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与鹿共舞(一) 发表日期:2017-11-09(2017-11-12修改)
作  者:汪翔出处:原创浏览39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与鹿共舞(一)
文/汪翔
2017年11月09日,星期四

原发《解放日报》

与野鹿的交集由来已久。十九年前,第一次买房子,一栋七十年代建的两层独立屋,最让我喜爱的,是后面加盖了一个带有壁炉,三面墙几乎全部被窗户布满的娱乐室。考究的硬木地板,高高的内空,能感觉出一份独特的大气。

站在窗前,看着屋后好几亩大的树丛里几头野鹿,一会安安静静吃草,一会窃窃私语,一会又昂起高傲的长头,悠闲自得摇摆的模样,有种迷失太久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带着梦想和野心飞来美国。落地了,音乐响起,岁月熬人。来美国一段时间后,野心慢慢被岁月消磨,遭现实阻击,最终消失,伴随的还有梦想。

今天,这一切似乎像个精灵,刹那间再次蹦出。

这里是伊利湖畔,克利夫兰南部一个颇为安静优雅的郊区,离市区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有着不错的公立学校。搬进好学区,也是献给即将出生孩子的必备大礼。

妻的肚皮日益见长,平原变成了山丘。为了妻小更加的安全,也为了回报她多年来的不离不弃,勤奋努力,不顾她的坚决反对,两辆崭新的小车,随后不久住进了新的车库,在她生日头一天。在异国他乡过日子,妻子花钱的胆小和对财务负担的担心,能理解。

第一次有了新车,正乐颠颠的,开始过着中产阶级有车有房的生活时,一个星期不到,妻的车就被野鹿进犯。

车速太快!是我的埋怨。才十英里,想快也快不起来。她委屈。

那时,她在一家正牛气熏天的手机公司工作,作为新贵和投资公司的宠儿,公司的地区总部设在一个近乎伊甸园的地方,办公室前有巨大的池塘和悠闲地游弋其中的野鹅,伴随的是各色各样正相互嬉戏的鱼儿。环绕的马路建有不少高出一寸多的阻击路障,时速快不起。事后不久因故去,见识过,才明白确实是。

委屈,遗憾,可惜,五味杂陈!那种感觉,人生难得有几次。

 

十多年后,经常性的和鹿交战的变成了我,这个开车还算守规矩的人。

谁都想超速,谁都在挑战规矩,就看谁的运气差,被逮着。一位美国朋友的经验之谈,我记得清楚。为了增加好运的几率,有段时间,我经常走条小路,结果,却给了野鹿阻击的机会。警察没有捞到的钱,最终大把大把的给了修车店,贡献了美国的GDP。

与其说是交战、对垒,更准确的说是被欺凌!面对这样的强敌,很多时候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什么是有理、有利、有节!

最尴尬的一次,刚修好车,一个星期前才收到保险公司的赔款支票,又被野鹿撞了。

上一次是在右前方。夜幕下,我听着音乐,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轻轻地拍打着,乐呵呵的欣赏着夜景:秋色正浓,像油画却活色活香。

远远的,我已看见左前方有几头野鹿,有点模糊的影子,正慢悠悠的向公路走来,就像儿时看的《铁道游击队》里机智勇敢的游击队员,准备在鬼子火车到来时穿越铁路线。

前面的鹿儿都过去了,慢慢吞吞,我减速,车在慢慢滑行。最后一头停在路边,明显的在等着我先过。我点点头,打了招呼,继续以十英里的低速滑行,准备随时急刹!

就在我接近,庆幸自己又躲过一劫时,原本站在左手路边的它,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冲向路面。及时猛踩、急刹,惯性还是让它在右前方留下痕迹:撞坏了车灯!

几秒钟只差,还是造成了损失。野鹿甩了甩它那值得自豪带有白毛的尾巴,若无其事的走了,留给我的却是悲伤。它这轻轻的一擦,修理费外加租车费,却是三千美金的损失!基本上是保险公司付,总觉得有负罪感,被有意敲诈!原本好好的车子,从此再非毫无瑕疵!

车子更好,修理费也更高。每次,野鹿还都盯着车灯撞,那最昂贵的部分!

多了些经验,后来见到野鹿时更谨慎小心,却还是一次次上了它的套。

从被撞到车子修好,花了几个星期。当我再次开着自己喜爱的车子,在同样的路上行驶时,还是被它成功阻击。有那么一阵,我还非常认真的思考过:这野鹿,难不准也是优质军校毕业?有着良好的军事战术训练?为此,我再次认真的读了《孙子兵法》,思考三十六计。

今天,连计算机都有深度学习的能力,而我,加劲的深度学习,又带着祖宗的战术致胜经典,还是脱不掉败军之将的恶名。

几乎是和前次同样的时间,微风习习,夕阳西下,残阳如血。美丽的风景,良好的心情,我悠哉闲哉地向前开着。路上的车不多,一直如此,除了上下班高峰,那区区的个多小时。

在离驻留在左路边的鹿有点距离时,我还停了一下。野鹿却依然站在那里,伸着长颈,似乎在向我显摆,它长长脖子的美丽。看着它安安静静,没有准备反叛的意思,就想着和平共处,悄悄的溜过去,做个和事佬。就在我开始向前时,它却突然跳起,像是有意识的和我比拼谁的跳跃水平更高。此时,急刹不是办法,最好的策略是加速冲过去。犹豫了几秒,尾灯被撞坏!野鹿摇晃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走了,甩了甩尾巴。一辆六秒钟就能完成从静止到六十英里时速的车,却没有实现可以实现的时差交换!

自己不买保险,却不停的制造事件,这就是野鹿的生活逻辑!

虽然有法律,但是,唯独它可置之度外!你能和谁讲理去。

又是保险公司三千多元的开支,还有我支付的贰佰元垫底款!

就这么着,和野鹿交战了几次后,斗不过,我选择知难而退:夜晚时分,不再走那条风景更好,更安静,也更少红绿灯的小路。随后安安静静的过了几个月,更加不幸的事却发生。

 

野鹿喜欢在傍晚时出来制造事端,估计是肚子饿了,外加可能是它们的视力较差。交往多了,慢慢的也发现了一些统计上的规律。很多时候是在早上时,会看见路边新躺着的鹿尸,它们只能是来自头天晚上的牺牲。

才下午五点多,太阳还在天际留着尾巴。我却又在主干道上和它不期而遇,这次,几乎出了人命,而车子却毫发无损。我后悔:与其让人受伤,不如让我这可伶的车子再进次修理铺!

那是个星期天,才六点不到,天气晴朗,气温温和。我开着车窗,听着轻音乐,依然是经典动作:一手紧握方向盘,一手轻轻地打着拍子。很远,我就清晰的看到前右方,慢慢悠悠的在房子间和草坪上享受美餐,穿插着的野鹿。这样的景象实在是见多不怪:看到野鹿的次数和频率,远远超过遇到的在步行的路人,习以为常!

我依然采取保守性的防守策略。没有选择,自己也没有进攻的权利。在主干,虽然多数地方也只是两辆车对开的两股道,但是更加忙碌的交通,估计也让野鹿学会和理解,在这道上发动攻击胜算小。实际看到的,在这条路,路边死尸比那条小路少。通常,也很少见到和司机较真的野鹿,游击性的穿越,倒是时不时的有。此时此刻,开车的,都乖乖的停下,耐心的等待。谁是主谁是客,它心里清楚,咋心里也明白。车多,噪音也大,看来,野鹿也明白点事理。

今天,路上车子特少,前后好远看不到一辆,难得清净。

我慢悠悠的向前开着,爬坡,四十度向上,不到三十英里时速,两眼紧紧的盯着这几头看上去温顺的家伙。已经多次被温存迷惑,这次加倍小心。

如同以往,它又是在路边抬着高傲的头颅,旁若无人的看着,停在路边,像是在等着车子通过。所有的野鹿似乎都经过类似的训练,都表现如此,像是些守规矩的家伙。

就在离我不远时,它跳起来,从右边向左冲向马路。我紧急踩刹车。这一次反应快也果断,一脚闸门到底,没有丝毫犹豫。毫发之差,成功躲过一劫,那家伙从离车前部一寸的距离擦车而过,向路的左边蹦去。

得意只持续了几秒!眼睛顺着野鹿奔驰方向,我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左边对着而来骑自行车的小伙,成为牺牲品!刚才我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右边屋前草地上的野鹿,没有意识到前方徐徐下滑而来的骑车人。路边有专门的自行车道,日常见到的骑车人却不多。小路上上下下的,骑来也费劲。自己就是因此放弃了骑车的喜好。当年在杭州、北京,在平坦宽广马路上,在傍晚晚霞映照下享受微风徐徐吹拂的记忆,已难重现。

一个四十度的坡,延伸百来米,我爬行,对面来的小伙紧紧地握着自行车车把,快速的向下滑,比我的车速慢不了多少。突然而来的野鹿,快速猛烈的向他的腹部撞去,将他撞向空中,飞起,人和自行车快速分离,迫使他来了个几米高的前滚翻。一刹那功夫,一丈之外,他被重重的仰面朝天,摔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那一刻,那一幕,我吓傻了,瞬间不知该做什么!

估计,好莱坞最好的特技师,也拍不出如此精彩的镜头!

幸亏,从前面开来的一辆汽车反应快速。在我打开车门,走向已经瘫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小伙时,她也赶到。而我才拨通911的电话,她已开始描述事故的发生细节。

她是护士,放下电话,马上走上来检查伤情。

几分钟后,救护车也到了。

小伙背上有明显的血迹,看来摔的不轻!是不是有生命危险,都难说。

此时我开始后悔:还是应该让野鹿撞上车子,至少,小伙不该受这样的罪。

我奇怪,为什么野鹿老是选择我做欺凌的对象?周边的人很少有如此的艳遇,即使偶尔有,也罕见如此的平凡。他们的驾驶记录,可难有几人和我一样好。

做了不少研究后我意识到,应是车子小的缘故。从此,我决定开越野车:家里必须是两辆越野车,而不是过去的一辆越野一辆小车。与野鹿共舞,咋们得先武装自己!好在美国,换车子极为容易,几个小时就可以搞掂。

秋天,是人和野生动物相处,比较容易生出尴尬的季节。

经常性的,你能看见,野鸭妈妈带着一群小鸭,慢悠悠的跨过马路。在交通最繁忙时,很多人不得不迟到挨训,它也是如此!就像天皇陛下!自私自利,只以自我为中心。

不久前,还有一位华裔,在高速路上为了避开一只正走在路中间的野鸭,结果将车开出路面,冲向路边的斜坡。高速之下,车子随即翻斗飞滚,造成一死三伤!人的生命和野生动物相比,在这里已经不再占优!更别说车子了。几年花去的修理费,已足够买辆新的豪车。

倒霉的保险公司,倒霉的我!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原稿发表于《解放日报》(上观),这里是修改稿)

 

与鹿共舞(二)

 

 

第一次见到野鹿,还是在东部康州的校园,来美国的第一天。

第一感觉,应该就是流口水。九十年代初期来自大陆的留学生,估计都只有这点出息!谁让咋们穷,还是穷了太久,又没见过世界上还有如此,可近距离随便看的野生动物!那时候一定多次做梦,晚上静悄悄的接近野鹿栖息地,扛回一头鹿,享受个多月新鲜的野鹿肉。

记得小时在湖北家乡,难见下雪的冬天。偶尔有,即使寒冷,如果雪地留下野兔的踪迹,不到三天,它准成谁家锅里的贵客。拥有狡兔三窟的英名,它来来去去的脚印,还是会让饥饿的猎人,得意而归。更何况这到处都能见到的,还悠哉闲哉,旁若无人,在那里溜达的,带有好几十斤优良有机肉的野鹿。

与野鹿近距离接触多的,还是在有房子之后。在校园,毕竟建筑物稠密,人口密度大。而在郊外,日常见到能够动的,除了车子,多的还是这些野生动物。

嘴巴尖尖的狐狸;尾巴长长,身披灰色、黑色大衣,在树丫上娴熟翻滚的松鼠;带着一副眼镜,喜欢显摆自己有学问,却不厌其烦的日出前或日落后,在垃圾堆里翻动寻找,自得其乐的浣熊;还有大白天大摇大摆出动,对菜园子搞三光政策的地猪(groundhog)。

当然,也有看上去可爱,温柔,漫不经心的欣赏你的菜园子美味的兔子。还有在林子边缘晃悠,只见吃不见蛋的火鸡。

个头小的一类里,较常见的还有野鹅。在特定的季节,妈妈带着队,十几个一大群阶梯式从大到小排列整齐的长长的队伍,慢条斯理的超越街道、公路,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不管你是不是忙碌,是不是心急火燎的需要赶时间,对不起,你得和大家一起,安安静静乖乖的像迎接国王的到来一样,耐心的等待压队的爸爸完成收队。

自然少不了郊狼,那种看上去像狗的野狼。依然记得小时候,人们最喜欢用来吓唬小孩子的就是这样的家伙。儿时的记忆遥远,不可及,今天在很多地方,郊狼数量却早已失控,成为人类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就肉的数量而言,个子最大的当然是野鹿了。这里很少看见熊,较南边时不时会有所闻。

记得十多年前有年冬天,天气很冷,一英尺有余的积雪覆盖着大地。小张打电话给小刁,说自己的媳妇刚刚怀孕,想吃野鹿肉,怎么办!

小刁讲哥们义气:什么时候要?新鲜的还是冷冻的?多大个的?

小张也不客气:新鲜的最好,越快越好。一百磅的就成。

那行,晚上十点钟吧,开车来。再带个帮忙的,在我家后院的阶梯上面。我先给你铲雪开路,你沿着雪道向前走,应该很容易看到,躺在地上,不会错过的。

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的老刁再回忆那段,不寒而栗是唯一的感觉。你再白送给他鹿肉他都不会吃,更何况自己去打。即使你给钱很多钱,估计也难买动他给你准备如此精准化、个性化的美餐食品。那时不知道,如果被逮住,几位面对的恐怕不仅仅是几千美刀的罚款,很可能是递解出境,回归祖国。当然,今天他们可能会说:真这样,咋也是有钱人!国内的比美国的好赚!

 

与野鹿最近距离的接触,是十五年前搬进这第二栋房子后次年的初春五月。

第一栋房子后面是面积颇大的林子,地上是割得整整齐齐的草地。树荫成为野鹿理想的休息地,无论是炎夏还是寒冬。经常看到三两个野鹿在那里酣睡。第二栋建在一个三四十度的坡地中部,半山腰。屋后的林子面积更大,都是原始的硬木老树,树间有灌木丛和草丛。这片区房子间的距离更大,房后相连的是一片原始森林带,一直延伸很远,连接了附近面积巨大的湿地和林带公园。不仅便于野鹿隐蔽,还提供了天然撤离通道。

很多时候,成群的野鹿们在那休息、酣睡,既像是营地又像是家。有人还专门的在冬天食品短缺季节,给鹿们准备美味佳肴。按照先来后到的逻辑,它们的祖宗应该比人类更拥有使用权。可惜,这个世界靠实力说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这里,年初几个月特冷。搞农业种菜,通常只能从五月初开始。很多在附近生活的华裔,屋后都有面积不小的菜园子。老资格的美国人也流行种植,建园子和种植需要的建材,肥料,土壤等一切,在附近的商店应有尽有,非常方便。美国老太太多喜欢种花,华裔老头们多忙于种菜。华裔老太们则较少有种植兴趣。原因,是因为她们的多数来自城市,或者都是科班出身的学究,玩不来农业这样的高科技?那里的道道比书本学到的数理化难了很多。

那年开春不久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发现后院山坡草丛里,有个看上去罕见的小动物:比猫大像狗却又不是,它还明显的缺乏狼应有的机警。我拿着照相机,以不到一米远的近距离,全方位的拍了很多照片。它也配合的给了我十几分钟的时间,摆谱、撒娇。

此时不知不觉,远处有几只鹿在边观望边悄悄接近,就像游击队对炮楼的围攻。随后,原本安静的小“怪物”跳了起来,直奔野鹿远去。至此我才意识到,那应该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妈妈觉得草丛较安全,才临时安置在这。

 

俄亥俄州的野鹿数量,最近几十年来规模庞大,繁殖极快。人们估计,野鹿对于植物的毁坏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在全国每年超过十亿美元。饿了,特别是在冬天,它们什么都吃,什么树皮都啃。初夏,它们连带刺的玫瑰花也不放过。人们花费巨大打造的园艺美景,一夜间就因它们变的不堪入目。大量的小树,由于野鹿的存在,而没有存活的机会。

为了控制,也是为了确保在冬天有足够的食物生存,每年都给一定数量捕杀指标。

支付象征性的费用获得捕猎和钓鱼证,你就有权对野鹿和很多野兽拥有射杀大权。不过,所使用的武器和使用的区域,有明确限定。每次每年每个人捕杀的数量,也有限制。中国人搞计划生育,强制控制人口增长,苦了女人。美国人控制鹿的数量,苦了野鹿也让它们得益。

来自欧洲入侵者的野蛮捕杀,到1904年时,俄亥俄大地上已见不到野鹿!其它的大型野生动物,野狼、野熊之类,也都基本绝迹。早期的欧洲人,也是只在乎短期的私欲满足,短视、自私、贪婪。现在俄州和临近的宾夕法尼亚,印第安纳常见的野鹿,基本上都是在1920到1930年代由州政府策划引进,长期持久保护下来的结果。到1937年时,已经可以在俄亥俄州一小半的地域看到野鹿的身影,到了1956年时,州里每个角落都有它们的脚印。今天,活跃在俄州地域的白尾鹿,估计高达七十五万头。这还是年年有计划捕杀控制后的结果。

俄亥俄州,十一点六万平方公里面积,一千一百万人口,美国人口数量第七,每平方公里一百零七人,密度排名第九。人口数量和野鹿的数量比例是十五比一。昔日,靠的是野生动物间食物链的相互制衡。今天,缺少足够捕食动物,鹿的天敌基本不存在,只好靠人工控制。

在州内,每年野鹿带来两万三千起车祸。从1943年开始,被允许对野鹿行使有限度猎杀,第一年被捕杀的野鹿只有区区164头。今天,每年州政府获得大约一千万美元的执照收入,批准超过二十万头野鹿的猎杀数量。猎杀时间则安排在十到一月间,用弓箭,或某种规格的猎枪。猎杀只能在日出前半小时到日落前半小时之内,不允许夜间偷袭!不同郡有不同捕杀量限定。少的两头,多的加倍。随意的猎杀,也是犯罪!

 

白尾鹿喜欢家庭性群居,同时,成年鹿又公母分离:不喜欢哥们姐们的混合成群,却喜欢拖家带小,还男女有别。11-12月是交配期,一雄多雌,多妻制。配偶选定,基于雄和雄间的武力对比,而非男女间的爱情。只有雄鹿有角,这为他们武力对比时的武器。

母鹿的妊娠期约为六个半月,多在四到五月间生产。第一胎只产一个,以后每年产二到三个。产仔后一年内,母亲和幼鹿一起生活。幼鹿一生下来就能站立。

对幼崽的照顾,母鹿是不错的母亲。哺乳间每次离开幼鹿外出捕食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四小时。离开前,母鹿会将小鹿藏匿在森林的草丛里,小鹿则听话的平躺在那耐心等妈妈。

幼鹿四周后就可陪妈妈去觅食。幼鹿的哺乳期为八到十周,两个月后幼鹿便能完全反刍:进食一段时间后将胃里的食物返回嘴里再次咀嚼。

幼鹿八个月时开始性成熟,小公鹿一年后离开妈妈,小母鹿则留下来陪着妈妈一起生活到两岁。在夏天,公鹿们多以三五只规模群居,冬天里公鹿加入母鹿群,一起在适宜栖息和食物丰富的地方聚集。在性方面,野鹿有季度性的独占排他性。

确实,在冬天时,经常能见到一小分队规模的鹿群,在自家屋子周围来回穿梭。白尾鹿是跑、跳是能手,还是游泳健将。它的跑速可达36-40英里。由于身手矫捷又善于隐蔽,野鹿一般不通过长途奔跑迁徙来维持生存。纵向跳高高度可达9英尺,横向跳远能力可达惊人的30英尺。在水里游泳时的速度为每小时10英哩,能游过长达十四公里的水域。

白尾鹿因奔跑时尾翘起,尾底显露白色而得名。白尾鹿的毛色会随季节变化而变,在夏季有点发红,冬季变灰。幼鹿身上有白色斑点,更像“梅花鹿”。

鹿茸和角看起来相似,但它们是由不同组织构成,生长方式也不同。鹿茸表面为皮肤,每年都脱落,并重新生长。鹿茸是从鹿头骨顶端额骨的两个球形突出上长出来的,就好像植物从地里发芽一样,鹿茸通常分叉,每新长出一枝就增加一个叉。就像爪子一样。

鹿角,则是从下往上长,通常伴随动物一生。角是空心的,实际重量比看起来轻。角一般有一定的弯曲,但是从不分叉。角是雄鹿的第二特征,同时是争偶的武器,其生长与脱落受脑下垂体和睾丸激素的影响。

在个子上,雄鹿大于雌鹿,和人类类似:男性多高大魁梧,女性多小巧玲珑,秀美。

 

在全美约生活着三千万头。如没有自然灾害并放任自流,数量上可每两年增加一倍。人为的控制变得极为重要。在这点上,美国人(对野鹿)比澳洲人(对袋鼠)做的好。每年有超过千万人参与狩猎,对应的支出近六十亿美元,捕杀的野鹿数量超过六百万头。如果每头野鹿身上平均五十斤肉,合起来是个巨大的数字,是对美国肉源市场重要的补充。捕猎季节过后几个月,多达一千二百万的小鹿又将问世。

2008年时,大约有超过一百万头野鹿参与制造车祸,带来一百五十人的死亡和接近三万人的伤害。带来的机动车的财务损失在十一亿美元左右。2016年有超过一百五十万头野鹿参与制造车祸,制造了接近两百人的死亡和一万人的伤害,对机动车的经济损失在十亿美元以上。受伤人数有巨大的改善,其它数据依然触目惊心。

一头鹿一年能吃掉一千斤的料,这之中不少的部分是人类想保护的小树和花卉。每年对于农作物和园艺的损害带来的经济损失,在东部十三个州的估计,接近三亿美元。对于大片公园里树木和花草造成的损失也很大。再者,野鹿还会帮助病毒传播。

在北部相邻的密西根州,每年有五万起车祸由野鹿引起,其中百分之八十的发生在只有对开两道的路上,事故的发生多数在傍晚。

在很多地方,你撞死了野鹿,车子也付出了巨大代价,通常你却还不可以将死鹿带回家享受掉,否则违法。你可以报警,随后向警察提出带走死鹿的要求。

俄亥俄州在人口构成上很“美国化”:85% 是白人,11.5% 非裔美国人(黑人),1.9% 是拉美裔人(西班牙裔),1.2% 是亚裔美国人,0.2%是印地安原住民,1.4 % 混合的种族。昔日这里是印第安人的大本营,在血洗后人种几乎灭迹。很多人觉得,美国白人多数应该是早期来自英国,实际上不是。俄州前五大居民的祖先:德国人(26.5%)、爱尔兰人(14.1%)、非裔美国人(12.2%)、英国人(9.0%)、意大利人(6.4%)。

昔日美国的农业重镇,今天的俄亥俄州,是美国狩猎和野外观察野生动物最好的去处之一。得益于良好的自然条件和一如既往的保护。这里山不高,多数平原,不高的丘陵,还有从南到北的俄亥俄河,将流之不尽的伊利湖湖水送到腹部各地。河道两边,看不到良田,而是从未开发过的原始林带,专门留给野生动物栖息的。

美国这种对于野生动物的引进、保护和控制的办法与经验,值得中国政府学习和借鉴,如果认真的做好,若干年后,中华大地上也会是野兽横行,人畜共处,和平安静。只是到了那时候,中国人什么肉都敢吃,都喜欢吃的恶习,是该被戒掉!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原稿发表于《解放日报》(上观),这里是修改稿)


本文在11/12/2017 3:16:2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影视评论』 看《疯狂亚洲富豪》凌珊2018-09-01[33]
『诗  歌』 交会——无法踰跨的宿命方明2018-09-14[19]
『随  笔』 只为情怀而转身缪玉2018-09-11[27]
『纪  实』 曰本福岛核扩散追踪尹浩镠2017-02-05[148]
『书评介绍』 三支翅膀——《沈家庄诗词选》序林楠2018-09-14[2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转身刘红园2018-09-12[21]
『随  笔』 只为情怀而转身缪玉2018-09-11[27]
『随  笔』 应当珍惜的生命之轻高世麟2018-08-16[48]
『随  笔』 物我两忘刘红园2018-08-30[57]
『随  笔』 欧洲难民(6):“废弃人”——被遣返的阿富汗难民瑞典茉莉2017-12-17[70]
相关文章:『汪翔“与鹿共舞”
暂无。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8-06-24 23:06:02(第1条)
我写过一篇《遭遇神鹿》贴在文心社,一头母鹿带两只小鹿吃草,因为经常遇到,它们大概也就认识我了。那天它们在我要经过的路边吃草,害怕打扰了它们,我就停下来坐在路边椅子上,这时鹿妈妈就用肢体语言示意我可以从它身边走过去,我真的就从它身边走过,我们双眼还短暂对视一下。从此我相信某些动物有灵性。现在有一群鹿经常来我家后院偷食我种的蔬菜,我也不忍心赶它们走,但只要被我老伴看见,马上就会挥舞棍子驱逐它们。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汪翔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