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文章标题:双城记:楚庭与金陵 文章时间:2016-08-08(2019-09-07修改)
作  者:张娟出处:原创浏览24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双城记:楚庭与金陵
文/张娟
2016年08月08日,星期一

      相比广州,我更宁愿叫这里楚庭,“五羊衔谷,萃于楚庭”,我性喜羊,在羊年觉得广州自有一种宿命的召唤,而此城,也因为五羊的传说,变成了潜意识里“我的城”。真是巧,到广州第一天去越秀公园,便看到一个古牌坊,上书:“古之楚庭”,顿时觉得这个遥远的南国城市生出诸多历史的幽深之感。

     当年考博,除了南京之外,老师力荐的便是中山大学,他热情洋溢地说鲁迅先生曾经执掌中山大学中文系,中山大学的校园也秀美典雅。可惜当时年少,来到金陵就裹足不前,被江南文化吸引,倏忽十年,广州成为一个遥远的南方的想象。九月中旬,南京国际美术博览会开展,看展时邂逅岭南画派的一个展台,工作人员是一个秀美的广州姑娘,刚刚大学毕业,皮肤细致、轻声细语,每个城市的女孩子都多少代表着这个城市的气质,以前读张爱玲,张爱玲往来于沪港之间,对江南文学和南粤文化体会应该颇深,其中一个譬喻尤觉妙趣。“如果湘粤一带深目削颊的美人是糖醋排骨,上海女人就是粉蒸肉。” (见于张爱玲《沉香屑·第一炉香》),邂逅的这个女孩却颇有江南气质。我们的日常生活总是会有习惯性偏见,提到南京,都会想到大屠杀,讲到广州,总会有人说起饮茶与吃蛇,事实上,在南京生活多年,回想起这个城市总是桂花香和银杏黄,那么广州会是什么呢,我们是不是也会被常识蒙蔽呢?

     在广州住在毗邻北京街的广州大厦,从地铁下来,一路看着老房子,听软软的粤语,闻浓重的中药味.....我喜欢的方式,就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个地方住下来,在寻常巷弄,观察当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从酒店的窗户望下去,顿感疑惑,奇怪在广州怎么有这么大面积的屋顶花园。参观过南越王宫,才知道这里南越王宫殿遗址,那个屋顶花园,其实是恢复当时的皇家公园原貌的曲流石渠,而我们酒店所在的位置就是南越文化最核心的源头所在。南京有南唐,广州有南越。刚好南唐二陵就在我供职的东南大学江宁校区附近,祖堂山南麓,是五代十国时期南唐开国皇帝先祖李和中著李璟的陵墓,南唐建都金陵,是五代十国时期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中主李璟和后主李煜都是著名词人,南唐画院亦闻名于世,“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吞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据马令《南唐书》卷二十五载:李璟即位,歌舞玩乐不辍,歌师唱“南朝天子爱风流”以感化之,李璟遂悟,作《浣溪沙》二阕,可见江南地域南唐的浪漫气质,但是江浙一带自古富庶,也是红粉温柔之乡,建都虽多,但大多缺乏斗志。南越不同,据说两千年前赵佗在广州称帝,汉军南下讨伐,结果被岭南的气候热得集体中暑,当时百越之地,山高路险,部落众多,互相攻击,赵佗统一岭南,建立政权,聚兵自守,其拓荒之力,实为难得。越秀山上有越王台旧址,相传每年农历三月初三,赵佗都要到这里登高游乐,随行官员在台上跳起越族歌舞,故又名歌舞冈。遥想当年,是迥异于江南文化的另一种勇猛泼辣、热情随性的南越风情。

     在酒店附近走走,发现广州和南京的确有某种相似的气质。繁茂的植物,硕大的叶片,潮湿如“桑拿天”的天气,不过十月初的南京已经干燥清凉,澄澈的蓝天下银杏金灿灿黄了漫天了,广州是南京未完的夏天。越秀公园中山纪念碑后边,折向西行,可见一段约200多米的古城墙,逶迤伸展,隐没在丛林深处。它长约1100多米,断断续续,横跨越秀山。在南京,经常在明城墙脚下散步,去年南京的音乐人拍了一部本土的音乐电影《环城七十里》,描述的就是从鲁迅开始的行走城墙的传统,城墙也是南京文化的一个象征,没想到,广州亦有明城墙。行走城墙脚下,顿时被明城墙上盘根错结的裸露的树根震撼了,不仅仅因为那树根的苍劲有力,还因为天气潮湿,这些裸露的树根甚至发霉长毛长蘑菇,想起一个广东的富人朋友,说衣柜了装了灯泡,日夜开着,以保持衣物干燥。想当年初到南京,被南京的潮湿困扰不已,到广州才发现,这里的空气更是自带面膜效果,永远蒸腾着水汽和雾气。不过广东人似乎乐在其中,记得看过一个广东作家张梅的散文,讲每年阴历十二月,如果没有下雨,没有又湿又阴冷,简直就没有春节的感觉。真正的爱,就应该是这样,不但爱其繁花似锦的春天,更爱其阴郁潮湿的冬天,深入骨髓,不离不弃。

     广州的另一地标即是黄埔军校,也就是当时的国民党陆军军官学院。革命的薪火在广州点燃,国民政府在南京建立,观看当时的历史图片,就如同在广州和南京两个城市的记忆见游走,孙中山、蒋中正、廖仲恺.....到处都是两个城市共享的的记忆。孙中山自不待言,新街口就有一尊孙中山铜像,紫金山的中山陵气势恢宏;而廖仲凯墓就位于南京紫金山南麓的天堡城下,面临前湖,前湖是我从家到四牌楼校区常走的一段路,一年四季花开不断。据说廖仲恺最先被葬于广州驷马岗,后迁至中山陵。我还记得去年在中山陵先锋书店的永丰诗舍散步,在一株百年桂花树下,忽然发现在墙边竟然是一块廖仲恺墓表,上面字迹已模糊,不知为何被放置此处,历史的脚尖轻轻点地,我们只能凭借岁月留下来的点滴痕迹遥想当初,黄埔军校从广州到南京,国民革命从南方到北方,延续与承继,成长与新生,遥相呼应又各自生长。

    南京是个市民文化气息浓重的老城,张恨水的《丹凤街》就是民国南京的“清明上河图”,老金陵的山水风月,早市唱经,引车卖浆、紫金玄武都跃然纸上,今日丹凤街已成为数码一条街,但依然充满底层市民的日常风情。当下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橱窗式的市井大街,北京的王府井大街、成都的春熙路,南京的夫子庙,广州大概就是上下九、西关一带。来到上下九,并没有走改造过的橱窗大街,而是从寻常巷陌穿过去,拥挤狭窄的老房子,凹凸的石板路,老式的自行车,从墙缝里挤出的勃勃绿色,甚至还有老式的裁缝铺和理发店,看上去确实有人在住,动不动便会有晾晒的衣物拂过头顶。到西关大屋的,矮脚门、趟拢和铜环大门,都保留着旧时光的印记。忽遇大雨,躲在荔湾涌泮塘边的阳伞下,听粤剧,吃凉粉、艇仔粥,喝着马蹄爽,五角梅在雨中盛放…这里让我恍在西塘、周庄或桃叶渡,后来才知道这里有“小秦淮”之誉,不过和精致香艳的秦淮文人文化相比,这里更多一点市井风情。

     小桥流水都有类似,唯有一方水土养就的胃不可迁就。每个城市有自己积淀下来的味道,舌尖上有地理、气候和文化的积淀,这些味道里弥漫着乡愁,也生长着执念。到广州,一定要去吃早茶。本欲探访上下九的陶陶居,据说是广州最老字号的招牌,鲁迅当年也曾在此饮茶。结果早上倒两班地铁,饥肠辘辘赶到陶陶居,却被排到四百多号的盛况惊呆,后来偶然来到步行街的荔都酒家,门面狭窄,环境嘈杂,都是老街坊,甚至有烟雾缭绕,却更有老广东味道; 第二天赶早去北京路上的幸运楼吃早茶,亦是一进门便被震撼,浩浩荡荡如电影院般的大厅,同时几百桌在开吃,墙壁和天花板饰以吉祥富贵的传统图案。江南人讲究文人式雅致,早餐亦是小盘小碟小巷弄,很少会见到这种浩荡开席之场景。吃早茶多有白发苍苍之老者,拿一份报纸,不疾不徐,淡定从容;年轻人俗务缠身,大多难有闲情吃到中午十二点。因几百桌同时开席,上菜奇慢,坐等一个多小时,但似乎众人皆不急不恼,大有见怪不怪之大将之风。江浙之扬州亦有吃早茶之习俗,但似乎难见如此豪放场面。

     南京嗜甜,广州尚苦。老南京的诸多美食如龙须糖、桂花夹心小元宵、桂花糖藕都是口味偏甜,带有江南水乡的特色,广州则满街皆是凉茶铺,岭南地区“地湿水温”,身体易聚火,凉茶祛暑除湿,据说广州人感冒不是去医院,而是到家门口凉茶铺,根据症状阿姨自会帮你推荐,一支十五服,茶到病除;除此以外,广州特色小吃龟苓膏、猪脚姜都颇有点苦味,不过从江南来的我却颇为喜欢这种微苦尚甘的清冽。从上下九到沙面的路上,经过中药一条街,整条街弥漫着苦苦的中药甘香,想象此时,南京应该弥漫着满城的桂花香味吧,季候不同,一苦一甜,气候、民风、文化.....内中大有乾坤。

     广州几日,时日虽短,心境却甚为从容。早晨在路边和当地人一起吃肠粉,中午吃道地的潮州鱼皮粉,闲时信步,在维新运动的策源地万木草堂听一场讲座,在太古汇的方所看看港版的书,去越秀公园看看鲁迅当年登高摔跤的地方,去广州博物馆看场宋代书画的展览,在北京路的联合书店看一场创意的画展,用平常心走进这个城市,才能真正切肤体会到这个城市的温度。我们都是城市的行走者,也是城市的梦想者,旅行真正的意义不在于离开,而在于归来,对另一个城市遥相致意,在自己的城市开始新的行走。


本文在9/7/2019 11:21:07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专辑暂无论坛回复。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