故国宫卷》中的“故国”,对中美混血儿宋天一而言是“母国中国”(华裔母亲的祖国),对生活在当今中国社会的现代青年李瓶儿、王晓虎、张好好、金玲玲而言,则是“历史中国”;所谓“宫卷”,则既是指故宫中的南唐画卷《韩熙载夜宴图》和晚唐书法《张好好诗》,同时也是指中国历史在小说中如同一幅历史“宫卷”,古今穿越,在令当代青年对古代历史和文化心醉神迷之际,也使小说的叙述空间古今交织,人物(姓名)重叠——由此可见在小说的命名中,就隐现着作者要展示的是当代中国(青年)与传统(历史/文化)中国的精神对接和心灵对话——这是小说的第一层意涵;小说昭示的更深刻意涵则在于:借助发生在不同时空的爱情故事,昭示出一种穿越时空具有永恒意味的“定律”——爱是不可理喻的!就此而言,“穿越”在小说中就既是一种艺术手法,更是一种主题呈现。


(二)将“区域”勾连一体

小说中的宋天一虽是一个来自美国的中外混血儿,却对中国(包括台湾)姑娘/文化情

有独钟;张好好和金玲玲来自中国台湾;李瓶儿和王晓虎则来自北京,他们不同的“来源地”共同构成了当今华人世界的三大主要“板块”,而勾连这三大不同“区域”的内在扭结,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共同热爱,使他们在“故国”相遇,又一起参与/进入到“宫卷”之中。在小说中,宋天一与唐代的杜牧有了某种“神通”,而沈传师府中的歌伎张好好又恰恰与当代宋天一的钟情对象张好好同名,小说通过名诗长卷《张好好诗》,将“区域”勾连与古今“穿越”打通。同样的情形还出现在宋天一与南唐时期韩熙载的“神通”,此时的宋天一(韩熙载)爱着宠伎王屋山(唐代的张好好)而王屋山却爱着状元郎粲,另一个终身陪伴韩熙载的宠伎李姬(李瓶儿的化身?)深爱韩熙载却得不到主人的感情回应——一如当代社会的李瓶儿喜欢宋天一,而宋天一却对张好好一往情深!名画《韩熙载夜宴图》这个“宫卷”则在这个“区域”勾连和古今“穿越”中,再一次(如同《张好好诗》一样)起到了承载、勾连的作用。

很显然,施玮在《故国宫卷》中的“穿越”设计、“区域”勾连和人物关系设置,在时间上打破了古今“界限”,在空间上突破了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海外(美国)的“边界”,形成了一个越古今、跨区域的文学书写世界,在这个文学书写世界里,施玮让她笔下的人物“自由”穿梭在历史的长河和太平洋的两岸,借助两幅宫卷的承载,以在历史和当下一再重复上演的爱情“故事”,揭示了她对爱的理解:真正的爱恐怕永远都是一种错位!无论古今!不分中外!

因此,通过历史穿越和区域勾连,以超时空的姿态,展示爱的某种永恒属性,就成了《故国宫卷》形式/主题合二为一的艺术形态。

如何在自己的创作中体现“海外”特性,大概是每个海外华文作家都会面对和需要思考的问题。施玮在《故国宫卷》中,在历史穿越的“纵坐标”之外,代入了区域勾连的“横坐标”——这应该是《故国宫卷》“海外”特性的一种体现,当然,表面的“海外”元素/色彩的融入还远远不够。我在想,施玮在文学创作中的每次“越界”,是不是就是她在寻找这种“海外”特性的一种努力?虽然“特性”化的创新实践,不见得每次都能成功,但这种不断实践、努力创新的精神,应该肯定!如果持之以恒,或许也会成为施玮的又一种“界”/身份!

期待看到施玮新的努力成果!也期待看到施玮拥有新的“界”/身份!


本文在9/7/2019 4:15:2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