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平凡的贵人 发表日期:2019-05-17(2019-05-20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33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平凡的贵人
文/宋晓亮
2019年05月17日,星期五

《侨报》文学时代,2019年5月5日

         “常大姐,我刚进门,有事要麻烦您了。”
         “凡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心尽力。”
         “做不到的您也会尽心尽力,我太了解您了。”
         “先别忙着给我戴高帽儿,找要紧的说。”
         “明天上午我老公要带我去移民局面试,想请您来帮我们照看一下店里的生意。”周菁菁捋着纷乱的长发:“很简单,就是在前台收收钱啦。”
          “你知道,我天生不识数。”
          “听说过,您把1元说成1亿,把9毛9分写成99元。”菁菁哈哈笑。
          “我都罄竹难书了,你们还敢把店里的生意交给我这号人?”
          “这就是我老公最欣赏您的地方。”
          “你俩拿我穷开心,我认了。可我真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去帮你们收钱啊!再说,店里有那么多员工,随便找一个都比我强百倍,干嘛不让他们代劳一下呢?”
          “我家老邝就信任您。他常说,您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讲诚信,最值得信赖的人,包括各个方面。”
          “感谢你们的信任,可我只要俩数碰到一块儿立马就犯晕。还有,我连个信用卡都没刷过,你们把餐馆的生意大撒把地扔给我……”
          菁菁打断常大姐的自我剖白:“老邝说了,明天中午不管客人吃什么,喝什么,每人只收5元钱。至于信用卡,让员工帮忙刷一下,您看一眼就OK了。”
          “这样行吗?”
          “太行了!”菁菁按着胸口:“我老公说,店里有您坐镇,他心里特踏实。基此,在接受移民局官员问话时,我们就能确保思路顺畅,以便从容作答。”
          “我还真说不过你。”
          “那就别说了,我的常大姐。一位最讲诚信的好朋友。”       
          诚信被誉为人的第二生命。人生在世,无论干哪一行,如把诚信视为行动的指南,惠人利己毫无疑问。相反,人生在世若失去了诚信,想活出个人样儿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信任二字不加商量地把常大姐给推到王朝餐馆的前台啦。她必须要全神贯注地去体悟什么叫“赶鸭子上架”的内涵了。
           
          “王朝”的营业时间是上午11点半。10点刚过,常大姐就掏出昨晚菁菁特地送给的两把钥匙,一把开店门,一把开银箱。迈进店门不多会儿,员工们也都陆陆续续地到齐了。面对那陌生加好奇的目光,常大姐本能地流露出她的惯有表情——笑呵呵地跟他们打招呼,并一脸坦诚说明自己的来意。但为了遵循菁菁夫妇的嘱托,她不能把老板和老板娘的准确去向如实交代,只说自己是临时来帮忙的。所好,因常大姐态度温和,言辞得体,加上她是老板请来的,员工们并未上演欺生和排斥的“戏码”。
          站在柜台里的常大姐,逼自己要努力做到:沉着冷静,不慌不忙;要跟厨房的师傅和前堂的员工进行友好互动;不懂的,不会的,要虚心请教才是。 合计中,她便打开了收银箱:整票、零钱,逐格摆放整齐,还在里面留下一张纸条:无论客人买啤酒、买可乐、买雪碧或其他饮料,均分文不加,一份自助餐,由原来的5.75美元更为5元整,包括税率。若有人提出疑问,就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以5元一餐来答谢前来的顾客。
          智慧的老板,真挚的友情,关键时刻,他们情愿来个赔本赚吆喝,也不会去难为老朋友。信任的魅力,岂是金钱所能比拟。
          常大姐要求自己:数字糊涂,心可必须要清澈见底。想着做着,她找出三张16开的大白纸,准备把前来就餐的客人逐一记下,再把每人付过的5美元和信用卡的张数,一 一写在后面。等午餐过后,人数、钱数及总数,要一分不差地交给菁菁夫妇。
          赶上了,那天的生意特别忙,常大姐命令自己:忙中出错,绝不允许。客人多,就请他们依序排队,然后再逐一服务。
         常大姐佩服菁菁夫妇的先见之明。当有些客人要外加啤酒和饮料,对新任收银员的分文不加,令他们颇为惊讶时,便一个跟着一个地追问:“why?”(为什么)
         每每,常大姐都面带笑容地解释着:“Today is a special day。”(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遇上爱开玩笑的客人会跟上一句:“Today, like every day and all, right?”(每天,都和今天一样,好吗)               
         常大姐这样回答: “If the boss wins the lotto, there's hope for you to enjoy free meals every day.   。” (老板若是中大奖了,你们天天免费就餐,会大有希望) 
         此言一出,不光客人哈哈大笑,店里的员工也无不赞叹常大姐的回答既幽默又真诚。
            
         午餐的高峰时段算是告一段落了。一直处在忙前忙后的常大姐刚把账目核对完毕,柜台里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Hello……”(你好)
         “不要哈喽啦!”
         “请问,您是哪一位?”
         “我是邝妈妈,从费城打过来的,是专门来感谢你的。感谢你帮了我儿子的大忙。他刚打电话告诉我,他们的面试好棒哟,什么时候你来费城,我要请你吃饭哦。”
         “谢谢您了伯母!抱歉,又有客人进来了。”
         “都快3点了,还有客人来,托你的福,今天的生意好棒哟!”
         恰在这时。老板夫妇一前一后地进店了。
         菁菁甩着长发,扭着细腰,兴致勃勃地走到柜台里:“今天得贵人相助,我们心想事成啦!”
         “吉人天相,敢情‘那地方’也有贵人……”
         “不是,不是,我说的贵人就是您。”菁菁抓着常大姐的胳膊来回地晃。
         “我算哪门子贵人,不给你们添乱就万事大吉了。”
         “贵人的界定,不只是让你一夜暴富,瞬间成名,给你权位的大官或名流。日常生活中,能帮忙救急的亲友与左邻右舍,则是贵人中的最珍贵。”邝老板说。
         “您对贵人的诠释,让人耳目一新啊,邝老板!”常大姐挑起大拇指:“长见识了,我。”说话间,常大姐把自己用心记录的那几张清单,摊在了菁菁面前:“请你们逐一核对。”
         “不用,不用了。”菁菁边看边说。        
         “君子一诺,五岳皆轻呀,常大姐!”邝老板面呈赞佩。
 
             
         完成任务心舒畅,再回“王朝”变了样。
         半年后的C市,美国中部小城,已被无法抗拒的季节,推进了萧瑟的秋风里。一个霜覆大地,万籁静寂的凌晨4时许,常大姐被刺耳电话铃声给惊醒了。她迷迷糊糊地摸过“坐在”床头柜上的电话,刚说声哈喽,对方就传来了紧急的呼救。
         “常大姐,我家出事了,菁菁不见了。她跑了,跑……”
         “别着急,慢慢说。”常大姐腾地坐了起来。
         “我能不着急吗?”邝老板呼吸急促:“她的衣服、鞋子、皮箱和汽车都不见了!”      
         “她会去哪儿呀?”
         “我不知道,不知道!”邝老板自言自语:“怕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常大姐没有继续追问,只觉得找人乃当务之急。想到此,她脱口而出:“我这就去你家。”
         “夜深人静的,还是我去您家比较安全,只是太打扰你们了。”
         “您这就过来吧,开车要多加小心,别慌!”   
         千金置宅,万金置邻。
         异国他乡,紧要关头,8公里以外的常大姐,就是邝老板的近邻哪!
         路灯稀疏,夜静寂,嗖嗖的凉风擦着邝老板的车身急速飞驰……
         盼来了!邝老板的车还在风驰电掣,常大姐与丈夫已站在路口苦候了。
         “不好意思,天不亮,就辛苦二位在冷风中等我。”邝老板下车就说。
         常大姐凑前一步:“长话短说,你愿意跟我赌一回吗?”
         “赌?赌什么?”邝老板张着大嘴等下句。
         “开车载我去机场。”常大姐扭头跟丈夫说:“你回屋吧,有邝老板开车,你就不用操心了!”话毕,常大姐拉开车门,迈进车里,系好安全带,对跟进来的邝老板说:“走,去机场。”
         “怎么,您觉得菁菁会坐飞机逃跑啊?她要去哪里?她会去哪里?”邝老板边问边开车上路了。
         常大姐强迫自己,紧急中要冷静,说话留神,用词妥当,万不能因自己的考虑不周,而刺痛了邝老板的心。
         “大姐,菁菁是要回中国吗?”
         “应该不会,或许是她想出去玩几天。”
         “那也不用背着我,一人偷偷跑掉啊!”
         “可能是怕你不同意,才跟你玩起了‘藏猫猫’。”
         “我已过不惑之年,她也快满30岁了。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谁还会玩这种游戏啊!”邝老板目视前方:“我知道,您是怕我难过,才故意这么说的。可我还是希望您能把实情告诉我。”
        常大姐停顿片刻:“她最近有什么异常现象吗?”
        “说句很不好听的话,她拿到绿卡后,就跟过去不一样了。”
        “这很自然,有了身份,她会觉得自己有根基了。”
        “要是这样就好了。可惜她不是,是没完没了地挑剔和埋怨,有时还会用脏话骂我。”
        其实,菁菁的变化,常大姐也不是全然不知。电话里,她多次抱怨,那个姓邝的简直就是一食言而肥的总代表。这么多年了,就一直让我住在跟员工们一起合租的一破Condou里(共管公寓)。赶上他去费城探母,把我扔在一帮打工仔中间,瞧他们那眼神儿,恨不得把我给轮换着给“那个”了。他说过等搞定绿卡就买房子。我要他盖一栋多层次屋顶的,室内至少要有五个睡房,要站在二楼可一览楼下所有房间的那一种。这样,我就可把我父母从北京接过来。说起来,我这也是往他脸上贴金哪!可这个老抠门儿,就是不肯吐‘这口血’,就老那儿跟我装孙子!”   
        每每,常大姐姐都苦口婆心地劝慰菁菁,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讨生活不是件容易事。邝老板本是一届书生,可他为能多挣几个钱,才开起了中餐馆。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永远不过时,它适应人与人之间的每件事。                          
        车窗外,漆黑一片,只有少数的夜行车辆从对面驶过,才会投来一闪而过的光亮。
        此刻的常大姐,不知如何对话邝老板,因压在她心头的“黑暗”不能对邝老板随意撩开。那样,会起到离间的作用。
        突然,邝老板放慢了车速:“前面好像有个什么动物在横穿马路!”
        常大姐本能地眯眼细看:“像是一只鹿!”她再次确认:“就是一只鹿!”常大姐双眼发湿了:“你真是好心人,在心急如焚时,还在意着动物的行踪,生怕撞到它们。”
        “都是一条命。”邝老板庆幸:“还好,它平安无事了。”
        “鹿是吉祥动物,它会给您带来好运气的。”
        暗夜里见光明,眉舒目展。邝老板孩童般地喊叫着:“我相信,我相信!”         
        梅花鹿出现后,黑暗已渐渐地隐退了。天际间亮出了一条鱼肚白,期待中,一抹橘红色在慢慢扩散,慢慢浸染,浸染着朝霞初放的清晨……
 
        到了,州政府新建的机场。邝老板把车存好,便和常大姐疾步候机大厅,巴望着一眼就能看到爱妻周菁菁。清晨时分,过往和等候的旅客尚未摩肩接踵,只是大厅过于宽阔,过于生疏,无目标,无飞航班次地寻找一个人,颇感茫然无措。
        常大姐执意向询问处走去,她要去探听飞往阿根廷的班机起飞没有?思维刚游走于此,她登地放慢了脚步,回头询问邝老板:
         “这段日子,菁菁有没有外出的时间超过一整天?”
         邝老板剑眉急皱:“好像没有,至少是拿到绿卡之后没有这样的记录。”机敏的邝老板随即问道:“您怀疑她可否去芝加哥领馆办理过出国签证?”
         “心急时的胡思乱想啦。”
         常大姐不想把实话直接送进邝老板的耳朵里,那样会给他造成莫大的心理伤害。
         菁菁曾跟她提及过,地处南美洲的阿根廷有位北京大哥是她的好朋友。在国内时,二人都是某银行的职工。出国后,双方一直保持联系,而今天的北京大哥早已是那方的一个庄园主了。
         既然菁菁没单独外出过,那她只身赴阿根廷的猜想当可煞住,想着走着,菁菁拖着行李出现了。
         邝老板的长脸立刻变短。他难掩惊喜地跑了过去。他一把拽住爱妻的胳膊:“你要去哪里,去哪里嘛!”
         菁菁把垂在胸前的长发往后一甩:“你再不松手,我就报警了!”
         常大姐扑上前去。她压低了声音:“无论身处何方,咱都是中国人。后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此言一出,邝氏夫妇赶紧松开了先前的撕扯,并同时后退半步。
         乘胜追击,常大姐示意邝老板,让他先到一旁等候。继而,她拉过菁菁的手:“走,咱先到前边那排座椅上去歇一会儿。”
         邝老板用感激的泪花相送常大姐拉着其妻走远的背影,自己转身坐了下来,心潮起伏地追视着,期待着。
         “是您带他来机场的?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菁菁坐下即问。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想试探他……”
         “揣测、试探加考验是夫妻和睦的三大障碍。”
         “是他先怀疑我的!”
         “你俩应该坐下来,把想说的话说明说透。”
         “我就是这么做的。”菁菁一脸的委屈:“昨晚睡觉前,我刚提一句‘我想给我爸妈申请美国绿卡。’他听后竟一言不发地到隔壁跟员工们同居去了,这不是打我脸嘛!”菁菁磨牙:“他跟我耍狠,我也不是善茬子!盛怒之下,我就直奔机场了。来后才忽地想起,我还没办理签证呢。”
        “你想去阿根廷?”
        “您……您能掐会算哪?”
        “就说你如愿以偿地去了阿根廷,可你那位大哥已有了家室,你能在那儿住多久?”
        “气头子上,我没想那么多。”
        “气头子上,可把你老公给吓坏了。”
        一种得意拌着解恨儿的表情迅速地从菁菁的眉宇见掠过。她下意识地攥紧拳头:“我就要让他尝尝失去本姑奶奶的痛苦!”
         “夫妻间用得着这么较劲吗?”
         “不较劲能分出赢输嘛!”
         “你赢了吗?”
         “我若没赢,他能深更半夜地载着您来机场找我吗?”
         “找到了,下一步你想往哪里迈?”
         “我…..我…..”
         “回去吧,再不走,你们的餐馆就无法按时营业了。”
         “若想让我回去,为父母办绿卡可先不提,但是,但是他得答应给我盖栋像您家那样的Single House。”(独立屋)。让本老板娘整天住在一帮打工仔的隔壁,太他妈的跌份了。”
         “啧啧,迈进美国就当老板娘,还不知足。用你的话说,‘每天睡到自然醒,睁眼给老公打个电话,想吃什么,不会儿工夫他就给我端到面前了。餐馆的生意,高兴时我就去照个面儿,不愿去就开着红色跑车出去购物,出去玩儿。’想想我刚来美国……”
         “说来听听。”
         “你能听进去吗?”
         “试试吧。”
         “我落脚美利坚,不满三周就去中餐馆打工。面试我的老板没多问什么就让我带位兼包外卖。当我首次把外卖的菜单送给抓码的师傅,他瞥我一眼,随手就把菜单往案板下一压,既不配菜,也不告知炒菜师傅。我好奇,我呆愣,可我不敢靠近不敢问,只好赶紧回到前台去服务下拨客人。那一刻,已有三位大老美站在门口候我带位。我伸手拿过三本menu(菜单),尚未起步,老板的儿媳就大声喝斥:“放那儿,刚印的新menu你就敢用,弄坏了你出钱赔呀!”我满脸发胀地拿起她捅给我的旧menu,把客人送到座位上,转身直奔厨房。我刚站稳身子,后面就跟来了‘儿媳妇’。她戟指怒目“你在厨房里绣花呀!客人都让你给气跑了,餐馆的亏损你包赔呀!”经她这一嚷嚷,抓码的师傅这才动手干活了。谁料到,灶台前的师傅把炒好的菜,又特意放在我够不着的地方。”
         “那帮人怎么这么孙子呀!”
         “不是那帮人孙子,是我不是老板娘。”
         “嘿,这儿等着我哪!”
         “我本不愿在这儿等着你。我指的的机场。”
         菁菁眨巴着月牙眼,无言对答。
         “允我再跟你啰嗦一句,人生在世,把好日子过糟了,把苦日子过甜了,这其中的转换程序如何操控?”
         菁菁在凝眉思考中慢慢地站起身来。常大姐随手拖过她的行李刚要前行,就被她抢了过去。她咬着下唇,一步不落地跟在常大姐身后,向邝老板的方向靠近着,靠近着……
 

 


本文在5/20/2019 8:37:5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小  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63]
『随  笔』 曾在纽约做文青应帆2019-05-13[103]
『散  文』 温哥华的多面性孟悟2019-08-26[104]
『散  文』 情商,如何测试?宋晓亮2019-08-03[158]
『散  文』 曼哈顿的卖艺人许定基2019-07-24[17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63]
『小  说』 《东渡秘笈》包括三篇小说秦川2019-09-06[21]
『小  说』 《青山苦恋》《湖泊与水晶》《师缘》合成一书《东渡秘笈》秦川2019-09-06[16]
『小  说』 死望 第三章川一2019-08-01[60]
『小  说』 妹妹川一2019-07-26[147]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文坛皆识白舒荣宋晓亮2019-09-07[92]
『散  文』 情商,如何测试?宋晓亮2019-08-03[158]
『散  文』 退居二线心怎甘宋晓亮2019-07-19[300]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258]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642]
更多相关文章
刘红园 去刘红园家留言留言于2019-06-02 15:42:29(第1条)
真心相助,即为贵人。
 主人回复 
感谢阅评,特别赞同您对贵人的定义。
顺颂夏安!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