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上排行榜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阿喜上学(02)发表日期:2010-04-08
作  者:张翎出处:原创浏览127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阿喜上学(02)
文/张翎
2010年04月08日,星期四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2010年4月8日

林崇漢/圖slideshow

阿喜雖然沒見過阿久,卻見過阿久的照片。阿久的照片是在鹹水埠唐人街的照相鋪裡照的。照片裡阿久坐在一張當做道具的梨木太師椅上,穿著一件帶著摺痕的仿綢長袍,高顴骨、矮鼻梁,粗礪的臉上帶著一絲急切而隱忍的微笑。

阿喜不敢多看,只匆匆掃過一眼,覺得說不出是好看還是難看。不過阿喜用不著說──沒人問過阿喜的看法。

直到上了去金山的輪船,阿喜還不知道,阿久那件仿綢長袍覆蓋著的兩條腿中,有一條是一根木棍──阿久年輕時在菲沙河谷修鐵路的時候,被炸藥炸飛了一條腿。阿喜也不知道,阿久今年四十一,比自己大了整整二十七歲。

阿喜不知道,阿媽卻是知道的。阿媽什麼都知道。

半年前,阿久那條斷腿收口的地方,突然長了一個癤子,就到阿爸的藥鋪買藥餅。阿久在等阿爸調藥餅的空隙裡,和阿爸說起他想討一房女人。唐人街的男人,誰不想討一房女人?阿爸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並沒當一回事。阿媽坐在阿爸旁邊補阿弟的褲子,阿媽的心裡卻咚地落進了一塊石子──阿媽動了心。

阿媽動心,是因為阿媽已經九年沒見著阿喜了。阿媽去金山跟阿爸團圓的時候,阿喜才五歲。阿媽在鹹水埠住了九年,生了兩個弟弟,一個八歲、一個六歲,都在見風就長的年紀上。夜晚睡上一覺,早上起床就比昨天長高了一截。

見風長的不僅是弟弟,還有官府的過埠人頭稅,先是五十個洋元,後來長到了一百。等阿爸終於攢足了一百個洋元,準備接阿喜過埠的時候,它卻又長到了五百。五百洋元,那得阿爸一小秤一小秤地秤出多少帖藥,才能攢夠啊?阿爸沒了指望,就不攢了,說一個女仔,反正是要嫁人的,來不來金山都是別家的人,算了。

阿爸沒見過阿喜。阿爸回鄉娶阿媽,阿媽懷著阿喜的時候,阿爸就坐船走了。阿爸走得急,是因為阿爸要快點回金山搵錢,好給阿媽攢過埠的稅銀。五年後阿媽來了金山,阿爸偶爾也會想起留在開平鄉下的阿喜。

想歸想,阿爸的想跟阿媽的想是不一樣的。阿媽是用奶水把阿喜餵大的。阿媽的奶汁餵進了阿喜的小嘴,在阿喜的肚皮裡化成了一根看不見的細繩子,一牽一牽地總扯著阿媽的心。

所以那天,當阿久抓了藥餅走後,阿媽就對阿爸說:「要不,託李記的阿昌去林家說個媒,把咱家阿喜娶過來?阿久的哥阿元下月回開平,正好下定。」

起先阿爸是不情願的,阿爸嫌阿久比自己還大一歲。可是阿爸經不起阿媽三番五次地磨,阿爸就鬆了口。

阿媽的話不是隨口說的。就在阿久跟阿爸討藥餅的時候,阿媽已經飛快地把這件事想過了幾個來回。阿久雖然缺條腿,阿久的腦子一點也不缺。阿久跟他阿哥在城西城東開了兩家肉鋪子,儘管只有幾年光景,生意卻比阿爸開了十幾年的藥鋪強了許多。

唐人街的男人想女人時,只能去番攤館(賭館)隔壁那間蒙了一塊厚窗簾的黑屋子裡,花三五個毫子跟那種女人尋一盞茶工夫的快活。可是阿久想女人,卻是要正正經經地討一房妻室的。阿久兄弟兩個,兜裡是踏踏實實地藏了一沓子錢的──那是兩筆五百個洋元啊,一筆是讓阿元回去接兒子過埠的,另一筆是叫阿久風風光光地娶個女人的。阿久若肯替阿喜付這筆過埠稅,阿媽就能見著分別九年的女兒了。

阿媽的算盤算得再精,也沒能算得過天意。誰能想到一個癤子,竟能要了阿久的命呢?不知貼了多少副藥餅、喝了多少劑湯藥,阿久腿上的癤子遲遲不癒,最後爛遍了全身。阿久死的時候,身上沒有一塊好肉。

阿喜從閣樓跑下來,看見阿爸正從藥碾子上跳下。

阿爸的藥碾子是個大鐵臼,中間那個坑是放藥材的。阿爸碾藥的時候,雙手套在從梁上掛下來的吊環上,兩隻腳踩在一個鐵滾子上,來回推碾著滾子走,身子盪來盪去,盪得像麵餅阿公手裡的軟麵團。藥材在石滾子底下哼哼唧唧地碎裂了,一屋都是辛苦味。

阿爸扯下繞在脖子上的辮子,滿地找鞋,一臉是汗,遠遠看過去,額頭腦門上像抹了一層青晃晃的豬油。

阿喜想打一盆水給阿爸擦臉,阿爸顧不上。阿爸的眉心蹙成一個亂線團,光著腳匆匆地往樓上跑去。一邊跑,一邊叮囑阿喜:「要是他,就說我沒在。」

阿喜知道阿爸嘴裡的那個他,是阿久的大哥阿元。

阿喜抵埠的頭幾天,林家沒來人──都在忙著辦阿久的喪事。阿久一落土,阿元就來了。(二)


本文在2010-4-8 22:20:31被宋晓亮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随  笔』 记忆里总有更冷的冬天应帆2019-03-13[49]
『小  说』 讷河以西凌珊2018-10-10[73]
『随  笔』 看场球赛过大年应帆2019-03-03[62]
『随  笔』 古怪的教授们应帆2019-02-21[144]
『小  说』 当我们聊瑜伽时凌珊2019-03-01[7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上排行榜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全文完)沈宁2013-08-09[693]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五)沈宁2013-08-09[682]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四)沈宁2013-08-09[703]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三)沈宁2013-08-09[669]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二)沈宁2013-08-09[835]
相关文章:『张翎《阿喜上学》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评张翎的《阿喜上学》赵稀方2011-06-17[2643]
『评论杂谈』 彻底反驳“加拿大学者伊宁”的恶意污蔑和诬陷陈中明2011-04-04[1661]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一位无声隐忍、无畏抗争的清末女性——评张翎的中篇小说《阿喜上学》公仲2011-02-24[2608]
『上排行榜』 阿喜上学(全文完)张翎2010-06-12[1469]
『上排行榜』 阿喜上学(66)张翎2010-06-12[121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张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