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在德国国企做打工仔 发表日期:2019-08-25
作  者:岩子出处:原创浏览35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在德国国企做打工仔
文/岩子
2019年08月25日,星期日

原载《欧洲时报》

           我曾经在德国国企打过两次工,一次是当学生时候,一次是当学生之后,一次是人家送上门的,一次是自己送上门的。

           那是初来乍到德国的头几个星期的某一天,我应邀去参加一个夏日篝火晚会。在此之前,晚上放学回家后尚未迈出过一回门槛儿。我的房东赫尔嘉 ,一个刚走出校门不久,满身艺术细胞的德国校友,后来我与她成了要好的朋友,至今仍然要好着,给我的脖颈打扮上了一条柔雅淡静的碎花丝巾,说这样更漂亮,夜里河边兴许风凉。然后,我便登上了开往市中心方向的8路公共汽车。我的住所就在8路车的终点站,M市的Finthen区,而篝火晚会在莱茵河彼岸的Kostheim。中途,海尔嘉叮嘱我说,需要在中央火车站转一下车。

           车至总站时,只见面积不大的站前广场各路公交大巴云集,匆匆过往的行人中,有那么几位身着深蓝色制服、手持大哥大的人物,正煞有介事的呜里哇啦。出什么事了?我好奇得不成,以为有什么国政要人路经或来访,譬如科尔总理什么的?顾不得去打听换乘的车辆,我径直地奔向最近的一个蓝制服大哥大,没头没脑地傻问道: “怎么一回事儿啊,请问!莫非有国事访问?” 未曾想那个蓝制服大哥大哈哈哈笑得前仰后合,原来此乃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天天发生”。大哥大跟我解释说,因为晚间的客流量比白天的少,随而将车次做了相应地调整,同时也有利于环保节能和经济效益。但考虑到市民们乘换方便,晚上20点之后,所有的公共汽车皆于同一时刻会聚在这里,以便四面八方而来的乘客都不失时机、不费周折地再四面八方而去。德国人的严谨务实,从法兰克福走下飞机那一刻起,就深有感触,而M市公交管理的细致入微,让我对德国人的印象好上加好。譬如,每一公共汽车站都张贴有那么一张时刻表,告诉你,几点几分,将有某路大巴经过,十有十准。你只需把握好从家或课堂步行到车站的时间,踩着点儿赶到车站就成,从从容容。

           说话间,各路公交大巴一个接一个地扬长而去。噢天,我的车!我这才想起自己本来的正事。蓝制服大哥大关心道,“您要去哪儿?”我答,“Kostheim。”“您的车走了已经,只好等下一班了,还得20分钟呢!来,到我们办公室里坐坐吧!”我欣然应许。

           办公室位于火车站前广场的中心位置。有一问讯口,有一售票口,剩下一个空间不对外,是调度人员在座的地方。蓝制服大哥大把我刚才的笑话学给他的同事们听,一伙人乐不可支,围在我身旁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后来,不知怎的问到我会不会开车,我说不会。为什么不会开车,因为没有车。为什么没有车,因为车子太贵。那您可以到我们这里开呀,假期的时候常有大学生在我们这里打工的。哦?那我先得去考个驾驶执照才成啊!再说······ 驾驶执照您不用操心,我们公司提供免费培训的。 呵呵,再说,我接着刚才未能说完的话茬,这公共汽车也太庞大了一点儿,我想,我是根本驾驭不了的,弄不好会危险得跟一头大象闯进了陶瓷店里一般。不成,不成。我满怀顾悸,心里头好似揣着一只小兔,仿佛此乃一件必须马上敲定不可的真事儿似的。车,断是开不得的,换个别的活计,我想,还差不多。哈哈哈,一阵哄堂大笑中,蓝制服大哥大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收起笑容对我说,“Hi,给我留下一个您的电话号码吧,现在让我来送你过莱茵!”我喜出望外地忙与众人道了再见,然后跟着大哥大坐进了停在办公室门外的小轿车,只见他把蓝色警灯往车顶上一放,不多会儿,我就一路兴奋不已地来到了莱茵河对岸。

           大约两、三周之后,蓝制服大哥大果真打来了电话,而且还带给我了一个连我自己的耳朵也无法相信的消息:“我有一份Job给您,四个星期的Urlaubsvertretung,愿意吗?”“当然愿意啦!”我大喜过望:“太感谢您了!” 赫尔嘉听了,说我莫非是个Sonntagskind,随随便便大街上就捡到一份工作。嘻嘻,谁说不是呢?当初,给他电话号码时,我心里还二二忽忽犯着嘀咕,萍水相逢的,要我的电话号码干嘛呢?

           就这样,来到德国不足三个月,我便幸运地开始了在德国国企的打工生涯。我打工的单位叫Stadtwerke,具体所在的科室叫作Erhöhtes Beförderungsentgelt,一个打交通黑客办公室的雅称。在德国,乘车买票检票全凭自觉,一年到头,鲜有碰见检票员路上查票。一旦蓄意无票乘车的黑客被逮着,必然以高额罚金伺候。逃票行为超额三次者,对不起,不仅会收到一笔高倍数额的罚款单,还会被邀请到法院追究其法律责任,弄不好“档案袋”里装进一个 polizeiliche Eintragung,日后找起工作来可就麻烦了。

           这个科室不大,共有三名科员,科长是一位名叫布里吉特·舒普的中年女性。另外两位科员,曼先生和施特罗女士,两位皆已接近退休年纪。曼先生动辄就病休或疗养去了,据说他的老婆跑掉了,他的心思似乎也跟着老婆一块跑掉了。施特罗女士的身体也不怎么硬朗,高血糖,动不动就喊热。而舒普女士怕冷,两个人时不时因为开窗关窗、暖气高低步调不到一块儿去。施特罗女士以前是公共汽车售票员,售票自动化之后转业坐办公室,可她玩不转电脑,动不动就两手一摊不知怎么办了。我们每天的任务,无非是把检察员报上来的无票乘客及其数据输进电脑,然后根据具体情况和性质予以不同程度的惩罚或处理。大概我工作的还不错吧,一个月之后,该科室将我的合同又续延了三个月。记得那一年暑假,好长好长,是我记忆里最长不过的一个暑假,长达四个月之久,我心里不住地犯着嘀咕,德国的大学生什么时间念大学啊?!

           暑假即将结束的某一天,布里吉特·舒普女士找我谈话,说有意长期留用我为该科室的工作人员。我听了之后,不知所措,我原本是来读书和学位的啊!我当即回答舒普女士说,谢谢您的信任和器重,可是我半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请给我几天时间,我得好好地想想清楚。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陷于不知所措之中。刚巧某天晚上有位先我出国的校友兼同事打来电话,我便把自己的为难吐露于他,只听这位校友说,“这有什么好为难的?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把银子挣下,书啥时不能读?”于是,我听了他的话,做了一个折中的决定,半天工作,半天学习。舒普女士点点头:“嗯,也成,随您。我这就带您去见上司,不过,您可千万别再犹犹豫豫,跟在我这里似的喔!”

           就这样,我成为了该公司所聘用的第一位亚裔中国籍Verwaltungsangestellte。为此,还受到了最顶头上司的特别接见。

           在M市Stadtwerke的那些个岁月十分的美好和愉快。科室之间樱桃红了有樱桃吃,核桃熟了有核桃分,同事关系不远不近,友好而单纯。我所承担的工作轻松得不费吹灰之力,每月工资拿的不少,且享受着白送的工作月票。集体郊游时还有补贴,那补贴每每高得我吃也吃不完,喝也喝不了。我不止一次的暗自兴叹,在德国,做一个蓝领阶级是多么的惬意省心、多么多么的舒服喔!

           惟有一次小小的不快,虽与公司和同事无关,但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见不够友好的德国人。某年某月某天下午,我一人在班上,办公室进来一老一小两个德国人。老的是奶奶或姥姥,小的是孙女或外孙女,未满14岁。这孙女,在案记录,5次逃票。现在带着5张票据,在奶奶或姥姥的陪同下到此证明她的无辜。 我与往常一样友好而和气地迎了过去,一边仔细地核对着这几张后补的车票,一边听老太太不知所以地在旁唠嗑,说她的丈夫原先是M市公安局局长,现在退休了云云。而我发现其中的一张有时间性差误,另外有两张亦有显而易见的作弊痕迹。我将车票退回,说:“对不起,这几张车票不能得到认可。” “为什么?!”老太太脸色陡然生变。我说:“它们有假。”老太太顿时气急败坏起来:“你是哪儿来的,跑到我们德国做甚?还不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国家去!”我虽小有激动,却也嘴不饶人:“是的,我不是德国人,但我执行的是你们德国人的法律,请您好自为之!”翌日,我把昨天的遭遇说给了舒普女士听,没想到她比我还要激动,说:“岂有此理!”破例把那个不满14岁的女孩状请到法院那里去了。

           后来,因为工作需要,我被调派到客户管理服务处帮忙。客户管理服务处有两摊儿,一摊儿在主楼的六楼,一摊儿在附楼的一楼。附楼的那一摊儿大都是从事Außendienst的员工,基本上是早起一上班拿上派工单、开上车,直到下午下班时间才回来。间或也有中午回来吃午饭或取东西的。常驻办公室的是科长卢莱先生和秘书霍夫讷女士。霍夫讷女士身材丰腴得接近于肥胖,但有一张十分漂亮的脸蛋,其老公在某家银行做事,五个孩子,三个亲生的,二个收养的。大概看我是个不会久长的外国留学生的缘故吧,霍夫讷女士似无避讳,时不时给我唠叨一些自家的家长里短和公司里男同事们的鸡零狗碎。我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地听着。起初,对不上号,也根本不想去对号入座。后来,时间久了,面孔慢慢地熟悉了,知道了谁的妻子不久前得癌症死了,谁在外面偷鸡摸狗的有小三儿了,诸如此类。霍夫讷女士但有那么一句我可是听了进去,且迄今不忘:“这些男人啊一个安分的都没有!”,也许它太接近我们中国女人讲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了。除了霍夫讷女士,接触最多的自然是卢莱先生了。卢莱先生每天早晨走进办公室的头等大事是去蹲厕所,而且一蹲就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把从厕所带出来的两份报纸,一份《图片报》,一份《美因兹日报》,大大方方地扔到我的办公桌上,给我继续享用。我不由自主地又在心里大呼小叫,这德国国企的元宝可真好挣喔!(难怪德国日落西山,一天不如一天呢,此乃后话。)有时,用户来电话了,火燃眉毛,但常常不是我能解答或决策的问题。我只好要下他们的电话号码,满口应承尽快解决尽快回复。可当我把事情汇报给卢莱先生时,他却一点儿也不急顾客之所急,既不回电话,也不采取任何行动。我坚持说,卢莱先生,我可是跟人家说好了的,这家人可是取暖中心出问题了!卢莱先生把手轻轻一扬,“没事儿,没事儿,如果真的是火烧眉毛,他们自会主动找上门的。”天啊,我傻眼得厉害,德国人的严谨、敬业、诚信等等优秀品质都哪儿去啦?!我甚至怀疑起来,卢莱先生上辈子恐怕不是德国人吧?拿破仑曾经带着他的喽罗们在这一带悠哉游哉过好些年呢!哼,没准他身上流的是意大利人的血呢,退回若干若干个世纪,罗马人不也在莱茵河流域风骚一时过的嘛!

           一天早晨,办公室里就我和卢莱先生,霍夫讷女士度假去了。我听到隔间卢莱先生在那里打电话:“宝贝儿,亲爱的,你现在好点儿了吗?······”好不亲昵喔,都这把子年纪了!卢莱先生看上去大概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整整半个上午,只见他如坐针毡的心不在焉。终于,卢莱先生对我开口了:“我的妻子生病了,牙痛得要命,我得回家一趟,送她去看医生。”噢耶,跟社会主义中国不相上下了都!如此这般的事情发生在德国,对于将近三十年前的我,真真是好不少见多怪,好不社会主义大锅饭喔!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天,路上偶然遇见久违的、马上也到了退休年龄的霍夫讷女士。欣喜之余,打听起昔日的同事们。那位丧妻的同事又成家了,一位叫曼高特的同事患了肺癌,卢莱先生跟他的前妻离婚了。哦,还有一位叫史品勒的同事,就是老给我们代买天底下最新鲜最好吃的小面包的那个同事,在外面跟人生了一个男孩儿,被他老婆知道了,正骑虎难下着呢!

           再再后来,我听说史品勒先生也被离婚了。


本文在8/25/2019 2:42:3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33]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59]
『散  文』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缪玉2019-06-07[66]
『随  笔』 为何用勺不用刀缪玉2019-07-26[89]
『散  文』 生命诚可贵缪玉2019-05-09[10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33]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59]
『随  笔』 炮友的故事与顺便说说刘强东案田原2019-09-14[33]
『随  笔』 白露刘红园2019-09-08[37]
『随  笔』 过眼录:众口“说”金刘俊2019-09-12[26]
相关文章:『岩子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59]
『诗  歌』 这里不独有薰衣草岩子2019-08-25[85]
『人物访谈』 《诗回答》第四问岩子2019-05-11[180]
『随  笔』 冤家路窄岩子2019-04-06[562]
『诗  歌』 寄给那年芳华岩子2019-01-19[317]
更多相关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9-08-26 03:26:14(第1条)
据说欧洲人干活都没美国人卖力,原因是劳动效率高;真是这样?
 主人回复 
不清楚美国人卖力程度如何,在德国呆久了,真不觉得他们怎么卖力,主要是国企,像铁路,邮局,大学,譬如我文中的市立水电交通公司,所以后来都被一一去国有化了。然而,中小型企业,其效率是相当高的,手工匠们干起活来一个顶俩,可谓德国经济之中坚。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岩子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