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诗  歌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海客戏对望江联 发表日期:2019-08-05(2019-08-17修改)
作  者:严丁出处:原创浏览17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海客戏对望江联
文/严丁
2019年08月05日,星期一

作者▕  严丁
 
网络穿越年,时值暮春,海客瀛洲归。
李白在成都望江楼摆酒相迎:“仁兄为何怏怏不乐?”
海客曰:“此间闷气。”
 
海客因何而闷气?
原来这里有一绝对: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
据说,出句者因对不出下联而抱憾病逝。百年来,多少文人朝思暮想地去应对,均铩羽而归,下联至今虚位以待,由一块无字木板代替。


海客戏对望江联
 
所有应对中,数早年的“印月井”人气最高: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专家惋惜此井名气太小,千古与万年意思相同,有合掌瑕疵。合掌是楹联创作的大忌和硬伤,难称最佳。
 
应对的主要难点在出句同时有观望江楼和观望江流的动宾动名词特性。
 
李白惊讶:“扬一益二,千年老成都,如此动宾结构名称的景观比比皆是,如驷马桥、抚琴台、浣花溪,有何难之?”
海客笑道:“醉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潇洒豪迈的大唐诗词早淡出江湖,绮丽拘谨的格律诗词已成时尚。连你那夺冠千年的床前明月光一诗,也有砖家在挑平仄瑕疵,谨防被剔除课本。五老七贤似的评委为了彰显学问高深,平仄至上,因韵害意,把应对搞成戴着脚镣跳舞的苦差事,让人徒生闷气。”
 
这二年,望江公园再次向全球华人发英雄帖,悬赏征求下联。不料来者成百上千地落选,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海客连投两气势磅礴的对句,也石沉大海。
令人费解的是得奖对句并不出彩,往届得奖的外地“观月阁”下联意思一般,还有“千”对“无”的瑕疵,被内行诟病。
无独有偶,最近专家又评选出一批所谓优秀的对联:
观瀑阁,观瀑落,观瀑阁中观瀑落,瀑落多姿,瀑阁多姿。
吟凤阁,吟凤乐,吟凤阁间吟凤乐,凤乐长春,凤阁长春。
吟凤阁,吟凤乐,吟凤阁前吟凤乐,凤乐今宵,凤阁今宵。
海客对此耿耿于怀:“又是一些二流的外地景观联得奖,显得我们蜀中无人。”
杜甫陪着发牢骚:“凭什么用多姿、长春、今宵来对千古,对数量词太勉强,平仄也有硬伤,还获二等奖,我呸。”
 
后听一闪亮登场的才女解释评选准则,才知道先要“内部政审”格律。众评委奉山西平水腔调为正宗,万般皆下品,唯有格律高,而且是平水韵最高。
有人调侃说:“符合平水韵的,哪怕数量词都对不起,不行也行;不符合平水韵的,说不行就不行。”
这真像那米国签证,不解释,不服还不行。其实,山西平水话也土得掉渣,“教书”发音为“掉副”;“看你那德行”发音为“看你窝迷念”。


李白快人快语:“严兄素有奇才,玩文字游戏游刃有余,何不按平水韵写,省得他们啰嗦。”
海客苦笑,端杯一饮而尽,也罢,再写对句,打磨得字字上下平仄相对,让爱吹毛求疵的砖家也难改一处: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
崇德里,崇德理,崇德里中崇德理。德理四通,德里四通。
 
海客搁笔解释道:“德里并非杜撰,世上有很多德里的地名,如辅德里、槐德里和庆德里。”
 

“巴适,我已帮你转发微信朋友圈了。”满口四川腔的李白还通晓番语洋文:“理字用得妙,如同流字,具有动名词属性,意思是操理,用洋文看更明显,都有ing词尾,flowing和managing。词典上也明明白白地注明有动词属性,例如“费用自理”。
 
网络朋友圈反应真快,首先弹出的是忘年交贺知章的点赞:“里理是双声谐音。崇德里是风景名胜,又可理解为崇奉德里和推崇德理的动宾短语。上下两句又有前两字的重叠,末句也有重叠效果。望江楼上联的动名词性、叠字等机关均被一一破解,此对句可望冲击顶峰,拭目以待,加关注了。”
 
微信圈开始热闹起来。
杜甫弱弱地问:“崇德里名气是不是小了点?”
唐玄宗打断说:“与时俱进,崇德里现在名气很匹配望江楼。高力士前两天禀报说,那红毛英吉利国遴选全球最酷50城市街区,就有这崇德里所在的镗钯街。朕喜欢德理四通的说法,以德治国,政通人和,四通八达,符合本朝的盛世理念!”
杜甫还是忧心忡忡:“专家会不会刁难崇字?”
“他们是不会出面刁难的,楹联权威的二马三火老师自己欣赏的对句就是‘崇丽阁,崇丽乐,崇丽阁间崇丽乐。丽乐众生,丽阁众生。”海客悄悄私聊补充说:“众生对千古,也值得商榷,众是数量词吗,标准也放得太宽了,拿得出词典依据吗?”
 
一直抱怨征联活动扰邻的枇杷居美女业主薛涛,也忍不住赞起来:“四通,用空间对时间,破解了千古对万年的合掌,颇有宋苏老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气概。不过,我担心某些没有雅量专家的法眼可能会选择性失明,对此不闻不问。”
 
善解人意的通俗歌曲作家宋柳永爽然笑道:“小姐姐不必多虑,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何须那些砖家评选。宽窄巷子都可打造得‘修新如旧’,我们先搞个网上晒联亭又何妨。现蜀太守正想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打造崇德里耿家巷片区,如发现这对联既可借助望江楼的文化底蕴,又可借助欧美作协的关系,宣扬蜀文化的文风鼎盛,何乐不为,说不定还要三顾茅庐请我们喝酒咧。”
 
杨贵妃,在蜀地长大,平时喜欢浏览老成都网页。新版的《霓裳羽衣曲》经专家补词拗救之后,她总觉得跳起舞来没有过去给力了。潜水听了半天,恍然大悟,不由击节叫好:“如仿照舞蹈比赛公开打分,崇德里对句的得分显然高于那些有硬伤的二等品,先将此联网上挂起,以后有更好的换下就是了。
能找出平仄与合掌硬伤的,或者帮改妥一字者,先罚严丁先生一桌拜师酒席,贵妃我再赏赐一玉环。”
 
高力士见这单身百年的“绝对”终于有了伴,屁颠颠地飞奔下殿,来到公众号《平叔闲谭》处,但见里面排队的文章堆积如山,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上榜。
高公公一亮嗓子:“贵妃有旨,此篇《海客戏对望江联》皇上已然点赞,不用排队等候,速速刊发就是了!”
高公公话音方才落地,顿时溅起一片回声:“发就是了,发就是了!明天一早您看手机就是了!”

 


海客戏对望江联

 
 
文友点评:
——好文。劲道,有读头。不是故事新编,胜似故事新编。
——精彩!作者自出机抒,古今中外、天南海北、东西乱跨、自编自导、驰骋疆场、终获佳联。我辈才子,非你莫属。欣赏作者思维的自由驰骋。
——严老师的文章,幽默风趣,此文一发,镗钯街的崇德里1号名气更大了哟!
——严兄豪气严谨,文笔犀利!戏对佳联不入专家法眼,也当坊间市井流传!
——痛快!严丁老师性情中人,娓娓道来,严丝合缝,恐怕那打造叫崇德里新景点的人要摆酒啰!
——望江楼,成都人最熟悉的地方。我们可以加这里凭吊,也可以在这里吟诗作赋,当然也可以对对是江联。不知何为祟德里?竟然还能与望江楼相比并论,愿闻其详……
——德理四通,德里四通,格局还是小了,有点小家子气,那能对江流千古,江楼千古的磅薄大气。我在成都住了六十多年,都不熟悉崇德里,况乎外人,远不如宽窄巷子,锦里,浣花溪,西岭雪山,九寨沟,青城山,都江堰,峨嵋山那么驰名天下,可写的太多,是写不了,所以郁闷。
——就象老兄说嘞那么多的名胜,就是不好对!从严丁老师的介绍,比较,赞同你对的暂时领先!太难啰!
——才高八斗,就是看起打脑壳喃
——海客诗语严丁老师好!改写诗诗了,还是古董古典的,巴适得很。
——难尽人道的高公公总算办了一件人事;高,实在是高!
——崇德里,70年代天天(寒暑假、节假日少有)从东大街穿巷路过,因为当时还在22中读书。
——这样子一整,那只剩的半截崇德里就要成网红打卡圣地了
——严丁老师的朋友圈好BIG!
——哪有那门合xx的球?严丁仁兄用崇德里对望江楼解决了动宾结构这一要点,特别是本土景点,至于平仄,也说得过去。若无更好的对句,我赞成就用严兄的了!
——自由战士: 国之将亡必有 老而不死是为
——@自由战士:你这“藏尾”句是针对什么,能说得明白点吗?
——对得很讲究!隐约感觉谁动了谁的奶酪。
——崇德里名字背后有故事吗?说不定能挖出文化内函的大墓,崇德四通,崇德之风。
——好文章,有读头,安逸。严兄的古今穿越,今人叫绝。
——观云台,观云开,观云台上观云开。云开万年,云台万年。
——“海客”老师穿越时空的对话,太宗皇上、李白老师、杜工部老师、贺知章老师、薛涛美女自是心知肚明了,倘若“海客”老师砥砺践行,破题之日更是指曰可待。
——严丁老师文采奕奕的一篇佳文,观后真的长学问了!崇德里的一端面向东大街,入口非常气派,活像一个官坤人家的大门。进去后小巷两旁全是一个一个的小公馆。
——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
崇德里,崇德理,崇德里中崇德理。德理四通,德里四通。"
虽然从表面看,下联格局远不及上联开阖,气度略微偏小。但反观,则有寓小于大,见微知著,于方寸间见精神之趣。若以地标而论,望江楼已矗立千古,崇德里仅方兴百年;若以文化而谈,望江楼为史书绝唱,崇德里乃现实网红;若以方宜而讲,望江楼为官家之所,崇德里为百姓居处……总之,两者对比强烈,虽"崇德里"名气不够大,但此名暗含中国人的心灵追求及生活向往,且蕴含中国儒家传统文化旨趣……由是观之,下联对仗较工,平仄亦合,实为难得之一好联!


本文在8/17/2019 10:22:54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  歌
『诗  歌』 快闪的思绪亦丹2019-09-12[38]
『诗  歌』 这铁色的月光章平2014-11-06[130]
『诗  歌』 秋夜刘红园2019-09-03[42]
『诗  歌』 出没奥港亦丹2019-09-06[39]
『诗  歌』 这里不独有薰衣草岩子2019-08-25[78]
相关文章:『海客
『小  说』 老男人围观华山论剑严丁2018-11-06[401]
『杂  文』 含泪敲键忆慈母:儿归唤得娘生还海客2018-10-08[410]
『诗  歌』 【老成都故事】街娃的江湖传闻海客2018-09-08[886]
『诗  歌』 开博铭海客2018-09-08[43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海客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