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论坛一览 文心专辑投稿在线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论坛文心广场文心论坛>阅读主题
关键字  范围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普通主题 ZT: 文明的尴尬 【按树型格式阅读】
作者:幼河 2019-08-29 14:30:34|最后回复:幼河 2019-08-29 14:30:34|人气:71|回复:0
本主题共有1条贴子,每页10条,当前第1/1页
【首页】【前页】[1] 【后页】【末页】
第  页  
作者本主题已被浏览71次|回复0
『幼河』
幼河
文章:3838
发贴:436
来自:美国新泽西州
时间:2019-08-29 14:30:34|人气:71 幼河的留言簿 回复贴子
ZT: 文明的尴尬
文明的尴尬
吴若增

  说是文明的尴尬,有些客气,其实应该说是文明的缺失。
  那一天,我坐火车从北京回天津。火车的车厢是封闭式有空调的,在那种车厢里是不准吸烟的。这一点,没人不懂。然而,坐在我前面几排的两个30来岁的小伙子,竟拿出了烟,点着,旁若无人地吸了起来。
  对此,旁观的国人有的视若无睹,有的微蹙眉头,却无人干涉。我呢,只是条件反射式地摸了摸衣兜里的烟,但想了想,没有拿出来。恰在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也是30来岁的老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了过去,用相当熟练的汉语对那两个小伙子说:“这里不准吸烟!”
  老外说这话时,脸色是严肃的,严肃中透着理直气壮,且他又是个外国人,那样子就显得有点傲慢。自然,他相信他是真理在握,因此他准以为下面的情景,一定是两个小伙子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接着就掐灭了烟吧。没想到,他错了,那两个小伙子听了他的话后,“腾”地站了起来,四目圆睁,狠狠地盯住了他。老外一看不妙,自嘲地耸了耸肩,摊了摊手,咧了咧嘴,绅士碰到无赖——有理说不清似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也许那个老外以为他管不了就不管了,也就罢了。没想到,他又错了。他刚刚回到座位上,那两个小伙子就跟了过来,一个站到他的座位旁边堵住他,另一个则坐在他对面的空座上。接着人们看到:两人狠狠地吸足了一口烟,然后分别冲着老外那张白里透红的脸,近距离地、准确地、一点儿都不剩地喷了过去……
  天哪,这也太过分了吧!稍微有点儿血性的男人都不能容忍了!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老外竟然好似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中国古训,忍了。
  忍了?忍了多没劲。于是,两人又吸了一口烟,又一次喷了过去……
  天哪!
  让我想象不到的是,面对这样的侮辱,那个老外居然一忍到底,这回竟然连肩都没耸,手都没摊,嘴都没咧,只是默默地站了起来,一声不吭地走开了,脸上既没有蔑视,也没有恼怒。有的,只是无奈——可能还有恐惧。
  再说一件事。有一回,一位朋友到我家来,看到我家阳台空荡荡的,就说他家里有一个闲置的书柜正好可以放在我家阳台的一角,藏书也行,存储杂物也行,干脆送给我吧。过了一些天,我到他家去时,看见了那个书柜,质量不错,量了量长宽,正好。我说那我就要了。
  朋友说:“等哪天我借辆车给你送去吧。”我说:“行。”等我走出他家时,发现一辆三轮车正从面前经过。我灵机一动,对骑着那辆三轮车收破烂的小伙子说:“你先别收破烂了,你给我拉一趟书柜吧,我给你10块钱。”小伙子听了很高兴——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回来的路上,我骑着自行车,小伙子骑着三轮车,边走边谈。主要是我问:老家是哪里的呀,那里的生活怎么样呀,你出来多久了呀,在天津都干了些什么呀,晚上住在哪呀,捡破烂儿一天能卖多少钱呀……他的回答,令我感到他生活的艰难,不禁使我对他产生了许多同情。此外,他那老实巴交的样子,也使我对他产生了许多好感和信赖。
  没走多少路,就到了我家。小伙子帮我把书柜抬进了家。我拿出20块钱给他,说:“我就不下楼了,你下去把那两块玻璃给我拿上来吧。”小伙子看了看20块钱,愣怔了一下,没说什么就把钱揣进了衣兜,随后就下楼拿那两块玻璃去了。
  然而,等我在阳台上把书柜稳稳地摆好,小伙子却还没有上来。我把头伸到窗外一看——哪里还有那个小伙子的影子?
  天哪,这叫什么人哪?那两块玻璃是书柜上的门,刚才上楼时,害怕不小心碰碎了,我才临时卸下来放在三轮车上的。离了这个书柜,那两块玻璃门就毫无用处,可他却要拿走它们!而且,我对他也算不错啊!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可是太多太多了。
  现在的人们,经常谈到文明缺失的问题,理论界更是为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我以为具体到每一个人来说,自是有其特定的原因与经历;但从全社会来说,上溯到20世纪60年代,人们开始热衷于阶级斗争起,我们的文明即出现了缺失。
  我想起了自己经历过的一件事。
  1963年的秋天,我考进了南开大学。有一天,我带几位女同学参观我的宿舍。进门时,我下意识地抢先一步推开了宿舍的门,回头又作了一个请进的手势。随后,几位女同学便走进了宿舍。
  在我,这一切都很正常也很自然,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别的什么。意外的是,我的那两个邀请动作却被一些同学所嘲笑。他们说那是资产阶级的腐朽作风。他们还说只凭这一个动作,就可以看出我的资产阶级思想与资产阶级世界观有多么严重。于是,从那以后,我就“改邪归正”了。
  21年后的1984年冬天,上海一位女作家到天津来看我。把她领到我单位楼前大门时,我掀开厚厚的棉门帘子就走了进去,可她好半天也没有跟进来。我很奇怪,走出去一看,她正站在门外流泪。
  怎么回事?
  “你……你……你怎么掀开门帘,就……就自己走了进去?”她哭着指责我。
  原来,她以为我会掀开门帘,请她先进,然后我再进去。她没有想到我竟会自顾自地走了进去,结果,就在她紧跟着我往里走的时候,那厚厚的棉门帘却猛地砸了下来,击中了她那娇嫩的资产阶级的鼻子。

  摘自《在思想的云上行走》

(字数:4180)
幼河
第1楼
【首页】【前页】[1] 【后页】【末页】
第  页  
本主题共有1条贴子,每页10条,当前第1/1页
『文心论坛』阅读主题概貌
普通主题 ZT: 文明的尴尬 【按树型格式阅读】
作者:幼河 2019-08-29 14:30:34|最后回复:幼河 2019-08-29 14:30:34|人气:71|回复:0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已经注册成为文心访友,或者您已经是文心社员,就请立刻登录文心或者用页眉上的登录表格直接登录文心网站,然后回来尽情灌水吧。
  如果您尚未注册文心社,欢迎您加入文心,成为文心社员。
文心简介论坛守则论坛指南文心帮助加入文心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