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诗歌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浅析林昭其人其诗(下)发表日期:2019-06-15(2019-06-16修改)
作  者:毗陵居士出处:原创浏览12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浅析林昭其人其诗(下)
文/毗陵居士
2019年06月15日,星期六

70年代末铺天盖地平反“冤假错案“的日子里,林昭案被掀出来,上海法院却迟迟无法断定如何处理。我认为除了政治原因(她的政治主张60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可能可以谈论但仅此而已),也存在着按国人现今思维方式判断一个人言行,对林昭的深深不解。

上海当局最终结论:林昭是个脑子出问题的精神病人,被误杀了。这样,一个昔日的状元,全国顶尖大学里冒尖的才女,先为了自己言论入狱十年,并被剥夺生命。后来被“平反”了,却以疯子的名声盖棺定论。

50年代被打成右派的有很多(如北大近20%人划为右派),绝大多数人运动面前要么吓得痛改前非,要么至少表面上做出悔改样子,以寻得一条活路。连表面文章都不肯做的极其少数。象林昭这样选择公开抗争,甘愿直接去送死的,几亿人里面屈指可数,更何况还有血书这种事。如果我们相信她至死还是脑子正常的人的话,必须想一想她为什么这么做。

同情林昭的人给她冠以中国的“灵魂”或“圣女”等名称。这字眼看着有一些宗教色彩,不过我认为套在林的身上是很贴切的,因从小在苏州教会学校读书的林昭,在狱中重拾了她的基督教信仰,而且我认为她后来一系列的行为包括她以死抗争的结局都与她的信仰有关。

再回顾一下她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写给朋友张元勋那首“绝命诗”:
  
篮桥井台共笑之,
天涯幽阻最忧思;
旧游飘零音情断,
感君凛然忘生死。
犹记海淀冬别夜,
吞声九载逝如斯;
朝日不终风和雨,
轮回再觅剪烛时。

张元勋后来回忆当时林昭写此诗的情景写道:“她慢慢地、一句一词地边念边讲。她说:「诗言志!此刻已无暇去太多地推敲声病,只是为了给终古留下真情与碧血 ,死且速朽,而我魂不散!第三句『断』字或许也可改成『绝』字,第四句『死』字有点拗,但怎么改呢?诗言志,如此而已 !如果有一天允许说话,不要忘记告诉活着的人们:有一个林昭因为太爱他们而被他们杀掉!我最恨的是欺骗,后来终于明白 ,我们是真的受骗了!几十万人受骗了!」”

我认为林的这番话,是她基督教信仰的反映。“魂不散”一句,指人身体死亡后灵魂还在,是基督教说法。如果一个人真正相信灵魂存在的话,我们现在有生命的身体不过是人生的一部分。肉体生命诚可贵,但它只是人类永恒存在的一个分支。从这个角度看,肉体的死亡也是人生一个插曲而已,常人说的“好死不如赖活着“那句话可能值得商榷。

“因为太爱他们而被他们杀掉”这句话我几乎得先翻成英文才好理解 (I have to be killed because I love them too much!)。中国人不是这么说话的呀。不是说中国人不谈或不懂“爱”字,但林昭“爱”的那段话几乎是洋人说话的方式,再加上她后面“最恨欺骗”之语,反映了西方传进的基督教的世界观。

读过本人英文写的“爱的定义”那篇拙文的读者应记得agape一字,我将这希腊字翻成“真爱”。基督教里,agape 也是“神爱”的意思,就是说人靠自身的能力无法达到的那种爱。“别人打你右脸,你把左脸也伸出去”便是agape的一个例子。这话如果用世俗眼光来看待,几乎是胡说八道。是的,agape用世人的眼光是无法理解的,所以是“神爱”,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

我在“爱”一文谈到基督教里,真、善、美都是“上帝”的形容词。人类从个人到社会都不自觉地追求真善美。这是我们人性决定的,亦是宗教信仰存在的原因。而“爱”(agape) 在基督教则是上帝的化身,因而也是永恒的。因为有信仰,人才要探索“真爱”是何物。在爱这动力的驱使下,真善美的追求才会往深处走。因为有爱,假恶丑才不会当正常的东西随意横行。离开信仰,爱可能干枯,真善美可能会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

五十几年前,林昭如果象绝大多数右派分子一样,老老实实低头认错,她很有可能不会被杀。也可能会象成千上万个运动幸存者一样默默无闻地活着、死去。她的早死,与其说是性格造成,还不如说是她的信仰决定的。至于她当年选择这种死法,没有象多数人一样“苟且偷生”一辈子,这样做有没有必要,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分真假、善恶、美丑的人是可悲的;由这样一群人组成的社会更可悲可怕!站在这个角度,人生在世,没有比爱、比信仰更高的、更值得的追求;生命跟爱相比,一个短暂的东西与永恒的东西相比,是不是也显得微不足道?这样理解,林昭的“爱”与“欺骗”之语不是疯人痴语;她因不愿昧着良心活下去而要向死路奔的选择,她用自己鲜血写出的诗文,也不仅不是一个神经病的行为,而是留给后人的永恒的警示。

本文在6/16/2019 5:08:0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歌评论
『诗歌评论』 过眼录:陈文岩的诗刘俊2019-08-17[78]
『诗歌评论』 谷川俊太郎:恋爱是一件小题大做的事杨宝宝、姜博文2019-08-10[121]
『诗歌评论』 《韭菜》的自白与余音李诗信2019-08-03[114]
『诗歌评论』 Christina Rossetti “Song”(英译中)毗陵居士2019-06-03[189]
『诗歌评论』 浅析林昭其人其诗 (上)毗陵居士2019-05-24[160]
相关文章:『毗陵居士《浅析林昭其人其诗》
『诗歌评论』 浅析林昭其人其诗 (上)毗陵居士2019-05-24[16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毗陵居士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