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写《走出沉默》发表日期:2018-05-24(2018-05-26修改)
作  者:梁木出处:原创浏览11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我写《走出沉默》
文/梁木
2018年05月24日,星期四

我写《走出沉默》


  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发布信息,全球有一点二亿人患有抑郁症。同年,根据2005年在北京召开的亚洲精神学科高峰会公布数据,称中国有超过两千六百万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到了去年,也就是2017年,世界卫生日聚焦的主题是“关注抑郁症”。在此之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数据,2015年全球有超过三点五亿人受抑郁症困扰,为全球人口的百分之四点三,每年因抑郁症而自杀的死亡人数高达一百万,并预计至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人类第二大疾病。而有关中国的数据,当年的抑郁症患者已达九千万。
  以上数据表明,自2005年至2015年的十年间,全球抑郁症患者总数上升了将近三倍,而中国则更高,为三点五倍。但以上仅为统计数据。在中国,在比城市居民生存压力更大、自杀率更高的农村,许多受抑郁症困扰的人则根本不知自己有病,是从不就医的。在另一方面,有数据显示中国抑郁症患者的就医率仅为百分之十。这也就是说,在我国,有百分之九十的抑郁症患者都选择“沉默”,在沉默中忍受煎熬。
  应该是2005年,我在《南方周末》读到北京友谊医院心理门诊柏晓利医生和她创办的“友谊之友”协会的报道,因我总觉得自己似乎也曾遭受“抑郁”的困扰,由此感同身受,就此开始关注抑郁症和北京的“友谊之友”协会。
  据当年的报道,“友谊之友”是由北京友谊医院心理门诊的柏晓利医生2003年创办、由一群志愿者志愿组成的互助协会,结成“友谊”的是近七百名抑郁症病人,其中有下岗职工、机关干部,也有知识分子、企业家及各界人士,他们之中最小的只有九岁。小组心理治疗是“友谊之友”的一个重要特征。这种心理治疗方式最早要追溯到1905年,美国医生普拉特在波士顿首次采用开展集体讨论的方法,帮助久治不愈而又心情沮丧的结核病人以克服抑郁情绪。二战后,为医治战争创伤,此种方法在西方更是广泛运用。据《南方周末》报道,在“友谊之友”协会组成后两年多时间里,柏晓利联合二十位心理医生在协会先后组织了近五十个心理治疗小组,近七百名抑郁症病人走进治疗小组,很多多年不愈的患者由此恢复正常生活。“友谊之友”的宗旨是把掉进抑郁泥潭的人打捞出来,走出郁闷,走出沉默。
  柏晓利医生和她的“友谊之友”令我感动。也是2005年,我写了电影剧本《走出沉默》。
  但我既非作家也不是编剧,无缘各类“协会”,因此剧本写成了,也就一直藏在抽屉里。2011年初,我偶尔在网上看到北京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电影家协会发布的“北京影协杯”电影剧本征集活动的公告,公告称是全国性公开征选,申报剧本必须匿名,由专家评审(盲选),一时冲动,于是就将《走出沉默》寄了过去。就这一年的第二届“北京影协杯”( 2011)电影剧本征集评选活动,我的《走出沉默》获“入围优秀剧本”(三等)奖。

  我记得,那一届“北京影协杯”剧本评选结束后,北京文联、北京影协曾组织一次剧本推介活动,但可能因剧本题材或所涉及的理念方面的的原因,《走出沉默》没有获得相关影视公司采用。但在上述推介活动中,我得知,主持“北京影协杯”剧本评选的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影协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他们只管剧本的剧作水平和思想内容,而能否进入实际运作,那就要看电影公司的老总和制片人的眼光了。也是在这次推介活动中,北京影协的一位先生对我说,你的剧本在专家评审中总分名列前三,但在最后的总评中落了下来,可能是因为题材的原因,你写的是抑郁症病人,可在咱们中国,怎么有可能拍这类电影呢?
  以上是旧事,但我一直感怀在心,一方面因这剧本可能确实写得不错而暗暗自喜,另一方面又因这完成并获奖的的剧本或将埋没而难以释怀。近期,因无所事事整理文稿,翻到《走出沉默》,又看了一遍,突然想,何不将剧本拿出来与文心社的朋友分享呢?与其置诸高阁,不如令其“问世”,或可请教有识之士!如此,沉吟至今,我就将电影剧本《走出沉默》翻了出来,放到“文心网”上。文心社是深耕文学的沃土,我很想和大家一样,成为一名耕植者。

  人罹患抑郁症,在很大程度上与患者个体的遗传系统异常有关,但也不能忽视现实生活中的各种诱发因素,如各种重大社会事件的发生,并因其长期、持续的存在而引起强烈的、持久的和不愉快的情感体验,形成悲观消极的思维习惯,因而诱发抑郁。这或更应引起人们的重视。因为遗传因素毕竟仅是一种可能,并不必然发生;而除了遗传之外,决定抑郁症发生的因素还有社会环境;只有在环境与遗传的交互作用下,人的抑郁才有可能发生。而事实上,即便一个人的遗传系统正常,剧烈的、颠覆性的或冲击力很大的社会事件,也可能诱发“抑郁”。如,在战争中因伤残久治不愈而心情沮丧的军人,或因天灾人祸失去亲人的人,或因各种政治迫害遭受心灵创伤的人以及这些人的近亲属,都有可能陷入抑郁的泥潭,并难以自拔。
  如本剧中的黄天横,他是一名律师,但不幸又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他患病的起因是对父亲的愧疚。他父亲是一位曾经的“右派”,在他十岁时离开,二十五年后才回来。陌生使父子产生距离,以至形成难以名状的隔阂。但父亲的突然死亡令他震惊,特别是,在他知道父亲曾经历的种种冤屈和苦难后,又使他产生难以解脱的内疚、自责、孤僻等忧郁情绪,甚至引发精神障碍。黄天横原来也是拒绝治疗的。而后在他的同事王颖(也曾是抑郁症患者)的推动下走进了心理门诊室,并参加“信谊之友”协会,后又成为一名志愿者,在帮助他人的同时解放自己,最终走出“沉默”。
  剧中的林教授是一位非同一般的心理学专家,他对病人的治疗并非仅限于药物和精神分析,为了达到让病人真正康复而不出现反复,他组织抑郁症患者成立了“信谊之友”联谊会,交流小组、及病友之间的相互帮助和激励是联谊会的特色,走出郁闷、走出沉默是联谊会的宗旨。
  关于“林教授”这个人物,他的原型是北京友谊医院心理门诊的柏晓利。柏晓利是位女医生。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剧本的时候为什么要把“她”写成一位男医生。剧本写完后我曾经很遗憾。如果剧中的“林教授”是位女性,故事可能更有感染力。而且,“友谊之友”协会确确实实就是柏晓利这位女医生创办的。
  据我所知,类似北京“友谊之友”协会的抑郁症患者之家至今未有“第二”。如果在全国范围内有更多的“友谊之友”,那么,中国的九千万抑郁症病人中,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沉默”……

 


本文在5/26/2018 6:40:3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居里先生放飞了居里夫人——走过磨难的外嫁女谭绿屏2018-07-20[30]
『随  笔』 大阪的日子凌珊2018-07-05[13]
『随  笔』 小人书,大世界缪玉2018-07-19[14]
『随  笔』 回首刘红园2018-07-19[12]
『随  笔』 餐车刘红园2018-07-19[10]
相关文章:『梁木《走出沉默》
『获奖作品』 走出沉默(四)梁木2018-05-25[76]
『获奖作品』 走出沉默(三)梁木2018-05-25[49]
『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走出沉默(一)梁木2018-05-24[68]
『获奖作品』 走出沉默(二)梁木2018-05-24[38]
更多相关文章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8-06-24 21:40:55(第1条)
影视行业水太深,加上受政治因素限制,好剧本要成为好电影,非个人之力能够成功。期待梁木先生的作品早日搬上银幕!
 主人回复 
谢谢李先生!实际上正因为难有可能拍电影,我才将这剧本请文心社的朋友分享,同时也作为一种留存,不致完全完全埋没。我现在想想还是写小说好,能够表达心意。但也无处发表,又为另一种痛苦。谢谢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