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热门主题 ZT: 如何处理人性:美国与民国开国精英的一点对比 【按树型格式阅读】
作者:幼河 2018-11-11 13:14:05|最后回复:幼河 2018-11-11 13:14:05|人气:101|回复:0
本主题共有1条贴子,每页10条,当前第1/1页
【首页】【前页】[1] 【后页】【末页】
第  页  
作者本主题已被浏览101次|回复0
『幼河』
幼河
文章:3706
发贴:397
来自:美国新泽西州
时间:2018-11-11 13:14:05|人气:101 幼河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ZT: 如何处理人性:美国与民国开国精英的一点对比
如何处理人性:美国与民国开国精英的一点对比
谌旭彬

托克维尔说过:“人心中也有一种对于平等的变态爱好:让弱者想法把强者拉下到他们的水平,使人们宁愿在束缚中平等,而不愿在自由中不平等。……自由并不是他们期望的主要的和稳定的目的,平等才是他们永远爱慕的对象。”
托氏道出的,是人性中固有的缺陷。
所谓“对于平等的变态爱好”,大体可以理解为“如果自己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也会希望其他人和自己一样”,亦即“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喜欢见到有人在同等的合法规则下比自己过得好,也就是所谓的“宁愿在束缚中平等,而不愿在自由中不平等”。
如何处理这种“人性的固有缺陷”,其实是现代政治最基本的出发点。

美国开国精英接受人性的缺陷

美国革命是一场政治革命。革命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确立了“人民”这一概念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在美国的开国精英们看来,“人民”不但是革命最强大的道义后盾,也是新政权最终极的合法性来源,亦即“人民”是国家主权唯一的所有者,是政府一切权力的来源。
但开国精英们所赞美的“人民”,只存在于抽象的政治概念里。对具体的“人民”,开国精英们并不信任。
譬如,在纽约批准宪法大会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曾宣称,在“自由的共和国”,“人民的意志构成政府的根本原则”;但他随后又说,“(人民)不具备系统的政府管理所必需的辨别力和稳定性”,他们“经常被错误的信息和激情引向最严重的错误”。
再如,在弗吉尼亚批准宪法大会上,埃德蒙•伦道夫一再称颂抽象的“人民”,但却在发言中用“herd”(牧群)来指代“大众”,以至于被人责备用词不慎、蔑视人民。
其实,这并不是用词不慎的问题,而是一种对具体的人存在的人性缺陷的警惕与怀疑。
这种怀疑,可以说是一种“欧洲传统”。18世纪英国的“乡村辉格派”就认为“人民”具有双重性,他们赞颂抽象整体的“人民”,将他们描述成政治权力的终极源泉;同时确有对那些具体参与社会政治的“人民”满怀戒备。
美洲的清教徒也喜欢说“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但在涉及具体的、活生生的“人民”时,却又断言“在几乎每个时代和每个国家,人民作为一个集体始终难以在行动时带有任何一点节制和智慧”,将他们描述成“愚昧而轻率的大众”。
基于这种对人性缺陷的戒备,多数美国开国精英,不相信具体的“人民”拥有自己统治自己的素质和能力。
譬如,约翰•亚当斯曾以回顾历史的方式,如此描述具体的“人民”的“可怕”面目:“民众的忌妒的呼声、猜忌、疑心、自负、傲慢、骄横、野心和某个地位优越者的暴躁”,一旦被用来对付某个人,结果必然是,“一群不受节制的乌合之众的愤怒和狂暴,通过擅长蛊惑的专制者的暗中挑唆,就会爆发为各式各样的攻击、毁谤和怒火,往往以谋杀和屠戮而告终”,其程度之可怕,在专制主义的历史上随处可见。
在亚当斯看来,“人民的统治”很可能沦为“人民的暴政”,在地域狭小、人口甚少的雅典式城邦,“人民的统治”尚且不能很好地处理政府事务,在美国这样一个土地辽阔、人口众多、居民分散的国家,“人民的统治”自然更加靠不住。
不过,开国精英们并不打算因此放弃共和体制,也不打算将具体的“人民”从政治生活中驱逐出去。前者决定了“人民”将成为国家正当性与政府合法性的来源。后者则考验开国精英们对人性固有缺陷的处理能力。
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制度设计。
如汉密尔顿所言,“人民是动乱而多变的,他们很少作出正确的判断或决定”,因此,“唯有一个永久的机构才能制约民众的轻率放肆”。
詹姆斯•麦迪逊的主张更具体。他建议设立一个任期较长的第二院,因为“人民”对他们的真正利益缺乏了解,容易犯错误,而他们的直接代表也会出于同样的原因而犯错误,于是就需要在政府中设立第二院来制约第一院,匡正它因“易变和冲动”所犯的错误。
当然,也有一些非常端的意见。比如,主张将政府管理定性为一种“专门技艺”——“政府管理是一门科学,如果不鼓励人们用三年甚至一生奉献于它,这门科学在美国决不会得到完善”——所谓“用一生奉献于它”,其实是主张推行“政治职业化”,也相当于将普通民众排斥在政府的大门之外。
最后,开国精英们用“代表权、选举权、同意权和知情权”四者,确立了“人民”和“政治精英”之间的一种“委托-代理”关系。人民将“代表权”出让给“政治精英”,不必直接参与国家政治事务,如此可以避免“人民直接统治”带来的种种弊端;通过“选举权”,“政治精英”与“人民”之间互通流动,“人民”可以上升为“政治精英”,“政治精英”落选后也须回归“人民”(当然,这只是整套制度设计的一部分)。
简言之,这种制度设计,核心前提是承认“人性存在缺陷”(或谓之“人性恶”)。

民国开国精英不接受人性的缺陷

与约翰•亚当斯等人相似,中华民国的开国精英们,也是一方面赞颂抽象的“人民”,一方面对具体的“人民素质”心怀戒备。
以革命党领袖孙中山为例。
近代史学者高华有一段精辟的总结:“孙中山对中国百姓的政治和文化素质持悲观态度。他认为中国人民由于长期生活在专制之下,未能接受现代教育,与现代国民的水平相距遥远,以这样的国民素质不能迅速适应并享受现代民主政治。‘夫以中国数千年专制退化而被征服亡国之民族,一旦革命光复,而欲成立一共和宪治之国家,舍训政一道,断无由速达也’。因此,国民党有责任以‘保姆’身份‘训导’、开化民众,才能为国家进入未来的民主宪政阶段培植基础。‘民国之主人者,实等于初生之婴儿耳,革命党者,即产此婴儿之母也。既产之矣,则当保养之,教育之,方尽革命之责’。”(《 南京国民政府权威的建立与困境》)
再以立宪派领袖梁启超为例。
早在辛亥革命之前,梁通过观察旧金山的华人社会,就已得出了中国“人民”素质低下、不够资格享受共和体制的结论。
在梁看来,华人没有政治思想,缺乏自治能力,旧金山的华人,生活在美国这种自由的共和政体下,犹不能达文明之境,形成一个有秩序的华人社会。旧金山华人尚且如此,国内华人自然“只能受专制不能享自由”,共和政体万不可行于今日中国:“共和国民应有之资格,我同胞虽一不具,……若夫数百年卵翼于专制政体之人民,既乏自治之习惯,复不识团体之公益,惟知持个人主义以各营其私,……(若实行共和政体)乃将不得幸福而得乱亡,不得自由而得专制。”
不过,同样是对具体的“人民”怀抱着不信任,相比美国开国精英以制度设计来防范“人性的固有缺陷”(或谓之防范“人性恶”),中华民国的开国精英们则集体走上了“不接受人性的固有缺陷”、“改造国民性”(他们喜欢把普遍的人性上升为“国民性”)的路径;而在“国民性”改造完成之前,他们一致选择了“开明专制”。
比如,袁世凯的幕僚杨度,在1915年4月为袁氏撰写了两万余字的《君宪救国论》,文中大谈国情论,说中国人素质太低,与其共和不如专制,不如立宪而行君主;袁还借了外国幕僚古德诺之口,强调中国民智未开、权利观念淡薄,目前“应当强调的是权威而非自由”。
梁启超与孙中山,则早在民国成立之前,即真诚地认为中国民众须经过一段时间的“开明专制”,以求提高素质,成为合格的共和国国民,然后共和政体方能落地实施。
孙的“开明专制”模式,是通过革命手段,实施“一党训政”。这种意见,在革命党人中颇为常见,比如,陈天华曾说过:“吾侪……以为欲救中国,惟有兴民权改民主。而入手之方,则先以开明专制,以为兴民权改民主之预备。最初之手段,则革命也。”
梁启超的路径,则是以和平改良手段,与当政的实力派人物“合作”,在既成体制内,造一个“开明专制”的内核。故而,在“二次革命”中,梁选择无原则地支持袁世凯;1916年,又与自己所创的“进步党”无原则地支持段祺瑞。先后试图将袁、段二人打造成“合格的开明专制领袖”。
简言之,美国的开国精英,将“人性缺陷”当作一种社会常态,并不曾奢想以某种手段去改造“人性”。如约翰•亚当斯所言,“民众的忌妒的呼声、猜忌、疑心、自负、傲慢、骄横、野心和某个地位优越者的暴躁”,这些都是人性当中难以消除的东西,必须正视、承认这些东西很可能会伴随人类社会直到永远。在这个前提之下,通过政治制度上的设计,将其负面影响制约到最小,是一种合理的路径。
民国的开国精英则逆其道而行之。比如,梁启超批评国人“惟知持个人主义以各营其私”,且将这种人性中固有的自私归咎为“专制政体”的戕害,言下之意,即是认为人性中的自私,可以通过某些手段来祛除(后世也确实出现了“斗私批X”之类改造人性的政治运动)。
其实,如果梁启超等人所谓的“国民素质”指的是“无代表不纳税”、“天赋人权”等现代政治、文化、科学常识,那么“提高国民素质”的说法自然没有问题。不过,这方面素质的欠缺,并不妨碍共和政体的建设,也不成其为必须搞“开明专制”的理由。但梁的批评触及“不识团体之公益,惟知持个人主义以各营其私”等内容,则明显可知他所想要改造的乃是“人性中的固有缺陷”。
梁启超等人的这种做法,虽是真诚地想要实现共和,实际上却背离了“共和”的本意。在共和政体下,“人民”是共和的主体,但不需要所有民众都具备参与共和政治的能力。理由很简单:
(1)全民直接参与政治事务是很恐怖的。如约翰•亚当斯所言,“一群不受节制的乌合之众的愤怒和狂暴,通过擅长蛊惑的专制者的暗中挑唆,就会爆发为各式各样的攻击、毁谤和怒火,往往以谋杀和屠戮而告终”。
(2)代议民主共和体制是一种精英“委托—代理”模式,对普通民众素质的要求并不高,并不需要他们“灵魂深处闹革命”,消灭“各营其私”的“个人主义”。
以梁启超为代表的民国开国精英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那种“改造人民”的执念,走到极致时,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字数:8047)
幼河
第1楼
【首页】【前页】[1] 【后页】【末页】
第  页  
本主题共有1条贴子,每页10条,当前第1/1页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热门主题 ZT: 如何处理人性:美国与民国开国精英的一点对比 【按树型格式阅读】
作者:幼河 2018-11-11 13:14:05|最后回复:幼河 2018-11-11 13:14:05|人气:101|回复:0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