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一个好大夫 发表日期:2019-07-12(2019-07-13修改)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17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一个好大夫
文/幼河
2019年07月12日,星期五

  他的专科是心脏电生理;我房颤的毛病正好找到他。去年我写博客提到自己“一不留神”进了急诊室。那是我去家庭医生那儿开药,大夫一查心脏有房颤,不由分说要我去医院急诊。他还开了个条子,说“到那儿把条子给人家一看就立即急诊了”。我到医院四个小时,被护士大夫折腾了一番,被要求立即住院,全身检查。我拒绝了,结果在各种文件上签了字(表示如果我因此出事,我急诊的医院没责任),还郑重地给我开了个条。说如果我此后身体有任何不适,可立即来看病,不用挂号直接见有关科室的门诊大夫。
  嗯,如果我此后身体出事我负责,可我也得找个看心脏病的大夫呀。老伴儿打了一下午的电话,看心脏病的大夫都很忙,没有马上就能看上的(至少要一个星期以后)。后来找到这位Z大夫(就先这么称呼吧),他满口答应,时间是两天后的周六下午。
  周六那天我们老两口赶到中国城;那家诊室显得略小。大夫有个小小的诊室,另外三间分别是助手问诊的地方和各种心脏检查的地方。候诊室里人满为患,“老中”、“老墨”、“老黑”都有。我去的时候多了,也看见些白人老者去看病。反正都不是有钱人的样子。
  Z大夫问了问我的情况,马上做个心电图,确认确实有房颤。然后安排各种检查(戴一个星期的心电图检测仪,心脏超声波的各种检查和颈动脉检查,还有体力测试等等,要两三个星期完成),开了药。在两个星期后再去看Z大夫时,他和我讨论治疗方案。他是台湾来的,是本省人,现在五十岁出头。自幼随父母来美国,英语当然可以成为母语,闽南话说得很好,但普通话讲得有点生硬。他讲先吃药,如果效果不彰就电除颤(一种高压直流电除颤的方法);最后还可以用射频消融术。总之,一步步来。即便各种方法都没有太好效果,只要坚持吃药,房颤潜在危险性最大的脑中风和肺栓塞可以避免。一般来讲,有房颤患者几十年可以生存的。最后还可以安装心脏起搏器。Z大夫给我的印象是真诚、干练。
  在网上华人医生的介绍上,知道Z大夫名校上大学,哈佛医学院毕业,持有心脏电生理专科介入疗法的执照(纽约地区华人大夫能做心脏射频消融术的是非常少的)。我是很信任他的,不是因为他名牌学校毕业,而是他真诚的态度。后来我知道他其实大部分时间在医院上班。只有在周六(半天)、周日(整天)和周二的晚上在中国城的诊室看病。这样说起来,他只有周六上午在家休息,剩下时间就是工作,治病救人。
  时间长了,老伴儿和我知道,他原来是在中国城的一家医院上班的,可是这家医院后来被犹太人买去,来了一大批犹太裔大夫。于是原来医院的大夫都转到了各个其他医院。Z医生后来去的医院离家较远,上下班开车要至少两三个小时,而这家医院正在扩建,停车场挪到距离医院较远的街区。停车场有医院的班车,上下班期间每隔一刻钟有班车接送医院工作的人们。不管怎么说,这样又要增加上下班的时间。我们不由自主地多问了几句,Z医生沉吟片刻只是轻声说“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也不便多问。
  我的房颤可以说是有家族史。我母亲就有房颤,母系这边的亲戚也多人有房颤。吃药一段时间内没什么效果,接着就做电除颤。这个治疗简单,当然是要在Z大夫工作的医院里做。做电除颤的当天早上Z大夫开车来接我和我老伴儿。做完先去候诊室休息,他下班后再把我们送回家。虽然说病人可以打的,医疗保险报销路费,但Z医生接送更方便我们。
  电除颤只让我心脏恢复正常了三天,后来房颤照旧;下一步只能是射频消融术。不过此术要在另一家医院做。Z大夫去那家医院没有停车位,只能在附近街区找停车位;你想想这有多麻烦。做消融术前还要在医院做专门的食道探查;也是Z大夫接送我们。
  我第一次做消融术之前出了点意外情况,专门做消融术的护士生病;而Z大夫是准备做消融术的早上才知道!我们最后商量的办法是,他先把我们拉到医院,一路上他不断地联系医院方面有无另外的专门的护士上班。如果有,设法让消融术当日进行,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到医院附近的海边或公园逛逛,他在下班后再把我们送回家。那天医院方面真的无法找到替代的护士。我的消融术改期。因为食道探查之后不能拖太长时间,消融术改在五天后的中午以后进行。其实那还得是插空安排的。我穿好手术的衣服在候诊室里等,Z大夫不断地打电话落实手术室和配备的工作人员。有时他眼前甚至放着四部手机!
  我还是幸运的。终于在下午四点进行了房颤消融术,时间是三个多小时。完成消融术后,Z大夫马上又去忙他其他的病人的事情去了。直到晚上十一点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拉着我和老伴儿返回。我真担心他每天这么干会累坏了。
  消融术后我的房颤大为好转,但三个月后仍时不时的有阵发性房颤,有时持续一两天,有时几十分钟。可以这么说,心脏五分之四的时间是正常工作的,房颤发生在五分之一的时间里。半年多以后Z大夫再次和我讨论病情;他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就这样了,吃些抗凝血药维持,反正房颤发作不多,情况也不严重;第二是再来一次消融术。我当然愿意再来一次。这次Z医生又遇到麻烦,我的消融术两次拖期。Z医生没讲什么原因,只是不断地道对不起。当然,前几天还是做上了。他做完我的消融术,紧接着又给另外一个中国老汉做心脏消融术。他忙死了。我知道他忙得连吃饭都没时间!他的车里总放着些干果,他一边开车一边随意地抓一把充饥。
  有一天我悄悄地问他是否信教?他笑笑,摇摇头。说实话,我真有些意外呢。他是我见过的最敬业的一位医生。也许治病救人他觉得生活才快乐吧?
  第二次消融术完成后的晚上,Z大夫送我和老伴儿回家。他说要在路上绕点弯,去取点东西。原来是一位病人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心电图检测仪的检测,Z医生专门到她家去把测好数据的仪器取走。这不是Z医生分内的事。见到此情此景,我心里真是感慨。他可是有家有口的人,有三个孩子和妻子。


本文在7/13/2019 9:43:5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炮友的故事。顺便说说刘强东案老K2019-05-01[16]
『纪  实』 一碗牛肉米粉孟景煦2019-06-26[107]
『纪  实』 第17届大费城地区美中药协年会(17th Annual Conference of SAPA-GP)红霞2019-05-31[634]
『纪  实』 一段留学史:中法大学育英才高关中2019-06-09[109]
『纪  实』 纽约抢房 高于原价也划算曾慧燕2017-12-06[300]
相关文章:『幼河
『杂  文』 川普又变了幼河2019-08-14[74]
『杂  文』 卧轨自杀幼河2019-08-07[100]
『杂  文』 “黄川粉”析幼河2019-07-31[124]
『其  它』 有关“飞虎队”的负面资料佚名2019-08-02[116]
『杂  文』 川普就忽悠吧幼河2019-07-29[120]
更多相关文章
余國英 去余國英家留言留言于2019-08-07 08:56:06(第1条)
果然是好大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