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文章时间:2019-03-03(2019-03-09修改)
作  者:尔雅出处:原创浏览4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文/尔雅
2019年03月03日,星期日

《侨报》文学时代 ,12/2/2018

清晨去上班,坐在地铁上看手机,惊悉徐虹妹妹离世。瞬间,满怀哀痛,满眼泪花,心中梗塞般难过。

稍后,又看到《北京日报》所刊登:”记者、作家徐虹不幸病逝,年仅49岁”。

妹妹,我知道,关于文学的,关于生活的,你曾有好多打算,好多计划,好多梦想......那些美好正待你一件件去着手,去完成,去圆满,可生活却与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你病了。情况180度大转弯。难道真的是天妒其才,天妒红颜?那些风花雪月的梦啊!

你喜欢安闲有序的生活,清净无执。可却告诉我,你其实很忙很累。我了解,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你都努力上进。你既是年幼女儿的好妈妈,也是事业有成的强女人。虽然你看上去那样柔弱美丽。

犹记你来旧金山那年夏天。午后,坐在我家覆满金银花的露台,就着缕缕清香,我俩喝茶聊天好闲散。你感慨:”这世界的技术和艺术每天都在变化,我们却对永远和恒久的过去依依不舍;喧嚣流行于时尚的表层,我们却努力沉潜于生活的内里; 时代的列车呼啸向前,我们的情感却常常存储于记忆深处;这世界要快起来,我们却要慢下去,在安稳中寻求爱的真谛一一如此在时代的激流中截流,让生命停滞于速变的某一瞬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对你念起我的诗:”凝视窗外/我不知现在是去年还是今年/是昨天还是明天/鸟儿依旧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我早已认识的一只鸟儿/如今已叫不出名字....../在树叶与鸟之间/世界和我已变得面目全非。”你说:”在对的时间,面向对的人,有对的心境,听对的诗句,这就是机缘吧。而诗本就是在人心尖上雕樑画栋,那种瞬间的触痛就叫做感动。”

我很赞同你在《青春晚期》中,这样诠释爱情:”当代的恋爱是一种毫无逻辑的后现代艺术:你要想爱一个人,你首先得让他觉得你不爱他;你要想让一个人爱上你,你首先得防止自己爱上他;你要想爱一个人同时又让他爱上你,那你最好远离他。......

据说,恋爱就得娴熟运用游击战术,这是当今流行的恋爱规则。”

我们相识有缘,心意相投。你举止优柔,才华聪颖,善解人意,我们除了聊阳春白雪的文学,聊得更多的是日常生活的琐屑烦恼与一地鸡毛。我曰: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长满了蚤子。你答:岂止是蚤子,简直就是毒虫。

你是内心澄澈的女子,热爱及善于捕捉生活中各种美好。你说: “雨天,好舒适。” 画了雨滴,伞,还有咖啡。照了室内的一盏茶杯与茶壶,似静物画; 又照了窗外的一帘雨意及伞下女子渐行渐远的背影,似朦胧诗。

前年我回成都,你盼我能去北京,邀请我去你的别墅小住。可惜未能成行。数月前你卖掉了别墅,发微帖:”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只有叹息叹息。”我知你的不舍,照片中的小院,虽荒芜,杂草丛生,却是一处很写意的所在。更不舍的,确是此红尘尘缘。

远隔重洋,我们常电话或微信联系:”徐虹妹,目前你主要功课是配合医生治疗及养生,尽量避免接触负面信息。因负面信息会伤心,而伤心便会伤身。把此艰难的阶段看成是上天的考验。度过去便云开月朗了”。你答:嗯,尔雅姐,您的话总是让人感到安稳,让我脆弱的时候感到安慰。您电话中让我乐观,自然地看待一些事,吉人自有天像,有些命定的东西不用来回琢磨,保持内心的健康。你的话特别受听,特别好。”

你说:”我现在想开始写作了(因为最近遇到的事太多、太恐怖、太感动!)把这些留下也许是我的使命吧。”

你发来电脑中的写作片段:”他们也想活下去!满大厅的人都想活下去。医院的大厅很像一座火车站,人流熙熙攘攘,列车开往不同的方向。玻璃窗里是冷着脸的售票员,神使鬼差地,递出一张张车票。坐着的、歪着的、躺着的、口音各异的过客们,来自天南海北,在人间挂了号,将按着它的路程导引,驶往天堂或地狱。有人上车、有人下车......

而那些身穿白服的医生们,就是护送乘客的列车员吧。我想,他们一看票,就知道他们的路途有多远。但是他们不说。而乘客们只一味地浑浑噩噩、吵吵嚷嚷,轰轰烈烈驶向不可预料的未知一一这真是惊悚!”

“亲爱的,得知你治疗进展很好,身体情况不错,衷心为你高兴与欣慰。同时也心疼你受了不少痛苦。目前恢复疗养身体最重要,写作来日方长。总之多静养,不要给自己压力。”

不料情况急转直下,你忍不住痛哭失声,医生说:”我觉得您有些焦虑了,别太担心,出现这种情况了,咱们想办法,情况还没有您想象的那么糟。会转危为安的。” “我们不允许有眼泪,得一直战斗。” “虽然我不是神医,但确实把你当亲人一样来对待了。”为此,你满怀感恩:”这就是真正的好医生,多严峻的情况也冷静安慰。而我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就是觉得每次介入,像去见一个老朋友。”

“有如此亲人般的医生,也是不幸中的幸运。你就放宽心,相信医生有相应的治疗方案。你忍受那么大的痛苦,却一直积极坚强面对,为你赞一个。也为你祈祷: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病情也是步步惊心......但也只好如此,求心静吧。”

噩耗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来了:

“这里是家人代发徐虹的最后一次微信。   经过15个月的多方抗癌治疗,徐虹于2O18年11月19日下午5时51分永远离开了我们,从此世间少了一位才华横溢的才女,天堂多了一位聪慧美丽的作家! 她只愿静静离去,不想做任何告别仪式。

       愿她美丽形象留在大家的心中,愿她在天堂安息。

       家人忍痛告知其各位亲朋好友。”


翻看微信,音容犹在,斯人已逝。

人生如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只有叹息,叹息,再叹息.....

让我用你的文字来送别你吧:

“落在纸上的文字本是人生的残骸,

流落于时间的废墟,

然而它们却带着生命的温度和曾经的欢颜。”


徐虹妹妹,一路走好!

11/19/2018于旧金山


本文在3/9/2019 9:53:54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