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爷爷之死的说法(三)鸣冤探案发表日期:2018-10-22(2018-10-26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18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爷爷之死的说法(三)鸣冤探案
文/晓梅
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在2018年6月16日回老家那天,得知爷爷被八路军镇压一说毫无证据,于是,我写了《爷爷之死的说法(一)惊闻冤情》一文。其后,经过向多人询问和查找资料,写出了第二篇文章《爷爷之死的说法(二)冤情考证》。

      对这两篇文章,绝大多数亲友的反馈是:有理有据,清楚说明了那种说法是荒谬的。但是,也有不同的声音。我分析爷爷不可能当汉奸的根据之一是,1940年冬爷爷死时日本侵略者还没有占领、甚至没有到过老家这一史实。对我的分析,大姐提出质疑,说:“此村日本人没占领,就不会出汉奸吗?”显然,其言下之意是爷爷还是有可能当汉奸的。当时,我不理解她为什么竟对自己的祖宗做有罪推理,后来才明白了原因。

      在第一篇文章中,我指出汉奸之说来自小人。我知道,只有找到有关证据才能证明爷爷之死的说法是谬说,也可回答上述质疑。

      其实,在做冤情考证时,我已开始寻找证据、为祖父向有关单位鸣冤。1985年父亲离休时所在单位叫“北京市邮政局”,现在这个名字的单位已不存在。我跟名字非常相似的“北京市邮政管理局”联系后,几经询问,终于得知父亲的原单位现在归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北京市分公司”。

      其后鸣冤探案的艰难过程写出来太长了,就用数字概括说吧。总共寄出了四个快递信件、写了十二封电子邮件,打了二十多次国际电话(不算没人接的),我还回京去了三趟北京市邮政分公司。听接待人员说,从收到我8月16日的第一封咨询信件后,该分公司的档案馆至少有4个人一起仔细翻查了父亲的全部档案。10月19日,我第三次去了北京市邮政分公司,终于获知了写着爷爷是汉奸、被县委同意枪决的材料的内容。

      那份材料是一张纸,题为“证明材料”。只有一段话,以某人(接待人员说不能告知)的第一人称书写,逻辑混乱、错字很多。部分原文(含文字错误)实录如下:

      “1939年,日冠寇佔领西社村,有贾庄村伪村长胡成年依仗日寇势力与抗日共府为敌,主要是给日寇送情报报告我方地下工作人员,拒绝统我方送公粮等。”“由于时间将近30年加之我的记憶力很弱只能将其大至经过写一下。”落款印章是文化大革命中当地的造反派组织——革命造反总指挥部,时间是1968年2月12日。

      原来,这份至关爷爷名誉的材料来自一个非法的造反派组织的人!《定襄县志》第691页记载了该造反派组织在文革中篡党夺权的犯罪行径: “1967年2月11日,定襄县‘革命造反总指挥部’统一指挥,集结参加联合的25个‘造反派’组织,宣布夺取了定襄县党、政、财、文大权。此后,公社级领导干部相继被‘造反派’夺权。”

      接待人员告诉我说:你父亲档案中关于你爷爷的“证明材料”只找到这一份;与你父亲被关押(父亲唯一的历史“问题”,已平反)无关。但是,这份有非法组织印章的诬告材料却在内容没有调查核实、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被放进了父亲的档案;北京市邮局革委会调查小组还另纸引用这份“证明材料”的内容并盖章,时间是1970年12月2日。

      这一文革中的冤假错案给惨死了近三十年的爷爷以“汉奸,被八路军镇压”的污名、曾严重影响了大姐的政治前途,并给父亲的四子女留下了近五十年的心理阴影!

      我已经将老家亲人快递到北京的《定襄县志》交给接待人员查对复印相关内容,并向北京市邮政分公司郑重提出了纠正父亲档案中不实记录的诉求。期待着拨乱反正的那一天。


本文在10/26/2018 4:08:23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二)冤情考证晓梅2018-09-03[163]
『纪  实』 老西儿香港闹红火晓梅2018-07-03[465]
『纪  实』 人生之舟拐弯时晓梅2018-06-10[234]
『纪  实』 绿叶对根的情意晓梅2018-10-09[314]
『纪  实』 活在北京真累心幼河2018-01-31[233]
相关文章:『晓梅:《爷爷之死的说法(一)惊闻冤情》
暂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10-27 01:21:00(第1条)
“文革”中,我父母都有“历史问题”,被整得死去活来。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