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孙子去哪儿了? 发表日期:2017-03-30(2017-03-31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345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孙子去哪儿了?
文/宋晓亮
2017年03月30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7年3月30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7年4月6日

     砰一声,牛小帅关上自己的房门,从肩上撕下书包,往床上一扔,掏出手机,便四脚朝天地躺了下来。他俩手紧忙活,俩眼滴溜转……
     “梆梆梆”,牛奶奶攥着拳头边砸门边嚷嚷:“孙子,你进门连看我们一眼都不肯,整天伺候你,还伺候出罪过来啦?”
     牛小帅烦躁地瞟了一眼房门,继续在手机上玩游戏。
     “孙子,你这是那根筋不对劲了,老跟我们拽脸子,使性子!”牛奶奶回头喊老伴:“管管你孙子行吗?”
     牛爷爷依然坐在沙发上,只是大着个嗓门儿地喊:“孙子,你再不吭声,我就管你叫爷爷成吗?”
     搁下手机,正准备写作业的牛小帅摔摔打打地吼:“烦死啦!烦死啦!”
     “孙子,你再不搭理我们,爷爷就打电话把你爸找回来。”牛爷爷说边跟老伴挤眼。
     牛小帅腾地坐了起来,瞪圆了双眼想对策。他在心里说:那个自己不念书可非逼我念书的家伙一旦回来,屁股开花就非我莫属了。想到此,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牛爷爷把右手扣在耳朵上:“马秘书,告诉你们牛总,让他赶紧回……”
      牛小帅慌了,他一个箭步冲到门前,扭开撞锁,爷爷的“表演”戳破了孙子的眼帘。他怒吼,他咆哮,他躺倒在地,大哭大闹。
      牛奶奶挖老伴一眼:“‘演戏’也不挑个好剧目!”话毕,她俯身将孙子抱了起来:“对不起呀,乖宝宝,都是你爷爷不好,不该骗我大孙子。”
      “骗什么骗,你要这么教育孩子,我还就不装了。”说罢,牛爷爷真的把电话拨到恒发饲料公司。
       “老董事长,对不起,新董事长下乡了。”女秘书细声细气地说。
       “董事长下乡,你们却待在办公室里吹冷气,白拿我家的钱!”牛爷爷呼呼喘粗气:“我儿子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不清楚,他今天到牛栏山分公司视察去了。”
        “好了,没你事了。我知道了,反正他这就回来,这就回来了。”牛爷爷瞟着孙子说。
        听罢此言,地上的大孙子霍地起身,回屋拿起手机,疾步冲出了家门。
        已过古稀之年的牛家二老,不加商量地同步出屋子,一起追赶牛小帅。
        转瞬间,牛家的大孙子就影影不见了。
        牛家,4代单传的大孙子若真有个好歹,那可是天大的灾祸呀!
        牛奶奶刮着腮边的汗滴:“我这嗓……嗓子眼里快……快冒烟儿了,喊不出……出声儿了。”
        牛爷爷也站那儿直倒气儿:“跑不动了,那孙子心……眼多,弄不好,他会躲……躲一边看着咱俩干……干着急呢!”牛爷爷左手捶着后腰,右手连指带比划地让老伴往家的方向走。
       “不找…..找啦?”
       “他要诚……心不想让你……找到,咱就是把腿跑……跑细了也没用。再找……找下去,就是推舟于……于陆,劳而无功了。”
      “都什么时……时候了,还没忘了穷……穷转。”牛奶奶瞪老伴一眼:“急死人了,也……也不知那孙……孙子去哪儿了。”

       此刻的牛小帅,正坐在从西单北大街通往较场口的计程车上。孙子有钱,过春节时,光姥姥给他的压岁钱就是3000元。他衣兜里揣上个百八块钱,太稀松平常了。
       4站多,路程很近。不多会儿,牛小帅就做着记号地敲开了姥姥的门。正在屋里看养生节目的刘姥姥慌忙起身,一拉开插销就把心爱的外孙给搂在了怀里。
      “出什么事了,大孙子?这个钟点咋会来姥姥家?”
      “关上门我再跟您说。”
      “行,我大孙子脸都急红了,还这么沉着冷静,真是大将风度!”刘姥姥回身关好屋门,忙揪扯着小帅继续盘问。
      当小帅把来意说明后,刘姥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先洗把脸,姥姥赶紧给你煮碗面,你吃饱后,我把你送到菜市口的赵阿姨家去躲一躲。”
      牛小帅抹着脸上的汗:“我逃到您这儿来避难,您却要把我送到别人家?”
      “就因为你要避难,姥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懂吗,乖孙子?”
      小帅把脑袋摇成了拨楞鼓:“不懂,不懂,我不懂!”
       “好,你听着。根据姥姥的判断,你爷爷和你奶奶一进家门,立马就会给你爸爸打电话,这一回是直接把你离家出走的消息打到你爸的手机上。你爸获知后,会立刻开车往回奔。他直接把车开到姥姥家是很有可能的。”
       牛小帅皱着眉头听,皱着眉头想。想了一会儿,他嗷地一声:“姥姥,您这就把我送到菜市口吧!”
       “不忙,你爸从牛栏山往回赶,50多公里的路,他得开上一阵子哪!”
       牛小帅呼吸稍慢:“姥姥,您为什么要让我去赵阿姨家?”
       “吓唬吓唬你爸和你爷爷奶奶。”
       “那不把我妈也给吓唬了?我妈可是好人,她从来都不骂不打我。”
       “这你放心,姥姥自有办法。”
       牛小甩眼珠乱转:“我妈要是装不出着急的样子,会被我爸识破的。”
       “我这就给你妈写短信,让她下班先回姥姥家。”
       牛小帅咬着下唇想了想:“成,有您控制着我妈,她该不会露馅儿的。”
       刘姥姥疼爱地捅着小帅的圆脑门儿:“小人精儿,刚满11岁就这么多心眼子。”
       “您不老说,遇事要多长个心眼儿嘛。”
       刘姥姥笑了,在那一脸纵横交错的皱纹里,溢满了非凡的成就感。”
       “姥姥,我还有事要问您。”
       “走,到厨房里去,姥姥边煮面边回答你。”
       小帅跟在姥姥是身后:“我到赵阿姨要待多长时间?”
       “这个周末都待在他们家。”
       小帅嘟着嘴:“两天哪,太长了,姥姥。”
       “不长能起到吓唬你们牛家的老老少少的作用吗?”刘姥姥把接好的水,放在炉灶上:“这次若不狠狠地治他们一回,你以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话毕,刘姥姥把火点着了。
       “周六我得上好多补习班,周日我还得去学奥数、学英文、晚上还要去学钢琴什么的。”
       刘姥姥唉了一声:“你爸给你报这么班儿,你学得过来吗?”
       “学不过来也得去。那个总拿别人和我比的家伙老嚷嚷,不能让我输在起跑线上。我告诉他,学校每次百米赛跑,我都是全班第一名。有一回,我摔了个大马趴。还跑了第二名。”
        “你爸说的起跑线不是体育比赛。”
        “他说的起跑线在哪儿?您能领我去看看吗?”
        闻此,刘姥姥苦笑不得。
        “快告诉我呀,姥姥!”
        “姥姥就知道有地平线,压根儿就不明白你爸爸所说的起跑线是从谁的脚下开始划。”
        “照你的意思是我爸瞎编的?”
        “谁知道是谁瞎的呢!”刘姥姥把一包现成的细面条往开水里一放:“吃完,姥姥就送你走。”
        牛小帅咬着指甲盖:“赵阿姨会收留我吗,姥姥?”
        “她女儿是你爸的员工,她妈哪敢不……”
        听了这话,牛小帅像被开水烫了一样。他啊地一声:“姥姥,赵阿姨家太危险了!”
        “往明白里说。”刘姥姥用筷子搅动着锅里的细面条。
        “我爸是老板。我藏在他的员工家里,那不是自投罗网嘛!”
        刘姥姥愣怔片刻:“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那该怎么办哪,姥姥?”小帅急得抓耳挠腮。
        “当当当”,有人敲门。
        小帅惊恐异常:“姥姥,会是我爸吗?”
        “你爸开的汽车,不是直升机。”刘姥姥边说边往门前靠:“谁呀?”
        “快递。”
        刘姥姥不加思索地把屋门打开了。
        牛爸爸口喘粗气,脸挂僵笑地出现了。
        “爸……”小帅长嘶一声,扭头就往里屋钻。
        牛爸爸急步上前,下把揪住了儿子的小胳膊:“儿子,别怕,爸是来接你回家的。”
        小帅瑟瑟发抖。
        刘姥姥逼近牛爸爸:“这么快你就追来了?”
        牛爸爸攥着小帅的胳膊:“我是在快到家门口儿时,接到我爸电话的。”
        “姥姥,快救我,快呀!”小帅声嘶力竭地喊。
        刘姥姥动手撕小帅:“放开,放开我孙子!”
        “姥姥,您能不掺和我们父子之间的事吗?”牛爸爸搂紧小帅:“一辈管一辈,成吗?”
        刘姥姥一脸的蔑视:“好啊,看你把儿子给管的,见了你像是耗子见到了猫。”
        这几话可把牛爸爸惹恼了。他强压怒火:“在孩子面前,我就不和您争什么了。至于小帅和我这么生疏,您心里比谁都明白。”话说至此,他抱起小帅夺门而出了。
        刘姥姥塑在门前,不争不抢地看着“小动物”被“猎人”掳走,自己竟束手无策了。
        屋里煳味呛人。刘姥姥这才恍然大悟,炉灶上煮的面条噗了,全瀼在炉台上,焦了,煳了。她一头扑进厨房,赶紧把火关掉。老人围着灶台边擦洗边挂着宝贝孙子的去向。
   
        小帅被爸爸塞进车里:“小屁孩儿,想跟我斗,你还嫩点儿!”牛爸爸砰地关上车门:“随即抢走小帅心爱的手机:“玩物丧志,说的就是你!”
        “给我,给我,我没玩物,咱家没养小动物。”
        “说你无知,你还不承认。说,为什么老拿爷爷奶奶当仇人?”
        “爷爷老训我。奶奶老在您面前说我坏话。”
        “你没想想这是为什么?”
        “不就是,我说:‘爸爸老打我,我打老爸爸。’我奶奶就不答应了。”
        “什么,你想打我?”
        “我的同学武小松说,这是回言诗。” 
        “什么叫回言诗?”
        “不知道。”
        “好的你不学,想打老爸爸你张口就来!”牛爸爸转动着手里的方向盘: “到家再收拾你!”
             
        下车后,牛爸爸把小帅从车拖了出来,随手把他撂在肩上,一言不发地把四脚乱踹儿子扛回了家,又扔在了沙发上。
        “大孙子,你可吓死奶奶了!”
        小帅怒目直视,一语不发地怒视着。
        牛爸爸挥着拳头:“再玩儿离家出走,我就打死你!”
        牛爷爷上前制止:“要文斗,要文斗。”
        牛奶奶护着小帅:“越打越生分,换个法子吧。”
        牛爷爷计上心头了。他站在屋中间,摆出一副首长要发表演讲的姿势:“以后,每个周末晚上,咱们要召开一次家庭会议,先让小帅汇报一周的表现,然后全家人再对他进行批评指教。”
       牛爸爸拧着眉头想了想:“可以,平时只要有时间,家庭会议可随时召开。若不见成效,我的拳头还要是派到用场的。”牛爸爸冲小帅比划着。

        一月后的一个周五下午,牛小帅失踪了。
        炸了,疯了!牛家全体人员加上姥姥,十万火急地调动起所有的联络功能,把可以查到的人群全都搜过问过,竟无一人知道小帅的下落。
        心急如焚,一天一夜,全家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就在牛爸爸决定报警的那一刻,小帅妈猛地想起了儿子的铁哥们儿武小松。
        紧要关头,全家人像是抓住了一根可荡过悬崖的野藤箩。
        东方尚未发白,牛爸爸就要直扑小松家的冲动,被其妻厉声喝住。
        牛爸爸自知理亏,不敢像往日那样,妻子一开口,就喊闭嘴!这当口儿,连牛爷爷也不得不承认,小松要真的知道小帅的下落,也只有小帅妈才能把孩子领回来。
        忐忑着儿子生与死的恐惧,天一亮,帅妈就跑到东斜街,在武小松的家门口苦候到太阳升起时,这才敲开了“铁哥们儿”的门。
        小松的父母得知小帅失踪,都特别着急地命令儿子,若知真情,赶紧告诉小帅妈。
        起先,小松打死不说的理由:“小帅是我的铁哥们儿!”
        “铁哥们儿的姥姥都急病了,你若再不说实话,小帅要是知道了……”
        “阿姨,对不起,小帅在我舅舅家练打拳。”
        “小松,你怎么能干这种事!”松妈惊讶。
        “已经干了,儿子的错,回头再说,先把小帅接回来才是首要。”松爸强调着。
        “小松,太谢谢你了!“帅妈双眼跑泪。
        小松抓着帅妈的手一抖再抖:“您见到小帅千万别说是我告诉您的!”
        “阿姨发誓,保证不提你武小松的名字。”
        “做了又不敢承认,平时爸爸是怎么教育你的?”
        “小帅是我的铁哥们儿!他要知道是我出卖了他,我俩就完了!”
        “小松放心,阿姨会想出办法来维护你俩的友谊。可你得告诉我,舅舅住在哪儿?”
        “快把你弟弟家的地址告诉小帅妈,让她赶紧去接孩子吧!”松爸说。
        松妈说完胞弟的住址,帅妈竟情不自禁地开喊了。
        “太巧了,我们幼儿园新来的一同事,就住在舅舅家的不远处!”
        “天呐,真是无巧不成书!”松妈胡噜着儿子的脑袋:“这下你可踏实了!”
        小松推开妈妈的手,翻弄着眼珠想了想:“阿姨,那您快把小帅接回家去看姥姥吧!”
        帅妈抱紧小松:“谢谢你了,‘聪明’懂事的好孩子!阿姨去接小帅时,会把师傅教他学打拳的费用交给你舅舅。”
        “我舅舅怎么会收我铁哥们儿的学费呢?”小松一脸的仗义:“就因为小帅是我的铁哥们儿,我舅舅才收留他,才肯教他的。”
        “那你告诉阿姨,小帅为什么要跟您舅舅学打拳?”
        “他老跟我说,特喜欢运动。”
        “他还跟你说什么来着?”
        “小帅说,他讨厌爷爷和爸爸老训他、呲他、骂他,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老想让小孩儿活得跟大人一样。”
        帅妈苦叹无言。
        小松的父母也瞪眼相看!
  

 

图片选自网络


本文在3/31/2017 4:34:1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散  文』 苦热的南方夏天孟悟2017-08-03[193]
『散  文』 蒲公英也有命运孟悟2017-07-26[141]
『小  说』 伶仃洋里不伶仃伍可娉2017-07-14[349]
『杂  文』 分寸,如何把握宋晓亮2017-06-08[419]
『随  笔』 碰上王渝应帆2017-06-29[22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44)余國英2017-07-25[69]
『小  说』 父亲(3)应帆2017-07-03[63]
『小  说』 我爱我妈陈希我2017-07-05[100]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41)余國英2017-07-02[66]
『小  说』 科幻小说:2046(下)二湘2017-04-21[90]
相关文章:『宋晓亮
『温馨之家』 结识少君,一九九八宋晓亮2017-06-20[355]
『杂  文』 分寸,如何把握宋晓亮2017-06-08[419]
『杂  文』 乐见中美两国好宋晓亮2017-05-21[351]
『温馨之家』 群雁高飞头雁领宋晓亮2017-04-29[456]
『新书评论』 语言的智慧——读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史立荣(北京)2017-02-20[719]
更多相关文章
颜如玉 去颜如玉家留言留言于2017-04-05 22:59:23(第4条)
一篇小说道出了社会现实,好像就发生在身边似的。好文笔,精彩!
 主人回复 
感谢如玉留言鼓励!
干没辙,一种惊人的普遍。
人微言轻,无力回天。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7-04-02 09:41:21(第3条)
国内的现实,望子成龙,有钱了,就到处为孩子“投钱”,很怕孩子比不过人家的。加上,独生子女都是爷。。。

姐写得好!反应社会!赞!;)
 主人回复 
谢花花鼓励!
“牛爸爸”用东方的打骂胁迫孩子学西方的这个和那个,找不着北了。
周末愉快!
孟悟 去孟悟家留言留言于2017-04-01 22:47:48(第2条)
妙趣横生中展现千姿百态的人和事,让人深思和感慨。
晓亮姐好文笔
 主人回复 
谢悟妹提出表扬。
如今,太多的家长是拖着孩子跟着别人跑,东一头,西一头,压根儿就不清楚自家孩子该往何处跑。
周末愉快!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7-03-31 22:01:05(第1条)
读完姐姐这篇有趣的小说,我乐的。
这小帅够让他家人不省心的。哈哈哈,调皮又可爱的小男孩。还有那“讲义气”的武小松。
牛爷爷牛奶奶和刘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仿佛就是隔壁的某一家人,离现实这么近。姐姐笔下的每一个人的性格都刻画得那么鲜明有特色。寥寥几句,却活龙活现。
姐姐可以写儿童文学了。如果写,一定跟姐姐的其他文学作品比如散文、小说等一样吸引读者,耐读有趣。期待!!
姐姐春安!


 主人回复 
感谢阅评,妹妹夸奖了。
觉得,孩子们大都活在长辈的夙愿里,没了自己的爱好。
大人们跟风、攀比、较劲,都想让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
周末愉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