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过眼録:我与《香港文学》文章时间:2019-05-11(2019-05-20修改)
作  者:刘俊出处:原创浏览11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过眼録:我与《香港文学》
文/刘俊
2019年05月11日,星期六

香港《大公报》

  一九八八年我開始讀博士後不久,就在副導師鄒恬老師的指引下,開始關注台港文學,並準備以此作為博士論文的選題方向。三十年前的內地,開放程度不像現在,境外書刊還不是那麼容易看到,不過在民間已經流傳一些港台的出版品,記得《香港文學》就是在一個有點辦法的朋友家看到的,那時覺得很新鮮——因為《香港文學》印刷精美,內容豐富,特別是整個刊物彩色印刷,從內容到形式,看起來都有點「亂花迷眼」的味道。

  《香港文學》於一九八五年創辦,到一九八八年才三年,時間不長,「存量」不多,所以那幾年的《香港文學》,我很快就在朋友家翻完了,後來的《香港文學》,也是在朋友處一期一期地「跟蹤」追逐下去的。

  上世紀九十年代,有機會和《香港文學》的編輯(後來是總編輯)陶然相識,這時的《香港文學》,對我來說就不再是一個閱讀的文學刊物,而有了一種親切感。慢慢地在陶然的邀約下,我也成了《香港文學》的作者,這麼多年下來,我在《香港文學》發表的文章,長長短短,怕也有幾十篇了吧。

  雖然和《香港文學》結緣頗早,《香港文學》編輯部卻從未去過。記得在劉以鬯主編《香港文學》時期,封二經常刊登拜訪《香港文學》「來客」的照片——那幾乎成了《香港文學》的一種「標配」。陶然「主政」之後,刊物就不大登這類照片了,而且好像他也不大邀請作者、朋友去《香港文學》編輯部。

  等我終於有機會去《香港文學》編輯部時,陶然已歸道山。那天在《香港文學》編輯部,看到陶然生前使用過的辦公桌、座椅、電腦、電話,斯物猶在,其人已逝,令我感慨萬千,悵然久之。

  黃萬華教授紀念陶然的文章名為《陶然走了,〈香港文學〉猶在》,我覺得這個題目特別好!雖然劉以鬯先生走了,陶然走了,但他們編了三十多年的《香港文學》猶在!

  閱讀過,參與過,見證過!我與《香港文學》的情緣也有三十多年了,猶在!


本文在5/20/2019 8:52:2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