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永远悠闲的巴黎人文章时间:2018-12-29(2019-01-05修改)
作  者:舒怡然出处:原创浏览11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永远悠闲的巴黎人
文/舒怡然
2018年12月29日,星期六

发表在印尼《国际日报》世界文化之窗专栏 2018年12月29日

在我的想象中,巴黎人或多或少都该有那么点艺术范儿。一座城市拥有什么样的特质和氛围,是由住在这个城里人的气质决定的。巴黎这座城市浓缩了数百年的艺术精华,承载着上千年的历史文化,作为享誉世界的艺术魔都,它是当之无愧的。而这一切和巴黎人骨子里追求悠闲舒适的生活方式,总有着千丝万缕难以言说的因缘。今年夏天的巴黎之行,印证了我对巴黎人的这种想象。

在巴黎,最不需要寻找的便是艺术,因为艺术随处可见。珍藏着无数艺术瑰宝的卢浮宫和奥赛宫自不必说,那些颇具特色的各类艺术博物馆比比皆是,还有数不清的文学艺术大师故居遍布于城市的各个角落。如果这些都还无法满足你饱餐艺术之瘾,那么就去逛逛巴黎的大街吧。若说巴黎街头尽艺术,这话恐怕并不为过。

我住的旅馆在塞纳河左岸的卢森堡公园附近,出门穿过窄窄的街巷,步行只需五分钟,便上了圣日耳曼大道。这条大街上星罗棋布般到处都是咖啡馆和小酒馆,据说追溯到上个世纪初甚至更早,这里曾是文学家艺术家云集的地方。象美国作家海明威和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兹比》作者),法国哲学家存在主义大师萨特与西蒙.波伏娃,都曾在这里留下过足迹。

巴黎人对于咖啡和酒真是情有独钟,但与其说他们喜欢喝咖啡品酒,莫不如说他们更喜欢泡咖啡馆和酒馆,就跟四川人喜欢泡茶馆一样。你简直无法想象,没有咖啡馆和酒馆的巴黎街头会是个什么样子。

夜幕降临时分,漫步在巴黎街头,几乎每家酒馆的门前都是高朋满座。有成双成对亲密相约的,也有孑孓一人独斟自饮的。巴黎人泡酒馆也颇具特色,他们多半不喜欢坐在厅堂里面,而是喜欢把桌椅摆在酒馆外面。高档饭店门前便搭起个凉棚,餐桌铺上干净的桌布。那些低档店就没那么讲究了,也就是把店里的餐桌餐凳挪到了外面。无论如何摆设,这绝对称得上是巴黎独有的一道风景。我一直不太明白,巴黎人为何如此喜欢坐在街头饮酒吃饭,而宁可忍受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嚣,或许这也是他们追求浪漫情调的一种执着吧。

在我的旅馆街角儿,便有一家百年老店 Au Petit Suisse。它建于1791年,以经营地道的法式菜肴而远近闻名。这家酒馆真得说是袖珍型的,在美国我还没见过那么小的餐馆。虽然有两层,可总共也不过有二三十个座位。它的装饰很古朴,褐色木质桌椅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件件都象古董。墙壁上挂满了“画”,加了引号的画却是些很有意思的艺术品,比如一片旧报纸的摄影,一张街头素描的铅笔画。之所以被像模像样地镶入画框,大概是因为它们讲述了这家小小酒馆几个世纪的故事吧。

我们第一次走进店门,迎上来的是一位高个头中年男子,他穿黑衬衫黑裤子,看上去精明干练。他英语讲得很娴熟,这多少让我有些吃惊。因为大部分法国人都不大会或者不愿意讲英语,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我们来得不是时候,一楼的十多个座位已经满了,店门外朝着街面的十几张餐桌,也已座无虚席,他只好把我们领到二楼。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个黑衣侍者其实是这家酒馆的主人,只见他楼上楼下忙个不停,动作麻利又不失得体。

头一回吃法国大餐,看着长长的菜单懵懵懂懂,好在儿子很在行,他的解释让我们心里稍微有了点谱。黑衣侍者的彬彬有礼耐心温和,也缓解了我们紧张的心情。看看邻桌的两个法国女人,一老一少,她们并没点什么牛排海鲜,每人要了一份鸡肉沙拉,外加一杯白葡萄酒。我心里暗自思忖,难怪法国女郎多半窈窕淑女似的,这样的法国餐吃出个苗条也不足为奇呢。

另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巴黎人泡酒馆却不一定要喝酒。看着那些人举着酒杯一饮而尽,你千万不必担心,那无色透明的液体既不是茅台也不是威士忌,那是白水。即使你点白水,就是纯粹的自来水,他们称“tap water”, 侍应生也不会另眼相待,他/她照样会给你拿来高脚杯或精美的玻璃杯。不像美国这边的饭店,不容分说就给你端来塑料大杯子盛的冰水,顿时情调全无了。

其实法国大餐更注重的是形式,巴黎人喜欢在酒馆里吃晚餐,不一定在乎吃的什么,他们更享受在这样的地方消磨时光,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光影流离,夜色温柔时隐时现,尘世美景莫不如此。正是巴黎人这份闲适的心境,营造了巴黎这座城市浪漫的气息。

在离开巴黎之前,我们又去光顾了那家小巧精致的法国餐馆,店主人依旧一身黑色,他显得有点意外,大概如我们这样的回头客并不多见,尤其是中国人。这一次我们都不再陌生,而是有了某种默契,那是一顿愉快而难忘的晚餐。临别时,他立在小店门口,微笑着冲我们摆手,“欢迎再来!”

我不由得想起了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里一段深情的道白,“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的一生不论去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虽然我与巴黎相遇的时候已不再年轻,可巴黎留给我的印象,恰似那一席流动的盛宴。这盛宴的主角就是巴黎人,那些永远悠闲的巴黎人。


本文在1/5/2019 7:21:1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