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旗帜发表日期:2019-08-25
作  者:虔谦出处:原创浏览7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旗帜
文/虔谦
2019年08月25日,星期日

解放日报 2019年8月21日

午饭时,我和来自台湾、韩国、印度等地的几位同事常坐一起聊天。前日台湾同事说,有一位韩国爸爸为他三个儿子起的名字,串起来就叫做“我爱大韩”。
韩国同事一听便说:“不好,不好,一切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东西都应该去掉,这个世界应该是无界的。”
这位金姓同事并不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看法,不久前他还说:“所有旗帜都应该去掉,这个世界不需要旗帜。”
金同事嘴里的旗帜,就是那些象征着国家、民族或意识形态的旗子。台湾同事当场就拿我当靶子对金同事调侃说:“你说不服玛格丽特(指我)的,她很爱她的祖国哦。”

没错,就当今讲,金同事的观念显得有些过激,地球村里的无界也不一定非要破除所有的旗帜。首先,除了政治、经济以外,国家、民族也和文化、文明相联系,而文化的东西是应该要保护的。第二,国家和民族也是一个人自我认知的依归、依托之一,是一个人所从来路上的一环:对我来说,“我”来自家,家来自国,国来自地球,地球归结于上帝……

可话又说回来,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思想难道不是从古到今许多人们的理想吗?美国国歌唱到:上帝之下,一个国家。同理的结论就是:上帝之下,一个地球村。我们几位来自不同国度的同事,对特朗普总统有着同样的批评,因为,从世界要走向大同的意义上讲,特朗普的关卡关垒言行刚好是倒行逆施。
在美国国内,也有迫切的“大同”的问题。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多移民多民族多文化的国家。理想的方向应该是大家互相理解、包容,平等和谐地共处,但是这个国家内部不同族类之间却时有冲突出现,这种冲突甚至延伸到了不同肤色的警、民之间。

这种冲突也影响到了我。在美国生活的很长时间里,我对警察一直都怀有一颗尊敬和爱戴感恩的心,因为我知道,社会治安是他们在维持,而他们的工作,却常常是不安全的。
经过了几次大的警察误打误伤事件,近几年来,我对警察悄悄生出了另一种感觉,开始对他们有所畏惧。每次经过警车,我都会夹着两只手,目不斜视,唯恐他们误会我有威胁。走出几步远了后,我仍然惧怕背后会突然枪声响起,让我一命呜呼。

昨天傍晚雨后放晴,我出去散步。走入街对面的公园,赫然发现公园边沿处停着一辆警车。一方面,我知道他是在那里值勤,保护公园的安全;另一方面,我又惧怕他把我当作目标。那时公园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这个亚裔女人。我在园里呆了颇长一段时间,动作尽量缓慢平和,尽量避嫌。最后,等拍完夕阳照后,我徐徐地走出公园。
我刚刚步出公园,那辆警车便呼地开走了。我对自己做了一个鬼脸,竟然疑惑:噢,他一直停在那里不走,是在保护我呢?还是在监视我?现在想起来心中也是感恩与惧怕参半。

精神是不是有些分裂、心态是不是有些扭曲了?一个社会让一个良民生出对警察的恐惧忧虑感,这个社会一定是有问题的了。我在想,如果我们摒弃大同思想,有意无意地加深族群间或不同意识形态间的区隔,那么,这种恐惧和猜忌恐怕不会只是存在于一个国家里的警民之间,这种不和谐也会演化出冲突混战。当今的世界,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吗?

在我们社区的一条大路上,一栋公寓大楼门前插着一排颜色鲜艳的彩旗,不时地迎风招展,甚是美丽壮观。工地上和沙漠探险路途中,也可以看到大小各种旗帜。那些旗帜只用于人们之间的互相协调帮助。也许我们真的应该期待有一天,所有的旗帜上都没有任何印记,而只有蓝天白云和彩虹的色泽。到了那个时候,旗帜就像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那样,只代表欢乐与和谐,而再没有其他。



本文在8/25/2019 2:29:2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24]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53]
『散  文』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缪玉2019-06-07[59]
『随  笔』 为何用勺不用刀缪玉2019-07-26[83]
『散  文』 生命诚可贵缪玉2019-05-09[10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走在北门街迦南2019-09-14[43]
『散  文』 西园争宠之交响曲红山玉2019-09-01[27]
『散  文』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缪玉2019-06-07[59]
『散  文』 双城记:楚庭与金陵张娟2016-08-08[241]
『散  文』 生命诚可贵缪玉2019-05-09[100]
相关文章:『虔谦
『散  文』 枣庄来的小羊羔虔谦2019-06-06[142]
『小  说』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荣获历史大奖虔谦2019-07-05[314]
『诗  歌』 克里雅之魂虔谦2019-06-30[214]
『散  文』 小记新店春游虔谦2019-05-28[148]
『小  说』 另一半虔谦2019-06-08[19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虔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