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诗歌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楚辞般的多姿炫丽、老庄似的哲思奥义——读黄翔诗化哲学新著《東方大诗》 发表日期:2018-06-08
作  者:李诗信出处:原创浏览30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楚辞般的多姿炫丽、老庄似的哲思奥义——读黄翔诗化哲学新著《東方大诗》
文/李诗信
2018年06月08日,星期五

诗性是诗歌对现实人生的艺术超越,哲思是对世界重大意义形而上的深层思考;诗性作为文学的极致道出了诗人对人生的价值情怀,哲思作为思想的极致牵动着哲人最深层的人文情感。情调之诗和哲理之诗,在对生命的深邃体验中表现出同根同源。黄翔的近期著作《東方大诗》就是情调之诗和哲理之诗的完美结合,也是黄翔诗化人生在艺术哲学上的再次飞跃!这部集散文、诗歌和东方哲学为一体的诗赋作品,全面展示了一个大师级诗人对社会、人生、地球和宏观宇宙的散漫追问,是一部当代骚人的《天问》,如楚辞般的多姿炫丽,有老庄般的哲思奥义!

什么是大诗?黄翔说:真正的诗歌唯有大诗,大诗无形式之人为界别。这部弘扬东方文化和哲学的诗化著作,就是一部真正意义的《東方大诗》

黄翔的诗文总是具有任性狂草般的气场,能在狂野中绽放酷美、在呐喊中饱含深情、在摇滚中唱出哲思!我想,这必定与他自身的文化渊源和人生境遇相关。黄翔出生于湖南,母亲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父亲早年留学日本,被枪杀前是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东北情报局局长),血缘上是黄庭坚后裔。生存环境与家学熏陶奠定了他的文化底色,也影响了他的人生走向。

湖南历史上是楚国属地,也是湖湘文化中心地带,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不断产生天才、怪才、鬼才的地方。屈原的大量作品是流浪在沅湘地区写成的,世界第一个造纸的发明人蔡伦是湖南人、历史上有数不清的文化、军事奇才是湖南人,晚清的曾国藩、左宗棠至今的中国谁人不知?湖南在当代史上的文人、伟人、英雄和枭雄无数,是毛泽东说的“遍地英雄”之地!如果从文化基因上寻找源头的话,似乎可以追寻到楚文化的遗风。中华文明的主体可以说是中原文化和楚文化的双声吟唱。中原农耕发达,农业种植必须遵循季节更迭规律,必须研究阳光、土壤和水源对农作物的生长作用,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有序的劳作才能收获生存的必需品,因此,在农业文明发达的北方重视等级和礼仪制度,这样的环境必然会产生孔子这样的儒家文化领袖;而在中国的南方,历史上的楚国地广人稀,自然资源十分丰富,人们生存所需能够不依靠种植,他们可以上山打猎、林间采摘和下水捕鱼,这样的生存方式必然决定了他们在荒野中产生出带有野性的放射性思维,形成了与农耕文化不同的楚文化。从屈原的作品可以看到与中原文化迥异的思维方式:《离骚》和所有的楚辞作品都充满艺术夸张而极富浪漫色彩,从内容上看出屈原的思维是神性、跳跃、放射又夸张的,与《诗经》的对称优雅、与《四书五经》的平稳厚重、与孔子的“中庸之道”和敬鬼神而远之的人性思想都差异极大;黄翔的很多作品都具有楚辞那样的气韵,其个人性格也极具楚人那种“英雄”气概。

黄翔在“关于诗歌的隨想”写到:“雀鸟和鸽子栖居在北方皇城的阴影中,诗歌的鹰隼来自荒野遼阔天空自由的鹰巢。是的,是自由和野性的鹰巢,不是受制于皇城的围墙或‘话语权力中心’的黑色威摄 、在精神暴虐的缝隙中自我迷幻和安静咕哝的‘鸽巢’和  ‘雀巢’ ” 。“任鹰隼凌空展翅!扫雀鳥栖枝叽喳!//净庙堂良莠混聚!清江湖鱼龙驳杂!”黄翔的楚文化底蕴和楚人性格都在这些文字中表露无遗。

《東方大诗》內容共分為三卷:《辽阔的心经》、《天啓之灵》和《人体极光》,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东西方哲学、世界历史文化和当代科技与哲学的关系无所不包。这是一部极其浩大的诗化哲学著作,也是黄翔一生艺术和哲思研究的重大成果。

一、辽阔的心经

 《辽阔的心经》是黄翔多年前的哲思文论汇集,其中分为:《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辽阔的心经》、《全球文明流动的身体》、《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

为什么要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黄翔是这样解释的:在人类进入全球化的时代,大地上生命“个体和群落”必然面对精神大迁徙,走出威权的宫墙和世俗的市井,开始了新的文明时空独特探测和转型之旅。这是地球上本次“文明变革”的一次预设性与建树型的精神移居。黄翔认为:星体的天眼朝下俯视,人体被收入星球的视域;人类的肉眼朝上仰视,视线永无抵达星体之日。未开发自身“星云视域”的“地球人”是精神弱视的盲者,血肉之躯在“天地人”的大联网中与外星球绝缘;人体“宇宙星云”中的“细胞星球”也无从发现和终生失联;也无从内视和感知自身中的天旋地转、倾听每一个瞬间“血肉倒流于时光”的“轰鸣的沉寂”。

那么,我们该如何“翻越”?《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就是围绕着这样一个中心论点展开深入细化的讨论。

《辽阔的心经》开篇就是:“魂归故里!魂归故里!魂归故里!文字如玉石,智慧如金沙,为我铺就一条金光灿烂的梦中的归途,送我返回同我远隔万里之遥的东方、我魂牵梦绕、日呼夜唤的心灵深处的家园中国!” “置身异域却离不开中国;魂归故里却仍云游西土。我就是这么一个中国人,许多中国人都是这么一个我。此中除了性情还是性情,无精神意义上的高低、深浅、是非。” 多么深情的呼唤,多么赤诚的游子柔肠!这些文字奠定了该篇文论的故园情结基调。

“大善与大恶,就是超乎善恶本身的无善也无恶”。黄翔就是从哲学思辨的高度认识善与恶的辩证关系,从而化解了人生恩怨中的恨,心中只有对故国家园无限的热爱和深深的眷恋。这种眷恋既是实体的故国家园,更是精神上的东方文化和哲学家园。通过展开极其辽阔的心理画卷,详尽深入地论及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之精华对当今世界的指导作用。但这些论述不是像经院哲学那么系统和呆板,而完全是诗意化的,是“智慧如金沙”,为黄翔铺就一条金光灿烂的梦中的归途:当我返视“一日人生”时,我发现身后辽阔的地平线上,出现一幅从天顶垂挂下来的“傩”面具。它从整个天幕上俯视着我,以浑圆落日光芒的线条勾勒和涂抹着我。瞬间,我感觉我的生命渐次融入并消解于我所注视的画面中,我在我的视线之中、也在我的视线之外还原为终极无解的“傩”。在唱着《辽阔的心经》之咏叹调时,这个柔肠寸断的海外游子在精神上回到了故国故园。

《全球文明流动的身体—人类精神水脉全景性俯瞰》把全球文明的碰撞、交流、融合形容为水脉——精神水脉的碰撞交流和融合。此文以勾勒和呈现全球范围内人类各大文明为主要内容,文章在表现内容上涉及历史、政治和文学等诸多方面,其内在精神表现是诗化的,其外在形式为黄翔所喜爱和长期应用的“综合文体”。

该文内容一改黄翔其它文论主要论述东方文化和哲学的范围,把哲思目光放到了整个世界。仅从文论的分段标题就可以看出端倪:亚历山大大帝带着“河流”出现;两大河流扇形的“交媾”与“怀孕”;尼罗河!尼罗河!流动文明身体的尼罗河;大西洋巨型水镜映出美洲怪兽;叙利亚式民族经典的独特拥有;从低谷攀上精神顶峰的希腊;吠陀  是古印度的另一个名字;“中华民族”传统文明的当代反思;尾声:台湾泰雅族女诗人的“泉屋”。

人类文明交往的方式主要有暴力冲突与和平交流两种。亚历山大东征是区域文明之间暴力冲突的典型事例,成功的征服使这位“帝王”的地理视野和精神视野较此前突然变得辽阔:在他占领的地域,他许诺征服者和被征服者平等,不同民族可互为通婚。他对文明持开放姿态,容纳不同民族文明的交流和融合。但在他的心灵深处,以为一种新的文明的产生,首先是而且必然是理所当然地以希腊文化在其中为主体结构。

这种以自我文化为主体而骄傲的潜意识,几乎所有的征服者都与生俱来。但事实上,每一种文明都是特定地域环境的产物,不同文明彼此融合时都必须因地制宜才能得到蓬勃的新生命。因此,黄翔用了大量的篇幅介绍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几大文明成就,与此同时也批判某些文明主体的偏见。如:中国人早就知道了异域的意大利乃至他们的但丁,西方人迟至很晚才弄清楚中国为什么叫“中国”、而不是别的名称?谁是东方诗人李白?

对各种文明的介绍中,黄翔特地指出古代中美洲阿兹台克人的所谓“文明”就是反人性!反人伦!反文明!格斗和争战是他们的天性,以人作祭品是他们的嗜好。在他们的宗教祭祀庆典中,一部分人置身于生命的狂欢,而另一部分人却即将为狂欢者瞬刻人头落地。人祭牺牲的必然结果就是人张开口吃人肉、喝人血,他们在众目睽睽中活生生地将牺牲献祭者的胸脯划开,将一颗鲜红搏跳的心用刀挑出来献给神祗。阿兹台克人似乎保持一种观念,认为如果神灵没有人的心脏持续供奉,宇宙就会失序,神祗就会失去掌控宇宙生命世界的神力。这哪里还能称为“文明”,简直就是邪恶之极!

《全球文明流动的身体》对中华传统文明的当代反思可以算是该篇文章的重点。

文章在充分肯定中华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以黄翔自己独特的视角展开了对封建文化糟粕的批判,矛头直接指向了孔教中的诸多问题,甚至对老庄,主要是对庄子消极的一面也展开了批评:从某种意义上,孔子、老庄们的思想对人的精神健全发展弊多于利;对稳定社会权力结构利多于弊。庄子不比孔子好到哪里去,也不比老子更多哲思和诗意可让人期待。老庄、禅宗、道等,为中华民族的传统菁华,不能仅一味承传,而少了反思和精神的发现和发展。黄翔的批判也并非是全盘否定,对于孔子,他是这么看的:毫无疑义,孔子是中华民族古典文明的代表和象征人物之一,《论语》中,无处不见其智慧的闪光;孔子思想中不时见本真的闪光,也不时露出感悟的峥嵘。且看他如何造型、且听他如何歌吟:“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里不纯属理念教化、已经有诗意的感觉了。他对《论语》中也有很多喜欢内容,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黄翔认为:中华民族的文化主要体现于春秋时代的“诸子百家”及其后的“唐诗宋词”、古典戏曲和书画艺术。只有这些形象的、感性的、具有精神冲击力和颠覆力的文化才能进入人类世界的精神视野并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杀虏成性的征服者成吉思汗,黄翔对他某些方面也予以了肯定,并以其阳刚之美来批判我们民族过分的阴柔之气:“这位叱诧风云于人海者,曾以惊人的力量,在整个地球上开拓辽阔的疆土。他的伟业不仅决定其勇猛和胆略,也决定其战时或和平年代选拔和荟聚人才时的慧眼和谋略。何等开阔和坦荡的襟怀!”也是今日中华文明需要承传和拓展的“成吉斯汗”式的精神生命的阳刚之气!中国式的文化心理中世世代代沉淀、积压了太多的隐忍,太多的阴柔,太多的烟雾迷蒙,需要阳光泛滥与暴涨、冲击与颠覆,以达到新的精神生命的阴阳平衡!

《宇宙人体思维与表现》是黄翔诗书画综合艺术展览“岩浆与火焰的天体和大地”前言。何为宇宙人体?大概可以理解为是具有宇宙视角和思维的人体,有了这样的视角和思维,我们的智慧祖先才得出了这样一些哲思深邃的结论:“大象无形”与“大音希声”。黄翔由此而演化出:“大象无形”中“包罗万象”、“大音希声”中“沉寂轰鸣”。

面对浩瀚无垠的天宇中,不同时空平行于立体交叉。黄翔的哲思进入了宇宙的境界:“消失”与 “抵达”、“失踪”与 “传递”和 “重现”、 “出现”与 “虚无”等现象在宇宙中是辩证统一的,因此得出结论“不知道我从何处延伸而来,不知道我往何处延伸而去?”“当前时间立定的位置就是我的位置;不解事物流动的位置就是我的位置。”这就是人类无解的宇宙生命时空!在浩瀚的时空中,“生与死如一、动与静如一、有与无如一、天与地如一、男与女如一、内与外如一。”“感觉消失感觉。形式消失形式。”什么也没有,只有区别和未剥离于血肉之躯的生命“宇宙人体”。

理解了上述哲学思想,也才能理解黄翔的诗书画艺术。从中国文化传统来看,诗书画本是一家,诗人、书法家、画家三位一体的艺术家在中国历史上是普遍现象,黄翔也不例外,他的“诗书画”共同组成了一座“东方精神金字塔“!

二、天啓之灵

《天啓之灵》的开篇之作《大石磬》一文,缘起于黄翔在荒野地上捡到一块石头,他感悟到了石头的内在生命:月色中荒石/日光中石磬//一沙一世界/一石一星球。荒石在他手中顷刻成了石磬,并由此演奏出了充满哲思遐想的诗赋乐章,他对石头的微观探秘,居然写出了庄子《逍遥游》的宏大气势和壮丽意境:
 
  夕光为我铺开辽阔的宣纸,荒芜而空旷。从中唯见孤寂的荒石,荒石的孤寂,简单而丰富。我顷刻置身石化的时空,沉凐于孤石荒蛮的深处。我从中看见沙粒密布中一扇扇隐秘的门扉,镶嵌于间隔的是古远天然的空窗和漏窗。门扉一一吱吱嘠嘠朝我打开,我立于荒石时空漏窗、空窗的视窗前。返视的瞳仁中映出荒石外的雁影、细雨和风中竹丛默立。猛回头听见的是声音之外的声音,罕见于深心的啼鳴的寂静。是漆黑中深藏的暝光斑斑驳驳的咒语?是了无声息的洪荒渾沌的呼噜?是荒蛮岁月骨骼中藏匿的寂声?是史前精灵失落于此的静默的箴言?

《大石磬》是黄翔两年前的作品,我很有幸成为该文的首批读者,黄翔超凡的的诗歌语言能力我早有认识,但读《大石磬》时还是非常惊讶,我在十分激动的状态下写成了《开启‘大石磬’那一扇扇隐秘的门扉》,并当月在《诗歌周刊》上发表。《大石磬》开篇就精妙绝伦,不是普通诗人能够写得出的语境,更不是那些先疯的伪诗人能够想象出的语言,即便他们读到这样的文字也无法理解其中的哲学思想和意境世界!这是一篇完全可以与庄子《逍遥游》和陶渊明《桃花源记》媲美的大作!该文也一定会像这两大名篇那样流传后世!

庄子《逍遥游》从“北冥有鱼”起至“众人匹之,不亦悲乎”止,作者大笔挥洒,以描写神奇莫测的巨鲲大鹏开端,一开头就向我们展示了一幅雄奇壮丽的画卷:北方深海之中,有一条“不知其几千里”长的巨鲲。这条鱼的巨大,已经够令人惊奇的了,而它竟又变化为一只大鹏,这怎不令人感到神奇万分呢? 庄子着笔于宏大宇宙的浪漫想象;而黄翔则反其道而行之,凭一沙一石也可以从“夕光为我铺开辽阔的宣纸,荒芜而空旷”中展开奇妙世界,这当中的意境同样壮丽雄奇!尽管两人行文的切入视角迥异,但两人表达的人生哲学思想十分接近:人应当不受任何束缚,自由自在地活动。黄翔的人生历程和“梦巢”写作也正是像庄子要求的那样:超越时间和空间,摆脱客观现实的影响和制约,忘掉一切,在主观幻想中实现“逍遥”的人生观。

《东方大诗》中卷《天啓之灵》中前三篇《大石磬》、《闲情斌》、《大白扇铭》风格接近,但展示的内容各不相同,它们彼此互为补充和映照,犹如交响乐之三部曲。这几篇文章内容有涉地球、人类、生物类的散漫追问与探索,是屈原《天问》精神在当代的思想再现。

从《诗思奥义》开始,文章的哲思表达就更加抽象和和紧凑,副标题就直截了当地喊出:走出精神沙漠的“塔克拉玛干”。前面三篇现代大赋至少还在借用具象的“石头”、“拨浪鼓”和“大白扇”演化抽象的思想,而后面的文章则比散文还要松散,开始进入一种像音乐的随想曲状态,这会让某些读者感到晕眩。

“泼墨于岁月的弯曲/狂草于颠狂的时空/线条纵横中象形纷呈/性情书写中天地倒悬/摊开的是血肉生命的卷帙/听山光水色中丛莽窸窣/翻阅的是宇宙人体的扉页/见星斑明灭中文字密布”

这样的诗歌语境看似明了清晰,实则意象复杂,意境幽远奇幻,思想高深莫测!当读者还在意境迷宫中迷失方向时,作者马上问道:诗是什么?什么是诗?什么是東方“诗化哲学”?東方“诗化人生”?然后作者自答:是“日晕光圈”的孤绝!“血肉生命”的行迹!是“宇宙人体”的投影!这种形而上学的自问自答,完全是一种诗化哲学的思考探索,理解起来就像听交响乐,绝非浅读一次或几次就能完全理解的。对心急的读者来说很难,但对于有欣赏音乐能力,特别是能够欣赏无标题音乐的人来说,黄翔的诗文可以像欣赏音乐那样反复品味。

《诗思奥义》的要点在于反复强调东方文化绝不亚于西方文化,并列举大量的事例证明东方智慧还遥遥领先于西方!确实,东方古代哲学远比西方发达!中国的儒释道哲学历经几千年而不衰,至今仍有强烈的生命力,而反观西方古代哲学,古希腊唯物主义尚未超越印度的顺世论哲学,也未超越中国的荀子哲学;古希腊的辩证法虽然丰富多彩,但也未超越印度佛教辩证法,更未超越中国《老子》、《易经》的辩证法,西方古代根本就没有军事辩证法,中国则独具享誉世界的《孙子兵法》。东方哲学体系一经形成,基本上是前后继承,逐代完善,所以能够历经千年而不绝;反观西方哲学,门派林立,每一个派别都在批判其它派别,彼此批判、自立门户,形成许多对立的体系,却没有一个能够跨越两个不同类型的社会形态。苏格拉迪的门徒派势显赫,他们很快就分裂成很多派别甚至相互对立。到了近代,西方哲学蓬勃发展,但仍然没有一个派别能够独领风骚100年!

关于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差异,黄翔是这样认为的:两半球文化时空观悬殊、视角异质、各具不同层次的优劣,面对“未知”和“无解”的浩瀚宇宙无垠时空,血肉感官天然设限的人类精神认知中,西方哲学精神视域绵延至其后,其批判的锋芒日趋无以继续、终为之后出现的现代科技发展所取代,以求日益挣脱宇宙“立体交叉”的多层时空中“浅层时空”认知的羁绊,或跳出日光中“不同信仰与教义”的惯性藩蓠。而東方哲学时空的深层,隐匿于其中的是“非砖石壘筑”的诗化人生与诗化哲学的“庙宇和教堂”,秘藏于其中的是人类学、生物学、宇宙学意义的千般奥秘与天然本义。宇宙时空庙堂的東方“詩化哲思”空间,奌燃的是“焚烧于永恒的天体太陽的日烛”!是“缠繞与瀰漫于无尽光年的云霧的香烟”!独具“穿越时空与复归自然”的精神色彩!“天人合一的宇宙人体”超前意识!饱满的人文精神含金量!从刹那即灭的无解的“血肉之灵”中,行迹移步于惯性与常态精神歧义与岔途外!

東西方文化哲思可平行于比較、兼容于互补,却绝非彼此“悬殊于先进与落后”,其深层识别中各具不同的内质,犹如西医和中医都可以治病救人,所不同的是西医 “头痛治头”、“腳痛治脚”;而中医把人的生命视为整体,治病对病人做整体的辨证施治,相对于治病来说,中医更强调“修身养性”也就包含了心理治疗,中医强调治未病,实则就是“超前预防”。

《宇宙人体金字塔》论及的哲学话题比《诗思奥义》更加广阔和自由,从古代的东方文化智慧哲学跨进了现代甚至超现代的领域。开篇首句话就是:“如果说宇宙人体密布星辰的细胞,那么汉字是血肉生命坠落的陨星。”何为宇宙人体?黄翔对这个词语的内涵与外延是这样界定的:众生中的每一生命个体,与生俱来都各自拥有“血肉的洞窟”!体内都潜隐有待发掘的“人体金字塔”!天然藏匿于塔内的是“诗”的“宇宙生命”的万千异象和秘诀!在这样的的界定下,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认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宇宙生命,体内都隐藏着天人合一的金字塔般的神秘信息,其中隐藏着宇宙意义上无限浩瀚丰富的“诗”。

数千年前東方大智慧早已开启“宇宙人体”精神意识“秘室的禁门”!“天人合一”、“复归自然”、“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智若愚”振聋发聩!永世长存!我呼吁21世纪精神意识质变中的“地球人”全体在“蓝色的星球上”朝之双手合十、顶礼膜拜!!!東方之“灵”!血肉之“灵”!宇宙之“灵”!黄翔认为:中国人的基因血脉或者骨髓里早就存在祖先几千年前传递下来的东方大智慧,这是来自于宇宙洪荒的大智慧,是我们的祖先受到上天的启发而获得的大智慧,只需要打开“秘室的禁门”,每个人都可以释放出无限的力量!我相信:黄翔这部奇书,也是受到“天啓之灵”写成的。

《宇宙人体金字塔》共分为87个小节,几乎每一个小结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如何利用東方大智慧来开启“宇宙人体”精神意识之“秘室的禁门”!对作者来说:这是一个复归东方大智慧的自我救赎之路,是一条精神朝圣的宗教归途,在完成这篇《东方大诗》的过程中,作者的精神世界进入了东方文化和智慧的最高圣殿!读者在阅读这部《东方大诗》时,也需要像宗教徒理解教义般圣洁虔诚,由此开启“宇宙人体”精神意识“秘室的禁门”,让心灵升华到东方文化智慧的最高境界。

三、人体极光

《東方大诗》下卷《人体极光》共有190个小节,延续了《宇宙人体金字塔》那种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自由散板风格,任随放射性思绪信马由缰,其中的诗歌、哲思和对现实社会的批评都闪现出美妙的光芒,这些光芒飘忽不定,有些一闪而逝,有些多次闪现,但这些看似分散的光芒,汇聚起来就成了一道傲世美丽的诗化哲学的北极光。

卷首遗世篇看似一首短诗,推敲起来则是讲东方的智慧和哲理。如同《大石磬》一样,从一粒微尘或一滴水珠中,可以感悟丰富浩瀚的时空和无尽丰盛的生命,对这些微小物象,“盲视者”看起来是“空无”的,“失聪者”听起来是“寂静”的:

是一粒微尘,微尘中悬垂着星空/是一颗水珠,水珠中汹涌着汪洋/是心灵镜象中的时空远眺/是古远天问中的当下回音/盲视者无从目击“丰盛的空无”/失聪者无从谛听“轰鳴的寂静”/日光下澹泊于得失的绑架/童念中不绝灭缠绕的梦痕。

什么是人体极光?人体能够散发极光吗?人体能散发红外线光芒,但肉眼看不见;作者说的人体极光显然与红外线光不相干。从下面的文字中可以找到人体极光的答案:

北极光为何于流光溢彩?为何投射自“高处不胜寒”的天顶?为何出奇不意地灼亮于天然自我释放?它是天生性情的隐者。无意识中却自身奌亮于自身。辐射前无渲染、传播的预示与先兆。消失时垂簾于谦卑中了无遗痕。
    北极光!北极光!哎,你柱立的是惊艳的光柱。你悬挂的是色彩的瀑布。你揭幕于形色迥异的巍然独存!你外化于与生俱来的天然自由!
    浩瀚天宇是你的大背景。汇聚的是宇宙时空中饱和的能量。不受制于任何外力的驾控与主宰。
          “天馬行空”行迹纵横于世外净境; 
          “独往独来”墨彩孤绝于水泥丛林。
         你的出现是无争于世、自生自灭的“无垠时空”中的“行为书写”!!!
         你的存在是形色独具者中个体生命“人文极地”内的“精神极光”!!!

显而易见,北极光是黄翔隐喻自己的人生境遇和理想追求的精神意象,自己就是“人文极地”内的“精神极光”!在后面的论述中,黄翔用咏叹调般的诗句再次回答了人体极光问题:我现在活了,一具匿身于人体极光中的精神“木乃伊之灵”,复活与重生于你们围聚的眼光中,复活于同类中的众生对一个人的记忆,复活于时空遗忘的漩渦。

黄翔的咏叹调有时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内心的伤痛:我意外重拾回一颗被撕裂与被阉割的心灵,从中发现今生已过的我,从未走出青空下的“冰”与“火”,遗世独居荒蛮时空棚屋的清凉!!!

老庄思想中的理想世界也令黄翔神往,南极冰川的企鹅社会成了黄翔理想的诗化意境:啊企鹅的南极冰川、冰川南极的企鹅!  你绝缘于生态的人为伪饰,你弃置于浊世的浮光掠影。
                    身外是冰清玉洁的“隔世的风情”。
                    体内是一尘不染的“晶莹的寂静”。

《東方大诗》下卷的内容太丰富广阔,以我的能力要阅读和评说完根本就不可能,为了避免文章太长,我只好尽快结束自己的言说。

如果说《東方大诗》的上卷内容作者还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可以依凭想象的基本结构的话,如“石头”、“拨浪鼓”、“大白扇”、“诗思奥义”、“宇宙人体金字塔”,读者从这些稍具物象或略为抽象的慨念中可以像欣赏交响乐那样去品味和思考,那么《東方大诗》的下卷《人体极光》就不是那么有形可依,而是进入了“大道无形”之境。下卷涉及的内容和话题极为广泛,从内容的广度和深度来说都远超老子的《道德经》的范畴,是对老子“天地之道”的继承和发扬光大,并在此基础上演化出了“宇宙之道”,其中不仅加入了佛家儒家的人文智慧,还吸取了现代科技理念,内容浩瀚广阔,哲思深邃。这样一本奇书称为“天书”也不为过,这绝非是我这样的普通读者能够读透读懂的。即便如此,像我这样的普通读者也可以在走马观花似的阅读中不断受到启迪,获得教益。

我相信,《東方大诗》是值得各种层次的读者欣赏阅读的:普通读者既可以将它当作大型散文来阅读,也可以欣赏书中大量的诗歌作品;对于研究型学者来说,既可以讨论黄翔的诗学理论,又可以研究黄翔的哲学思想。我相信,随着这部“天书”问世之后,必定会有大量的学者写出更好的研究文章。我抛砖引玉,期待看到学者文友们更多更好的《東方大诗》评论美文!

本人学识所限,文中错误难免,欢迎文友们批评指正!

感谢黄翔和秋潇雨兰的信任,在出版前让我读到这部奇妙的天书!

2018年5月28日,写于成都上锦颐园


本文在6/8/2018 5:40:0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影视评论』 看《疯狂亚洲富豪》凌珊2018-09-01[37]
『诗  歌』 交会——无法踰跨的宿命方明2018-09-14[23]
『随  笔』 只为情怀而转身缪玉2018-09-11[31]
『纪  实』 曰本福岛核扩散追踪尹浩镠2017-02-05[152]
『书评介绍』 三支翅膀——《沈家庄诗词选》序林楠2018-09-14[3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诗歌评论
『诗歌评论』 致中国当代诗坛的公开信——从艾青、周良沛的文章谈起黄翔2018-05-04[163]
『诗歌评论』 致当代中国诗坛泰斗——艾青黄翔2018-05-04[158]
『诗歌评论』 翻译艾米丽·狄金森,究竟要从哪里出发,向何处抵达上海译文2018-03-09[189]
『诗歌评论』 穆旦百年:春到人间燕归来杨开显2018-02-02[268]
『诗歌评论』 和余光中面对面孙绍振2017-12-29[281]
相关文章:『李诗信
『随  笔』 追忆与思念:一对抗战官兵的生死情缘李诗信2018-08-11[4034]
『随  笔』 双语家庭记事(06):夜深风竹敲春韵,有人欢喜有人恨李诗信2017-05-21[577]
『随  笔』 双语家庭记事(05):中式“天伦之乐”与美式“自己的生活”李诗信2017-05-21[404]
『随  笔』 双语家庭记事(04):中国式的家庭亲情他们实在看不懂李诗信2017-05-21[616]
『随  笔』 双语家庭记事(03):他们的家庭亲情我看不懂李诗信2017-04-11[41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诗信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