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从自我殖民到后殖民解构——论新移民文学的女性叙事 发表日期:2012-01-03
作  者:陈涵平出处:原创浏览132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从自我殖民到后殖民解构——论新移民文学的女性叙事
文/陈涵平
2012年01月03日,星期二

[摘  要] 新移民文学作为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衍生物,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民族寓言的性质。尤其是新移民文学中的女性叙事,以其从自我殖民到后殖民解构的运行轨迹,生动展示了后殖民语境所赋予的文化政治学方面的丰富含义。

[关键词] 新移民文学;女性叙事;自我殖民;后殖民解构

新移民文学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衍生物,这似乎已成为一种共识。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命运的巨大转折,在其本质上应是中国已近百年的现代化进程的艰难延续。从发生学的角度看,中国走上现代化之路虽然缘起于在西方列强侵略下而产生的摆脱殖民、复兴民族的内在欲求,但作为后发国家,中国现代化的全面实现却不得不首先受制于西方所建立的“现代化系统”的强制性力量。因为西方以自身的率先现代化而垄断性地定义了“现代化”的内涵与范式,从而在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层面占据了全球现代化进程的制高点。在这样的历史语境中,中国要实现自己的现代化目标,就不得不首先遵守由西方主导的有关“现代化”的各种规范,不得不首先屈从由西方制定的关于“现代化”的经济、文化秩序。因此,要想摆脱必先依附,要想独立必先迎合,这似乎是历史赋予中国现代化的独特命运。

这种悖论性处境在新移民文学的发展进程中得到了生动印证。因为新移民文学作为改革开放的衍生物以及一种典型的第三世界文学,已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华民族现实命运的隐喻①,从而大体折射出中国现代化的前行轨迹。特别是新移民文学中的女性写作,对这一轨迹的描画与诠释尤其显得细腻而真切。因为,移徙异域的女性以其更加边缘而挤压的处境、更加敏感而孤独的心境、更加裂变而破碎的身份,更渴望获得并展示自身的话语权力,由此留下更多的为抗争多重压迫所作的挣扎和努力的踪迹;另一方面,在第三世界子民向第一世界流散而形成的特定历史语境中,男女划分已不仅仅停留于性别
——————————————————
①弗•杰姆逊.后现代主义与文化理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在该书中作者说:“第三世界的本文,甚至那些看起来好像是个人和利比多趋力的本文,总是以一种民族寓言的形式来投射一种政治:关于个人命运的故事包含着第三世界的大众文化和社会受到冲击的寓言。”(第253页)本文立论即由此引出。              层面,而且还延伸至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从而赋予男女区分以更多特别的含义。正如阿•南迪(A•Nandy)所说:“殖民主义是与现存的西方性别陈规以及它们代表的生活相一致的。它生产出一种文化共识,在这种共识中,政治与社会经济的统治象征着男性以及男子气对于女性与女子气的统治。”[1]换言之,在殖民主义盛行的时代(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意义上的殖民还是意识、精神、文化意义上的殖民),殖民与被殖民的关系在性别文化政治学层面已被置换成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也就是说,殖民统治与性别政治之间具有同质同源性,第一世界对第三世界的殖民关系更多地被西方男人对东方女人的征服所喻示。正是基于这一相似性,我们才深信,新移民文学中的女性写作更多地承载第三世界文化与文学的特殊品格,更容易拥有贴近后殖民主义的天然亲合力,进而以此作为自身发展的逻辑依据,更深切地暗合着中国现代化进程在摆脱上述悖论性处境时所显示出的从自我殖民到后殖民解构的运行趋势。

 

一、新移民文学初期:自我殖民的肇始与亢奋

所谓“自我殖民”,是指某一弱势民族或人群,在并未遭受强势民族或群体主动、直接的控制或统治的情况下,自觉意识到自身生存状态与生活方式的落后,从而自愿迎合强势民族的殖民欲望,甚至自动进入强势民族的殖民领域,以求得自身生存状态的改善和精神生态的提升。  这种“自我殖民”虽然表面上看好像出于自愿,但其背后深隐着强势民族(西方)的威压或诱惑,也就是前述所谓现代化或全球化的各种“系统强制力量”。因此,在这一意义上,自我殖民仍然体现着西方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权力渗透,反映出西方世界对第三世界国民的利益侵占,依然展示出强烈的殖民色彩。

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新移民文学,作为贫困落后的第三世界(中国)的子民迁徙至富裕发达的第一世界(欧美)后的精神产物,在其发轫之时不可避免地带有此种“自我殖民”的色彩。这一点在新移民文学早期作品中有着鲜明的体现。如查建英的中篇小说《到美国去!到美国去!》(查建英:《留美故事》,花山文艺出版社,2003年),描写主人公伍珍,因在国内历尽劫难,迁徙美国便成为她后半生的唯一梦想。小说题目中对于“美国”的反复表述以及两个醒目的惊叹号,非常强烈地透显出主人公离开家园的决绝和奔向美国的渴求。到了美国之后,伍珍费尽心机先后委身于美国人“山姆”、“约翰”等,终于得以在美国居留下来,于是她感觉自己拥有了真正幸福的生活。伍珍的迁徙过程以及情感经历生动地验证了上述后殖民理论的隐喻,即对于西方来说,“殖民地东方是一个充满性魅力而又渴望被占有的女性”, [2]35因为伍珍以自己向西方男人的主动献身迎合了殖民者隐然存在的对第三世界的征服欲望,并藉此实现了自身期待被殖民以改变原有命运的内在欲求。正如另一位新移民女性作家谢舒在其长篇小说《华尔街石漂》中所说:“到美国不需要理由,美国本身就是理由。”[3]3这一说法也许可以成为早期新移民的共同心声。因为,美国作为西方的典型代表,在第三世界公民的眼中,是自由、民主、富强的象征,是其梦寐以求的理想国度。即使在“自我殖民”的过程中,要遭受难以想象的苦难和屈辱(这一点在早期新移民文学作品中有太多的描写),但对贫困的厌恶和对富裕的渴求依然使众多第三世界民众对西方趋之若鹜。因此,只要两极世界的贫富差异和强弱格局没有改变,自我殖民的趋势就难以逆转,甚至还会愈演愈烈。关于这一点,发表于1990年代初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周励:《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上海文艺出版社,2003年)便是一个很好的注脚。
周励的这部长篇自传体小说通篇弥漫着一种对西方文明极度向往和自觉臣属的情结。这种西化情结在洋洋40万言中十分刺眼地从两个方面表现出来。首先是强烈的自我矮化和自我否定。作者为此采用的写作策略就是通过鲜明的对比来显示过去在国内的痛苦和后来在美国的幸福。小说描述国内生活的部分基本上属于“伤痕文学”的流脉,而到了美国之后则好运连连——学业顺利完成,重组的异国婚姻美满甜蜜,经商大获成功,人品和能力屡获美国客户的赏识,年年都能周游世界。经过前后两个世界不同生活的对比,人们似乎不能不感到,美国多好!西方文明多好!其次是对西方文明(美国)的全面迎合。这样的例证在书中比比皆是,如书中列出有关自我修养的书目近200种,只有10余种属于中国,其余全部是西方文化和文学经典作品;书中40余处大大小小的摘录共计两万多字,却只有6处共两千来字出自中国文化和文学书籍;小说中多处地方描写纽约、赞美纽约,并通过与上海的比较而指出,纽约“才是冒险家的真正乐园”、“是世界的中心”、“是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最有美丽的城市”,她“为生活在纽约而自豪”, 为成为“曼哈顿的中国女人”而骄傲,因此她不断地在内心呼喊“我爱纽约!”此外,作品中对主人公两次婚姻的描写也别有意味,她对国内失败的婚姻只用寥寥几句予以交代,而对异国婚姻却大加铺陈,甚至连她与洋丈夫的性爱也成为了证明“我”对东西方不同感受的绝好例证:“我抚摸着麦克那雪白细腻、光滑如磁的皮肤,这白色的皮肤与窗外射进的阳光相映成辉。我简直不相信白人男人的皮肤有这么高雅、细嫩。”“这是只有在西方古典油画中才能看到的男子胴体,白嫩而不失刚建,细腻又充满张力,我全身陶醉,一股烈焰呼啦啦地从体内升腾,我们俩呻吟着,喘息着,……为什么直到35岁,我才第一次感受到这样强烈的性的冲击?”不用说,这种性感受的前后对比和赤裸炫耀,除了表现出“朱莉娅”在性意识上对西方的深深崇拜之外,也再次揭示了性爱所包含的文化政治方面的丰富内涵。至此,读者可以明了的是,作者所有的这些描写,目的无非是想明白无误地表达出主人公从内心到行动、即全身心对西方社会、西方文化的自觉臣属!

显然,将这种从心理和行为上对西方社会西方文化的自觉臣属视为主人公朱莉娅“自我殖民”的心路历程并不为过。正如评论家吴亮所言:“我们永远不要指望这本书能够成为一种精神性的、有形式意味的写作,但作为一种时代现象的实录和异乡人群落的生活写照,它仍然具备镜像的功能。”[4]这一“镜像”的价值就在于,它折射出特定时期的一种文化心态。这种心态就是处于文化“低势态”的中国人面对“高势态”的西方文化而产生的自卑情结和迎合欲望,是处于贫困落后的第三世界而又失去文化坚守的人们对富裕自由的第一世界心甘情愿的降服心理。自然,对于“朱莉娅”们来说,这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文化选择,因为,在她们对世界的认知中,“西方——他们想象的西方并不是一个特殊的对象,而是一种普遍性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一种理想化的价值。”[5]于是,在极端功利的欲望世界中,他们毫不犹豫而又极其亢奋地将传统文化和既有历史抛弃在贫困尚存的祖国,而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看作是他们原本该占据的人生舞台,到美国去获得物质生活的享受是他们天然的命运选择。他们为生活在纽约而自豪,为成为“曼哈顿的中国女人”而激动,为投入西方男人的怀抱而欣喜。走笔至此,我们不能不感叹,《曼哈顿的中国女人》所展现出的“自我殖民化”达到了何等“自觉”的地步!

 

二、新移民文学近期:后殖民觉醒与解构

进入1990年代中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国家实力的提升,诸多国人已逐渐意识到,完全西方化或者“自我殖民化”的文化选择不可能真正推动中国现代化的健康发展,中国必须首先具备自己独特而明确的文化身份才能真正融入全球性的现代化进程,并顺利实现自身的现代化目标。对此有论者这样概括:“在九十年代中国迅速‘资本主义化’的过程中,突出强调‘中国’的民族身份已成为国家意识形态、知识分子话语、新兴市民阶层的不约而同的共谋性举动。”[6]同时,后现代主义思潮在中国知识界的全方位渗透,也使知识分子在其“解构一元话语”和“东方主义批判”等观念的影响下,更自觉地审视自身现实的文化地位,重视自我文化身份的建构,重视多元文化共生的景观,重视在世界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文化独立意识的自觉,使众多知识分子呼吁中国在追求“现代性”的同时应突出“中华性”,要求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不能在西方的牵制下被动地展开,而是要跨出“他者化”时代,摆脱一味的“效法”而进入积极的“创新”,从而主动参入新的世界史规律的形成①。这一关乎现代化方向的文化吁请,促使中国知识分子在全球性视野中重新审察和思考文化发展中的诸多问题,诸如现代性与民族性、全球化与本土化、发现东方与重建自我等等。这些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正在遭遇而又必须解决的问题,不仅理论家们进行着积极的探索,而且,我们在近期的新移民文学作品中也看到了某种遥相呼应的迹象,那就是,对于前期某些过分自我殖民化意识的有意解构。

    较早进行这种尝试的应是知名女作家严歌苓,她在长篇小说《扶桑》( 严歌苓:《扶桑》,春风文艺出版社,1998年)中以一种新历史主义的笔法,着意消解殖民者对中华族性“东方主义”式的描绘,力图重建更接近真相的历史话语。在小说中,“扶桑”作为华人移民女性的代表,虽然其身上依然具有令殖民者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建构东方形象的多种要素,诸如小脚、长辫、马褂、长袍、鸦片等等,但作者更为着力描写的是扶桑身上“地母般的雌性”对白人少年心灵的震撼。因为在西方有关异国情爱的经典作品中,东方女性往往被定型为“脆弱的、美丽的、悲剧的”,这种形象满足了西方男人“东方主义”的窥视欲和征服欲,印证着西方的强盛与成熟,东方的柔弱与幼稚。而在《扶桑》中,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美丽、健壮、温和且无比坚韧的东方女子形象,她如同从人类的洪荒中走出来的地母,浑身散发出“古老的母性”,这种宽阔无边的母性深深吸引了年轻的白人男孩克里斯,并成为他永生永世逃不出去的爱的天罗地网。于是,在这场东西方遭遇的异国情爱中,扶桑一直占据着主动的、控制性的地位。由此,我们看到了严歌苓重塑华人移民形象的努力,她试图以一个美丽、坚韧的华人女性形象来颠覆西方主流文学中东方女性柔弱、被动的“滞定型”形象,从而宣示出对殖民主义的激情挑战。
与严歌苓差不多同时期声名鹊起的另一新移民女作家张翎,通过自己的长篇小说《交
————————————————
①此处关于要凸显“中华性”的观点参见张法:《从现代性到中华性》,《文艺争鸣》,1994年第2期。
错的彼岸》(张翎:《交错的彼岸》,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年)更全面地表达出对中西平
等的强烈追求。小说以主人公温妮•黄(黄蕙宁)在加拿大突然失踪为线索,来展示小
说副题所标示的“发生在大洋两岸的故事”。这个故事涉及东西方两个大家族的兴衰通变、爱情波折、交错关系以及不同的文化传统,而作者将上述种种复杂而丰富的内容承载在小说完全对称的线索结构中,即,以大洋为中轴、中国和加拿大互为彼岸,以中国金氏家族和加拿大汉福雷家族为对应性的文化结点,在中西两种不同文化力量的相互作用的动态平衡过程中,组织成完整的对称结构来透现特定的文化现象和意义。那么,作者为什么要大张旗鼓或者处心积虑地结构一个完全对称的故事呢?其原因就在于,艺术实践中的对称技巧作为西方形式美学的基本法则之一,“展现的是均衡、平等和结构的和谐。”[7]61原来,作者有意识地在小说的结构布置和情节设定中贯穿对称法则,就是为了追求一种文化地位上的平等和文化交往上的均衡。“交错的彼岸”这一题目其实已经暗示出这一层意义:对彼岸的向往不是单向和残缺的,而是交错和相互的,这种互为彼岸、互相看视的双向流程体现着内在文化意义上的平等与公正。因此,我们有理由指出,《交错的彼岸》的主旨,就在于通过叙事的对称性来展现一种摆脱殖民、追求平等的文化取向。尽管在20世纪90年代的现实处境中,中国在许多方面还没有与西方处于事实上的平等地位,但是,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新形势已提出了“寻找自我地位”、“追求平等对话”的强烈要求,这一要求促发了中国知识分子自我意识和平等意识的高度觉醒。张翎以新移民的流散身份,以女性作家的敏锐感觉,在艺术想象中追求中西异质文化交往上的平等与交融。尽管她的想象充满乌托邦的性质,但这种想象行为本身却体现出新移民作家在超越了前期“自我殖民”的文化姿态后而产生的对殖民性进行解构的精神新质。

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逐渐推进和阶段性成果的不断涌现,同时也随着后殖民主义影响的日渐深广,后殖民解构思潮更加如火如荼地展开。尤其是后殖民女性主义,高举殖民主义批判的文化大旗,揭露父权制和殖民主义话语对第三世界妇女的双重压制,竭力为第三世界妇女的文化身份和政治地位奔走呼号。上述种种因素无疑强化了新移民作家解构殖民主义的创作姿态。旅居欧洲的虹影可以说就是这样一位深受后殖民主义思潮影响的新移民女性作家,她的多部作品都是洋溢着女性主义精神和后殖民解构的佳作。如长篇小说《康乃馨俱乐部》(虹影:《康乃馨俱乐部》,江苏文艺出版社,2005年),描写一群受尽男人欺骗、进而被遗弃的女人,在看清男人自私、专横、无耻的真面目之后,组建了一个女性俱乐部——康乃馨俱乐部,借此团结起来对欺辱女性的男人实施集体报复。她们拒绝接受男人为她们制定的规则和法律,不断用极端主义行动,诸如剪寸头、着奇装、崇尚丐帮主义等等来拆解男权神话,甚至发展为对男性生殖器的阉割。要而言之,小说以一种偏激性的情绪宣示了作者力图消灭男性权威、颠覆男权秩序、瓦解男权统治从而埋葬女性迫害史的强烈欲望。

虹影的另一部长篇小说《K》(虹影:《K》,花山文艺出版社,2002年),更称得上是这一时期典型的后殖民主义文学范本。小说通过描写一个“东方主义者”在20世纪30年代的遭遇,来表达对西方殖民主义的解构和批判。小说的男主人公朱利安•贝尔,是英国赫赫有名的标榜为“自由主义精神代表”的布鲁姆斯勃里集团的第二代诗人,为了支持中国革命而来到中国。当他踏上中华大地时,他对中国的看法一开始就充满了强烈的种族主义优越感和潜在的殖民主义心理。他眼中的中国苦力“脊背佝偻”,“都是肺病相”,看到路上轿子里的新娘时,心中便幻想“来到中国的另一个结果:艳遇,异国情调。”当他高薪受聘于武汉大学时,觉得“他是另一个哥伦布,找到了金银铺成的东方,豪华美丽的古国神州。”在这些描述里,朱利安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猎奇式的姿态俯瞰中国,隐藏在他身上的西方人的优越感和控制欲一时暴露无遗。

然而,当他结识院长夫人“林”以后,态度逐渐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两人第一次私下交流是在朱利安下课之后,来旁听的“林”径直对朱利安说在上课的时候不要只看她一个人。“朱利安很惊奇,他这个剑桥学生中有名的登徒子,面对猎物,从来不犹豫发出第一箭,这个中国女人怎么抢了主动?”[8] 20几次接触后,两人产生了感情,又是“林”勇敢地向朱利安发出了去北京的邀请。而在北京的幽会中,朱利安更真切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致命撞击,因为林所采用的“房中术”,彻底颠覆了他作为西方男人的优越感,使他心悦诚服地拜倒在中国女人的石榴裙下。须知,林由母亲传授而得的“采阳补阴”的房中术,其理念“希欲女快意,男盛不衰” [8]85本身就是对几千年来在性关系上男性中心主义的彻底颠覆。在两人的性爱过程中,林始终把握着主动权,而且花样迭出,神采飞扬,尽享性的快乐。这使得有着性开放文化背景、自诩为情场老手的朱利安陷入窘境。不仅仅是性,林的勇敢、善良、智慧同样深深打动了朱利安,使他着魔般地爱上了林。“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这将是他理想的生活。”[8] 198就这样,一个中国女人凭借自身的文化力量,不仅仅在肉体上也在情感上彻底征服了一个西方男人。由此我们看出,《K》这部小说再一次通过性的隐喻,完成了后殖民文化意义上的“被殖民者”对“殖民者”的强力解构。正如我们在前所述,在后殖民论述里,性已经成为文化政治学的一种象征,它暗含着“西方/男性/殖民者和东方(中国)/女性/被殖民者”这样一组对应结构,在这种结构里,女性的被动原本是被殖民的象征,而男性的雄风则是殖民者威权的体现。然而在《K》这部小说中,殖民者雄风不再,被殖民者则强劲雄起。一个柔弱而美丽的东方女子,用她的神秘气质和东方房中术降服了西方文化圈的名门浪子。全书的叙述,明显地带有着一种强烈的后殖民色彩的文化想象,从而使其成为了新移民文学中后殖民解构中的代表性文本。

   

三、结语

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与“新移民文学发展”这样一种平行共振的联动中,“女性——第三世界——弱者”,“男性——第一世界——强者”,“被殖民(或自我殖民)——反抗殖民——后殖民解构”等等,这些对应性的内容被逻辑性地构造出来,新移民文学也因此以自身的发展脉络大体折射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前行轨迹,并被赋予了性别学、政治学和文化学等方面的丰富意义。这种性别、文化、政治交融在一起的文学创作,作为第三世界移民文学的特殊命运,不仅仅从每一个个体的角度揭示了自身各具特色的现实处境,更是从整体上将由于种族关系而被遮蔽或被误读的女性群体从话语与文本的盲区和迷雾中凸现出来,从而使一直被压迫着或被殖民着的喑哑群体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新移民文学(更具体说新移民女性文学)就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和审美的话语类型,而更是一种文化的和意识形态的话语形态。所以,有的西方学者才说:“女性主义和女性主义文学可以更恰当地称之为一种文化政治学,而非一种‘理论’和多种‘理论’的实践。”[9]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从女性叙事的角度来进一步挖掘新移民文学的某些方面的特征,就具备了较为充足的理论依据。


[参考文献]
[1]阿•南迪(A•Nandy).内部的敌人:殖民主义下自我的失落与复活[M].( The Intimate Enemy: Loss and recovery of Self Under Colonialism )新德里:牛津大学出版社,1983.
[2]赵稀方.小说香港[M].北京:三联书店,2003.
[3]谢舒.华尔街石漂[M].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
[4]吴亮.批评的缺席[N].上海文化艺术报,1992-10-02(B1).
[5]陈晓明.艺术创新与文化身份:华文文学的自我超越[C]//走向21世纪的世界华文文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6]胡少卿.“中国—西方”的话语牢狱[EB/OL].
http://www.culstudies.com/2004-01-12.
[7]赵宪章.西方形式美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
[8]虹影.K[M].花山文艺出版社,2002.
[9]李建盛.女权女性意识:一种性别文化政治学[J].北京社会科学,1997,(4).

英译:
Title:  From Self-colonialism to Post-colonialism Deconstruction
——On the Female Narration of the New Immigrant Literature
Obstract:  The new immigrant literature, which has been regarded as a derivative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 may be looked on as a national metaphor to a certain extent. Its female narration especially shows rich connotation of cultural politics in the process of developing from self-colonialism to post-colonialism deconstruction.
Keywords:  the new immigrant literature;  female narration;  self-colonialism;  post-colonialism deconstruction.


本文在2012-1-3 12:56:33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思索的行者:卢新华其人其作倪立秋2019-06-16[46]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为欧华文友树碑立传高关中2019-06-09[33]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两本关于中德婚姻的小说高关中2019-05-25[52]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视线之外的余光中乡土文学之争赵稀方2019-05-20[78]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事业 人性 良心——洛杉矶北美华文作协文学讲座讲稿公仲2019-05-04[93]
相关文章:『陈涵平
『新书介绍』 陈涵平的评论著作《北美新华文文学》陈涵平2012-01-04[787]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试论北美新华文文学的研究价值陈涵平2012-01-03[1233]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简论美华文学中的“草根文群”陈涵平2012-01-03[1495]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美华文学中的文化意象初探陈涵平2012-01-03[1390]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论美华文学中不同代际的纽约书写——以四代作家的四部小说为例陈涵平2012-01-03[137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涵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