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在纽约的亲人——大表姐发表日期:2017-03-06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219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在纽约的亲人——大表姐
文/晓梅
2017年03月06日,星期一

  2011614日,养了两年的“令箭荷花”始放,我写了几句,赞鲜花与赠花人——我的一位大表姐:

弱芽离娘亲,
奋力自求生;
水育枝犹绿,
独放花更红。

因为我的父母原生家庭兄弟姐妹众多,特别是母亲家的上一辈也如此,所以我有亲的、堂的、表的兄弟姐妹达几十个之多。不过,关系密切或有来往的亲戚中,我唤作“大”姐的只有三个:自家的、二叔家的,和四舅家的。称她们为大姐,不仅在于她们是各家子女中的老大,更因为她们工作中都很能干、有大将之风;生活中“罩”着弟妹、有大姐风范。

这里记述的大表姐是四舅家的长女,比我大二十一岁,出国前生活在上海。按说我和这位表姐没有什么交集,可并不感觉陌生,因为我常常从家中挂在墙上的照片上看她的倩影,也多次听妈妈和姐姐提起过她。在那张照片上,二十多岁的大表姐站在正中,烫着发,美丽的脸庞像个电影明星似的。四舅家的三个孩子年龄相差不大,长得很相像,但大表姐与舅妈更像,尤其是那双弯弯的笑眼,特别妩媚,与旁边的弟弟妹妹不一样。

虽然在国内我见过大表姐,但和大表姐真正有来往是在1999年来到美国以后。第一次是那年的最后一天,我和自家的外甥女、外甥女婿去探望大表姐,然后到纽约时代广场看世纪新年倒计时。大表姐和姐夫对我们很热情,做了一桌子菜。外甥女为已经六十多岁的大表姨挺拔的身姿和优雅的举止而惊讶,而我,一直以为大表姐因为才貌出众、生活优渥,像电影中旧日的上海大小姐,清高而不可接近。

大表姐曾就读于著名的上海中西女中,文革前毕业于上海医学院,然后一直在上海某大医院工作,是儿童外科医生;姐夫是她的大学同学,家里条件也很好,两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这样的人生履历和家庭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出生的那一代女性中已经是凤毛麟角的了,更何况,大表姐一直在同为医生、社会地位颇高的父母身边生活,在姐弟三人中承受了父母最多的爱,可以说,未经什么大的风雨,生活幸福从容,令人艳羡。谁知道,大表姐在她退休后勇敢地开始了新的人生——到美国去荡。

姐夫依亲移民先期赴美,亲戚在美国是上等人家,表妹还是个中美皆知的名人。不过,姐夫可不依赖亲戚,初来乍到时能放下医生的架子干各种活计,后来抓住时机,发挥自己的医学专长,挂牌做针灸师。大表姐来后,既不依赖亲戚,也不依赖姐夫,而是独天下。50多岁的大表姐竟然在纽约的一家医院找到了与其医学背景有关的工作,一直工作到七十岁高龄。

退休后的大表姐经历了癌症和其他病痛,但仪态依然优雅、生活照旧精致。在法拉盛他们拥有的虽然不大、但布置得十分温馨的小楼里,听大表姐娓娓道来自己的经历,看着墙上她参加国际会议的照片,我认识到了一个和以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大表姐。有一次,她讲到自己刚到上海上学时,受到同学的歧视,说:“他们上海人自以为不得了,很排外滴。”看着眼前的“上海大小姐”以软软的沪式普通话说出这句话时,我和丈夫忍不住相视偷笑。

在大表姐家,到处摆放着亲人的照片,我见到大表姐在舅舅舅妈生日时郑重地在二老的照片前表达怀念之请。她灵巧的双手能在手术台上为生病的孩子解除病痛、能在钢琴上弹出动听的音乐,还能在炉灶上烹制出各色美食。大表姐还有一位对她呵护疼爱的丈夫。姐夫对妻子的亲戚——我家姐妹和我家人,和大表姐一样笑脸相迎,问寒问暖,姐夫还曾用激光治疗仪细心地为我除去皮肤上的一个小痦子。外甥驱车带他们到过位于新泽西中部的我家,我们一起到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园里游览赏花。我临离开美国时大表姐又来为我写下各种营养品的名称、嘱咐我适当食用。当大表姐和姐夫做这些事情时,我完全不觉得眼前的他们当时已经年近八旬,感受到的是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亲情的重视。


2012年3月3日,大表姐(77岁)一家专程来跟我话别。

在美国的十几年间,我对大表姐的印象早已从清高变为可亲。大表姐给了我从舅舅妈妈那里绵延而来的血脉亲情,我离开美国后,她又把这份亲情延续到了我的儿子身上。逢年过节,儿子有时会去看望大表姨和姨父,每次他总能得到大表姨一家的盛情款待和对他工作、生活和健康各方面的反复叮咛。

我的大表姐为中国的儿童医学事业从青年到壮年贡献了30年时光,在人生过半时又开始在异国他乡奋斗,并以自己的努力在美国安身立足,服务社会。自尊自强的大表姐真是了不起!现在我和大表姐远隔着太平洋,但八十多岁的她还在微信上对我这个小表妹传送着温暖,我从心底里感念和祝福这位在纽约的亲人——大表姐。


本文在4/6/2017 9:30:5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我的美容启蒙教育张兰2017-04-21[44]
『随  笔』 这样的模特儿我不会再当孟悟2017-05-19[120]
『随  笔』 托尔斯泰——影响21世纪的精神领袖罗慰年2017-05-20[34]
『随  笔』 剩下的漢堡包萧云涛2017-05-21[31]
『随  笔』 双语家庭记事(04):中国式的家庭亲情他们实在看不懂李诗信2017-05-21[43]
相关文章:『晓梅
『游  记』 随缘高效游中欧(下:捷克)晓梅2017-05-20[53]
『游  记』 随缘高效游中欧(中:奥地利)晓梅2017-05-12[49]
『游  记』 随缘高效游中欧(上:斯洛伐克、匈牙利、奥地利三国首都)晓梅2017-04-26[130]
『随  笔』 春光无限好,无端起烦恼晓梅2011-05-01[109]
『随  笔』 初识巴西人晓梅2009-01-08[146]
更多相关文章
红霞 去红霞家留言留言于2017-03-17 21:02:26(第1条)
上次回京见到他们了吗?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