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郭家连襟——父亲和九姨夫发表日期:2018-03-22(2018-03-20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31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郭家连襟——父亲和九姨夫
文/晓梅
2018年03月22日,星期四

      父亲和九姨夫是一对连襟,即姐妹的丈夫。姨夫张平也是山西人,但和父母的认识并不是在山西。1948年,婚后不久的九姨夫妇来到北京,那时父亲还在晋绥边区的兴县被关着、妈妈回了老家。父亲次年到了北京,为自己的无辜被押申诉和工作奔波,可能和他们还顾不上联系。妈妈1951年夏天带着大姐和父亲团聚,从那时起,随着郭家姐妹的密切交往,这对连襟也变得亲如兄弟。

      我家到姨姨家走着不过十几分钟的距离,大姐一语双关地形容:只有一“门”(和平门)之隔。小时候,城墙还没拆,护城河还在,我一次次跟着妈妈,走过架在护城河上的小桥,到和平门外的姨姨家。第一次自己去的情形记忆犹新,那时我还没上学,大概有五六岁吧。一个下午,我午睡起来,屋里屋外找不到妈妈,哥哥姐姐他们可能上学去了也都不在。我哇哇大哭地跑出家门,跑过那座桥,跑到了姨姨家,看见妈妈坐在那里,才破涕为笑。

      文革中,父亲被批斗,一次被打得很厉害,有寻死的念头。父亲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妈妈慌了神,忙去搬来救星姨姨姨夫。他们围坐在父亲身旁,耐心劝解他。听了他们和其他亲人,如四舅家的冀珍姐等的温暖话语,父亲终于挺过来了。同时期的作家老舍,被残酷批斗后,一个人太平湖边上,坐了一整天,无人理睬,最后投湖自尽。相比之下,父亲和我们全家是幸运的。

      后来,姨家大表哥继恕受姨夫委派,帮父亲写检查并转达姨夫对父亲如何面对审查人员质问的嘱咐。姨夫的嘱咐是:实事求是说真话,注意态度不硬顶;有效地保护身体,才能斗争到底。表哥写到:“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处于困境的姨夫脸上流露出难见的笑容。”

      父亲背着政治上的“黑锅”,平常郁郁寡欢,不爱说话,可是姨夫来了之后,父亲的脸上就舒展了,话也多了。所以我不但盼着姨姨来,也盼着姨夫来。姨姨和妈妈主要说过去的事,而姨夫和父亲更多地说时事。姨夫的出身属于“黑五类”,文革中也写过检查。他有时和父亲一起取笑审查他们的人缺乏历史常识,净问一些愚蠢的问题,说着说着,俩人还能笑起来。姨夫生于1920年,和父亲相差12岁,但我感觉他们像同龄人一样有共同的语言、交往很轻松自在。继恕哥也觉得他俩很亲近,说:“他们虽然不是常见面,但见面后总有说不完的话。”     

      巧的是,姨夫也在邮电部门工作。记得我从外面回家,见到大院门口停着姨夫的自行车,知道姨夫来了,心中便有所猜测。走到窗外,常常果不其然,隔着玻璃看到两个穿着一模一样制服的老头在对谈。他们衣服的颜色很特殊,称为“邮差绿”,所以那样子仿佛两个邮差在讨论工作。姨夫和父亲都是非常朴素的人,邮差绿的工作服几乎就是他们最好的衣服,经常穿在身上。


图1:身着“邮差绿”的姨夫在工作(摄于1990年)。

      父亲和姨夫这两个郭家女婿在岳丈家的人面前表现得都不错。妈妈总说父亲是一根葱,一心工作,不会关心别人,连根针都没给她买过。可是,最近姨家小表哥继慎告诉我,四十多年前他生一场大病的时候,父亲走到医院去看他,安慰他说:“别(不)要怕,既来之,则安之。”让他很感动。十姨也告诉了我几件事,说:“我四姨之女喜月和五姨之女明娥到北京住你家,你妈病了,你爸买了鸡回来。”“我的大老舅曾到北京玩,也住在你家里。走时你爸给他买了本书,是关于梅兰芳艺术生涯的。你爸还给过我一只笔和一个笔记本。”

      九姨夫做得就更好了。 一年夏天,我家的房子漏雨了。雨过天晴,烈日高照,姨夫不顾家人劝阻,上房修理,回家后病了一场。十姨说,有一年,她经北京去北戴河疗养,九姨夫大热天里去给她买票,人多,把扇子都挤烂了。还有一次,十姨从北京返回太原,是年近七旬的九姨夫去火车站把她送上火车。五舅的外孙女彩彩也告诉我,在北京时,九姨夫曾陪她去过医院。

      姨夫是工程师,把我家的“技术活”当作自家的去做,如修收音机、补锅等。1982年-1983年,我在四川大学进修,有一天,我丈夫(当时还是男朋友)到家里探望我父母。当时屋里没人,他正犹豫是不是到院子里找找,只见一个老头,急匆匆地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把改锥,直奔五斗橱。在他发愣的一会儿工夫,老头已经打开五斗橱上的座钟,鼓捣起来。这是他和姨夫第一次见面,但姨夫或者因为专心“工作”,或者因为知道我家人来人往,没有在意他,反正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言未发。姨夫很快弄好了,然后悄然离去。我丈夫从此管姨夫称为默默无闻做好事的雷锋。

      说来好笑,姨夫老了,变得和妈妈一样,珍惜旧物,爱捡破烂,让人很难相信这两个人曾是财主家的后代,姨夫还是一个高级工程师。怕姨姨看见讨厌,姨夫有时把捡来的东西先放在我家,等天黑了再来偷偷拿回家里他住的一个小屋。妈妈和他默契配合,也瞒着姨姨。有一次又让我丈夫碰上,说姨夫来了,这回妈妈在家。大概怕在场的他笑话,他俩眼神一对,姨夫低声说了几个字,把一个瘸腿的小矮桌放到我家门外搭的煤棚上后,匆匆离去。我丈夫赞叹说:“姨夫和丈母娘一样,都是勤俭持家的人。”一次,我到姨夫的小屋里,见屋里的东西满满当当,但整理得整齐有序。姨夫得意地说:“他们(指姨家人)找要甚都问我哩。”

       1988年冬父亲去世。继恕哥回忆说:“姨夫生病后,父亲多次让我陪同他去探望,回来的路上,他心情沉重,一句话都不说!”

       父亲去世次年夏秋之际,妈妈从大姐家回到和平门自己家,姨姨姨夫不放心,经常去看望,有时姨夫还给妈妈做饭。是姨夫发现妈妈状况不好,给大姐打去了电话,大姐赶紧把妈妈接了回去,没有酿成意外。

      父亲和九姨夫早已故去,但每回见到姨姨,或者说起在和平门老家的生活,姨夫忙忙叨叨跑来的样子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两个邮差似的老头对坐闲谈的情形仿佛就在眼前。


图2:晚年的九姨夫
(我一直觉得姨夫长得像周恩来,继恕哥传来的这张照片可以为证,照片摄于1999年。)


本文在3/23/2018 10:34:1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第十章(01) 军队余國英2017-12-21[63]
『纪  实』 郭家趣男——四舅晓梅2018-03-26[194]
『纪  实』 王红旗简历王红旗2019-01-03[13]
『纪  实』 南太平洋十字路口——斐济高关中2018-12-25[65]
『纪  实』 爷爷之死的说法(四)扬眉吐气晓梅2018-11-14[269]
相关文章:『晓梅“郭家系列”
『纪  实』 郭家柔女——十姨晓梅2018-03-21[384]
『纪  实』 郭家美媳——四舅母晓梅2018-03-23[413]
『纪  实』 郭家弃媳——小三儿妗子晓梅2018-03-20[187]
『纪  实』 郭家愚男——五舅七舅晓梅2018-03-18[306]
『纪  实』 郭家杰女——四舅家的冀珍表姐晓梅2018-03-12[38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