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传奇“老北漂”(三)文章时间:2019-01-03(2019-01-05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2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传奇“老北漂”(三)
文/宋晓亮
2019年01月03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8年12月24日、26日、27日、31日
2019年1月2日、3日
 

           父亲出现了!他是拖着一走一瘸的老寒腿,专程到到旅大来接雪莲回山东老家的。
           雪莲瞪着泪眼:“爹,不混出个人样儿来,我决不回去!”       
           “你姑姑在信里说,有爹有妈的孩子指望着让别人帮忙养活,要多寒碜就有多寒碜。”
           什么叫羞辱,什么叫让人看扁了,姑姑的这句话刺心扎肺。
          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脸没发治。前几天,姑姑说时雪莲没着耳朵听,这一刻,她的脸欻地红了,且一直红到发根。她下意识地按着自己的心口窝,觉得那里面好像钻进一个大火球,火苗呼呼燃烧,烧得周身炸热。
            她疾步厨房,扭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啪啪地拍脑门子。
            父亲跟进了厨房,一句接着一句地问:“怎么了孩子?哪儿不舒服了?”
            雪莲直起腰来,冰凉的水滑过清丽的面颊,顺着下颌滴进了心口窝,火灭了?
            “ 跟爹回家吧,你妈和你妹妹都在等你回家过大年呢!””
            “爹,我刚来旅大您就把我‘押回’老家,多丢人哪!”雪莲扯起衣袖抹去脸上的湿:“爹,我不回去,也不会在姑姑家久留的。” 雪莲随手抓过头巾:“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您别动,在家等我。”
           “你要去哪儿?你可不能干傻事呀,孩子!”
           “您就放宽心吧!”
            
            不足一刻钟,雪莲就回来了。她把一盒烟卷儿和一盒火柴捅进父亲的衣兜里: “爹,用不了几年我就能给家人买好衣服穿,买好东西吃了。”
            父亲下把掏出雪莲的礼物:“你哪儿来的钱?”
            “您给的路费还剩了两块多,我姑父又给了我一块钱。”
            “三块来钱能花几…..”
            “我会想法再挣的,爹。”
            雪莲性格倔强有主意。父亲心里跟明镜一样,都是自己常给孩子们讲徐士林大人的故事,雪莲受影响了。
            清醒的老爹心里明白,即便把雪莲拖回老家,她也会再跑出来的。
  
                                                                           四
           
            泪别父亲,姑父出手帮忙了。他让雪莲跟着一个叫汪岫岚的朋友一起到南关岭去打石子。
            南关岭的风,如刀片一样,它剔肉刮骨。头上无帽,脚上无靴的杨雪莲,仅凭那套招姑姑耻笑的棉袄棉裤就能抵御风魔的“追杀”?虎口被震裂,双手是冻疮,她连副手套都没有,仍在抡着铁锤砸石子。
            12天的殊死搏击,水灵灵的杨雪莲眼看就被削成“枯骨”了。姑父心软了,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看着雪莲把命丢在南关岭啊!
           雪莲不听姑父的劝阻,她在心里呐喊“我不坚强,谁替我勇敢哪!”但,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
           姑姑怒吼了:“你若再去南关岭,我就把你扔到渤海湾里去喂鱼虾。”
           雪莲哭了,让姑姑的吼叫给温暖的。不去南关岭,不想回老家,又不能在姑姑家久留。怎么办?当明天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时,杨雪莲的双脚将立足何方?          
           愁苦中,雪莲猛地想起,当年徐士林大人背着一袋炒黄豆去登州府城赶考,后病倒在外的故事……
            念着,忆着,母亲的话又在耳边回响:哪怕跌进漆黑的地窖子里,只要有针鼻儿大的亮光,就能帮你找到出口。
            出口,出口在哪里?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年除夕。繁华的旅大,喧闹的中山路,东院菜刀响,西院烧水又烫鸡,人家预备把年过,雪莲的春节去哪里?
            她掏出小布包,打开细数,加上自己打石子挣回的几块钱,能给姑姑和姑父买点过年的小礼物了。走,趁他俩还没回来,晚饭前要把这件大事给办妥当了。想到此,她锁好家门,走进了佳节的喜庆中。
            她把前进的脚步停在了给父亲买烟卷的小铺前。她扒着柜台看来找去,除了烟卷、火柴,又增加些小孩儿爱吃的糖豆和糖瓜儿。不行,这类东西怎么能当礼物送给大人呢!走,继续走,继续找。
            她想着走着,走着想着,丽蓉理发店竟豁然眼前了。天哪,怎么走到这儿了?是不知不觉,还是大脑支配了两只脚?
           心,忽地一亮。她自言自语,既然走到这儿,那就壮壮胆子进去看看吧。
           杨雪莲不自觉地用手指拢了拢头发,又胡噜了两把脸,便推门进去了。尽管节前理发和烫发的人很多,雪莲的突然出现,还是被米兰看到了。
           她快步上前:“雪莲,你怎么来了?雪莲,你怎么这么瘦啊?”
           雪莲尚来不及一 一作答,米兰就把她领到了丛大叔的面前:“爹,雪莲来了!”
           忙碌中的丛大叔还跟上回一样,扭嘴让雪莲上楼去。这一回,雪莲没听令,而是抄起笤帚帮忙扫地,扫地上的头发。
           米兰没上前制止,而是边笑边点头。融入了,雪莲找到在家帮母亲干活的感觉了。

           理发馆打烊后,米兰带雪莲上楼吃过晚饭,又找出自己的另一件大衣:“雪莲,穿上它,我送你回姑姑家。”
           “不用穿,你家特暖和。”
           “路上冷,你必须穿上啊!”
           “不穿,不穿。”雪莲连连后退。
           丛大叔看出‘内含’来了:“孩子,你不想走是不是?”
           “不想走,就留这儿一起过年吧!”丛大婶说。 
           “不回去,她姑姑会着急的!”米兰瞪着大眼喊。
           “着急我也不能回去。”雪莲低头抠指甲。
           “为什么”?米兰目光急切切。
           “我没找到送给的姑姑和姑父的礼物……”
           听罢此言,米兰停止的‘威逼’。丛大叔和丛大婶用目光作着暂短的交流之后,丛大叔有主意了。她让雪莲把姑姑家的地址和门牌号码告诉米兰,让她骑车去跟他们说一声,问题就算解决了。
           米兰刚走出家门,雪莲就噗通一声,跪在大叔面前直磕头。
           丛大叔蹲下身子,就势把雪莲搂在怀里:“怎么了,孩子?心里有事,愿意的话就说出来。”
           “大叔……  ”扑簌簌的泪,夺眶而下。
           丛大叔听完雪莲的述说,开口问道:“你小小的年纪,小学尚未读完,为何要铁了心地离开爹娘,离开老家?”
           “我不愿和其他的姑娘一样,稍大点儿就出嫁了,就和一个父母看中的小子过一辈子。我想出来看看闯闯,我想挣钱让我爹妈不再受穷了。”
           丛大叔一脸的感慨。他摸着雪莲的头:“愿意的话,就留在我这个理发馆里打打杂儿,大叔管吃管住,还会给你零花钱。”
           得意时,朋友认识了你。没辙时,你认识了朋友。
            
            
             姑姑和姑父知道雪莲有着落了,忙写信告知她父母,说帮雪莲找到工作了。
             雪莲有着落了,全家人盼她能快快回到故乡的梦,就此破灭了。思念中,父母都觉得对不住孩子,小小年纪就出去自谋生路,一人撑着头上的天。雪莲啊,雪莲……
            没法子,因父亲双腿有病,刚满10岁的雪莲就跳水、拉犁、学推小车……。名义上是在上学读书,可三天两头要她请假帮家里干这干那,是不争的事实。雪莲,乖巧懂事,多苦多累从不抱怨,就连挨了父亲的大巴掌,她的反应都令人鼻酸眼湿。
            那是去年麦收时,雪莲把刚铡下的麦秸,抱到房后云姐家的场院去和她边说话边拣落在麦秸里的小麦穗。这个热闹可凑砸了。当父亲发现后,雪莲抱着起麦秸撒腿就跑。她刚跑进自家的场院,父亲迎面走来,挥拳就打。
           被打倒在地的雪莲非但不哭,反倒连声认错:“爹,我不该把麦秸抱到别人的场院里,这么做,咱麦秸里的麦粒就都落在云姐家的场院里了。咱又不好意思去扫回来。”
           说完这番话,雪莲吃力地爬了起来,捂着痛处离去了。走出父亲的视线,她到邻居富大娘家借了个菜篓子,向二里之外的西河奔去。这一走,夕阳都落下西山了,仍不见雪莲的人影儿。母亲急得里外走;父亲低头抽闷烟;两个妹妹跑到村头边哭边喊:“三姐,你连午饭都没吃就走了,你在哪儿呀?姐快回来吧!”
           天边一抹橘红色的晚霞,弥漫在西河的沙滩上。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蹲下身子,用右胳膊吃力地拐起一筐自己捞的,好喂鸭子的小蛤蜊,歪着身子,向家的方向跋涉着。
           往事不如烟,雪莲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包括雪莲的泪水,都潜存在父母的心口窝儿里。
           如今,好心的丛大叔收留了杨雪莲。但那毕竟是在别人家里求生存啊!亲爹亲娘也不能啥都不管,大撒把地把雪莲扔出去呀!左思右想,母亲提出要给孩子做床新棉被,再托人捎给雪莲。
           置办这床白底红方格的新被不容易,是父亲把圈里的猪卖了,才有了这笔钱。所幸,新被刚做好,堂哥又以“外出开会”的名义,顺道回老家了。在堂哥吃雪莲家的大卤面时,雪莲的母亲恳求堂哥把被子捎给雪莲。堂哥一再推辞,说自己不直接回旅大,还要去别处办事。
           雪莲的父亲说话了:“我去旅大接雪莲回家时,问她见过你堂哥吗?她低头不说话。看今天,丛师傅一家收留了她,我这心里也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雪莲是……”
          “叔叔,您别说了,我把这床被子背回旅大还不行吗?”
 
           堂哥果然守信,回到旅大,他让秘书把那床被子放在了姑姑家,自己没露面。感谢姑父,亲自把雪莲父母的“心意”送到了丽蓉理发馆。
           扑到妈妈用新里新面新棉花所做就棉被上,雪莲哭了声。她知道家里的情况,知道父母有多难。她把新被抱在怀里,拍呀,捏呀,哪哪都特别软,特别新。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的一床新被子。她扒着新被上看,他看到父亲在凑钱;看到母亲在穿针引线,在绗缝;看到两个妹妹趴在新被子上,又摸又按又用脸蛋贴。新被上有家人的体温;有母亲的味道;有二老双亲的恩情与厚望。盖着母亲绗缝的新被,只觉得天不冷,夜不长,暖暖和和迎朝阳。
 
                                                                五
             
            柳逢春雨枝成荫,大地遍绿万象新。
            春日高挂蓝天,和煦的阳光,透过翠嫩的枝桠,下泻在毛绒绒的草叶上。树缝间,或圆或长的绿地顿现黄油油,在风的吹抚下,像是一层流动的金箔,放眼望去,令人迷恋。季节的更迭会为雪莲带来命运的转变?
            丛大叔一家对雪莲甚好,吃饭同桌,睡觉跟米兰在一间屋子里,要做新衣服更是每人一套,无一丝偏差。雪莲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感恩,老盼着夏天快快到来,她好出去捉蝈蝈给大叔治胃病。
            星移斗转,在灿烂的春光将要被炎炎的烈日逼退时,眼看着雪莲和米兰就可以上山捉蝈蝈了,丛大叔的老胃病又犯了。就是那一天,大叔去医院看病的那天上午,一辆“小黑盖子车”停在了丽蓉理发馆门前的大道边。随之,一位身着军装的女干部走下汽车,走进了理发店。她进门就找丛师傅。
            “您好!对不起,我师傅刚出去了。您想做头发,我可以试试看。”一位女理发员面带微笑地上前接待着。
           女干部态度温和地问道:“丛师傅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女理发员双手合十:“抱歉,我说不准。”
           女干部寻思片刻:“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女理发员把那位去年夏天曾来过的贵客请到坐位上,一切准备就绪后,开始为其服务了。
           从师姐开始为女干部拆开盘辫、洗发、吹风、编辫到重新盘起,杨雪莲就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不眨巴眼地边看边记录着。
           苍天不负苦心人。当师姐无论如何也还原不了女干部原有的发型,拆了盘,盘了拆,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就是达不到师傅的水平,女干部有点不耐烦了。就在师傅回不来,师姐的脸都急红了的尴尬时刻,雪莲摸着胆子上阵了。
           她极其谦卑地凑上前去,满脸披笑地对女干部说:“您若不嫌弃,让我试试好不好?”
          女干部扭脸一看:“好,你来试试吧。”
          雪莲迅速地搜出了自己的记录,没有多会儿就把女干部的盘辫给恢复到原样了。镜子里的女干部左看右看,前看后照,情不自禁地说出“你比丛师傅做得还要好!”
           雪莲憨笑:“不敢当,不敢当,您夸奖了。”
           女干部移出座位,拉起雪莲的手:“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年多大了?你会写字吗?”
           雪莲一一回答之后,女干部从衣兜里抽出一个小笔记本:“来,写几个字给我看看。”
           雪莲乖乖地听从着。她不加思索地低头写下:“我爱故乡,我爱国家。”
           女干部定睛细看:“你心灵纯美,字也很漂亮,很漂亮!”
           是奇迹?是缘分?还是雪莲自身的能力赢得了女干部的赏识?
           女干部拍着雪莲的肩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回来接你去北京,等着我!”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啊!师姐不相信,却在师傅面前一字不差地重复着,证实着女干部所说的每一句话。师娘和米兰不相信却也不能随便否认呢。师傅搓着下巴寻思着,是真是假,得等一年后才能印证啊。不过,根据徒弟和雪莲的描述,这位女干部去年夏天确实来过,今年来的比去年早,是因为北京热的早?师傅琢磨着,回忆着,听她说过,每年夏天她都会跟几位在北京的首长到旅大的星海公园避暑的。不管怎么说,眼下的雪莲还得在自己这儿讨生活,要趁这段日子教她学理发和烫发了。明年她若真的被女干部领到北京,到时候也多样儿挣饭吃的本事呀!
        
           日子又恢复到平常,跟以往不同的是,丛师傅的胃病真的让爷爷的秘方给治好了。另一个不同是姑姑态度的转变,从刚开始的见了雪莲就厌恶,到后来勉强可以接纳,到今天的见一次骂一次,骂雪莲痴人说梦;骂雪莲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骂她连女干部的姓名都不知道,还这儿傻愣愣等着天上掉馅饼。真是麻风病都上脸了,还不觉得紧绷。
          本来,雪莲每月都会带上自己能买得起的礼物回家一次。尽管姑姑看不上她买的小手绢、一包烟卷、一块香皂什么的,但她还是怀着报恩的心态坚持做下去。这下可好了,自打接受了女干部的承诺,她连迈过姑姑家门槛的勇气都没有了。
           
 
           一青一黄又一年,一黑一白又一天。过往的365天啊,忽一天,忽一地的感觉一直在雪莲心里起伏跌宕着。所好,这个消息没过早地告诉父母,他们也就少了那份磨心扯肺的巴望,少了那份患得患失的熬煎。
           用姑姑的话说:“猫子叼了猪尿泡,空欢喜儿。知道吗,这话就是说给你杨雪莲听的!”
           姑姑的预言应验了吗?
           黄沙吹老了岁月,吹不老庄严的承诺! 
           一年后的8月中旬,还是那辆“小黑盖子车”再一次停在了丽蓉理发馆门前的大道边。那位女干部下车后,径直地走进理发馆。丛师傅忙上前迎接,雪莲想跟随师傅热情起来,可双脚就是迈不开步,原地不动呆愣着。霎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早也盼,晚也盼,盼了一年多,杨雪莲所盼望的人就在眼前,她的心倒像是跳到口里,堵住了喉咙。
          女干部向她走进,走到了她的跟前:“还记得我吗,小妹妹?”
          雪莲呼吸急促:“记……记得,我一辈子也忘…..忘不了您!”

          小说连载(待续)

 


本文在1/5/2019 7:14:2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