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徐俊非洲行(二):相見时难发表日期:2017-04-13
作  者:徐俊出处:原创浏览15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徐俊非洲行(二):相見时难
文/徐俊
2017年04月13日,星期四

人生在世最难最苦之事大概是相思。苏东坡的千古名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述不尽的相思情力透纸背。李白有“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肝胆俱裂之苦,非常人可以忍受。林妹妹数不尽相思泪洒诗稿,李易安一缕思魂才下眉梢又上心头,三闾大夫九歌狂放故国情深怒沉泊罗,更不要说那钟楼怪人含笑拥抱情人僵硬尸首,香消玉陨的茶花少女依然引得万人徘徊。难怪元好问的雁丘词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引得众多少男少女为情痴狂。
古希腊神话述说太阳神的儿子法厄同驾驶太阳車,从宇宙天边疾驶狂奔。一不小心,他从九天之上狂彪直下,摔倒在非洲大草原上,炽热的火焰在非洲熋熋燃烧。直到将非洲大地烧得个天焦地裂,赤地千里,遍地饿蛶,不小心还将非洲人民的身体染得黝黑,看上去有烟熏火燎的痕迹。一年前来过非洲,非洲人民的赤贫,精神的愚昧,教育的落后,使我震惊,我似乎还闻到那火烧连营九万里的壮观景象。别梦依依地回到美国,依旧有梦里不知身是客,直把非洲当故乡的感觉。
当我们的汽車在蜿蜒起复的小路上颠簸前行,我的心一直在狂跳,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我曾在这个村庄洒下汗水,流过血泪。我记得,去年在这里一直看視病人到晚上九点多,仍然有无数病人从四面八方湧来。原来,四乡的人民听说免费医生和药物。所有的人都突然生起病来,只为得到那免费的药物。大部份病人都说头痛颈酸,我带去的一些止痛药很快就消耗贻尽。最后关头,尼尔森牧师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偷偷把我塞进汽车,才使全体队员最后脱离了那十面埋伏。今天我又回来了,多么希望有人说一声:“徐医生,欢迎回来。”
走到村头,看到一个病人坐在大树下,扶着他的助行器,他的左踝关节因为糖尿病坏疽被切除。我检查了他的创口,依旧有少许感染,但是已经得到控制。我记得他,去年是我儿子給他清理了伤口,是我给他抗菌素和糖尿病药物。嘱咐他继续找医生看护。他抬起他浑浊的眼睛,泪眼昏花看着我,没有表現出一絲惊喜的表情。我想,他一定是视力受损,认不出我来。
一群群病人汹涌而至,许多只似曾相识的燕子飞进了教会大屋。我的心一阵阵如春风沐雨,情思如海天波澜。这里是我梦見几回回的家园,这就是我寻她千百度的“那人”吗?
“哦,我记得你,去年我给你开过抗菌素治疗你的高热。”木然的表情,连连摇头。
“哦,我记得你。”
“不,我从来没有見过你。”断绝的否认,使我震惊。
“不对,你还有两个孩子没有带来。”我直接了当地说。
原来这个母亲去年带来六个孩子来看我,她那疲惫无助的眼神让我心酸,我特地给每个孩子开了维生素和抗菌素,并给她一家七口照了像,回美以后,还毎每提起这一家人。这时她默默地点头,承认她見过我。
原来我酷爱摄影,特別是人像特写,回美以后,我整理我在非洲的人像作品,这些具有特征的五官和服饰,使我久久不能忘怀。以后的情况大同小异,看了快100个病人,見到许多梦中都会很熟悉的脸庞,但只有两个病人爽快地承认去年見过我。对我致以微笑。许多病人脸上没有一絲笑容,贫穷和愚昧依旧笼罩这个山村。
一曲悲歌,来自天外。仔细一听,好像是柴科夫斯基的第五交响曲一《悲怆》。那缠绵泣诉的大提琴,像一把小刀细细切割我的心。那幽鸣如泉的弦律,声声拖曳我灵魂深处的情感之弦。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哀鸣,一声声艰涩苦痛的叹息。柴科夫斯基对命运的悲叹,对人生的绝望,笼罩着整个乐曲的主题。没有希望,没有一点希望都没有。我想柴科夫斯基,最终悲惨告别人世以前,将他对人生的看法,都写进了《悲怆》,让每一位经历过悲苦人生的世人,都在灵魂深处,与他一起弹奏出命运的和弦。
倒是在村头,遇见一户人家,一家五口人在门前纳凉,给我送来璀璨的微笑。他们是谁?为什么有着如此自信的笑靥。随行的牧师介绍,他们是本村教会的骨干。给他们拍照完毕,我伸过头来,将室内流缆一番。里面破落衰敝,一贫如洗。但是,我却看見一缧高高的书籍放在桌上。我突然明白过来,主耶稣基督的爱,加上知识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物质虽然贫瘠,精神却依然富足。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将他对爱人的蜷恋真情,写进了这千古名句。我想,有一天,我还会再来!

徐俊于几内亚比绍


本文在4/13/2017 11:31:0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生活在香港(四):平生第一次手术晓梅2017-08-03[134]
『纪  实』 G20烽火烧到家门口谭绿屏2017-07-21[274]
『纪  实』 颜敏如:投身时事文学的写者高关中2017-03-22[136]
『纪  实』 怀念金波兄弟幼河2017-07-27[110]
『纪  实』 科尔逝世——漫话德国八届总理高关中2017-06-29[96]
相关文章:『徐俊“徐俊非洲行”
『纪  实』 徐俊非洲行(一):重返非洲徐俊2017-04-13[19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徐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