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苏州,心灵的一座城 文章时间:2018-12-06(2018-12-07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9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苏州,心灵的一座城
文/孟悟
2018年12月06日,星期四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 2018.12.6

从苏州大学出来,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网师园。外地人哪知这样的捷径,感谢苏州侨办的张辉先生,把我们这群不安份的海外作家带进一个安静的小巷。迂回曲折的石板路,两边是古色古香的老屋,老屋里传来轻缓温柔的苏州评弹,也飘来欧美最新的流行音乐。大门口挂着玲珑秀雅的宫灯,灯光闲闲地落在骑摩托车的少年身上,古老的苏南情调,巧妙地融合了现代的时尚元素。

桂花大张旗鼓地开放着,醉人的甜香在夜色里荡漾。我喜欢在有花香的夜色里散步,突然想起四年前的那个秋天,我和同事去乔治亚的萨凡纳参加一个教师培训。萨凡纳是一座典型的美国南方老城,优雅精美,充满了温婉明媚的南方风情,也弥漫了神秘莫测的气息。我们在夜里散步,铺天盖地的橡树在我们头顶纵横交错,上面爬满了西班牙莫斯(Spanish Moss),像密集的白发飘来荡去,空气里浮动着花草的幽香,月光照进橡树林,散发出诡异的绮丽。同事说,这样的场景太像了,太像《午夜善恶园》(Midnight in the garden of good and evil),让人害怕得发抖。我说我怎么没有感觉,她说因为你没有读过这部小说。

四周一阵笑声,冲远了我的萨凡纳记忆。张辉突然指着前面一处院落说,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苏州十中,曾经的苏州织造署,曹雪芹祖父曹寅的故居,也是曹雪芹童年生活的地方!我欢天喜地站在原地,似乎即将与曹雪芹重逢,《红楼梦》是怎样铭心刻骨地影响了我的少年和青年,当我漂洋过海,它陪我远行天涯,人到中年,我的职场历经了万水千山,但我对它的热爱和眷恋从未改变。

传说中的康熙六下江南,苏州织造署就是接驾皇帝的行宫。《红楼梦》中的繁华锦绣之地,温柔富贵之乡,都跟苏州织造署息息相关。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了《红楼梦》的细节,元春封了贵妃,贾府修了大观园,大观园就是接驾贵妃的省亲行宫。贾琏的乳母对王熙凤说:“那可是千载希逢的!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花的淌海水似的……”凤姐忙接道:“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 足以可窥当时海上贸易之繁荣:一船船的海外钟表和珠宝开进了中国的港湾,船上站着蓝眼金发的西洋人。

高高的铁栏杆挡了我们的路 – 苏州十中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梦想中的“大观园”只能在月光下凭吊。作家们纷纷拿出相机和手机,无奈天色太暗,拍不出理想的照片,张辉先生安慰我们说,他白天接孩子经过,会帮我们拍几张好照片。我在夜色中频频回望苏州织造署,纵有不舍也得随众人前去网师园。我问张辉先生,如此重要的地标为什么没有纪念馆,怎么成了一家中学校园?张辉先生说,没有办法,苏州这片土地上太多的故事,太多的古迹,光是博物馆就已经建了74座。

唯有感叹,深厚的文化沉淀,无数的历史遗存,曹家的故居在苏州只好委屈成了校园。不觉间想起在美国,伟大作家都有故居纪念馆,欧亨利的故居在北卡,海明威的故居在Key West,福克纳故居在密西西比州,聘有专人打理,精心维护,供粉丝敬拜,让游人参观。多少年过去了,我依然能记得海明威故居的六脚趾猫,欧亨利故居的小狗雕塑,福克纳故居的烟斗和酒瓶。

前面就是网师园,一进院门,便感叹它的典雅精致,很自然想起《红楼梦》中的“几处落红庭院, 谁家香雪帘栊”,园内丝竹盈耳,歌舞曼妙,艺术家不是在戏台上表演,而是在楼台里,花树下,小桥上,流水边……一戏一景,一戏一画,一段演唱结束后,马上又换到另一家院子,新的亭台和楼阁,新的故事和唱词 -- 观众永远不会审美疲劳,而演出总是在最沉醉迷恋的时候嘎然而止。

天上有半个月亮,月光散漫,漫过网师园的花窗、假山、曲廊、花草,《游园惊梦》开演前,主持人指着院中的小桥和碧池说,这是中秋赏月的最佳景点。恍然之间,觉得曹雪芹曾在这里饮酒吟诗,不然怎么能写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中秋佳联。他出生在姑苏城的豪门大族,礼仪典制和宗教哲学,他熟稔于心,民俗风情和美食服饰,他耳濡目染。突然想起白天游山塘街的时候,张辉先生曾告诉我们,《红楼梦》的第一回中提及的“十里街” 就是现在的山塘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

我不必耿耿于怀,虽然未能如意拜访苏州织造署旧址。人在苏州,处处都能与”红楼梦”相遇,想象书中某个章回的虚构源头。白日里游拙政园,站在假山下看水边的柳树,自然会想起“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走进“小沧浪”水阁,张辉先生对我们说,你看古人多会享受,这间房南窗北槛,两面临水,临水看景,别有风韵,夏日乘凉时,风从两窗吹过,自然心旷神怡。他的话让我想起《红楼梦》中的贾母,她是个极会享受的人,她让唱戏的女子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演奏,因为音乐“借着水音更好听”。她和儿孙们就在缀锦阁品酒赏玩,当“箫管悠扬,笙笛并发……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曹雪芹若没有亲身经历,断然写不出这样的细节。

细节是上等作品的防伪标志,最能检验一个作家的才华和功底。我去过两次哥伦比亚,每次都呆在卡塔汉纳(Cartagena),那日跟随一群人去看马尔克斯写作的房子。马尔克斯是拿了诺贝尔奖的作家,他的《百年孤独》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巨著,影响了全球许多作家。导游告诉我们,马尔克斯曾在卡塔汉纳生活多年,卡塔汉纳给了马尔克斯许多创作的灵感,在其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中,很多场景和细节都是来自卡塔汉纳。不觉间,我们的车行到了老城区,眼前是一栋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建筑楼,不高,只有两层,造型玲珑精致,橙金的墙壁,雪白的阳台,阳台上爬满了娇艳的花,一个美国游客说,完全就是马尔克斯笔下的场景。他和另一个人眉飞色舞,讨论小说中的片段和细节,广场的鸽子,别墅的花窗,咖啡厅的点心,穿长裙子的舞女……我听得云里雾里,唯一听懂的是,马尔克斯认为卡塔汉纳是座潮湿而瞌睡的城市。

一群美国游人商议要去Aracataca (阿卡拉卡塔 ),也就是马尔克斯的故乡。从卡塔汉纳出发到那里,导游联系的包车要三千美元。他们邀请我前行,众人平摊各种费用,一个人300美元不算太贵。阿卡拉卡塔是《百年孤独》中,那个小镇(马克多)的原型,前总统克林顿是马尔克斯的粉丝,还特地拜访过阿卡拉卡塔。小镇至今保留了马尔克斯童年的房子,就是那种有斜顶的松木房子,不怕酷暑烈日,室内通风清凉。他过去的邻居还健在,可以跟来访者聊聊马尔克斯小时候的趣闻。《百年孤独》中那些诡异的情节和神秘的氛围,可以在小镇慢慢找感觉。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跟他们前去,我看网上的介绍说,阿卡拉卡塔的治安不好,有贩毒分子,还有反政府的游击队武装,一枚炸弹投来,被挂掉都说不准。算了,《百年孤独》的魔幻魅力提不动我冒险的心。

或许我没有读懂马尔克斯,在卡塔汉纳没有特别发现,更不想去阿卡拉卡塔朝圣。但是我有《红楼梦》,苏州城给了我欣喜和满足。或许每个人的心灵都有一座城,跟他的爱息息相关,他爱的人,他爱的书,他爱的山,他爱的一条河……


本文在12/7/2018 5:19:0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