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谈张惠雯的短篇《天使》 文章时间:2019-08-25(2019-09-01修改)
作  者:雷默出处:原创浏览6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谈张惠雯的短篇《天使》
文/雷默
2019年08月25日,星期日

《小说选刊》,2019年08月23日   

我不记得跟张惠雯约了几次稿,之前看过她的小说,对她的叙事能力充分的信任,于是不定期地跟她约一次稿,她答应会为《文学港》写小说,果然今年上半年给我来了一篇小说,前不久交流的时候才获知,这是她今年唯一的新作。她这样的作家,量一般不大,但拿出手的作品总让人放心,《天使》也是这样的小说。

《天使》从父亲的葬礼开始,姐妹们头缠白布,哭得很夸张,但“我”拒绝缠那块脏兮兮的白布,被人视为冷酷无情。兄弟姐妹间出现隔阂,原因出在一张遗嘱上,父亲生前早早立下遗嘱,存款留给两个女儿,房子留给偏爱的儿子,而女儿们觉得她们照顾老人尽了大量义务,反而在遗产继承上吃了亏,于是对这个来自波士顿的兄弟怀了芥蒂。这场葬礼一下将小说的视点拉到了生命的终点,站在生活高处看待既往生命。

小说中有大量的细节展示了不同文化背景下呈现出来的差异性,比如葬礼成了一场两个女儿的表演,两个女婿兢兢业业地计算着礼钱的收入,运算着收支是否平衡。葬礼后大街上碰到了多年不见的同学迅速地跳过生分,责怪没有通知他参加葬礼,随后又没经过“我”同意,把隐私公布在同学群里,“我”不得不疲于应付各路“安慰”,一件很私人的事变成了一场公共的热闹。这是张惠雯天然的优势,她生活在国外,回望故土,视野变得更开阔,能把故土上习以为常的人情世故一眼区分出来。纵然如此,张惠雯在小说中要表达的还是共通的东西,比如被世俗肢解的生活背后,隐藏着不露痕迹的深情。父亲的离开,让“我”陷入了莫名的焦躁和日夜颠倒的混乱中,情感的宣泄又找不到出口,何以救赎?“我”的初恋出现在了生活中,人到中年的不堪难以敌过往昔的美好,被重新唤醒的青春记忆让开始衰败的肉体戴上了光芒,更为难得的是初恋对“我”心里很难受能感同身受,在纷扰、庸常的焦头烂额中,爱给他们开辟了生活的光亮。但“天使”是什么?生活的神迹,不可能长久地出现在日常里,于是在对过往完成了交代和仪式之后,她又消失了,而“我”不得不重新审视眼下的日子,死灰的精神复燃过后,对生命的认识回归到了原位。那个让“我”炽热迷恋的人,除了从原本的记忆中挖寻出美好,“我”对她还是一点都不了解。正如张惠雯写的:“她来了,让我的身体和灵魂又燃烧了一次……她一直是那个至关重要的、闪光的幻影,是别的维度里的别的生活。而真实的生活、如此延续下去直至我们死亡的生活,很不幸地,却是另一件事。在此处,我们似乎仅仅有权决定爱,却无权决定生活。”

“我”因为生活的变故,出现在初恋的生活中,而反抗庸常生活的初恋找到了我,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同样也是她的天使。初恋女友极具人性活力、心理活力,但是她知道现实是什么,她归附现实又做出火花般闪耀的抗拒,这种冲动又不乏理智的决定,变成了对世俗生活真正的反抗,这也成就了文本最打动人心的地方。张慧雯以美、善看待人物,是因为她没有以道德评判人,不但没有说她是放荡的女人,而且看到了她是天使。这是作家区别于常人的,对人性、生活、生命价值的理解。

回归到现实中,葬礼归葬礼,遗产归遗产,世俗的依旧世俗,而“我”那复杂的爱与悲伤似乎依旧得不到感受和呼应。在处理完房产之后,“我”提出让姐妹去挑几件家具,他们以为是为了节省,而不是为了纪念亲人的保留。“我”重回老屋,发现父亲和“我”共同生活过的地方,原本敞亮温暖,却原来逼仄寒冷。“我”挑了几件父亲留下的东西,离开老屋,离别这里的一切,从大洋对面归来,怀着从未改变的初心,却不得不再次离去。

如果把张惠雯的作品当作海外华文作品来看,她的高级在于视野、语感和文化深度,很多旅居海外的作家长年生活在别的语境下,对汉语的写作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坏,而张惠雯始终保持住了母语的语感,根本的原因在于她对母语文化的深层次理解,而用犀利的审美来剖析母语文化中的不足,还是根植于她的汉语认同。

 

《天使》创作谈

记忆与还乡

张惠雯

你写了一篇小说,有人读过,经常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是如何想到创作这篇小说的?受到了什么启发?是怎样一个创作的过程?……如果我把这些问题全都回答得清楚准确,那很有可能我得在其中掺杂谎言,动用小说作者惯常的虚构手段。一篇小说的产生,有太多材料的碎片,它们有些是新鲜的,有些是很久以前的,有些是个人经验,有些是听闻,有些来自生活,有些来自书本,它们相互吸引、撞击、黏合,其发端类似宇宙的产生,是个十分混沌、既有必然性也充满偶然因素的过程。确实,一篇小说,一个故事,就像是一个小宇宙。创作可以谈,但也只能谈其中可谈的些许部分,而那些说不清楚的地方,宛如水下的冰山,也许是更庞大的部分。

过去几年里,我的小说题材集中于在美华人移民的生活。对于我曾在《两次相遇》《书亭》这些小说里描述过的我生长的小城,则很少触及了。但那个地方、那里的一些人和事,仍会不断出现在我的思绪里。它在我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留下的印象,它在这些年里的变迁,它干燥、尘风扑面的冬天,它夏天几乎没有树荫覆盖的酷热街道,它在沉闷生活里仿佛隐藏着某种骚动不安的律动,这些东西不知不觉地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现成的、小城故事的背景图。

中国人重礼仪,“仪”当然包括仪式,而小地方的人尤其重仪式,一般来说,死的仪式比生的仪式更受重视。一个人活着未必受到亲人眷顾,但死的时候亲人们总是尽力操办,以免别人说闲话或是被人瞧不起。县城里死亡的仪式通常延续了乡村葬礼的传统,它并不是入土为安的静穆,而往往是一场大“热闹”。一方面,亲人必须在众人面前展示悲痛,甚至有些地方还会请专业人士来“哭丧”助阵;另一方面,却也会请来丧乐班(如今通常和喜乐班是同班人马)来演奏,过去通常是唢呐响器班,现在变成了军乐队甚至歌舞团;此外,都有一顿大吃大喝的丧宴,参加丧宴的亲友们在家属恸哭的仪式之后,很快去吃丧宴,大家喝酒吃菜、谈笑嫣然……从小到大,这种葬礼上的吹吹打打、亦喜亦悲我都不太能理解,它就像一场奇特、魔幻的杂烩表演。

差不多三十年前,我跟父母去参加一个乡村葬礼,死者我的一个远房姨父。尽管是远房,但姨妈姨父和我家来往较多,所以熟悉。我很喜欢他们,尤其喜欢姨父,他是个非常慈爱的人。姨父虽在县城工作、居住,但死后仍在老家下葬,这好像是规矩。我们和几个亲戚一起坐车去。车快到那个村子时,我看见天空中有半条雨后的彩虹。我觉得它像极了一座桥,要把姨父接到天上去。想到人都将如此消散,想到我今后再也见不到这位善良得出奇的老人,我不禁哭起来。车上其他人看着我,都露出惊讶、讪讪的表情。

到了地方,我父母先去交礼金,一个老年人在院子大门旁边的桌子后面坐着,把来人的名字和礼钱一一登记。表姐表哥都头缠着白麻布条跪在地上。他们看起来憔悴、悲伤,但并没有哭。后来,仪式开始了,等有人宣布了什么,他们突然一起哭喊起来。我一点儿也不怀疑他们的悲伤,但我想,当人最悲伤、最想哭的时候,难道不是想背着他人、一个人哭吗?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违背人性常识的仪式,要求人在特定的时间、在众人面前痛哭?哭礼之后,客人们都围着丧宴的圆桌坐下来,吃东西,拉家常。这是大约三十年前的葬礼。但三十年之后,除了土葬被强制改为火葬,葬礼的仪式并没有多少变化。

现在说另一些“碎片”,那就是我的还乡印象。这些年里我偶尔回到故乡小城,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都急于向我展示故乡的“新发展”:那些新建的所谓高档住宅区,那些拆毁了城郊村庄、旧街旧巷建成的新商业街,那些让居民搬迁而圈地挖出的人工湖(要知道过去我们县城有三四个天然的湖塘倒都被填平了)……他们热切地期盼我肯定这样的发展,不理解我为什么竟然不够振奋。事实是,这个在当地人看来更繁华的地方,对我来说变得非常陌生,它再也没有我熟悉的昔日风物,而这些东西本来是维系我和它的温暖纽带。而在这些不断的拆、建形成的发展里,人却没怎么发展。

这些极具小地方特色的悲剧里的喜剧,在我脑海里拼贴出《天使》最初的片段。而对故乡的印象、思考,则慢慢被串缀其中。我想,我所虚构的这个男主人公,一个受困于还乡后的冷漠现实、在异国也无非漠然庸常度日的人,他生命中最缺少的东西是什么呢?很有意思,我想起甲壳虫乐队的一首歌:All You Need Is Love(你需要的就是爱)。这几乎适用于回答个人所面临的任何问题,因为“没有爱”(包括不被爱和不会爱)几乎是一切人类精神贫乏、痛苦的根源。我的男主人公在这样一个处境中:他失去了父亲,痛切地意识到他和姐妹之间也已经没有爱,他在故乡也找不到曾经爱过的那些东西,连他记忆中仿佛象征着“光明和温暖的中心”的老房子,也不过是现实中一个狭小、阴冷、散发着霉味儿的空屋。那么,除了爱,这个近乎绝望的人还能有什么别的出路?

爱与死亡,一为寂灭,一如重生。面对死亡时,人对爱的渴求往往也更强烈。杜拉斯说,爱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对于我的主人公来说,找回自己最熟悉、最热爱的东西,即便只保有一瞬间,其火花仍可照亮那颗消沉、孤独的心灵。对他来说,其意义无异于救赎。

创作就是这样,把所有这些碎片般的念头、印象、听闻以及作者为了让故事延伸而虚构的部分粘接起来,混合在一起,使其获得一个完整的面貌而最终成为小说。至于我开头提到的这过程中的种种细节,其间各种微小的取舍、处理、变形……这就是水面以下的冰山了。并非我不愿透露此中秘密,而是这中间有我自己也解释不清的某种小说自身的法则在起作用。而这个法则只能经由长年累月的阅读、写作练习来逐渐获悉。之后,它就变成了作者的一部分,变成一种类似本能和直觉的东西,在创作中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循。


本文在9/1/2019 9:08:43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