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砌墙工和建城者——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三 发表日期:2019-06-10
作  者:俞天白出处:原创浏览2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砌墙工和建城者——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三
文/俞天白
2019年06月10日,星期一

《新民晚报》,2019年06月07日  

  说到人生境界,古今中外,先贤近哲,论说甚多,从佛家“看山”“看水”的禅机妙悟,到尼采的骆驼、狮子和婴儿的“三种变形”说;从丰子恺的物质、精神、灵魂的三境界,到冯友兰的“自然”、“功利”、“道德”和“天地”的四重境界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说法,各抒所悟,自成一景,说明“境界”之于人的重要与珍贵。但今人涉及此话题,首先想到的总是王国维说的三重境界,从“昨夜西风凋碧树”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说的是做学问,却概括了一般人奋斗中必须经历的三部曲。在横扫“芳草碧树”的“昨夜西风”中,独登高寒之楼,翘首寻觅,寻的是“立志”、“立业”的“立”身之道;只因为世界太复杂,生活中的诱惑太多,为了实现此志,“衣带渐宽”得“人憔悴”仍然“不悔”,必须要有一股定力,有一股矢志不渝的坚守精神,才能获得“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通过“立”、“守”、“得”这三个步骤展示的人生境界,不仅说明了从立志到成功的甘苦,而且赋予了化苦为乐的诗的意境,能不众口相传、长盛不衰吗?

  人生境界,就是人生的品格;人生品格也就是人的品格。她熔铸成人生的大目标,渗透在连自己都不一定意识到的生活细微处,无法矫饰,也无法掩盖,甚至很多地方,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有个故事,很能说明这种奥妙。有位教育家经过一处建筑工地,驻足向几位正在砌墙的年轻人询问,你们在干什么呀?一个说,没看见吗,砌墙呀!另一个回答,我们在造一幢商务大楼。第三个说,城市需要扩建,这里将是城市商业中心。教育家记下了这三个小伙子的姓名,追踪观察,十年以后发现,第一个回答的,仍然是一名泥水工,始终在砌墙;第二个成了工程师;第三个,却已升为这个新兴城市的市长。

  显然,佛家禅机也好,王国维、尼采也罢,对人生境界,说得都太繁杂玄妙了。对于大多数的平民百姓来说,人生无非就是两种境界,砌墙工的境界和建城者的境界。这两种境界,就如一杆秤,一上这个秤盘,高低立现,命运迥异了。

  人的品格,人生的境界,是由人的眼光、胸襟、胆识和心态决定的。而眼光、胸襟、胆识和心态,都源于一个“立”字,即所确“立”的人生目标。大目标,就有做“大器”的人生格局,小目标,表现出来的就只能是“小器”,甚至不成“器”。这类人,双眼看到的是左右前后不到五米的地方,寻求的是平坦安全的路,不是衣饰比同单位、同班组的同事考究而沾沾自喜,就是没有一个名牌包包、一辆名车而自惭形秽,他眼里,始终是用来砌墙的那一块块砖头和一坨坨水泥。以高低不会相差三厘米的平视状态看待周围,进取的目标,始终是眼前慢慢增高的那堵砖墙。建城者的境界就不同了,呈现在他脑子里的,却是像音符一般以参差不齐的高楼改变了天际线的一座新都市。同样的砖头水泥,在他手上的价值完全不同。我到过义乌分水塘陈望道先生的故居,在他秘密翻译《共产党宣言》的柴屋里,直接感受到了这种精神风貌。他为翻译这部经典,为人类未来,忘神得不知饥渴,当母亲端了粽子和一小碟红糖给他充饥的时候,他仍不搁笔,边译边蘸边吃,却错把那方砚台当糖碟,不停地告诉生怕他饿坏了的母亲说,好吃,真好吃!他的精神,早已透过手中这一块块砖头,站到了岚气有无中的城市峰巅,拥抱所有亲人的福祉在内的整个世界!相反,未立志者,谈不上坚守,更无从体会“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人生欢愉了。

  人生境界,人生品格,是后天修炼而成的。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以此理解丰子恺、冯友兰等先贤将人生境界分成阶段的苦心,就会明白,丰子恺将“物质境界”作为人生初级境界,与冯友兰将“自然境界”列于第一步,都是人的天然的原生状态,都不属于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的“精神境界”、“灵魂境界”(丰子恺),离“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冯友兰)都很远。他们借此警示和引导世人,行走“天地之中”。条条大道通罗马,只要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每一个生灵就都能从砌墙工的境界,升格为建城者境界的。 


本文在6/10/2019 2:52:2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南海松塘区家刘俊2019-06-16[16]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思索的行者:卢新华其人其作倪立秋2019-06-16[41]
『散  文』 边界胡刚刚2019-06-15[21]
『随  笔』 告別滑铁卢刘俊2019-06-16[11]
『诗  歌』 Ài、維度、嚴寒(三首)轻鸣2019-06-15[1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南海松塘区家刘俊2019-06-16[16]
『随  笔』 柿子紅了余國英2019-06-10[10]
『随  笔』 乘着歌声的翅膀(On Wing of Songs)红霞2019-06-01[159]
『随  笔』 音乐之声缪玉2019-06-13[14]
『随  笔』 告別滑铁卢刘俊2019-06-16[11]
相关文章:『俞天白《行走“天地之中”》
『随  笔』 “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俞天白2019-01-19[160]
『随  笔』 寻找角落里的精彩——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俞天白2018-11-23[247]
『随  笔』 采菊何必东篱下——行走“天地中心”之九俞天白2018-06-08[414]
『随  笔』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行走“天地中心”之八俞天白2018-03-02[339]
『随  笔』 水韵之城——行走“天地之中”之七俞天白2017-11-01[25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俞天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