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温馨之家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张翎印象 发表日期:2005-10-31(2009-11-26修改)
作  者:施雨出处:原创浏览8271次,读者评论17条论坛回复0条
张翎印象
文/施雨
2005年10月31日,星期一

《多维时报》佐治亚版,2008年2月8日
《香港文学》,总300期,2009年12月期

海外女作家中,这两年我和张翎走得最近。近的原因也是机缘巧合,譬如,在文学会议和活动中频频相遇;在会议和旅游期间又碰巧同居一室;再加上对文学同样的痴心和执着,诸如此类。


(一)友谊

我第一次听说张翎的长篇小说《邮购新娘》,是在陈瑞琳来达拉斯演讲的时候,她说这是张翎的第三部长篇了,她的三个长篇,一部上一个台阶。前两部分别是《望月》和《交错的彼岸》。当时听着这些话,我暗暗羡慕,自己才写了一部长篇,真的要加油了,希望也能一部上一个台阶。现在自己也写了三部长篇小说了,是否一步一层楼且不说,倒是张翎,近年来的创作成就,一直傲居海外女作家的鳌头。获第七届十月文学奖(2000),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优秀散文奖(2003),首届加拿大袁惠松文学奖(2005),第四届人民文学奖(2006),第八届十月文学奖(2007),《中篇小说选刊》双年度优秀小说奖(2008)。小说多次入选各种转载本和年度精选本。其中篇小说《羊》、《雁过藻溪》和《余震》分别进入中国小说学会2003年度、2005年度和2007年度排行榜。中篇小说《余震》被改编为冯小刚导演的09年重头大戏《唐山大地震》。最新长篇小说《金山》被誉为代表了海外华语文学写作的高度。

这样的文学成就和奖誉,很难不使人骨头一轻,可问她下一步怎么走时,她却说:“《金山》之后,还有一些原始资料没有用完,我会写一系列的金山人物,第一篇就是阿喜上学。”看来,她还是准备“笨拙”地走下去。

能够持之以恒的友谊,一般来说两人都有共同之处,我和张翎的共同之处便是一样的笨拙、勤奋,不怕苦不怕累。她没日没夜地写小说,我累死累活忙文心社务。

当然,作为女人,文学女人,我们比一般人多了敏锐和观察力。女人最喜欢观察的还是女人,女作家自然也是。在2004年南昌首届海外新移民作家笔会上,我第一次见到张翎时,就感到很满足。她就应该是这样的,是我想像中的样子。这位来自温州,定居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女作家,细致、端雅、智慧又不失活泼。我喜欢看她说话的样子,无论说什么,她都像在小说里说故事那样从容不迫,绘声绘色……当然,还有小说里见不到的作者本人生动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她有极强的模仿能力,常常叫人忍俊不禁。

在笔会中,最热闹有趣、最轻松快乐的时候就数大家围一桌子吃饭。严歌苓、张翎、吴玲瑶、陈瑞琳……这些都是什么主儿呀?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无风也要鼓起千层浪的女作家们,再加上喜欢旁敲侧击、推波助澜的男作家们,那还不是天天好戏连台?这时候,唱女主角的往往是张翎,她以她驾驭长篇小说的本领,左右着她周围人的情绪。一餐饭可以吃到忘了盘中餐,也忘了下午的研讨会。

张翎1986年赴加拿大留学,1988年获加拿大卡尔加利大学英国文学硕士,再到1993年获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听力康复学硕士,尔后成为多伦多一家医院听力诊所的主管,这20多年走过的移民路,必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甘苦。她的活泼、开朗中有洞悉人生的豁达,和不易为人察觉的坚毅。我常常默默地望着她,一句不漏地倾听,憋不住的时候也跟着放肆地大笑,她说话的时候很会顾及周围每一个人的情绪,像我这样嘴比较笨的她也时时用目光询问我,我自然也用目光回应给她鼓励和赞许。

南昌的首届海外新移民作家笔会,与在山东威海的第十三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前后召开,时间上紧挨在一起。我们的笔会在庐山结束以后,几乎是原班人马又赶到了威海。我们在上海转飞机的时候,由于张翎要去看望朋友,她便离开大部队,在上海多逗留一晚,随后才去威海。在她从上海到威海的那个晚上,出了事,而我们又正好集体大规模去卡拉OK,她给我们每个人的手机都打了电话,却没有一个人听见铃声,除了笔会会长少君以外,少君那时没去唱歌,正在酒店里接受媒体的采访。

等我们嘻嘻哈哈回到酒店才看到受了伤的张翎,她在我们房间──我和澳大利亚女作家胡仄佳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无论男女,大家都喜欢来我们房间高谈阔论,尤其在威海,没有外出的晚上一定是高朋满座,大家吹牛侃山到凌晨,把几个屋里的茶、咖啡都收集来喝个精光。

我们唱完歌回来,张翎就被少君扶着来我们房间,全身从脸到脚都是伤痕,我们大惊失色。她半躺在胡仄佳床上,很多人坐在她身边,我的床上也坐满了人,而更多来慰问的朋友从房间一直站到门口。我们安静地听张翎诉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从机场的楼梯上连人带行李摔下来,疼得爬不起来,将近半小时,没有一个人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她忍着流血和伤痛,给我们几个打手机……看张翎眼里的泪在打转,我还傻乎乎地问,那时候,你哭了么?我想,怎么受得了?一个爱美的美丽女性,跌落在楼梯下,疼痛不堪,流着血,很多人围观,却无人伸出援手……这在美国和加拿大都是不可思议的事。她哽咽地说,“我躺着,痛得不行,我把脸贴在冰冷的地上,泪水悄悄地流,心想,这就是回家吗?后来幸好少君赶来救我。”在场的许多女士,包括我都泪眼汪汪,为她的难堪而难过……那样一个爱美的女子,那么狼狈的境况。最后少君说,大家都回屋吧,别担心,到医院都检查了,幸运的是没有骨折,只是皮肉伤。张翎就带着这些触目惊心的皮肉伤,被搀扶着一瘸一拐地参加后来几天的会议。

(二)义气

威海会议之后,张翎提早回加拿大了,没有与我们一起观光旅游。回美国之后,我常常想起她,对张翎的牵挂,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两年之后,我们又到了成都,参加第二届海外新移民作家笔会,那时的她已经又是光鲜靓丽,神采飞扬了。而出洋相的人变成了我。成都会议爬青城山的前一晚,大家都觉得几天的研讨会,坐僵了筋骨,应该出去活动活动,否则第二天爬山怕吃不消。于是,晚饭后大家约了在大门口碰头,然后各自回房沐浴更衣。

我对“活动活动”的理解是去跳舞,所以十分雀跃,换了短裙和高跟鞋,那行头就像去跳拉丁舞。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朝大门口走去,一照面,我便看见大家眼里的惊讶。我马上警觉,难道我穿得不对?今晚我们究竟是去哪里?大家都不屑回答。

我跟着一群人有说有笑走过几条大街,又进了一个大门,看见门边上的价目表,什么洗脚,什么全身按摩,什么泰式……我问身边的陈瑞琳,我们今晚就来这个“活动”?心里不免一阵失望。瑞琳说,咱们就是来洗脚的,按摩筋骨,明天爬青城山可以利索一点。然后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施雨,今晚你恐怕有麻烦了,穿短裙。上次我穿长裙去按摩人家就说不行,领导都出来说话了呢,说你穿裙子会让我们的同志犯错误,结果没有按摩成……你穿短裙呀,会让人家同志犯大错误的。

我一听就想跑,到门口一瞧,前后左右没了方向,可怜路盲啊……我说,我不认路回不去了,就在这儿等你们,你们进去吧。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算啦,来都来了,总有办法,你一个人穿短裙站门口更会让人家犯错误了。

一行12人,没有这么大的房间,只好兵分两组作战,每组4个女生,两个男生。我和张翎、沈宁、王威几个人被派到一组。

战斗开始了,我们进了一个放一排床的大房间,我没有做过按摩,不清楚要摆什么样的方阵,用什么兵器,紧张得我两腿直打晃,说话时,牙齿老是要去咬舌头。我凑近张翎的耳朵说,吓死我了,今晚你一定得掩护我哦,把那两个男生弄远点。张翎说没问题,于是她开始下军令:沈宁、王威,你们到靠对面墙的最后两个位置上去。施雨靠这边墙,我挨着施雨,其他人在中间。沈宁、王威一听立刻抗议说:“施雨在中间,我们两个分两边,你瞧,我们俩这么大的个子,万一有什么……我们也可以帮她挡住春光。”沈宁、王威都是一米八五以上的大高个儿,要是拉出去打群架绝对好使,可现在我怕的就是万一走光,被他们看到。张翎犹豫着回头看我,我用眼神告诉她:不行。张翎马上回头喊过去:“不行。”

我心里这个感激,太义气了,张翎,咱们是铁姐们,日后你要有麻烦了,我一定也为你两肋插刀。

然后,按摩的工作人员来了,到我跟前的是个男性。张翎马上说,我们要女同志,请换一换。那个男的愣住了,其他工作人员说,我们安排好了,都是男对女,女对男。张翎说,我们就要女对女。他们又说人员安排不过来。于是就僵在那里。我说,那我干脆出去等吧。要给我按摩的男服务员更懵了,尴尬地站着,红着一张脸。我看他挺老实,就对他说,你看,我穿着裙子,不方便……他一听赶紧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这里有客人穿的专门的衣裤,我马上拿来给你换。换好衣服我们都安静了。

又过了两年,2008年秋天,我们一起在南宁开第十五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后又一起去越南旅游。这期间,从南宁到越南,我们一直同居。这十多天的朝夕相处,俩姐妹的情谊更加深厚了,以至于她一见老朋友袁敏就说,和施雨同居真舒服啊……那意思就是,我没什么坏习惯,不吸烟、不喝酒、不晚归、不梦呓、不梦游、不磨牙……不打呼噜。一夜到天明,安静得很,除了有喘气,其他的啥都没有。

在越南旅游,第一天夜里就出状况。当然,不是我们出状况,而是团里一位老师——评论家杨匡汉教授的夫人李老师,她在洗澡时在浴缸里滑倒了,头碰到浴缸边,肿起。后送医诊治,量血压查瞳孔还好,医生说还要做CT和住院几天观察,李老师不愿意了,她感觉自己的状况还好,可以跟团一起走,不愿被留在当地的医院里。

当晚我和张翎对这个意外一无所知,白天折腾够呛了,夜里一挨枕头就睡死过去。到了半夜三点左右,忽然电话铃声大作,迷迷糊糊听到张翎接了,然后对我说,施雨,大堂有人找。我糊里糊涂起身就往外走。才走两步,张翎显然醒透,大喊一声,“你不能走!这是越南啊,有什么人这时候要见你?”我一听,也对。折回来,坐在床上发愣。我们俩这时都给吓醒了,完全是小说中的细节啊:异乡、夜半、神秘的电话……说不定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等待。两人正琢磨着任何可能性,电话又响了,张翎跳起来接,然后回头迟疑地对我说:“……前台说,有病人……”一听说有病人,我二话不说,火速换下睡衣,套上外衣裤,以当年急诊医生的身手几步抢到门边。“不行,危险!阿雨你别出去……我总觉得是阴谋。”张翎的嗓音都发抖了。我开门出去,回头对她说:“五分钟之后不见我回来,你报警。”

到了大堂,果然看见男人,还三个,不过都不陌生。他们是杨匡汉教授、黄伟林教授、越南导游,唯一的女性就是我们受了伤的李老师。黄伟林是杨匡汉教授的学生,这次旅行团的负责人,李老师摔伤,他是心如火焚。黄伟林说:“施雨,李老师不愿待在医院,我们又很担心,知道你是医生,希望你给瞧瞧。”

我在大堂给李老师做了基本的神经反射检查,没发生异常,但她脑后鸡蛋大的血肿,预示着这场外伤的冲击力。病情随时都在发展,我身边没有任何仪器和检查设备,怎么敢把李老师留下?谁不怕万一?可李老师自认为身体素质好,受过专业舞蹈训练,应该无大碍。无奈,我们不能强行再把她送医,在此后几天的旅行途中,我和张翎都在对她密切观察,一有异常症状,就送医。好在李老师吉人自有天相,一路平安。

那晚我到大堂不久,就见张翎穿着睡衣,披着外套从屋里冲出来……也许她想及时制止一起未遂的谋杀,听黄伟林述说了原委,当时没说什么,事后把他尅了一顿:“有急事你怎么不报家门?害我们吓得半死。”黄伟林除了傻笑一句话没有,估计也是给吓糊涂了。

(三)尊严

张翎最新长篇小说《金山》,评论家们提到最多的两个词是:尊严和老实。一部作品,通过虚构人物的塑造往往展示的是作者本人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力量。这“尊严”和“老实”,归根结底是因为张翎把文学当宗教,当信仰。现在很多作家,缺乏的就是这种对文学的敬畏,不是把文学当目标,而是当手段。

敬畏,首先就是表现出“老实”。老实地收集素材,老实地进行细节考证,认真到几乎较真的写作态度。无数次去广东开平看碉楼,寻找任何相关的文字记载。从动笔到杀青,《金山》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张翎自言,这是在“尘封多年且被人遮掩涂抹过的历史里寻找突破口”,因此“这本书和现代都市小说的书写方式有着极大的不同,它所涵盖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巨大的历史框架里,而且它牵涉到的每一个细节都很难从现代生活里简单地找到依据。必须把屁股牢牢地黏在椅子上,把脚实实地踩在地上,把心静静地放在腔子里,把头稳稳地缩在脖子中,准备着久久不吭一声地做足案头研究——极有可能会在这样长久的寂寞中被健忘的文坛彻底忘却。”

俗话说,一个作家的作品,首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读者。张翎就是这样一种作家。她在孕育作品的时候,不但把自己完全融进去,甚至把她身边的亲人和朋友都带进去。书中有一处六指买武器的细节,为了一行字、一句话,她曾给当过兵的人打电话,朋友一个个被她弄得都进入了小说状态。我们都陪过她去开平看碉楼。她写“阿法”,于是,我们之间原来的姐妹称呼也随之改变,小说早完成了,而我们依然亲昵地互唤“阿翎”和“阿雨”。在这次上海朋友的聚会中,张翎一口一个“阿雨”,一开始大家以为她还在说小说中的事,还是袁敏最早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阿雨”就是施雨!

今年8月11日,在北京召开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中国作协创研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张翎长篇小说《金山》研讨会。会上,评论家们给予极高的评价,《人民文学》李敬泽说,“张翎结结实实地给国内作家上了一课,她交给我们的是基本的现实主义写法的ABC。从扎实的细节考证到认真到几乎较真的写作态度,张翎的工作伦理令人敬佩。张翎可以说是当代华语作家中经典现实主义的唯一继承人。”

《金山》是2009年华语文学的骄傲。可是,在骄傲和尊严的背后,又有多少辛酸?多少迷惘和苦苦的追索?《金山》研讨会最后,张翎在发言中哽咽了:“我看了那些无名的墓碑,这些人的灵魂一辈子不可能回家,如果通过我的笔能使这些灵魂归家,那对我是最大的安慰……”

对海外作家来说,用华语写作何尝不是在寻找自己精神的家园?寻找心灵的归宿?

1、2004年摄于庐山(首届国际新移民作家笔会)。左起:施雨(美国)、张翎(加拿大)。

2、2006年摄于成都(第二届国际新移民作家笔会)。左起:施雨、张翎、陈瑞琳、华纯。

3、2008年摄于越南(南宁第十五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杜拉斯写过这出亲热戏么?

4、2009年7月摄于北京(张翎长篇小说《金山》研讨会)。左起:施雨、张翎、袁敏。

5、2009年11月摄于上海,张翎的《金山》刚获“中山杯”首届华侨文学奖小说类评委会特别奖


本文在2/23/2007 7:28:24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19]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46]
『散  文』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缪玉2019-06-07[51]
『随  笔』 为何用勺不用刀缪玉2019-07-26[74]
『散  文』 生命诚可贵缪玉2019-05-09[8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专题二:『北美《多维时报》
『文心活动』 回顾《911人性辉煌》创作历程——多维、明镜和文心社举行新书座谈会施雨2006-09-18[6620]
『温馨之家』 为平凡者立传──访美国柯捷出版社负责人陈文乔、曾璧华夫妇枫雨2005-10-31[8715]
『温馨之家』 “水做的女儿”张翎陈瑞琳2006-06-07[3215]
『新书评论』 童话边缘──读范迁的长篇小说《古玩街》施雨2006-04-04[3411]
『新书介绍』 名不符实──《古玩街》后记范迁2006-04-14[324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温馨之家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643]
『温馨之家』 忆于疆:一个神童的传奇一生公仲2019-03-09[477]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707]
『温馨之家』 文学女人顾月华姜萍2018-09-09[659]
『温馨之家』 辛勤耕耘话枫雨宋晓亮2018-09-06[1065]
相关文章:『施雨
『新书介绍』 911断想:让世界充满爱──《“911”人性辉煌》序心远2006-09-14[2293]
『文心活动』 回顾《911人性辉煌》创作历程——多维、明镜和文心社举行新书座谈会施雨2006-09-18[6620]
『纪  实』 永别电话的另一端——记联航93航班的未亡人心远、季思聪2011-09-10[1811]
『纪  实』 云天上的殊死搏斗季思聪、心远2003-09-11[2699]
『文心书目』 2019年文心作家作品出版集施雨2019-02-02[568]
更多相关文章
余國英 去余國英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8 23:47:17(第17条)
衷心羨慕你們!
 主人回复 
谢谢余姐!:)
欣桐 去欣桐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6 17:15:57(第16条)
许久不曾见到张翎,今天躺在床上,想到一个词:“以风的速度”写作!她应该可以说得上是这样写作的!
许多时候,一直在想,张翎的语言的张力是哪种风格,为何她的作品能够那么直逼人心灵深处,她的小说,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如今见到,张翎总是在网络和各大类的报刊和杂志上的推荐!隔着网络和电脑我总是悄悄地关注她,悄悄的为她祝福!也悄悄的羡慕她,她居然可以这样洒脱地写,这样风速地写,而且写得这样好!这样从容!
隔着千山万水,祝福我深爱的作家——张翎,以风的姿态美丽的写下去。。。。。
 主人回复 
最近我也一直在想……张翎是那种以写作来丰富生命的人,严歌苓也是,所以心无旁骛,十几年专心小说创作……至少我们与她们相比,分心太多……
海阳 去海阳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8 12:48:13(第15条)
施雨姐姐, 我可不是地下党, 我被 "抽象化了", 照不着看不见了! Hahaha
 主人回复 
超惊悚…… :)
陈河 去陈河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7 10:00:36(第14条)
施雨,我发现了你的一个新特质:以后你写惊悚小说一定很好看。
 主人回复 
你是说我比较会设置悬念?哈哈……好啊,医生写谋杀惊悚小说得天独厚……只要自己不被吓死。:)
轻鸣 去轻鸣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23:04:42(第13条)
你除了和张翎对“文学同样的痴心和执着“,更为文心这个大家庭倾心尽力,做出的贡献和牺牲是有目共睹的。张翎展翅凌空翱翔,施雨润物有声有色,都是海外华人的骄傲,都是令人敬佩、令人赞叹滴!

愿你二人汹涌澎湃,比翼齐飞:)
 主人回复 
谢谢轻鸣的鼓励!让我们大家一起飞翔……我们不但有翅膀,还会开拓疆域和天空……我一定再接再励。文心社人才济济,越走越好,这么多年走过来,如果只是我一个人,一定也走不下去。非常感谢众文友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鼓励。有了这个强大群体的力量和资源汇合,我们一定会走出很多前人走不过去的坎儿……譬如,华人不抱团儿,窝里斗,社团不长寿等命运。这么多全球精英汇聚的地方,应该就是频出奇迹的地方。:)
留言于2009-11-26 21:00:32(第12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宋晓亮 去宋晓亮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20:25:10(第11条)
绝对的铿镪玫瑰!
大腕儿写大文章哈^_^

 主人回复 
大腕儿读文章。:)
郁乃 去郁乃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18:43:02(第10条)
「她哽咽地说,“我躺着,痛得不行,我把脸贴在冰冷的地上,泪水悄悄地流,心想,这就是回家吗?]
施雨声情并诉的讲叙,令人泪热。
张翎,是女人花中的花,独立娇艳开放。
虽未得缘面识张翎,但从施雨和陈瑞林的文字中,已感受其魅力和人格的美丽。
谢谢施雨的感人美文,谢谢张翎让我们海外华人女子引以为傲。
 主人回复 
谢谢郁乃!:)
南茜 去南茜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13:59:23(第9条)
这篇文章写得很生动,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立体的张翎,谢谢雨社!
 主人回复 
谢谢南茜妹妹喜欢。:)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12:34:34(第8条)
“我看了那些无名的墓碑,这些人的灵魂一辈子不可能回家,如果通过我的笔能使这些灵魂归家,那对我是最大的安慰……”

感人!
 主人回复 
先感动自己,再感动读者。:)
祝东晓 去祝东晓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12:16:59(第7条)
自己写过一回“小说”,才体会到小说写起来,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张翎一直在突破自己,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走,其中付出了多少努力,怕是旁人无法体会和想像的。
雨姐姐这一篇写的风趣、幽默,外加些神秘和紧张,读起来,倒有些像小说!:)
 主人回复 
熟能生巧……除才气以外,写小说多磨练也很重要。《金山》之前,张翎已经写过三部长篇和许多中短篇小说……勤奋创作了十多年了。你才开始……慢慢来。:)
海阳 去海阳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09:08:01(第6条)
前年张翎来温哥华时我曾有幸坐在她旁边共度晚餐, 今年八月又有幸在西雅图与陈瑞琳共度晚餐, 可惜我不善于用文字 "画人", 只能用心感受, 三位美M大作家只有施雨未见其真人, 但看相片和读文字已感受到施雨的亮丽与智慧, 我很喜欢读施雨的读后感言
 主人回复 
你就这么悄么声地在美女们身边出没……照片不拍,文字不写……你也太那什么,地下党啦!:)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6 08:15:50(第5条)
雨的这些文字和照片把我带回到那些如烟的往事中。

张翎真是个非常大气的女人。对了,这次在中山的夜晚,张翎又请我们大家去洗脚,华纯也犯了雨姑娘的错误,穿着裙子走来,叫我一声勒令回房立马换了长裤。可惜俺们的雨姑娘不在场,来的服务员竟然都是女的,男的一个没有!
 主人回复 
文学这条路,姐妹们一起走好多年了……我们还将一直走下去,文学路上有我们,也充满了美丽、欢乐和笑声。期待下次相见。:)
八桂靓妈说:留言于2007-04-26 17:47:32(第4条)
“一个爱美的美丽女性,跌落在楼梯下,疼痛不堪,流着血,有人围观无人伸出援手……”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寒心的时刻,多么让人心碎的时刻。

“我躺着,痛得不行,我把脸贴在地上,泪水悄悄地流,心想,这就是回家吗?……”
无言以对,无语。


 主人回复 
唉……
欣桐 去欣桐家留言留言于2005-07-18 18:35:43(第3条)
施雨: 看了你的留言,可能我最近的邮箱出了问题,收信总是不准时,今天把2003年看张翎小说《羊》的评论贴在了论坛,曾经为她这篇小说感动了许久,觉得居然有人可以把小说写得这么温情、这么美丽! 从来小说都是血淋淋的,如余华的小说,还有莫言的小说都是人物中死的死,伤的伤让人看了后难受,张翎的小说让人看了后回味,觉得有余香满怀,那种文字散发出来的味道,只能静静的感受,不能言语。。。。 施雨,有机会要好好读读你的长篇,昨天在一个叫《星伴》网站,向“西窗”的版主“木然大哥”强烈推荐你! 他说,他和你已是老朋友了! 惊讶之余是开心,我喜欢的朋友原来也是朋友! 他说还有西窗的很多朋友都是你的朋友是吗? 认识你们真是开心啊!!!,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05-07-14 05:02:00(第2条)
欣桐,这个张翎就是在加拿大多伦多写《羊》的张翎,如果愿意你可以给她写信交流,我想她会喜欢的.她的 信箱: lingzhang_2000@hotmail.com 对了,你在《生活创造》登了好几篇文章,你能告诉是哪些么? 我帮你在文章里标上.也可以写信给我: Lshi123@yahoo.com 下次我回福州的时候咱们一定见个面. ^_^,
欣桐 去欣桐家留言留言于2005-07-14 00:32:06(第1条)
我曾经读过张翎的中篇小说《羊》,曾经还给福建的中篇小说选刊写过关于她的小说的评,认真的读了她小说中的意境,感叹这是一篇和散文一样的美的小说。。。。。 施雨:这个张翎是不是在加拿大的张翎??? 她是不是曾写过一篇中篇小说《羊》是写一个去加拿大的中国女孩子,在准备结婚的当晚新郎发生了意外死了,接着她去打工,在教会里打工,并认识了神父,神父的祖父曾在中国生活过,并且在中国的三十年代爱上个一个姑娘。。。。。。 这篇小说,曾经让我非常的感动,作家心灵的描写,小说情境的转换让人觉得似乎在看电影一样,我喜欢她的作品施雨,我好羡慕你哦! 可以和那么多的作家见面,合影,并且一生从事着你喜爱的文学事业。。。。。 有机会,我也要见见你,施雨还有张翎。。。。。。。 ,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