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郭家悲媳——五妗子、七妗子和八妗子文章时间:2018-05-15(2018-05-19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25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郭家悲媳——五妗子、七妗子和八妗子
文/晓梅
2018年05月15日,星期二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这是妈妈姨姨们,还有大姐常说的话。说这话时往往有所指,就是妈妈的“灰鬼”兄弟们。我的八个舅舅中的多数是大烟鬼,大烟毁了他们,也祸害了他们的家庭,所以,与“鬼”为伴的妗子们大多活得悲哀。

 一、 悲惨的五妗子   

      五妗子叫赵福昌,是山西五台县东冶镇槐荫村人。在当地过去有句话,说“要娶好看的,槐荫东冶的”,可是,五妗子长得不怎么好看。五舅嫌媳妇脸黑红、面丑。他给早逝的三姥爷顶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时分得和其他姥爷差不多的家产,因而自视其大,不听父亲(我姥爷)的话,把继母就更不放在眼里,结婚后连老丈人也看不起。五舅沾染了抽大烟的恶习,但他是当家人,败自家家业谁也管不着。五舅打骂妻子是家常便饭,甚至一度把她休回娘家。

      十姨形容五妗子软弱得“像小绵羊似的”。受“夫为妻纲”的封建伦理观所禁锢,五妗子在娘家人面前还为丈夫的家暴行为遮掩。有一次,五舅打她,见她昏过去,牙关紧闭,吓得赶紧跑了。郭家连忙去叫五妗子的妈和兄弟,商量怎么办。过一阵,五妗子自己醒过来,假装不知所以地问:“谁把我打成这样?”

      五妗子生了一女一男,生活有盼头,虽然挨打受气的,但也凑合着和五舅过着。这悲惨的日子1951年戛然而止,在镇反的政治运动中,说话不检点的五舅因为得罪了人而被诬告,春节后亡命,年仅四十一岁(虚岁,下同)。从此,中年丧夫的五妗子带着一双儿女开始了另一种悲惨的日子。

二、 悲伤的七妗子  

      七舅夫妻的相貌对比和五舅夫妻相反。七妗子赵殿兰(赵仙娥)也是槐荫村人。我见过七妗子,她大个子、大脸盘、高鼻梁,一看就知道年轻时是个美人,应了上面那句话。七妗子是妈妈八个兄弟媳妇中排在四妗子之后第二的美媳,连郭家人都觉得她嫁给七舅委屈了。七妗子1930年代中期进郭家门时才十七八岁,赶上妈妈说下婆家,就承担了给妈妈这个大姑姐做嫁妆的重担。妈妈幼年丧母,作为家中长女,很早就给全家人做针线。自己会做,自然对别人要求也高,七妗子做的嫁妆中她的意,可见七妗子的手艺很好。

      七舅也抽大烟,七妗子性格强,要管他,夫妻吵闹不断,但是,当时在姥爷门下,他有所收敛,也没有五舅那么严重的家庭暴力。1937年,七妗子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这在人丁兴旺的郭家也是个稀罕事,全家上下很欢乐,妈妈也特别喜欢这对分别叫做龙虎的侄儿。可是,欢乐的日子没有能长久,1940年冬,日本鬼子火烧了姥爷家。四十天后,姥爷死了,六舅、七舅、以及老娘和十姨分成三个小家庭,开始各自过日子。

      七舅顶门立户了,但实际上“门户”已经没了,他们和姥娘分下了姥爷原来的大院子,火烧后只剩两间小房,姥娘和十姨凑合着住。七舅一家人暂时住到三舅的院子里,后来七舅盖起了西房,他们才搬回来。战乱中,宏道一阵儿变成日本人的敌占区,一阵儿变成八路军的地盘,人们生活在恐怖中,日子过得有今天没明天。1942年,灾难再次降临到郭家,七舅不幸身亡,同龄的七妗子二十七岁就成了未亡人。人们推测,七舅为什么不像别人那样雇人代替他出工而丧命,就是因为舍不得花钱,有点钱得买大烟抽,那是无底洞。

      死者长已矣,存者且偷生。为了两个才六岁的儿子,七妗子打起精神,张罗盖起了东房,然后再盖正房。为省钱,除了把未烧尽的材料用上,还自己当小工,受了不少辛苦。正房尚未盖好,日本人投降了。七妗子的父母从晋西吉县的克难坡(抗战时阎锡山的战区长官部、山西省政府临时驻在地,山西很多机关学校也去了)回来,她父亲看到郭家的情形今不如昔,心疼女儿和外孙们孤儿寡母日子艰难,劝七妗子离开郭家。七妗子于是卖了青苗地,准备搬回娘家去。四姥爷得知后,赶来阻止,可是地已卖,钱汇到太原七妗子妹妹处了。几个月后,七妗子领上龙虎二儿到了太原。

      两个表哥虽然离开了郭家,但仍然生活在地主家庭出身和父亲非正常死亡的阴影中,高中毕业后,他们连大学都没上成。


图、七舅和七妗子的儿子郭应龙(左)和郭应虎,摄于1962年5月1日。

      1973年9月,七妗子患胆道蛔虫病,太原的医院未能确诊,两位表哥带她到北京协和医院求医。我第一次见到了七妗子,觉得这个妗子长得很端正。看病床上的她气色还好,我想她得的应该不是什么要命的病。妈妈去医院看她,七妗子拉着妈妈的手说:“姐姐,我早想你了。”走出郭家门快三十年的她心里还是郭家的人。实际上,七妗子对姥娘也一直行媳妇之礼,解放后专门回宏道看望姥娘。十姨把姥娘接到太原后,七妗子请去家里吃饭,还给姥娘做鞋。她对曾经的小姑子、我的十姨也很好,以自己的巧手多次给十姨翻改衣服。

      谁都没想到,因为治疗延误了,大医院也没有能救活七妗子。年仅五十八岁的七妗子去世后,孩子们将她从北京运回老家、与七舅合葬在了郭家的坟地。

三、悲怨的八妗子

      八妗子徐改香从阎家庄的财主家嫁到四姥爷家。本来婆家比娘家更有家底,丈夫是郭家的帅哥,在宏道镇还有份教书的差事,日子应该过得很舒心。可是公婆继承了太姥爷的家风,勤俭得很,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她吃穿上没有享受到,手里也没有钱财。

      尽管四姥爷和四姥娘的家规严,八舅在灰鬼哥哥们的熏染下,终于还是偷偷抽起了大烟。后来,四姨一家五口回到娘家过活,八舅与四姨夫臭味相投,为抽大烟偷盗家财。丈夫招得家人不待见,八妗子在家里没有说话的份儿,心里有苦说不出。

      1947年宏道土改,四姥爷没有失于八舅和四姨夫之手的家产终于不保。八舅一家,加上两老,还有未出嫁的九姨,被迫在太原过上了穷日子。公婆老了,八舅指不上,八妗子上要伺候公婆,下要照顾一双儿女,还曾经帮三舅养牛,贴补生活。有时累得不行,靠门站着打盹,四姥爷虽贫穷落魄了却不忘老礼数,训斥她说:“婆婆还没睡哩。”

      好在八舅没本事也没脾气,和八妗子夫妻感情一直不错。解放后,八舅戒了烟,“鬼变成了人”,然后在包头找下工作。三十多岁的壮汉终于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只是那份工资要养活包括四姥娘在内的一家五口(四姥爷太原解放前夕病故),还是太原包头两处,实在紧张。在太原的八妗子照顾着老的小的,困苦的日子望不到头,文革中又被谴送回老家去......

四、三个舅家人的命运

      在旧中国,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是压在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而妇女的头上还有另三座大山:君权、父权和夫权,成为被污辱与被损害的弱者。即使嫁到“好人家”郭家的妗子们,大多也难以逃脱被丈夫摆布的命运。这几个妗子虽然没有衣食不继,也不必种地谋生,但白天做饭洗衣带孩子、夜晚在油灯下做针线活,也是日复一日地辛苦劳作。她们是丈夫生儿育女的工具,还要承受丈夫不走正道所带来的精神上甚至肉体上的痛苦。

      最近一位山西老乡告诉我一种说法:抽大烟是那个时代人们应酬社交的一种手段,她的姥爷也抽。我想,也许开始抽是为了交友(损友而已)吧,但我的几个舅舅仗着祖父留下些家产,游手好闲,各种不良嗜好应有尽有,已不是为了“应酬社交”所能解释的。

      是那个社会、是大烟毒害了舅舅们,把有着传统家风、又受过文明教育的舅舅们变成了灰鬼、丧失了伦理道德,进而造成了自己以及妗子们的不幸人生。

      这几位妗子们活得卑微,更活得顽强,为儿女操劳了一生。后来三个舅家的六个孩子都成为自食其力的人、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且,各自儿孙成群。如五舅家当过放养娃的安明哥善种菜(不愧是菜园巷太姥爷的重孙子),还在宏道当村干部;自幼失祜的龙哥虎哥边工作边学习,都获得了大学学历、成了高级工程师。这几位妗子对郭家做了贡献,所以,郭家史上应该为她们写一笔,让子孙们记住这几位不姓郭的郭家先人,并了解她们的经历所代表的中国妇女在历史上曾经的悲苦命运。


本文在5/19/2018 2:31:1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