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寻梦的路有多远——从黄科院到布达佩斯文章时间:2019-01-19(2019-02-10修改)
作  者:阿心出处:原创浏览29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寻梦的路有多远——从黄科院到布达佩斯
文/阿心
2019年01月19日,星期六

原载《黄河科技学院校报》

(匈牙利)

隆冬的一个上午,我在布达佩斯家中写作,一时文思泉涌,键盘敲得啪啦响,听到微信消息,是樊洛平教授。

与樊教授在那年的北京世华会认识,她是知名学者兼评论家,多年潜心研究海外华文文学,颇有建树。我是写作者,她是搞文学研究的,自然有缘,都是郑州人,更是亲切。樊教授的微信大意是,与黄河科技学院的胡大白校长说起我,胡校长很高兴,并提议,让我写篇与黄河科技学院有关的文章,樊教授写篇我的书评,在黄科院校报上同期发表。

这消息令我惊喜、激动,窗外寒风凌冽,屋内温暖如春。黄河科技学院,陌生又熟悉的六个字,于我,是有生命、带有温度,至关重要的。

上网搜索度娘:

黄河科技学院位于河南省会郑州,创办于1984年,1994年成为第一个经国家教委批准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2000年成为第一个经教育部批准实施本科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位居武书连2017中国民办大学自然科学排行榜第一名,2017《广州日报》全国民办应用型大学排行榜第一名......

这么多的第一,显示了学校创办者敢为天下先的魄力,与学校的综合实力。

醒目的校徽,中原大地上,一轮红日喷薄欲出,光芒四射。

浏览图片,一幢幢现代化大楼——信息大楼大学科技园区、理工实验大楼、黄河众创空间、艺术设计学院等等,炫目气派。校园整洁,树绿草青,鲜花吐艳,学子们课余饭后,漫步林荫道,凉亭下读书吟诗......这,这是我的母校吗?

记忆中的母校这样的,三十多年前,郑州大学附近的一所小学校教学楼里,一到傍晚,一群群并不年轻的男男女女,步履匆忙,拿着馒头,嚼着饼干,有人拉扯着孩子,咔擦咔擦地锁上自行车,气喘吁吁地跑向教室。六点下班,七点上课,一个小时,连吃饭带路途,必须分秒必争。

作为其中一员,每天晚上和周日白天(那时无双休),业余时间全用在学习上。已为人母的我,体会到重新走进课堂有多难。丈夫常出差,孩子或交公婆,或托邻居,情急之下带孩子上课。坐在小学校,上的是大学的课,讲课的都是郑大教授。满教室并不青春的面孔,像小学生一般专心地听,认真地记。只一个信念,要把被耽误的青春和时光夺回来。能上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郑重感谢学校的创办人胡大白校长。

从小酷爱文学,梦想将来上大学中文系,当作家。初二刚读完,史无前例的浩劫开始了,学业中断,文学梦与大学梦皆毁灭。知青下乡后的无数夜晚,我悄悄打着手电筒看书。工作后,业余仍在复习功课,找郑大教授学习知识,梦想有朝一日踏进大学门槛。无奈生不逢时,“白卷先生”的走红,击碎了无数人欲通过考试上大学的梦。听到取消大学考试,正上班的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当着同事的面,绝望地嚎啕大哭。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今生今世,恐怕再也与大学无缘了!我的大学梦啊!

大学梦破碎了,读书学习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我还有文学梦。从朋友处借些世界名著,默默吸收着精神营养。好不容易盼来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丈夫如愿考上大学,身怀六甲的我,全力支持丈夫到外地读书,自己白天上班,业余写作、自学英语、带孩子,忙得团团转。夫君毕业,该我去上学了,国家取消了老三届的高考。我的大学梦又一次破灭了,求学无门,欲哭无泪。

据说,上帝关上了门,会打开一扇窗。彼时,胡大白老师开办郑州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辅导班的消息,如一缕春风,在郑州迅速传开,渴望求学的人们欢喜若狂。这么说,我们这些几乎被时代抛弃的人,可以经过上辅导班,通过正式的成人高考,拿到国家承认的大学学历了?!胡大白老师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啊。

第一次见到胡校长,是在郑州防空兵指挥学院(原郑州炮校)大礼堂,会场宽敞明亮,座无虚席。台下是求学若渴的成年人,主席台上的胡校长齐肩直发,衣着朴素,落落大方。她的总动员铿锵有力,鼓舞人心,语速不紧不慢,不时被热烈的掌声打断。讲完话,不忘幽默一把,现在,开始答记者问。同学们提出各类问题,胡校长都耐心地解答。时隔多年,那激动人心的场面,始终处于亢奋中的同学们,以及发自内心、经久不息的掌声,恍然如昨。

记忆最深的一堂课,是胡大白老师亲自讲曹禺的《雷雨》。很多同学看过《雷雨》电影或话剧,对其中的经典语言熟烂于心,再讲《雷雨》,难度不小。只见胡老师在黑板上列出简单又复杂的人物关系,娓娓道来。从作品产生的时代背景,到人物的性格、命运;从戏剧创作的结构,到个性语言等等。老师讲得生动,学生听得入神,教室里静得掉张纸都能听见。整整一上午,大家沉浸在《雷雨》世界中。好多天,意犹未尽的同学还聊这节课。迄今为止,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节课,好怀念那个纯净的文学时光。

无论是分课堂讲课,还是河南大学教授在炮校礼堂上的大课,老师很敬业,认真备课讲授。学生刻苦努力,拖家带口,且风雨无阻。因此,大部分同学顺利通过了毕业考试。我的写作课成绩居当年郑州第三名,得了奖品。个别因故没考过的,不气馁,来年接着学习,再考,终圆梦。想考本科的,继续深造,拿到了本科毕业证。

记得我把大学考试档案交单位主管人事科时,科长说,毕业证国家承认,但不会为此给你晋级、涨工资了,你已经是干部了。我说,明白。出门后,人事科的小姑娘追出来说,翟老师,人家上大学是为了调级或涨工资,你什么也没得到,还这么平静,真佩服你。我笑着说,我想要的,已经在大学里得到了,这就足够了。

我是首届黄科院学生,难忘的寒窗苦读,圆了大学梦,也是我生命的转折点。敢于探索、勇往直前的精神之光,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我漫长的寻梦路。后来,我出国了。在遥远的匈牙利,为生存打拼的同时,笔耕不辍,在海内外报刊发表数篇小说、散文,有的文章曾获奖或被多家报刊转载。2016年秋,我应邀到北京参加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收获良多。2018年秋,我的作品集《爱按门铃的劳尤什太太》面世,获得好评。

曾几何时,有人问我的学历,回答时,似乎底气不足。对方说,哦,你们是那批成人高考。后来,我说是黄河科技专科学校毕业,听者摇头,没听说过。之后,我又说郑州黄河科技大学,人家说,知道,是一所民营大学。再后来,我说是黄河科技学院的,有人说,黄科院啊,我家谁谁也是从那里毕业的。几年前在郑州住院,与医生聊天,他说是黄科院毕业,脸上满满的自信。我欣喜地说,我也是!今后,我会昂起头说,我是黄科院毕业的!


本文在2/10/2019 4:12:31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