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传奇“老北漂”(一) 文章时间:2018-12-06(2018-12-15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2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传奇“老北漂”(一)
文/宋晓亮
2018年12月06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8年12月6日


                                                                一

          故乡的土道上,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正迎风前行。带刺的雪渣儿在风中乱窜,打着旋儿地围剿她。背在肩上的大包袱被风扭到胸前,她本能地把冻得发紫的脸扎在里面,闭上被冷风吹得生疼的双眼,想蹲下来先忍一会儿再继续赶路。由于她的棉裤比腿短了两寸多,刚一蹲下,两个腿肚子就被风雪抽打得火辣辣。她腾地站了起来,把包裹使劲地往后一甩,揉揉眼,搓搓手,甩着胳膊,沁着头,刚一起步,忽闻有人在身后喊她。
         “小姑娘,这还不到巳时就出门在外,你要去哪儿呀?”话说至此,一位赶着胶皮大轱轮儿的大叔“吁”地一声,拉车的老骡子闻声停下。
           猛回头,小姑娘机警地睁大双眼,来回地扫了两圈。看大叔目光清澈,憨态可亲,便开口搭讪:“您要去哪儿呀?”
          “文城。”
          “我也是。”
          “40多里的山路,你要走着去?”
          “我去过好几次了。”
          “上车吧,咱俩同路。”
          “您去文城干什么?”
          “去妹妹家接我的老母亲。”
          “您是哪个地方的人?”车下的小姑娘继续盘问。

《侨报》文学时代,2018年12月10日——13日       

          “我是徐家村的,离你们这儿不远。就是徐士林大人的老家。”
          “徐士林大人!”小姑娘敬意陡起:“我爹常给我们讲徐大人的故事。我爹说他27岁中举,29岁中进士。”
          “对,徐大人还教清朝的皇子皇孙们念过书呢!”大叔挑着大拇指:“乾隆五年,徐大人是江苏巡抚,勤政爱民,被乾隆皇帝誉为"忠孝性成"的一代楷模。”
            人留名,雁留声。那一刻,徐大人的美名让小姑娘轻松地走出警惕,迈进信任。她自我认定:徐大人村里的人,肯定都是好人。基此,她接受了大叔的好意。         
            她刚一上车,大叔就打开一床紫底红花的大棉被:“盖上会暖和些。”     
            “这是给奶奶预备的吧?”
            “你猜对了。”
            “我不能盖,别给弄脏了。我坐在草席上就挺好的。”
            “你新棉袄新棉裤地穿着,怎么会弄脏呢!”
            “那我把鞋脱了吧。”
           大叔拍拍小姑娘的后脑勺:“懂事的好孩子!”话毕,大叔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拿起鞭子,“驾”地一声,棕色的老骡子便驯顺地哒哒前行。
            “大叔,您冷不?”
            “我穿着皮大氅,厚棉裤和皮靴子,不冷。”大叔回头叮嘱:“山路不平,靠着车帮坐稳,就不来回晃悠了。”                            
            “大叔,您心眼儿真好!我能遇到您,觉得自己挺有福气的。”
            “有福气的小姑娘,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天这么冷非去文城干什么呀?”
            “我叫杨雪莲,早就跟文城的老五哥约好了,今天去他家……去他家住一宿就走。”
            “跑这么远的路怎么不多住几天?”
            雪莲光笑不回答。
            大叔不问了。雪莲开口了。
            “大叔,您还是给我讲徐大人的故事吧。”
            大叔暗自思量,小姑娘五官匀称,脸儿长圆,鼻梁高挺,双眼灵动,有主意,知深浅,很会保护自己呀。大叔暗叹,她的言行,超过了她的年龄。
        
           山风尾随,雪渣儿隐退,长路崎岖,马蹄声碎。
           落日衔山时,大叔把雪莲送到了老五哥的家门口。
          “谢谢您啦,大叔!这一路上我把自己包在您的棉被里,加上午后太阳又出来了,还真没觉得有多冷。”雪莲弯腰将车上的棉被叠好后,又从包袱里掏出两个大火烧直往大叔的怀里塞。
          “中午我就吃了你一个大火烧了,怎么还给呀!”
          “那不是咱俩换着吃嘛!我还吃了您一个大白馒头呢!”雪莲给大叔鞠躬:“再次感谢您,徐德峰大叔!我会记住您的恩情;记住您一路都在给我讲徐大人的故事;记住您是位又会教乡亲们识字,又会赶脚拉货的生意人。大叔,等雪莲长大后,再回故乡,一定会去徐家村看望您!”
           “孩子,你要离开故乡?你打算去哪里呀?”
           “大叔,现在我还不敢一口咬定,我将来会在哪里落脚,先出去闯闯吧!”
           “你应该把小学念完再出外。”
           “念完就该放暑假了,那时地里的活儿特别多,走不开。” 
           “你就选择了放寒假的时候……”
           “对,冬闲有时间。”
           大叔把两个大火烧塞进雪莲的包袱里:“大叔要告诉你,若觉得外面不好混,就早早回来啊,孩子!”
            透暖的叮嘱令雪莲泪花闪动,她再度给大叔鞠躬,随即便背起大包袱,向“未知”走去。

                                                                  二
        
            果真,杨雪莲在老五哥家只住了一宿,就坐在通往烟台的长途汽车里。当晚,她又坐船去旅大市了(大连)
            破晓时,雪莲乘坐的客船在旅大靠岸了。走出四等舱,雪莲搓着昏暗了一宿的双眼,转着脖子地满处看。初抵旅大,雪莲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什么都想看,什么都新鲜,什么都好奇。然而,满腹的心事,压沉了她的兴致,缩小了她的视野。她默念着姑姑的地址和门牌号码,记住父亲的叮嘱:“下船后叫辆三轮车,找个面相善的人把你拉到你姑姑家。”母亲的眼泪又在她眶内‘交汇’:“孩子,你非要出去看看,妈拦不住你。记住,出门在外,三条路,找中间那条直的走。”
           雪莲抹去泪滴,竖起衣领,像陌生走去。 
          
           “昨夜,海上8级大风,怎么没把你晕死!”姑姑阴沉着一张小窄脸儿,转动着白眼珠子,翻覆于雪莲的周身上下。
          雪莲本能地追着姑姑的目光,来回地审视自己。
          姑父说话了:“你这套棉衣,两个胳膊跟捞豆儿似的,两条腿活像下海抓鱼的。”
          “因为我长得快,秋天就做好的棉袄和棉裤就都显短了。”雪莲抻着棉袄袖子为自己辩护着。  
          “你姑姑和我都不同意你来旅大,因为你年纪太小了,来这儿能干什么呀!”
          雪莲‘塑’在了姑姑的屋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进来,还是出去呀?”姑姑目光咸辣,嗓门儿超大。
          姑父伸手把雪莲拉进屋内:“既然出来了,路费也花了,我们留你过完大年…..”
          “就让我回到老家去?”
          “你先把包袱放下,有话慢慢说。”姑父把雪莲领到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里:“你暂时就住在这儿吧。”
         进屋后,雪莲悄声说:“姑父,我知道您对我家一直很好。每次见面,您都背着我姑姑偷偷地给我钱,让我买香粉和扑脸红儿。”
         姑父扭脸往外看,见妻子没尾随在后,转过身来小声对雪莲说:“姑父没孩子,喜欢你们姊妹几个,尤其是你。”
         “那您就把我留下吧,姑父。”
         “留下你,你能干什么,你会干什么?”
         “你把我留在你的木匠铺里,让我干什么都行。”
         “那里面都是力气活儿,你一个小丫头干不了。”
         “您知道,打日本时,我爹遭汉奸告密,被小鬼子抓去,关在监狱里把两条腿给寒坏了。我大姐和二姐都出嫁早。我不到10岁就把家里的重活全包了。姑父,您说,还有我吃不了的苦吗?”
         “那你要是不回去了,家里的活儿谁干哪?”
         “老四比我小一岁,她也什么都能干了。”
         “留下你,得你姑姑同意才行。”姑父叹息:“你姑姑喜欢男孩子。”
         “你是一家之主啊,姑父!”
         “可木匠铺是她死去的丈夫开的。明白吗,雪莲?”
         雪莲哑言片刻:“姑父,我姑姑若不同意,我就去找我堂哥。我爹说,他在中山区人民政府里做官。” 
         “望着门儿来了,就得破点儿财!”姑姑在厨房里摔摔打打。
         姑父赶忙跑进厨房:“中午饭我做。”姑父抄起面盆:“雪莲爱吃打卤面,吃面条吉祥,长远。”
         “什么,你想让她住这儿不走了?”
         “我就那么一说。”姑父把头低下了。
         “他们的对话,雪莲听到了,扎心了。”她闭眼琢磨了一会儿,忙从包袱里拿出家乡的特产,向厨房走去。”
         姑姑抱着胳膊在姑父身旁监工。
         雪莲把礼品往餐桌上一放:“我妈让我带来的。”
         姑姑凑前一步,用手扒拉着:“花生米、晾干的熟地瓜干子。”她厌恶地用手刮一边:“这包大海米还不错。”她打开布包,捏起一粒,往嘴里一搁,边嚼边说:“嗯,老家味儿,老家味儿。”
         “多亏雪莲为你带来了‘老家味儿’,不是?”
         “老家味儿能值几个钱!”姑姑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岁月的磨砺,家庭的重负,十来岁的杨雪莲,其心灵上却有着50岁的苍老。此刻,她清楚地意识到,姑姑容不下自己,这个家不是久留之地。她强迫自己,明天一早就去堂哥哪儿,另谋出路。
 
         旅大的夜晚,不像老家那么漆黑,昏暗的街灯把浅黄色的光,投射在两扇玻璃窗上,透过绿色的窗帘,落在了雪莲的单人床上。水嫩的小姑娘,旅途的疲惫累不倒,姑姑的眼神却刺得她无法入睡。她把双手扣在心口窝儿上,手掌的温度渐渐地往胸口里渗透,从微热、闷热到炸热……
         她坐了起来,扭头去扒拉窗帘,想借助透明的窗户让自己的心亮堂起来。她把窗帘拉开一小半儿,而后就挤扁了鼻子地往外看。陌生感加剧了内心的恐慌,恐慌在向惧怕滑行,滑到哪儿?停在哪儿?撞到哪儿?
        昨晚,在人挤人的大通铺上她毫无睡意,是因海上风大浪高客船颠簸。彻夜未眠的另一个原因,她对未来充满希望。今夜的惶恐与失落会把她打回老家去?
        街灯隐退了,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雪莲坐直了身子,从包袱里拿出另一包大海米在手上掂量着,合计着见了堂哥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姑姑推门进来了:“晚上不冷吧?”
        “不冷,比咱老家暖和多了。”
        姑姑故意把话题引开:“这是小日本在时盖的楼房,不光保暖,每家每户还都是三表自己。”
        “什么叫三表自己?”
        “哦,就是水表、电表和瓦斯表都是自己的,用多少就交多少钱。”
        “那我住在这儿,你们该多花钱了。”
        “你才住几天哪!”
        雪莲明白姑姑的意思,她不多说什么了。她提醒自己,要尽快找到工作,早点搬出姑姑家。
        “这包海米想送给你堂哥?”姑姑盯着雪莲身边的那一包:“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看你堂哥呀?”
        “今天,吃完早饭想让姑父领我去。”
        “今天是星期天,你堂哥有规定,想找他必须去他上班的地方,休息日他要全心陪家人。”         雪莲一脸的自信:“我也是他的家人哪!去年堂哥回老家过年,一连好几天都在我家吃呀喝呀的。他还帮我妈包饺子呢!”雪莲越说越高兴:“我堂哥包的饺子特好看,跟个小元宝似的。”
         “那是在你们家,这是在旅大。”
         “我是从山东老家来的小妹妹,我堂哥还会躲着不见吗?”
小说连载(待续) 

注:照片不是近照,想让时光倒流哈^_^



本文在12/7/2018 5:16:1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