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妈妈曾经是“地主”发表日期:2018-09-06(2018-09-07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37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妈妈曾经是“地主”
文/晓梅
2018年09月06日,星期四

      我父母最后的日子是在大姐家度过的,他们那点可怜的“家当”也留在了大姐家。得知我写父母的故事,大姐给我传来妈妈的一件遗物的照片。这件遗物我从来没看见过,是一个小包,三层包裹的最内层是一块土白布,布的三边平直,只有一端很不齐整,一看就知是裁剪剩下的。

      土白布似曾相识,应该是妈妈从山西老家带到北京的东西。家里的布都是一块块的,只是土白布特殊,有厚厚的一匹,看上去特别结实,引人注目的是有的地方被火烧焦熏黑了。记得我穿过用这种布做的冬天穿的贴身厚背心(山西话叫腰子),觉得麻扎扎的不舒服。那匹布妈妈用了很久,后来主要用来做鞋。每次街坊们看见就要感叹两句:胡妈妈家原来是大户人家(大概小门小户不会成匹地买布吧);日本鬼子太可恶了!因为他们也听妈妈讲过,布是她娘家的房子被鬼子烧后从火堆里抢出来的。


图1、土白布里包裹着妈妈的土地证,下面红色的小本是父亲的离休证。

      从小家里不富裕,妈妈自己更是节衣缩食,加上有病在身,面黄肌瘦的,和地主一词根本联系不起来。在结婚时妈妈拿出一件丝绸旗袍给我改成褥面之前,我见到证实妈妈是地主出身的唯一物件就是这匹白布。我从来不知道她自己曾有土地,也是个“地主”,而且竟然还有正儿八经的土地证(地契)。

      原件有四张,三张有妈妈的名字,涉及两块地,有文件编号、有详细的地界描述,还盖着大红的印章。另外还有一张,上面的时间是“民国十八年九月十七日”,记载的土地大小与两块地之一差不多,看样子是那块地之前的买卖契约。


图2、妈妈1949年(民国38年)的土地证

      一个土地证(图2)上有中华民国38年12月30日的字样,是由华北区(建国初设立的六大政区之一)颁发的土地房产所有证,上面还写着:“私有产业,有耕种、居住、典卖、转让、赠与等完全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特给此证。”

      另一个土地证似是两张纸(图3),中间有两个骑缝章,说明互为关联。右边是父亲故乡宏道镇贾庄村写的契约,左边表明此证由山西省崞县(宏道旧所属,现原平市)人民政府颁发,时间是1951年6月28日。这张土地证上的条款更为详细,还写着交了若干税。


图3、妈妈1951年的土地证

      父亲于1949年6月到北京找回了工作后,曾寄钱和面粉给困在山西老家的妈妈,尽养活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儿女之责。那时,父亲刚从人生的谷底站起来,因延安整风扩大化时被怀疑为特务,后来又被关押的冤情未了,参加抗战的革命经历和被剥夺的公职不被承认,不得不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见《父母不一般的婚姻(三)》。他的工资微薄,除了自己所用,寄给妈妈的一定也不多。可是,妈妈舍不得把钱花在吃喝穿用上,很快就买了一块三亩七分的地。

      妈妈从1930年代中期嫁给在中华邮政工作的父亲起,大部分时间靠父亲的薪水生活,然而,出身农家的她还是有“有土斯有财”的传统观念,特别是从1942年起,经历了老家——延安——山西兴县——老家这样一个痛苦的人生环路,从财主家衣食无忧的闺秀变成了以给人家做针线为生的贫妇之后。此外,妈妈也不知道父亲的工作是不是牢靠,顽强的她要自己谋生。

      难以想像,体弱多病且带着两个孩子的妈妈是怎么耕种那几亩薄地的。地是旱地,远离水源。没有牲口、没有像样的农具、没有帮手,妈妈就靠她的双手苦干。大姐描述过,妈妈带上窝头咸菜去地里,一干就是一天。尽管如此艰难,一年多后妈妈又买了二亩九分六厘地。土地里有妈妈的梦想和希望啊。

      妈妈这个“地主”只当了不到两年,因为灾难再次降临:三岁的儿子得麻疹夭折,一个哥哥和一个侄儿在政治运动中惨死。就在买了第二块地的大约两个月后,妈妈带着大姐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老家、离开了她视为根基的土地。大姐说,妈妈后来很后悔,因为为了土里刨食,妈妈顾不上照顾一个两三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出麻疹的儿子到死也没有喝上一口药。

      在北京的四十多年里,妈妈无比眷恋着老家的亲人和自己的土地。对亲人的思念,她挂在嘴上;对自己的土地,她记在心底。地早已被无偿划分给别人、几易其主,但是妈妈一直把这几张薄薄的土地证珍藏在身边。不知是妈妈有意还是巧合,包裹土地证的是她从娘家带出的土白布,小包包着妈妈对亲人故土的深情,也包着她的伤痛。

      两个多月前,我回到老家,在父亲的故乡贾庄,二叔的次子贵虎哥特地指给我看妈妈曾经拥有的地块。望着妈妈留下过汗水的庄稼地,我仿佛看见了瘦弱的妈妈辛勤劳作的身影......


图4、妈妈曾经拥有的土地就在不远处。


本文在9/7/2018 10:43:4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二)冤情考证晓梅2018-09-03[144]
『纪  实』 老西儿香港闹红火晓梅2018-07-03[454]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三)鸣冤探案晓梅2018-10-22[158]
『纪  实』 人生之舟拐弯时晓梅2018-06-10[231]
『纪  实』 绿叶对根的情意晓梅2018-10-09[305]
相关文章:『父母不一般的婚姻(一)定襄结婚
暂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09-07 16:56:09(第1条)
那时的财产证明!“私有产业,有耕种、居住、典卖、转让、赠与等完全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特给此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