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八十年前的全家福发表日期:2018-08-29(2018-08-31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34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八十年前的全家福
文/晓梅
2018年08月29日,星期三

      这是一张父亲家族亲人的老照片,拍摄地点是山西省定襄县宏道镇贾庄村、父亲老家的院子里。


图1、父亲老家的院门(摄于2018年6月)

      我的父亲在这个院子里出生长大,除了北京,他一生中在贾庄生活的时间最长。妈妈前后也在这个院子里住了近十年。户主当时是爷爷,后来变成二叔,再后来变成二叔的次子贵虎哥,但现在没有人长住。


图2、父亲老家的正房已翻盖,原来的东房没有了,西房扩宽了,另有南房(摄于2018年6月)。

     这张老照片的拍摄时间大约在1938年,那天爷爷奶奶的第五个孩子三叔结婚。当时日本鬼子已经侵入了定襄,但还没有占领宏道镇和贾庄。那里的百姓还像往常一样过着日子,婚丧嫁娶仍然沿袭传统方式,而且是家族聚会的主要场合。所以,在外工作的父亲回来了,他身着簇新的长袍马褂,足见对三弟婚礼的重视;出嫁的两个姑娘也带着女婿孩子们回来了。婚事办得隆重而热闹,还有了这张爷爷家祖孙三代的全家福。


图3、我的爷爷胡成年的全家福(大约摄于1938年)

      在老家的北房前,爷爷奶奶居中端坐,儿子媳妇分站两旁,年长的靠近中心,其中,新人打扮的三叔和三婶最为显眼。姑姑们站在爷爷奶奶身后,右起第一个抱着孩子的是父亲的姐姐大姑,大姑父在她的身后,也抱着孩子,两人左边是他们的长女粉媛。排行老四的二姑挨着大姑,抱着其长子宪林;她的右后是二姑父,左边是最小的三姑。这也是父亲他们六兄妹唯一的一张合影。

      以上人物的位置很好地反映了中国社会长幼尊卑的传统,可以推测,拍摄者对此传统非常了解。据照片中的两个人回忆,拍摄者是宏道镇上的一家照相馆的人。我的十姨说是五台槐荫的赵梦虎,因为只有他一家照相馆,后来十姨还在那里拍过照。

      十姨告诉我,当地的习惯是下午新媳妇进门,晚上吃饭,第二天拜祖先牌位,称作“拜云”,因祖先牌位放置处叫云房。第一天忙乱,时间上也来不及,故照片应该是在次日拜云前后所摄。 十姨还说,后面的屏风用来烘托气氛、遮挡杂乱的背景,在当地普遍使用,可能是照相馆的道具。我看正中写着一些字,虽然多模糊不清,但从比较清晰的“胡先生”和大小不一的“恭贺”等字样,猜想也可能是家里准备的,或者二者结合的。

      妈妈前面蹲着的小姑娘就是十姨,她是妈妈最小的妹妹,当年六七岁(虚岁,下同)。今年八十六岁的十姨仍然记得那天的情景,说自己上身穿的是粉色的小褂。我问她:“您是妈妈娘家的人,还是个小孩,怎么在照片里?”十姨说,第一天完事后,不是胡家至亲的亲戚都走了,可能自己是被很喜欢她的妈妈留下的。贾庄离妈妈的娘家宏道镇只有二里地,二姑家也在宏道,把她送回去不是个难事。

      照片上大姑的样子与我的印象最贴近。记得大姑来北京时,一般要住上好几天,她盘腿坐在床上,妈妈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和她唠着贾庄的老人旧事。大姑还爱跟我说一些人情事理。她总是这样开头的:“晓梅,大姑告诉你哇,你可要记哈(下)。”她说的一些老理儿像顺口溜,后来,我学说给了我丈夫,他也“记哈”了。有时,我让他干点什么的事,他不情愿,就用蹩脚的山西话说大姑语录:“花花世界乱如麻,自己跌倒自己爬,无——人——拉。”

      我对二姑的记忆不多,最深刻的一幕是:1975年我回老家时,到宏道西街小堂院看望二姑,她留我吃饭,姑父还非得让我跟他喝上一盅。山西传统女性不喝酒,甚至不上桌,何况我还是高中刚毕业的小辈,我知道,那是因为敬重我的父母。

      坐在爷爷奶奶中间的是二叔的长女水婵大姐,今年八十四岁。她的记忆力和十姨不相上下,一一告诉我其他人都是谁。三姑右手边的是银林(魁林)伯伯夫妇,他们是二爷爷的子媳。虽然银林大娘的脸下部被妈妈挡住了,但我在北京见过他们,依稀能认出来。听说爷爷被害后,是银林大娘帮着给爷爷擦了身。

      水婵姐左边蹲着的两个女孩是银林伯伯的女儿鲜花和翠花。翠花二姐在北京,去年病故了,这张照片勾起了我对她及在北京求学的酉升哥(翠花的弟弟)的回忆。翠花二姐一家每年春节来我们家过年,一来就是整整一天,父亲和姐夫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那是家里难得的温馨场景。

      当水婵姐告诉我,后排最高处、抱着一个女娃的男人是全忠爷爷时,我马上想起妈妈和大姐多次念叨过的全忠娘娘。在父亲蒙冤入狱、妈妈带着一双幼小的儿女回老家后,是邻居的族人全忠娘娘好心地照顾了他们。她还冒着风险,帮助妈妈救过五舅。父母到北京后,全忠娘娘又寄来咸菜等物。父亲曾写信给她,称只有母亲才能做到这样。我没见过全忠娘娘,但记住了她雪中送炭的恩情。

      父亲家的亲人中,不时来我们家还有大姑的女儿粉梅二姐一家、二叔家的水婵姐、翠珍姐,他们给了逆境中的我们温暖。文革后期,三叔一家也开始与我们有了来往。想起这些往事,我满怀感念之情。

      从大家的打扮看,当时爷爷及出嫁的姑姑们生活还是可以的。本来山西人爱面子,重穿胜于吃,这天,因为办喜事,大家自然穿的都很体面。妈妈是大财主家的女儿,身穿一袭花旗袍,左右手里分别握着手绢和折扇,显出富贵气;奶奶、二婶和姑姑们也都衣着整齐,头光面净,有的还戴着镯子。仔细看,不但奶奶和新娘三婶双手上的镯子明晃晃,二婶,以及十姨,几个姐姐,还有宪林哥这些小娃娃们,都戴着手镯呢。


图4、胡成年祖第二代六子女(数字示排行)

      那时,爷爷是村长,三个儿子相貌堂堂,而且身材高大,个子都在一米七五以上,在当时的农村人中是很突出的。在外的大儿忠厚勤勉,给家挣不少钱;在家的二儿吃苦耐劳又脑袋灵活,会以钱生钱;念书的三儿学业优秀,前途无量,而且,爷爷已经有了多个孙辈人。在爷爷一家最风光的时期,胡家的兴旺和大团圆的美好永远定格在这张照片上。

      这是我见过的父母两边亲人最早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现存者至少还有三人:三姑、十姨、水婵姐,两个月前我都见到了。这张照片记录了八十年前中国农民生活的一个重要场景,他们的衣饰、鞋帽、发型等与许多同时代旧照片上的城市平民的样子几乎无异。他们看上去身体健康、神情舒展,显现出在和平的小环境下百姓生活尚且安稳的一面。

      谁承想,一两年后,爷爷被人害了;二儿当家掌钱胡折腾;四五年后,大儿离婚了。再后来,在延安负责国共通邮、支援抗战的大儿被怀疑为特务入狱了......

      最近,我从老家把这张照片的原照带到香港,请专业人士修复,只因这是一张承载着历史、亲情,以及众多家族故事的老照片,极为珍贵。我希望爷爷更多的后人看到这张老照片,不但由此认认老祖、长辈亲人,而且通过一个个亲人的影像,多少知道一些那个时代的故事。我更希望亲人们珍惜老祖和父母给的血脉缘分,有更多的团圆聚会、更长久的亲情传递。


本文在8/31/2018 3:16:4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陈纳德和陈香梅的传奇高关中2018-04-17[58]
『纪  实』 曰本福岛核扩散追踪尹浩镠2017-02-05[151]
『纪  实』 妈妈曾经是“地主”晓梅2018-09-06[242]
『纪  实』 第 20章(01) 一滴法则余國英2018-02-04[61]
『纪  实』 靓丽走秀汉堡,尽显中华服饰美高关中2018-03-10[86]
相关文章:『父母不一般的婚姻(二)延安离婚
暂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09-01 13:25:09(第1条)
照片上一大家子人!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