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1965年的狼 发表日期:2013-08-26(2013-08-30修改)
作  者:陈力娇出处:原创浏览48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1965年的狼
文/陈力娇
2013年08月26日,星期一

原载《广西文学》2013年6期
《小小说选刊》2013年15期转载

  前院追到后院,后院追到前院,战小易他爸打他妈就这么打,打完之后,自己坐在八仙桌上痛哭不止,为什么哭?后悔啊,后悔当初怎么找了这么个婆娘。

  1965年的春天,百姓还不知道离婚,至少离婚不那么畅销。

  战小易他妈挨完打后,抹着眼泪给她的两个孩子做饭,饭是用铁笊篱捞的小米饭,下来的汤用来做角瓜菜。战小易在拉风箱,六岁的战小易也刚哭完,他就害怕他爸打他妈,他爸一打他妈,他们家就三个人围着房子跑,后边那个准是战小易。有时战小易他妈妈跑扣了圈,抓住战小易往他身后藏,他爸爸再打他妈就得隔着战小易伸胳膊,战小易没死拉活地嚎,一场战争才因为他的嚎而结束。

  战小易一边拉风箱一边问他妈,爸爸为什么老是打你?为什么我们不能打爸爸?

  战小易的妈妈红肿着眼睛,她的嘴角有一块还在出血,她回答儿子,由于我们家太穷。战小易说,穷也不是你弄穷的,是他没挣来。战小易的妈妈一下一下地捞着饭,说,如果我能出去干活就不会穷。战小易说,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干活?妈妈说,你妹妹小,她长到你这么大,我就出去。战小易低头扳指头算,妹妹长到他这么大,还得二年,也就是说妈妈还要被打六百多次。

  战小易泄气了,他不想拉风箱了。他站起身说,要是没有妹妹就好了。

  战小易的妹妹叫战小莲,她此时正躲在被子里,爸爸一打妈妈她就往被里钻。战小易掀开被子,拉出战小莲,说,都是因为你,没有你,妈妈就不能总挨打了。战小莲慌忙坐起身,她说,没有我他们也一样打,上次他们因为爸爸单位清公款,要爸爸还钱,爸爸回来就打妈妈。

  经战小莲这么一说,战小易才想起,爸爸欠了单位二百元钱,都三年了,单位说,再不还就开除公职。但是战小易马上又想起来,这二百元是因为战小莲二岁那年发高烧,烧出了肺炎,才欠下的。这样一想还是因为战小莲,就对战小莲说,你不是想去高家洼子捉蝴蝶吗?我今天就领你去。战小莲揣测着哥哥的用意,说,现在是春天,春天没有蝴蝶。

  战小易说,高家洼子的春天就有蝴蝶,我们只要到了那里,蝴蝶自然就有了。

  战小莲到底没有抗住蝴蝶的诱惑,吃过了饭,他们趁着妈妈去菜市场捡菜帮,就起程了。他们什么都没带,只为战小莲戴了一顶好看的小红帽。因为战小莲再也不会在这个家出现了,最好的东西要给她带着。

  郊外的风光很好,一望无际,天也蓝,甸子上有小草开始冒芽。在小草上方,一只红蝴蝶在空中盘旋,仿佛他们一伸手就能捉到,可等他们真去捉时,蝴蝶就又飞走了。战小易说,这是今年最漂的蝴蝶,它身上的黑点儿都是粮食,它为我们家送粮来了。

  战小易的家有时就没粮食吃,供应那点粮,不够他们吃,有时妈妈为从别人家借零用钱,还钱时,就把小米或过年供应的一斤大米,送给人家,这样一来,战小易家的粮食就从没有够吃的时候。

  战小莲说,我不想要粮食,我想要白面,我都很久没有吃饺子了。

  战小易听了妹妹的话,舔了一下嘴唇,他现在什么都想,不止是饺子,连平时一吃就吐酸水的烀土豆也想,他饿得都有点走不动路了。可是高家洼子连影还没有呢。

  时间一晃过了中午,中午一过,太阳就像忙着去死一样,谁也不顾了,也就像是一袋烟的工夫,它就出溜到西天边了。它一偷懒,天也不那么亮了,田野也起风了。战小莲一阵阵打冷战,她望着空旷的四野说,哥,我怕,这地方会不会有狼啊?

  她说时,战小易也在打冷战,他只穿件夹袄,随口回答,我看不是狼,那分明是狗,你看那只最大的,不和咱西院王奶奶家的大黄一样吗?战小易不错眼珠地盯着西北方向的几个球。

  战小莲随着哥哥的眼睛望去,她立马哭了起来,她说,哥,那就是狼啊,我在画册上看过,狼就这个样子。

  战小易采纳了妹妹的意见,他认同她说的对。可是要真是狼怎么办呢?方圆十里没人,他们就是跑,也肯定跑不过狼。

  最终战小易做了一个折中的决定,不跑,我们等狼。妹妹说,我们等狼只有被它吃啊,不如上树吧。战小易看看身边的几棵树说,上树我能上,你能吗?战小莲摇头。

  1965年,乡村的原野上到处是狼。

  两个孩子肩靠肩等着。五只狼由皮球大小,渐渐变成了南瓜。战小莲在发抖,战小易拉过妹妹的手,安慰道,别怕,这样挺好,妈妈没了我们,就能出去挣钱了,爸爸就不会再打妈妈了。战小莲说,我现在不想他们了,我担心狼吃我们时,我们疼怎么办?战小易说,再疼也没有爸爸打妈妈那么疼,你没看妈妈每一次挨打,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吗?战小莲说,爸爸打妈妈不只是因为我们家穷,他在单位不顺心,也一样打妈妈,他发现我们丢了,更会打妈妈。

  战小易一愣,他在思考战小莲的话,那几只狼越来越近了……


本文在2013-8-26 18:04:18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卢新华及其文学创作:吐丝心抽须 锯齿叶剪棱钱虹2019-06-24[12]
『散  文』 师与生谁之过缪玉2019-06-21[20]
『随  笔』 校园中的筑梦空间俞可、潘雨晴2019-06-24[17]
『随  笔』 贝聿铭:包豪斯之子俞可2019-06-24[24]
『随  笔』 过眼録:陈浩泉《家在溫哥华》刘俊2019-06-24[1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小 说
『小 小 说』 薄荷的邀请(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186]
『小 小 说』 庭审乔弘万2015-06-14[143]
『小 小 说』 暖香(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286]
『小 小 说』 电话铃响了乔弘万2015-06-14[125]
『小 小 说』 着装乔弘万2015-06-14[172]
相关文章:『陈力娇
『小 小 说』 返航陈力娇2015-02-16[535]
『小  说』 五日同辉陈力娇2014-12-16[616]
『小小说评论』 对歌唱的敬意——小小说《饥饿的歌声》浅谈陈力娇2014-10-17[645]
『小 小 说』 饥饿的歌声陈力娇2014-10-17[521]
『小小说评论』 于双慧:饱吹饿唱 点石成金——陈力娇小说赏析于双慧2014-10-17[68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力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