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评论杂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发表日期:2019-03-03
作  者:任之出处:原创浏览16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
文/任之
2019年03月03日,星期日

《文艺报》,2019年2月20日

近日,赏读陈奕纯的国画《云蒸霞蔚,气象万千》,先则惊讶,之后是激动。惊讶者是艺术精神焕发,激动的是那照亮心灵的大美。

画山水者,得具大气局、大襟怀,即是“搜尽奇峰打草稿”,其实所写的还是自家胸中丘壑,是创造性的墨舞山河。有什么思想境界,笔底就有什么样式的山河。因此我们常说,艺术是思想者的艺术,艺术是艺术家的智慧结晶。

在壮怀激烈之中,笔端气象万千,满满的感情,借着创造的契机,驰骋、奔发、激越、飞扬,这是创作者精神风貌的展示。故写山要情满于山,让山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这是我们喜欢阅读山水画作的原因。

山有种种,尤其我国,东西南北的奇峰巉岩众多,各具特色,可以说千姿百态,为画家们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性,于是,古往今来诞生了多少这方面的杰作。这是后来者丰盈的精神滋养,是可供借鉴和学习的创作富矿。我们知道,创造是个性化独特的精神活动,造化自然,很重要,可是也离不开优秀传统艺术的继承。继承其实也是以我为主的一种创造性活动,因为有所扬弃,在扬弃的过程中,摸索到属于自己创作之路。

    陈奕纯的《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之所以让我们感动,就是因为它是扎根于传统之作,是浑厚而苍莽的作品,同时又是具有思想性之作。如何说呢?它是厚实的,笔透纸背的,充满着民族气派,体现了民族精神的作品。这一点非常重要,也是陈奕纯独立思考并坚持的创作原则。它因此接续着宋元的气韵,莽荡而激扬着中华民族文化的精气神;或者,这就是它照亮我们心灵的力量。

让精神焕发,并得以在纸墨间充分呈现,可以看出陈奕纯为此的努力,这就是他独特的创造了。整幅画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华光烛照,云蒸霞蔚,远山近峰,一派的灿烂辉煌;于是,满目的都是光彩,都是生动的气韵。陈奕纯充分地展现了他在光与色,光与影方面运用的匠心独运。

光与色,或者光与影的运用,历来为西画所擅长,东西文化交流、融合之后,我国画家中的先行者,于此有过可喜的尝试,并卓有成绩。而陈奕纯此作,似乎有更进一步的发挥,表现得更加成熟和圆融了。

这个开放的时代,固步自封是愚蠢的,最好的态度当然是鲁迅先生所提倡的“拿来主义”。这是一种聪明的态度,也是开放的襟怀,我尤其欣赏陈奕纯艺术上的有容乃大。那些灿烂的光华、流霞,层次分明的生动,光影与颜色的妙用,流动着的气韵,让人赞叹不已。可以看出,为了更好地绘出画面上饱满的精神和气象,陈奕纯无所顾忌,他甚至不惜打破陈规,例如在用光用色上,就十分大胆泼辣,这是一种大气魄。然而,画面却很和谐,鼎鼐中西,却还是民族的风情,这就很难得了。细细品味,我们发现,陈奕纯没有丢掉根本性的东西,他掌握着一个创作的原则,就是中学为本,西学为用。

画画,我们总强调气韵,但气韵是什么呢?气韵者,即是元气。好的画,神完气足,元气淋漓。气韵不是抽象的东西,而是乾坤的轮转,曲线的流动与自由的舒展,就是美妙的节奏和旋律。我们的艺术创造,正是要寻找与我们心灵律动相对应的天地的韵律,并充分地体现。陈奕纯的《云蒸霞蔚,气象万千》就堪称这方面的佳构。

我们虽然很难说,陈奕纯笔下的山是岱岳黄山,或是峨眉武夷,但它的容量很大,大气磅礴,包容着中华群山众壑之壮美,是集中而典型的艺术表现。这是中华民族的绚丽之美,是中华民族的气质和伟岸的精神。

陈奕纯创作这幅作品,是深思熟虑的,他是有所寄托的。在一篇《着了火的霞光,着了火的山》的获奖散文中,他如此动情地讴歌:“好一片着了火的霞光,好一片着了火的山!霞光的源头是霞光,山的源头是山,一挥手,火,咆哮着,奔涌着,一路飞跑着就上来了。”

这是我读到的礼赞丹霞山中最美也最动人的文字。当然,我们不能把《云蒸霞蔚,  气象万千》理解成是对丹霞山的绘写,如此理解就太具局限性了;但散文《着了火的霞光,着了火的山》,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读懂这幅《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两者的精神脉络是相通的。我想,陈奕纯以上的散文或者这幅国画里,所歌颂和绘写的咆哮着,奔涌着,一路飞跑着的火,以及火的霞光,着了火的山,就是我们民族不屈的力量,我们民族坚强的自信。

2019年1月9日


本文在3/3/2019 1:56:2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京《文艺报》
『影视评论』 话剧改编后小说也会变得奢侈——毕飞宇谈自己同名小说《男人还剩下什么》话剧改编徐健2018-07-06[307]
『随  笔』 饺子记盛谢冕2018-02-23[419]
『评论杂谈』 《守望初心》的历史回叙和现实意义雷达2018-04-06[317]
『影视评论』 业内提醒:原创悬疑,别沦为升级打怪的脚本许旸2018-03-23[344]
『随  笔』 乌镇的小猫李彦2018-03-17[42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评论杂谈
『评论杂谈』 百年甲骨文发现史新见学术争鸣铁风2019-04-27[77]
『评论杂谈』 现代•语言•回归杨匡汉2019-03-03[102]
『评论杂谈』 自媒体该从“咪蒙”身上反思什么樊成2019-02-23[143]
『评论杂谈』 我也着迷于这样的老师陈果缪玉2019-01-25[303]
『评论杂谈』 我印象中的陈映真先生陈思和2019-01-12[230]
相关文章:『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
暂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