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发表日期:2011-03-12(2011-03-31修改)
作  者:谭绿屏出处:原创浏览2718次,读者评论15条论坛回复0条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文/谭绿屏
2011年03月12日,星期六

【德国】

《侨报》副刊,2011年3月31日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红色风暴”、“红色恐怖”的厚云铺天盖地。省城重点一中红卫兵同京城红卫兵有直线联络,早已挥舞长鞭木棍杀气腾腾。“血统论”标语满墙满目。

“如果这个标语贴到我们学校,我就去撕掉。”周末我同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中老友说。一中是寄宿学校。我在省城重点二中。

不久早上去学校,远远看见我班门口新贴着红色门联,心中咚咚直跳。走近藐一眼,“混蛋”两字改写成“革命”,变温和了。我松了一口气,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走进教室。却见同学豪杰坐在正对门的位子,双眼紧叮踏入教室门的每一个人的动态。见我进来后即起身换它坐。豪杰是军干子弟,爱好书法、绘画,一心想当画家。

二中的红卫兵们终於稳不住了,开始行动。班长宣布开班会,课桌排列成一圈。班长、副班长等一伙高干子弟、军干子弟坐在中央首位。

班长讲话介绍革命形势大好,越来越好。然后突然话锋一转,指名道姓说我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接班人。随后几位同学轮流拿起准备好了的本子念起针对我的控诉:我作为班级生活委员,对同学的卫生保健例行工作被指为“腐蚀拉拢”,我把个人物品赠送困难同学是“糖衣炮弹”,我的画作被批为宣传资产阶级思想。豪杰也站起来质问:她要的是什么政治?她要的是资产阶级政治。——哦,不久前豪杰到我家请我父亲看他的画作,我当他的面对老爸说,讲话要注意政治呀。注意政治是正面流行用语。

事情来得太匆然,未见任何予兆。但闻那字字句句如锥子、如刺刀,扎得心口全是孔。地震轰雷般的霹雳声中,我克制着、沉默着、坚持着,最后几乎麻木。

回家之后,我默默找出心爱的画作收集在一起,放了一把火点燃。我去江边徘徊,我问青天真理何在?望着滚滚浪花我想,如果我投入其中,明天江边多一具无名死尸,毫无意义。

我返回校园。校长和多位老师头被剃成西瓜皮,被红卫兵关押着写检查。我班红卫兵把副校长拉到教室批斗,一个耳光打去,我奋起递上小条“要文斗,不要武斗”。武斗没有继续。学校不上课,我去看学校的木工干活。木工师傅叹息着说:“墙到众人推呀!”

一中一位女高材生,口口声声同“畏罪自杀”的大资本家父亲划清界线,但却被敌对的同学发现她剪下的辫子系着白头绳藏在枕头套里。她被毒打,然后每天被强迫同“反动教师”们一起劳动改造。

被打死和自杀死的事件时有所闻。

家里被抄,字画文具被烧。家父家母都进了“牛棚”。

到底谁是谁非?一位正宗工人出身的同学悄悄对我说:去他的,他们不是人。

谁能站出来公开与他们论理呢?

一个黄昏,我在街上拿到一份小报,回家开灯一看,大惊。——中学文革报,《出身论》,直劈《血统论》。满眼电光石火。

乌云终于拽开了缺口,缺口中奔泻出真理的光辉。窒息中一缕清新的空气,令人绝路逢生。

乌云很快就被封上缺口。云缝中渗出血滴。

我下乡插队。运用“其乐无穷”来侃自己与天斗、与地斗,但愿不要再被人斗。

我还是被人斗了。学校的两位革命教师和一位武装军人来乡下找我,要我交代反动活动。女教师突口而出:“你那时是怎么斗我们的?也有你的今天!”啊哈,搅混了,那些耀武扬威举鞭子拿剃刀的人都躲到哪里去了?那些英雄老子的好汉儿们!

公社办公室一整夜的拍桌子打板凳。干农活使我的精神奇佳,寸步不让。《出身论》使我心明眼亮,不知畏惧。男教师说:“小小年纪这么顽固。”天亮,革命者们回城了。公社秘书给我这顽固反动分子双手捧来一杯新沏的茶:“了不起,了不起。”可见人心所向。他坐在隔壁一夜听审。

县办公室批示:只准好好劳动,不准上大学,不准进工厂。我在秋千上荡漾,小心拉着缰绳不要松手,掉下去就是一具无名死尸。

时代在前进,我终于回到我本身应有的位置。成为职业画家。又游学西欧。母校50年校庆,与我同龄的校长捧着大束鲜花到我家。我作为学校培养的优秀人材,被邀请坐在大会主席台。

会后一位工人出身的同学好友对我说,豪杰当兵退伍,在北方一家兵工厂坐办公室。他不能来参加校庆,但是他很想见你。

在同学家里接通了豪杰的视屏电话。

豪杰说:“你变漂亮了。”

“谢啦。”我说。

豪杰又说:“你到底成为画家了。”

“老鼠的儿子只会打地洞嘛。”我说。

2010年3月12日凌晨2时

注:2010年3月5日是《出身论》作者,杰出的思想家遇罗克殉难40周年祭。1980年公开平反。谨以此文献上一个小小的花环。

 

黄世宜评论:在秋千上──评谭绿屏微型小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1、1969年2月上山下乡批准书

2、1971年春节在苏北

3、平反书(1975年)

4、初到汉堡(1985年)

5、我的第一个个人画展(1986年)

6、幼儿园开始的同学好友参与我的签名售书会(2002年)
       右一 单嘉、右二 黄少鹃、左一 鞠子玲

7、在魏玛市朝拜德国文豪歌德和席勒(2003年)

8、多谢老同学捧场(2005年于江苏省美术馆)

9、母校29中校长华明友捧着鲜花来看望
右为家妹红屏(2005年于南京老家)

10、母校教师老同学欢聚一堂(2005年)

11A、多谢老同学捧场(2007年于南京美术馆)

11B、多谢老同学捧场(2007年于南京美术馆)

12、2007年古稀之龄的多位母校老教师和书记吴温泉(右二)亲临画展开幕式。
左起:谢同善老师、焦守权老师、王师母,右一:王毓林老师


本文在2011-3-12 21:44:24被施雨编辑过
本文在2011-3-31 19:33:17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散  文』 苦热的南方夏天孟悟2017-08-03[189]
『散  文』 蒲公英也有命运孟悟2017-07-26[137]
『小  说』 伶仃洋里不伶仃伍可娉2017-07-14[347]
『杂  文』 分寸,如何把握宋晓亮2017-06-08[415]
『随  笔』 碰上王渝应帆2017-06-29[21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小 说
『小 小 说』 从鸦雀无声到 該說啥就說啥萧云涛2017-07-13[74]
『小 小 说』 从七嘴八舌到鸦雀无声老K2017-07-07[67]
『小 小 说』 能睡是福(Sleep is Bliss)儿歌(英)―红霞(译)2017-04-17[190]
『小 小 说』 梦回沙湾吕顺2017-03-01[135]
『小 小 说』 第一名获奖感言   湘阴萧萧2017-02-19[185]
相关文章:『谭绿屏《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摄  影』 有关《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资料照片谭绿屏2011-03-27[1692]
『小小说评论』 在秋千上──评谭绿屏微型小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黄世宜2011-03-12[1164]
更多相关文章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7-07-31 23:03:22(第15条)
你的邮箱地址我发给杜振英了,他在网上看到你到江苏参加活动,他朝我要你的联系办法,我发给了他。
怀珍July 31, 2017 (南京髮小、老同学陈怀珍)


杜振英向你问好
我是杜振英,从怀珍处看到你的电邮,特向你致问候!
July 31, 2017

长江的鱼在易北河里还好吗?
谭绿屏同学:几年前,陈怀珍同学给我一本你写的《长江的鱼易北河的水》,最近,看到文心社里面你的文章,看到你立足异域,凭藉坚毅个性与内蕴才华,焕发中华民族文化艺术光彩,折服西方人士,赢得另一世界认同、尊重,向你致敬!
杜振英 2017.7.31
 主人回复 
杜振英同学:今天是一个美妙的日子,而且特別有意义。文革时无知而充滿敌意的少年同学,能夠遥遥众中望,天涯寻芳迹。今日找到了我,表达敬意,文字诚切。你我双方都已晋七十不惑之龄了。感谢时代的进步,感谢上苍赐予的造化,演释成功终于有知有遇的喜剧。
多多保重。
谢谢怀珍,原以为怀珍的邮箱有误呢。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7-04-18 23:50:07(第14条)
转自微信:

@谭绿屏  西纠等停止活动之后才有联动。是1966年12月才有。以12.26北展剧场大会为标志性事件。但在那之前就开始串联组织。我一亲戚是南师附中的,据她说该校红卫兵负责人参加过八一八大会,把北京一套都拷贝到南京,什么"对联"、破四旧等
 主人回复 
@郭梦真 感谢有力的旁证。尽管又碰疼了心灵的伤痕。
我所在的中学是江苏教育学院附中,即南京29中,集中了很多省委干部子弟,同南师附中密切相联。文中剪下辫子给父亲载孝的女孩子就是南师附中66届高三学生。后来留美,写过一篇文章获《中央日报》文学奖。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7-04-18 23:39:45(第13条)
转自微信:

@谭绿屏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一文很精彩。《出身论》是震惊我们那一代人的大作。遇罗克差不多10年以后才知道。直到今天也还未建立一个能制止这种悲剧的机制才是最大悲剧。不应有思想犯罪和言论犯罪!


 主人回复 
@郭梦真  这篇文章为避查禁,用微型小说名义,但国内的微型小说文集仍不能收入。好在这两三年国内网页能够打开。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7-04-17 11:56:01(第12条)
转自微信

谭姐姐,你年轻时好漂亮!文章拜读了。读到那段那个女孩子把辫子剪了扎着白头绳藏在枕头里来悼念父亲,眼泪夺眶而出,太心疼了。我越加感到幸运,没有经历那个疯狂的时代!可也为你们这一代人感到痛心!

海云
 主人回复 
海云妹妹感觉真敏锐!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4-07 04:52:33(第11条)
相片Nr.5. 我的第一个个人画展(1986年)
摄影人是當今孔子学院院长康易清(Dr.Carsten Krause)。那年他18歲,還是中學生。他熱心開車幫我這个外國人運畫框。相片畫面是我曾經夢中出現的景像。

Lu-Ping Tan-Storjohann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4-07 04:12:38(第10条)
綠屏妳好!

我每回看妳寫的文章都很佩服妳的記性和文筆。在我來說,這不單是妳過去深厚文學基礎的累積,也來自於妳專心一志不計一切的寫下去,才有今天的成績。
拜讀完妳寫的[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我才發現,這麼多年來,我竟然沒發覺妳幽默的一面!
我把妳的文章和我姐的朋友曾焰女士分享了,她過去曾在台灣擔任青年日報副刊編輯。
看妳在相片中精神甚佳,替妳高興!
祝福妳一切安好!

齊芳敬上 4. April 2016 ( 留學德國 台灣海歸 )


 主人回复 
驚喜来自高雄的温馨和貼心。
相片嘛,要感謝相機有美化功能。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4-06 19:06:49(第9条)
绿屏女士:您好!大作拜读,十分感动。汝文笔生动,内容沉痛,意义深刻!今昔对比,大功已成,可贺可喜。只是遇罗锦北京之春的网页打不开頁能否复制粘贴成文档再发给我?
孙元亮 (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
2016清明节于南京

 主人回复 
元亮您好!
共识网共有4頁,点击共识网下方頁数,即可获北京之春网页的全部内容。
感谢家乡老画友热心关注、精彩来信。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4-03 07:14:30(第8条)
谢谢您,谭老师!
黄频 捷克布拉格 29. März 2016

 主人回复 
意外得天外来信! 谢谢黄老师关注。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4-03 07:12:58(第7条)
谢谢绿屏!
文琪 28. März 2016 ( 土耳其籍台湾文友蔡文琪)


 主人回复 
谢谢文琪妹给力。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4-03 05:40:40(第6条)
绿屏姐道鉴:
非常感谢您一直发送大作给我们晚辈!拜读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一文。在文革期间的遭遇看得我是心惊胆战,压抑绝望。又为您的“此心光明”,据理力争,终获平反,感慨万千。游学西欧,梦想成真,屡办画展,荣耀母校,寥寥数笔,让我敬佩您的勤奋与坚持!文末的几张照片亦是您大半生的浓缩,美女原来时这样炼成的!不禁让我回想起2013年Lindau聚会时您的活泼与动感!
再次感谢您转发好文!
敬申寸悃!
小璐
斯图29. März 2016
(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青年作家, 斯图加特 施小璐)

 主人回复 
小璐妹的来信让我意外而感动,小璐妹的文笔更令我叹息且惊艳。
啊,好个后生可畏!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3-26 05:52:11(第5条)
1970 年3月5日是遇罗克英勇就义受难日。受难地点北京。
今年的3月8日,地点北京的共识网登载了“遇罗锦:微信时代的纪念”;恰巧为紧接着的复活节赋上新意—— 遇罗克复活,光辉永存。

谭绿屏
2016年复活节於汉堡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3-15 17:51:20(第4条)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讀後感動至深
是一篇寫實的微型小說
向綠屏姐致敬
允達 敬上


 主人回复 
近五十年前的創傷碰觸了依然痛。
感謝允達兄長深沉體察的情懷。
多多保重!


>楊允達,美國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院長、世界詩人大會主席。2010年榮獲法國League of the Public Weal(英语:全球眾利聯盟)頒贈的金質勳章,肯定他二十五年來出任世界詩人大會秘書長暨主席期間,推動以詩會友促進世界和平的成就。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6-03-15 17:37:08(第3条)
来自五湖四海的心 遇罗锦 北京之春 2016年3月号-特稿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40/34201662526.htm
遇罗锦:微信时代的纪念 2016-03-08 共识网笔会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bihui_0308/2263_4.html

Lu-Ping Tan-Storjohann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2-03-31 07:45:57(第2条)
你的大作均有拜读,读过后也感触颇深。你写的东西真多,涉猎范围很广,题材多样,主题鲜明,文风活泼朴实,难得的是你还身兼德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一职,这可是需要投入大把时间和精力的费力不太讨好的活,但是为了中国文学的蓬勃发展和中德源远流长的友好交流,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职,非得你这样不计名利不计个人得失的热心人不可。
你的大作中给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那篇《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话是俗语,大江南北都知道,然而你用在这里既用了它的本来意义也用了它的引申意义,颇具诙谐口吻。那个年代是很疯狂的年代,非常狂热,很少有什么道德标准和正义非正义之分,也很难用一个理性的标准去评判,所幸的是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希望永远不会再来。现在还有很多人为了忘却而忘却那个年代,对于年轻人来说,那个年代的很多东西都太久远,不清楚不知道了。然而历史就是历史,不管你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它都在那里,不偏不倚。我们应该记住历史,而不是忘记,或者说选择性的忘记,这是不对的。只有记住了历史,才能不会重蹈覆辙,让历史重演。这就要靠你们这些亲身经历过的历史见证人了。非常感谢你居然还保留着那么多完好的历史物件,比如你的上山下乡批准书,平反书,这些都是很珍贵的历史资料,我估计这些东西能保留到如今的不多,这些都是我们教育后代的绝好活材料。
祝愿我们的祖国日益繁荣昌盛,雄踞东方,始终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祝好
K. Z. G.
2012年3月24日
 主人回复 
学军的70后生能感悟文革的伤怀,使我感叹万分。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2-03-20 09:13:53(第1条)
绿屏:

你还好吗?
经常想起你啊。
今天钱跃君转给我你的大作,我已下载保存。文中提到哥哥的“出身论”,写的真好!
里面你有两句话,我想放进我博克的首页给哥哥的献辞里去。
现我正忙,明天你可以去看看,肯定在博克上。
如果有一天能出版这本书,献辞也是在书里的
哥哥是1970.3.5 就义,距今是42周年了。
祝愿一切都好!

罗锦
2012.3.18

Google博克: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com/
 主人回复 
往事不堪回首,相信历史必有全面公正评价的一天。
(注:钱跃君 德国法学博士、《欧华导报》主编。)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谭绿屏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