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军之旅(一) 发表日期:2018-08-16(2018-08-18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12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军之旅(一)
文/梁木
2018年08月16日,星期四

军 之 旅   (上)


剧中人物:
林  匡——上海圣约翰大学预科生,到前线劳军演出,遇日军登陆奔袭,被守军某部排长王扶民舍身救出。王扶民被炸身亡后,他拿起他的枪,以“王扶民”的身份奔赴战场, 从此开始传奇般的军旅生涯
王扶民——八十七师五二一团某排少尉排长,在淞沪战场为保护林匡而死
黄帼懿——上海女高中生,与林匡同为前线慰问团成员,后为中国远征军野战医院护士,与林匡在缅甸战场相遇。她是林匡传奇军旅生涯的唯一见证人
黄帼懿父
黄帼懿母
黄帼懿妹

郑立新——八十七师五二三团团长,南京大撤退后自杀殉国
黄  啸——八十七师五二三团一营营长
郭大林——税警总团某部排长,后为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三营营长
王静生——八十七师五二三团一营士兵
赵得财——八十七师五二三团一营士兵
罗土根——八十七师五二三团一营士兵
王敬久——八十七师师长,后任第十集团军总司令

邱营长——第六十六军九五0团一营营长
田林生——九五0团一营士兵
张德才——九五0团一营士兵
九五0团一营军官、士兵、救护兵、医生若干

孙立人——中国远征军新三十八师少将师长
陆少毅——新三十八师中校副官
朱  毅——新三十八师师部联络官
刘放吾——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上校团长
马营长——一一三团一营营长
崔营长——一一三团二营营长
张华新——一一三团工兵连长
军需官——六十六军中校军需官
詹姆士——中国远征军野战医院美军上校军医
新三十八师军官、士兵、军医若干

史莱姆——英缅军第一军军团长,中将
安提斯——英缅军装甲旅旅长,准将
英军翻译官
英军副官
被中国军队解救的美国传教士、英国记者、工程师若干


1.上海·吴淞口·白天
     波涛翻滚的水面,日舰云集,编队朝长江进发。
     战舰群中出现巨型巡洋舰“出云”号。“出云”号破浪前行……

2.一望无际的长江
     江面上的天空,乌云四合。
字幕:一九三七年八月 上海 吴淞口

3.长江、黄浦江交汇口·几乎静止的江面
    “出云”号主炮的炮口。它缓缓抬起,对准西岸。它似乎一动不动。
    静止的“出云”号。它忽然颤动,发出一声轰鸣,火光一闪……
    紧接着,其它日舰舰炮齐发,炮声惊天动地!

4.西岸·上海市区
     浓烟四起,火光冲天。
解说(画外音):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挑起虹桥事件,中国军队奋起反 击,“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

5.闸北·宝山路·夜
     日本海军陆战队在日舰炮火支援下,朝中国保安队阵地大举进攻……

6.驻沪第九集团军司令部大厅·中外记者招待会
     讲坛上,集团军司令张治中一身戎装,慷慨陈词。
张治中:……我保安队忍无可忍起而应战,治中奉命统率所部,星驰援应,保卫我先祖列宗筚路蓝缕辛苦经营之国土,争取我四万万黄炎华胄之生存,誓不与倭奴共载一天……

7.沪西战线·傍晚
     我军战机腾空而起,飞临战地,直插日军后阵。日军后阵烟云突起,火光冲天。
     翻滚不息的战尘中,在市区,中国士兵跳出街垒工事,平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呐喊着,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敌阵。
     日军舰炮的炮火……
     炮声和火光中,中国士兵铺天盖地,直扑敌阵。
张治中(画外音):今日之事是甲午以来四五十年之最后清算,彼曲我直,彼怯我壮,彼为发挥野心之侵略,我为求生之自卫,无论暴敌如何之披猖,最后胜利,必属于我。

8.上海市区·夜
     电波在高楼大厦上空的回荡……
张治中(画外音):愿我国同胞武装袍泽,毋忘我东北平津数千万同胞,呻吟于日寇铁蹄践踏之奇惨,毋忘我“一二八”战役、长城战役、平津战役,忠勇牺牲先烈之血迹,以 悲壮热烈之精神,共负洗雪国策耻收复失地之任……
     张治中慷慨激昂的话语声中,在南京路上,无数上海居民涌上街头,抗日救亡的旗帜铺天盖地,抗日救亡的的口号响彻云霄。
     一支由学生组成的抗日游行队伍由东向西走来。
     走在队伍中间的林匡。他和大家一起振臂高呼口号……

9.江湾附近·夜
     夜幕中,日军和中国军队阵地之间,无数枪弹、迫击炮炮弹曳着光交叉组成密集的火网,映红整个上海的夜空;枪声和爆炸声震耳欲聋。
     枪炮声中的电波。电波在空中回荡。这是中国共产党向全世界宣示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
新华通讯社播音员(画外音):……全中国人民动员起来武装起来,参加抗战,实行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知识出知识。

10.江湾·日军俱乐部
     战火未熄的日军俱乐部上空,日本军旗被扯下,中国军旗升起,高高飘扬,迎风招展……
新华通讯社播音员(画外音):在国共两党澈底合作的基础上,建立全国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领导抗日战争,精诚团结,共赴国难……

11.跑马厅附近的大马路·白天
     欢庆胜利的人群蜂拥而来,转眼间占据了整个画面。
     画面上忽然布满横幅和标语,上面都写满庆祝中国军队取得胜利的字样。横幅和标语象滚动的海洋。
     腰鼓队……这是一支由青年男女组成的庆祝队伍。队伍中的林匡和他的同伴。他们击打腰鼓的身姿很不专业,但非常热烈,全身心地投入。
     腰鼓队中的黄帼懿,她有两根又粗又长的辫子;她激情满怀。她的辫子在跳动。无意中她和林匡碰撞在一起。两人相对一笑,继续踏着舞步,击打 腰鼓。
     腰鼓声越来越响,整个画面都在震动,就象炮声轰隆……

12.杭州湾·凌晨
     天空,薄雾中,一架日军侦察机呼啸而来,在空中巡视。
     江海口,又一批日军舰队徐徐驶来。战舰上的一门门大炮缓缓转向沿岸各口。
     战舰护拥下的一长列大型运输舰。运输舰越驶越近。

13.张华浜·我军防御阵地·下午
      还是腰鼓声……
字幕:江苏  张华浜
     在阵地前沿的空旷地上,又出现学生腰鼓队的身影。这是一场劳军演出。
     从场面上看,这一次的腰鼓表演要比在大马路上的即兴演出要熟练、专业得多了。这是学生腰鼓队表演的《胜利锣鼓》。在阵地前方的空旷地上,腰鼓队排成男女两个方阵,从两个方向边舞边相向移动,动作整齐划一。
     男女两个腰鼓队开始变换阵型,越接越近……
     男、女腰鼓队穿插在一起,变成男女共舞……
     再次出现在腰鼓队中的黄帼懿和林匡。但他们分属两个方阵。两人随各自的腰鼓相向而行,越走越近,就在再次穿插而过的瞬间,两人默契地相对一笑。
     腰鼓队的整个画面。他们的整体动作令人眼花缭乱。
     从远处,就是从整队整队席地而坐的我军将士的视角观看腰鼓队的表演,可感受到学生抗日宣传慰问团热情洋溢的青春气息。
     《胜利锣鼓》接近高潮……鼓声如雷,震撼人心。
     鼓声骤停。
     短暂的静场之后,突然,士兵们起立、举枪,欢呼声响彻云霄……

14.浏河口·夜
     夜幕下,日军舰队悄然逼近,它们黑越越的炮口在移动。

15.张华浜·我军阵地附近土路·傍晚
     土路上,几辆军车前后相衔,卷起黄尘,颠簸着急速驶来。
     军车驶过之处,士兵的掩体、坑道和以树枝伪装的野战炮的炮身隐约可见。但更多的,是连片的农田和点缀其中的农舍。

16.行使中的一辆军用卡车内
     车内满载学生抗日宣传队队员。显然,他们已结束劳军演出,正准备返回上海。他们一路唱着抗日救亡歌曲,热情依然高涨。他们齐声高唱《抗敌歌》。
学生宣传队的歌声:中华锦绣江山谁是主人翁,
     我们四万万同胞!
     强虏入寇逞凶暴,快一致永久抗敌将仇报!
     家可破,国需保,身可杀,志不挠!
     一心一力团结牢,努力杀敌誓不饶,
     努力杀敌誓不饶!
     ……
     挤在抗日宣传队队员之中的林匡和黄帼懿。他和她也在放声歌唱。
     在歌声暂告段落的间隙,他们相互望了几眼,相持片刻,不知不觉中挤开众人,相互接近。
     他们终于接近了,面对面地站在一起。
黄帼懿:嗨……你好。
林匡:你好。
黄帼懿:他们说你是圣约翰大学预科生?
林匡:对。你呢?
黄帼懿:我是高中生,市西女中高二……
     汽车突然颠簸了几下,刚刚开始的谈话中断。当汽车恢复正常行驶,可两人又不知如何恢复被打断的谈话了。
黄帼懿:你……家里人,你父母,知道你到前线来劳军演出吗?
林匡:不知道,你呢?
黄帼懿:也不知道。我们是从学校直接出发的。
     短暂的静场。汽车显然是在加速。
黄帼懿:嗯,他们说……你学的是化学?
林匡:对;可我原来想考的是军校,但我母亲不同意。我母亲信佛,主张不杀生。
黄帼懿: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林匡:他是……嗯,一个药房的会计……
黄帼懿:帐房先生?你怎么想考军校,你对军事感兴趣?
林匡:当然,我读过世界战争史,步兵野战章法,陆战战例,陆军兵器发展史……
     黄帼懿抿嘴一笑,忽然转向车外。她的视线之中出现战壕,战壕中一群士兵正扛着枪械弹药转移阵地,其中,有两名士兵正提着一挺重机枪。
黄帼懿(笑,讥讽地):很好,军事专家,我想你一定知道那是什么枪。
林匡(朝外看了一眼,转过脸,郑重其事地):7.9毫米“马克沁”二四式重机枪。该枪自动方式为枪管短后退,以水冷方式冷却枪管、有高射及纵横扫射装置,具有构造坚固、 动作可靠、火力猛烈的特点。“马克沁”二四式重机枪初速每秒870米,表尺射程3500米,射速600发一分钟。
黄帼懿(愕然地):……
     此时,歌声又起。这一次,宣传队唱的是《大刀向敌人的头上砍去》。
学生宣传队的歌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17.长江口·夜
     江面上空,日军战机突然冲出黑云,呼啸着,俯冲而下……
学生宣传队的歌声(画外音):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中国军队勇敢前进!
     看准那敌人,
     把他消灭!
     把他消灭!冲啊!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18.还是行进中的军用卡车
  抗日宣传队队员们还在唱歌。
  亮着车灯,颠簸着朝前驶去的军用卡车。在卡车的身后,一片茫茫的夜幕上,突然闪光一片……紧接着,是一阵滚雷般的轰隆声……
  闻声,纷纷转首朝后张望的宣传队员。
  不远处,在他们才离开的那个方向,突然火光四起,炮声隆隆。
  他们惊愕的眼睛……

19.长江·蕰草浜附近江面 
  向中国守军阵地俯冲、进行轮番轰炸的日军攻击机。
  江中的日军战舰,一个个舰炮的炮口,炮口喷火……
  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日军增援部队涌出运输舰,跳上登陆艇……

20.宽阔的江面
  在进攻日舰和中国守军双方炮火的映照下,日军登陆艇冲向对岸……
  我军阵地的炮阵在猛烈反击,炮火闪耀,在江中击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水柱。有几艘日登陆艇被击中,炸飞;但更多的登陆艇破浪前进。

21.江岸纵深地带·我军炮兵阵地
  一门门火炮的炮口吐火,在夜空中,无数炮弹拖曳着红色的弹道交织着飞向江面,把整个江面上方的夜幕都映红了。

22.江面
  又一批日军攻击机越过江面上空,向我军阵地俯飞……

23.我军阵地上空
  数架日军攻击机俯冲而下,投下炸弹。刹那间,随之而来的是猛烈的爆炸声和一团团腾空而起的火光及硝烟。
  一轮攻击之后,日机拔地而起,准备下一轮攻击。
  战壕内,我军士兵跳出战壕,冲出硝烟,举枪对空射击。
  在空中转向的日军攻击机,它们先后掉头,再次向我军阵地俯冲。
  奋不顾身地对空射击的我军士兵。
   又一轮轰炸……扑面而来的火光和硝烟遮盖住了整个画面。

24.还是我军阵地上空
   又两架日军战机飞临阵地,但它们没有俯冲,而是向纵深方向飞去……

25.行进中的军用卡车
   卡车前大光灯在跳跃,模糊地照亮前方漆黑的路面。卡车身后不远处是火光冲天的战场。大地在震动。整个车身也在震动。
   车上的抗日宣传队队员。此刻,兴奋和热情早已在他们脸上消失,在远处接连不断地闪耀的火光的映照下,能在他们脸上看到的表情,只有惊愕和恐惧。他们望着 远处烽火连天的战场,个个张大两眼,目瞪口呆。
   站立在车厢后侧的林匡。他长时间地面向战火纷飞的战场。稍后,他转回过脸。他发现黄国懿正注视着自己。
  四目交注的黄国懿和林匡。他和她都发现对方眼中充满恐惧。
  正在这时候,忽有一阵令人恐惧的呼啸声从天而降……紧接着,是几声巨大声响。人们闻声探去,行驶在前的一辆军用卡车爆炸起火。
  又一架日军攻击机俯冲而来,又拔起,其间又投下几颗炸弹,又一辆军车被掀翻……
  此辆卡车内,宣传队员惊恐地发出尖叫声……
  机枪声!俯冲而下的日军攻击机喷吐火舌,它发射出的密集子弹在卡车近侧弹跳,爆起沙尘。
  卡车还在颠簸。卡车上,惊愕万分的林匡、黄国懿和他们的伙伴。
  拔地而起的日军攻击机,它呼啸而去。
  失去控制的卡车,它象个醉汉,歪歪扭扭地窜向路边的壕沟。
  正在这时,附近阵地忽然拥出一批我军士兵,他们跳出掩蔽部,边跑边高声叫喊,明确的意思是让这些学生跳车,向掩蔽部散去。
   卡车冲进壕沟,停。
  驾驶座旁侧,一年轻军官突然出现,他奋力拉开车门。司机倒,翻出车门,倒在壕沟边。这年轻军官是陆军少尉王扶民。
  王扶民扶起头部中弹的的司机,抬头仰望被火光映红的夜空……

26.空中
   转向,再次俯冲而来的日军攻击机……

27.火光映照下的卡车附近
  混乱中,在士兵的引导下纷纷跳下卡车的宣传队员。
  卡车上显然有些僵持的林匡。他站着不动。他扭歪的、惊恐万状的脸。
  空中,由远而近的日军攻击机的轰鸣声。轰鸣声震耳欲聋。
  四下奔散的宣传队员。
  一架日军攻击机向我军阵地投弹……炸弹接连爆炸,火光中,阵地上血肉横飞……
  跑向壕沟的黄国懿。她忽然停步,转身,朝卡车大声疾呼。
  惊慌失措的林匡。卡车上仅他一人了。他僵持不动。
  硝烟中突奔而上的王扶民。他跳上车栏,猛力抓住林匡的衣襟。
  被王扶民强拉下车的林匡。但林匡一下车没跑几步就跌倒,爬起,又跌倒,又站起,两脚仿佛象生了根一样地一动不动……他被吓坏了,开始歇斯底里地颤抖。
  低空,呼啸而来的另一架日军攻击机。它机枪的枪口在转动,枪口喷火!
  依然一动不动的林匡。他惊惧的眼睛。
  跃出壕沟的黄国懿。她声嘶力竭地喊叫……
  还是一动不动的林匡……突然,一个黑影猛扑而上,扑倒林匡。
  攻击机射出的子弹在林匡和压住他的人影处猛烈跳动……
  黄国懿的眼睛;她的眼前一片模糊……

28.同上
  静止的画面……画面上是林匡的背影,他跪坐在那个不动的人影跟前;他的双肩在颤动。
  画面开始动了,慢慢地从那个人影近侧的步枪,移向他被鲜血染红的军服和掉落一旁的钢盔,最后是他的脸……王扶民的淌血的脸。
  四处的火光、硝烟和接连不断的爆炸声。
  林匡的脸……以及他的眼睛;他泪如泉涌,呐呐地在向王扶民述说着什么。他似乎已不再害怕。良久,他的手伸向王扶民被子弹射穿的钢盔,拿起,静注片刻,然 后戴在自己头上。
  不远处的壕沟,黄国懿在呼喊……
  但林匡听不见;他拿起王扶民的枪,缓慢起身,站定,面向火光和爆炸声响处。
  站在壕沟上方的黄国懿,她跨出一步,又一步;她还在呼喊,但她的呼喊没有声音;她的声音被炮弹和枪弹的呼啸声淹没了……她看着林匡抬起枪,一步一步坚定 地朝火光闪处走去……
  黄国懿止步,她向林匡的背影拼命挥手。她……似乎在喊叫。
  战火在前方指引,林匡突然发出一声震天怒吼,朝战场狂奔而去……

29.张华浜附近·芦苇丛前的开阔地·夜
  这里异常宁静,宁静得令人窒息。夜空,一轮弯月在云层中疾走。
  突然,芦苇丛中发出一声呼啸,一颗迫击炮炮弹划破夜空,在前方日军阵地爆炸……紧接着,更多的炮弹射向敌阵,刹那间,日军阵地火光腾起,爆炸声响遏流 云。
  火光和爆炸声中,我军士兵涌出芦苇丛,呐喊着,排山倒海般地冲向日军的前进阵地。
  日军仓促反击,他们排枪射击,并以零星的野战炮反制我军。但日军很快就组织起有效抵抗,一时间,枪声大作,炮声震动大地。
  枪林弹雨中,冲锋的士兵中有人倒下,但更多的士兵蜂拥而上。
  无数的冲锋士兵中的林匡,他平端的有枪刺的步枪,两眼发红,怒吼着,直奔敌阵……

30.日军前进阵地
  这是一场白刃战,但也有零星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这里到处都是混战的中、日士兵。 撕杀中,血光四溅,军械的撞击声、枪声、爆炸声、喊杀声、惨叫声 和身体的倒伏声响成一片……
  乱军丛中,满身是血的林匡大喝一声,刺倒一名日兵。当他刚从倒伏的日兵腹中拔出刺刀,另一名日兵从斜刺里冲来,林匡措不及防,脚下一绊,被撞倒,枪脱 手。那日兵转身,倒提带枪刺的步枪,呲牙裂嘴地大叫,朝他刺来。林匡一侧身,闪过。日兵又刺。林匡无从躲闪,只得双手狠狠握住对方的步枪,往右侧一板,日军用 力过猛,倒,合伏在林匡身上。两人在地上翻来覆去,滚作一团……当日兵强力翻身,压住林匡,并将双手掐住林匡的咽喉,欲置之于死地,林匡急难之中掏出一颗木柄 手榴弹朝日兵头部击去,日兵闷叫一声,侧翻,倒。林匡一跃而起,拿起地上的手榴弹,朝日兵头部狠狠砸去,一下,一下,又一下……日兵钢盔击落,脑血迸发……
  正当林匡欲再一次向下砸去时,又一日兵突奔而至,从背后将刺刀刺入林匡后胸,又拔出……林匡没有马上倒下,而是坚持着转过身来,双手抓起地上的步枪欲反击,日兵见此,抢进一步,再次刺来……正在这万分紧急之时,只听得一声枪响,日兵脑部中弹,仰面而倒。
  与此同时,林匡也坚持不住了,他慢慢地、慢慢地跪地而倒。
  一高大的身影提枪走上,蹲身托起林匡的头。他是郭大林,缉私总团的一名武装警察。
郭大林:嘿,兄弟,你不会死……
林匡(用力睁开眼睛,裂嘴一笑):谢……谢……
  言未毕,林匡两眼顿显一片漆黑……

31.依然是一片黑暗·但这已是野战医院
  这黑暗很静,很宁静,似乎离战场很遥远。但在这黑暗中又有一种空洞的嗡嗡声,这象是一种空谷间的回声,不响,但传得很远,并久久震荡……
  这震荡声渐渐平复,然后另一种声音又响起……这是人的说话声。
郑立新(象是在念报告,画外音,近在耳畔):少尉排长王扶民。他很年轻,真的,很年轻,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这位少尉军官伤势怎么样?军医?
军医(画外音):失血过多,长官。刺刀刺入后胸,离心脏仅差毫厘。肺部也没受伤。这年轻人很幸运。
郑立新(画外音):军医,他能上战场吗?
军医(画外音):他是五二一团的,长官……
郑立新(画外音):五二一团的已经打散了!几乎全军覆没!五二一团已经不成建制了;我要士兵,我要军官……等一等,看,军医,他眼睛动了。喂,喂——他叫什么?噢,王扶民;少尉!
  慢慢睁开眼睛的林匡。他首先看到的是正俯视自己的一位上校军官。这位上校胡子拉茬,满眼血丝。接着是军医。这军医是一位戴眼镜的中年人。然后,林匡用力 支起上身,四下环顾。
  这是黄昏。这里显然是寺庙的庭院,现在已临时建成野战医院。这情形能从满地的担架和铺板及躺在其上的伤兵得出结论。他自己正在其中之一的一块铺板上。他 还听到满耳的呻吟声。在寺庙的大殿和侧殿,还有尖利的喊叫声传来。在他眼前还晃动的军医和护士的忙碌的身影。
郑立新:喂,少尉,你不认识我;我是五二三团上校团长郑立新……
林匡(直视对方,声音不高,但很坚决地):我……能上……前线,长官。
郑立新(扶住他的肩膀,轻轻摇动):太好了,很好!

32.野战医院·庭院·夜
  从侧殿的窗户里射出灯光,也映照出手术台的影子,以及军医正在为一位伤员做截肢手术的情形。
  也是从那里,伤员凄烈的哀叫声阵阵传来。
  回过头来的林匡。他坐在铺板上,借着天上的星光和侧殿的灯光,打开身边的背包,取出笔和纸,低头沉思。稍后,他将纸放在军用背包上,展开。
林匡(心声):父亲,儿不孝,在此磕请安康……
  奋书疾笔的林匡。
林匡(心声):……儿身不由己;前方烽火连天,敌寇侵我国土家园,儿身为人子,如不能保家卫国,奋勇杀敌,如何面对乡亲父老,更枉为炎黄子孙!
  远处,炮声隆隆。
林匡(心声):儿已在前线;请不要惊诧,也恕儿暂不能祥述此时发生经过……
  他的眼睛模糊了。他停笔,抬头遥望远空。
  那里,火光闪耀,炮声阵阵……
  (回忆)在那里,他好象又看见那架呼啸而来的日军攻击机……它的枪口喷火!
  (回忆)灵魂出壳的他自己。他惊惧的眼睛。
  (回忆)日军攻击机射出的子弹;子弹在他四周猛烈跳动……
  (回忆)还是一动不动的林匡……突然,一个黑影猛扑而上,扑倒惊慌失措的他……
林匡(画外音,有些颤抖的心声):……父亲,儿已不是原来的儿,儿……还担负着他人父母对自己儿女的期待和重托;请原谅,我是你们的儿子,但又不完全是……
   (回忆)被鲜血染红的军服和掉落一旁的钢盔,最后是王扶民的淌血的脸部特写。
  林匡的眼睛,泪光闪闪。他依然眺望远方。
林匡(心声):父亲,儿已重生!
  (回忆)林匡的脸……以及他的眼睛;他泪如泉涌,呐呐地在向王扶民述说着什么。他似乎已不再害怕。良久,他的手伸向王扶民被子弹射穿的钢盔,拿起,静注片刻,然后戴在自己头上。
林匡(画外音,心声):父亲,儿已担负起必须承担的使命!
 (回忆)林匡拿起王扶民的枪,缓慢起身,站定,面向近处火光和爆炸声响方向。
林匡(画外音,心声):儿为中华子孙,已抱必死之心,以救国家,以救民族。如儿战死疆场,切望父亲能引以为豪。
  (回忆)张华浜附近阵地,无数的冲锋士兵中的林匡,他平端的有枪刺的步枪,两眼发红,怒吼着,直奔敌阵……
林匡(合上笔记本,将它放入军用背包,抬头,心声):儿现在野战医院,伤口渐愈,不日将重返战场。请向母亲及弟妹一并致意。多保重。儿,林匡敬上。
  最后,他收笔,将信纸折叠起,放入一个牛皮纸信封,小心翼翼地把信放入军用背包内。

33.浏河·通往茜泾的公路·傍晚·雨
  暴雨如注。
字幕:江苏 浏河 茜泾
   在雨中,长长的车队满载第九集团军八十七师二六一旅五二三团一营士兵急速朝西北方向驶去。

34.颠簸的军车车厢内
   这里挤满抱枪的士兵。
   和士兵们挤在一起的林匡。
   昏暗的车厢内,有人在抽烟。
   有一只手伸过,递上一包打开的香烟。
罗土根:抽烟吗,排长?
林匡(点点头,取出一支)):谢谢。
  另一个士兵擦亮火柴,许多人影凑在一处,依此点燃香烟。毕,大家。始抽烟。车里很静,只能听到雨声和汽车引擎声。
林匡(抽了几口烟,对身边一个穿着保安团军服的士兵):你是保安团的?
王静生:是的,长官。
林匡(转对另一个士兵):你呢?
赵得财:我是第三十六师的。
林匡:欢迎来到八十七师……
罗土根:长官,你是哪里人?
林匡:广西。
罗土根:我也是广西人,是柳州的。听你口音——
林匡(略顿,微微一笑):我在上海长大。
  正在这时,军车忽然猛烈一震,嘎然止轮。
  惊,纷纷起身的士兵。

35.公路·大雨
  一巨大的弹坑附近,一营营长黄啸正在观察地形。
  急步跑来的林匡和其他军官。
黄啸(望着被炸得七零八落的公路,他转过身来,看定他的下属):汽车不能开了。弟兄们,徒步前进,我们营一定要在凌晨之前赶到茜泾!全速前进!立刻出发——

36.公路附近的土路·夜雨
  一营官兵几路并进,冒雨朝西北偏西进发……

37.黎明·茜泾附近·我军反攻阵地
  掩蔽部后,缓缓升起的轻型线膛炮的炮口。短暂的静止。忽然,炮口喷火……一时间,我军炮阵排炮齐发,无数炮弹呼啸着飞向敌阵。
  远处的火光和爆炸声。爆炸声惊天动地……

38.清晨·同上
  阵地上空红云翻滚。炮声中,我军战士纷纷跃出战壕,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敌阵……

39.茜泾附近·被收复的我军阵地·下午
  层层密布的战壕和工事内,一营士兵持枪警戒,密切注视前方。

(待续)


本文在8/18/2018 9:21:41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49]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76]
『剧  本』 妈妈去哪儿了应帆 唐简2018-01-06[159]
『剧  本』 高中一年级《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二幕第四场演义──私聊/斗心眼(9th Grade “Modern Translation of Romeo & Juliet Act II Scene iv: Street Conversation/Battle of Wits Scene”)儿歌(英)―红霞(译)2017-11-09[282]
『剧  本』 新西天取经海外逸士2018-03-16[161]
相关文章:『梁木《军之旅》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49]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76]
『随  笔』 我舅父的“军之旅”梁木2018-08-16[125]
更多相关文章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8-08-26 22:20:52(第1条)
看你的《军之旅》,会让我想起父亲的八一三抗战,设身处地的想象战争的残酷和战友的情谊,然后听《怀念战友》,当听到下面的歌声时,我泪流满面:
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
好象那雪崩飞奔万丈
啊亲爱的战友
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和蔼的脸庞
啊亲爱的战友
你再不能听我弹琴听我歌唱
 主人回复 
向你父亲的英灵致敬!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