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另一半 发表日期:2019-06-08(2019-06-10修改)
作  者:虔谦出处:原创浏览16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另一半
文/虔谦
2019年06月08日,星期六

北美中文作协会刊,2019年6月1日   

秋天是临江最惧怕的季节。一来,秋本是收获的季节,可是,当儿子到波士顿工作了之后,她就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收获可期。二来,临江怕冷,而秋直指寒冬,远离暖春,更不用提盛夏。
不过,绚烂的秋色透过一层薄玻璃,还是吸引了她。她走到爱犬罗密欧跟前,轻声问道:“怎么样,出去吗?”
罗密欧撑起脑袋,看了她一下,目光暗淡;它耷拉着耳朵,没有站起来。
临江轻轻叹了一口气,摸了摸狗,自己走出了房门。

她走到不远处一家小学,她带着儿子来这里踢过无数次足球。后来,又和罗密欧在这里的草坪上玩过飞盘。小学的围栏上雕刻着各式男女学童。他们看上去个个天真烂漫,且个个往前看。每次走到这里,她都会站一会儿,端详那些雕像。心底一个声音升了起来:要真能转世,重回童年,还真的不错……几乎同时,另一个声音蹿升:才不要,复习、考试、再复习、再考试……竞争,找工作,恋爱,失恋,结婚,离婚,子女……人生一辈子,太累也太痛苦了!她已然知道等在一个学童前方的其实是什么。
“不过……”她又想,如果下辈子罗密欧继续陪着她,如果……

一看手表,不早了,该去买点东西了。因了儿子的离家,去超市买东西对她曾经变成一种惯性的负担,直到罗密欧来到她的身边时,她才重拾购物的兴致。

临江在一家大公司 人事处的员工福利部门工作。每天,她五点半起床,洗涮梳妆要花掉她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时光。镜子前,她要确定自己头发蓬松发亮,脸上的妆鲜丽动人,衣裙搭配恰到好处,连指甲的配色她都不会马虎……
经过一日的折腾,晚上,等到她回到同样这面镜子前时,她会感到镜子里的她和早上的她似乎不是同一个人。晚上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她被疲倦笼罩着,被孤独充满,被一种对爱的渴望所煎熬。

少女时代,她理想中的白马王子是那种英俊而潇洒的男人。彼得是她的初恋情人,基本就是那样一个白马王子的样式。可惜好景不长,翩翩少年彼得很快便移情别恋。那以后的几年间,她都没有再碰恋爱这个事。
她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就是她的前夫,儿子的父亲。他们曾经是那么和谐美好,让她坚信他们互为对方的那一半。不曾料到,儿子六岁时,他们竟离婚了。离婚的原因惊呆了所有熟人——前夫有了一个同性恋的男伴!

离婚后的第三天,她病倒了。发短信给前夫,才知道他和他的“另一半”已经外出旅游。她走到镜子前,嘴里一声尖叫把她自己给吓坏了:不要说是嘴唇苍白,脸颊无光,镜子里的她,根本就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丑女!

离婚一个月后,她便开始了另寻佳偶的里程。她的寻偶经历,足可以写一部电视连续剧,只是,电视剧都讲求皆大欢喜,可她的,几乎每一次到最后,都是她不欢喜。
那时还没有罗密欧,每次回家,屋里冰冷空荡的空间便将她包围。这个空间里每一粒空气,都变成小虫子一般,进入她的气管,吞噬她的心肺。
她追剧,专门追一些喜剧。剧里角儿们的狼狈样,让她一笑解千愁。而那些所谓的悲剧,大都能苦去甘来,那种平衡的剧情安排,让她的心失去平衡。
当然也有例外。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一出新剧《阴阳》,那些能摧毁和重造宇宙的无稽情节她并不感兴趣,不过,男女主人公的关系却深深吸引了她。她看到里面的男女主人公,如何从两小无猜、相依为命到铭心相爱,那种从熟知到生命另一半的过渡是那么样的自然浑圆,几乎看不到那一条由量变到质变的线。
爱,原来是这么简单、纯厚;她让一个人——不,是两个人——返朴归真,让两个人快乐幸福。生命的幸福,其实很明显,就是寻到了另一半。有了这另一半,一个人就完满了,当然也就幸福了。以前自己想太杂,考虑太多,所以寻偶不顺。她决定放轻松,用简单的心态,对待寻偶这件事。
实践了之后她又发现,那出戏其实也只是戏而已。因为,现实中的人就是没有那么简单的。你不在意的东西,人家在意;你认真投入,可人家只是逢场作戏,如此等等。
临江对所谓另一半的理论绝望了,她认为那就是用数字来庸俗地解释人生。自己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这么傻傻地受骗这么多次。她开始恼羞成怒,自暴自弃,她的人格成分裂状。

尽管她故作镇静,有敏感的同事还是感觉到了她的阴晴不定。一位同事向她建议:你这样的情况,养条狗最合适了。
“我有什么情况?”临江故作刚强状。
“你刚才不是说你很孤独吗?”同事反问。
“瞎扯,我哪有这么说?”
“哟,”临江把同事惹急了,他转向更多的同事,“刚才你们都听见了吧?今后跟临江谈事,必须得录音!”
临江要面子,她知道自己的记忆衰退得厉害,几秒钟前的事,可以从她大脑里彻底消失,不留半丁点痕迹。
她甩头走了。

不过,那养狗的事,她却是往心里去了。那天晚上,她对影成三人。月如处子安宁无比,她心头却浊浪翻腾。清零的月光落在她身上,让她感到空前的孤单,空前感到自己生命的欠缺,进而引发恐惧。此时,她对另一半的渴求是如此强烈,甚而至于,她觉得这一半不管是男是女,无论青年老年……

这一段她常开错路。奇怪的是,每一次开错路,都让她有一些意外的收获。有一次,她下来问路,问到的是一个小伙子,韩国口音,,非常友善。等韩国小伙子走远了,她还一直看着那个年轻的背影。“年轻真好!”她自言自语,马上想起来有人对她说过:“心态的年轻最重要。”
另一次更神了,她撞进了一个狗商店。“看来这是命里注定的了。”她禁不住这么想。

临江从小怕狗。可这次出乎她的意料,她不仅没怕,而且,看着笼子里那一双双孤单、失落、忧郁、渴望的眼神,她心中起了强烈的反响。从来没有想过,狗,会有这样的神态,简直跟人没有两样。
她问销售员,什么样的狗既温顺又聪明。销售员指给她看一只金毛狗:“金毛寻回狗,就是你想要的。”
临江站在那金毛狗面前,见它长长的毛发闪着金黄色的光泽。它伸出鼻子来,朝她嗅了嗅。
临江想伸手摸它,又有点踌躇。“它会咬人吗?”
销售员看出了临江的担心,回答说:“等一下让你来喂它。喂了它,你就是它的主人了。”
“哦。”临江有所领悟,抬起手来向金毛狗挥了挥:“Hi!”
狗身体动了起来,眼神却有些踌躇。
销售员趁机说了一句:“它叫罗密欧。”
临江讶异:“罗密欧朱丽叶的罗密欧?”
“是,够甜蜜的吧?动物其实通人性的,它们和人是伙伴。人要是不懂得尊重爱护它们,人终究也过不好的。”售货员这么说,宛如一个哲学家在阐述。
“嗯……”临江颇有意味地点点头,又把眼光转向狗,碰到了它那一对殷殷的目光。那目光幽幽地,柔柔地直钻她的心门。

当天,临江把罗密欧带回了家。

临江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罗密欧的到来,改变了她和她的生活。她不再觉得人是寰宇唯一能思维、唯一需要爱的生物。每次去上班,她的心头不再空荡荡,而是有一种牵挂占据着。每次回家,她也不再唉声叹气,顾影自怜,而是一头扑过去,和同样一头扑过来的罗密欧共舞。每一天她都过得充实。她的作息时间,外出计划,都要考虑罗密欧的情况。
她还放歌给罗密欧听:“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你让我忘记了疲劳和忧愁……”
为了罗密欧,她打心里感谢那位建议她养狗的同事:丹尼。

有罗密欧的日子,比以往的要快许多。一转眼,十一年过去了。这十一年中,每个周末和节假日的早晨,只要她在家,一定带罗密欧出去走路。有时她有事晚了,罗密欧会吠几声提醒她:咱们该出去了!他们一起走过街区的无数宽街小道,看过几多日升月沉。临江还会时不时指给罗密欧看点什么,像是天上的飞机,地上的孔雀。
有一回,临江不小心跌了一跤。罗密欧凑过来,伸长脖子看着她,嗅了嗅她,好像在问她疼不疼。“我没事。”临江拍了拍手,站了起来。罗密欧又舔了添她的手。 这一刻,临江感觉到在她和这狗之间,有一种很奇妙的情感关系,她说不清楚,只觉得它和她之间,异常的贴心。而这种贴心让她有一种难言的满足和幸福感。
还有一次,临江急性肠胃炎发作,疼晕了过去。罗密欧独自跑到邻居门口,一直吠到邻居出来,救起临江为止。那一次,罗密欧登上了社区报纸。

这十一年中,发生了一件不幸而又奇异的事。临江将远在中国黄土高坡上的父亲接到美国来住。父亲来了以后,可以说和罗密欧一见就熟,好像罗密欧是父亲当年在乡下养过的狼狗一般。父亲带罗密欧走更远的路,给它洗澡,跟它讲古……闲下来时,父亲就会坐在摇动靠椅上打盹儿。老人打盹儿时,罗密欧就会趴在他的脚旁。
每天晚上吃完饭后,罗密欧会小碎步跑到靠椅边。靠椅上的老人会亲昵地上下摸着狗一身金光滑亮的毛,“呵呵,俺闺女有了一个好伴儿喽!”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两年之久。

一天下午,临江下班回家,还没到门口,就听到罗密欧急促的吠声。那声音几近沙哑,让她觉得不对头。匆匆进门,就见罗密欧在她和小厅之间焦躁地来回跑动。小厅那里,父亲就坐在摇椅上打盹,就像往常一样。可罗密欧的眼神分明在告诉她,出了事情了!
夕阳的余晖照在父亲的脸上。临江走近前,叫了声“爸爸!”没有回应。她手一动,父亲便直挺挺倒了下来……

父亲去世后的那十天内,罗密欧常常站在那张摇椅前面,嗅着什么,眼神相当忧郁。等临江闲下来了,它会不声不响走到她的身边。它抬头凝视她的时候,微微颤着的瞳孔闪现着它的内心,临江体会到,罗密欧分担着她的悲伤。有时她会觉得,这狗的眸子,简直比人的还要深邃。

两个礼拜后的一天,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晚上,罗密欧正吃着,突然像触动到了什么,它丢下食物,径直小碎步往小厅跑,在摇椅前蹲了下来。然后,它闭着眼睛,舒服地享受着什么——临江震惊地意识到,那正是罗密欧跑向父亲时惯用的小碎步;那是父亲上下抚摸罗密欧时,罗密欧陶醉的那种神态!父亲走了两个周了,难道,难道他的灵魂回来了?!

那是临江第一次相信,人死后确有灵魂;人死后有另一种生命在延续!俗人的脑袋装了太多的杂务,对另一个世界迟钝了;心地单纯善良而又聪明的狗,捕捉到了人捕捉不到的真相!

现在,罗密欧已经十三岁多了,进入了它的古稀之年。它的毛发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泽,也不再像往常那么喜爱出门了,甚至有时候会回避她,好像不愿意给主人添麻烦那样。
“没事的,起来吧宝贝,生命在于运动哦!”临江走过去,拍拍罗密欧。
好不容易让罗密欧站起来了。出门去,也是走走停停。他们常停的地方,就是那一所小学宽宽的台阶上。那台阶很浅,走起来不费劲;朝东南,坐在上头暖烘烘的。有一次,台阶边花圃上,一只小松鼠正在美美地品尝着小学生掉下的水果甜酸奶。这要是在往常,罗密欧肯定会好奇跑过去;而今,它趴在台阶上,眼睛都不眨巴一下。
临江挨着爱犬坐着,回想着少年罗密欧凌空抓飞盘时矫捷的身姿,嘴里喃喃着岁月的流逝。

再往后,罗密欧实在走不动了,临江只好放弃坚持了十多年的习惯,转而就拉着罗密欧在自家院子里慢慢踱步。
更坏的事情出现了,罗密欧不吃东西了!临江知道,一旦狗不吃东西,事情就严重了。她刻不容缓地带着它去看医生。兽医查理是罗密欧的老相识了,这一次,他将临江叫到一边,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告诉她:“罗密欧日子恐怕不多了,它的内脏功能都开始衰竭了……”
临江眼睛圆睁,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拉着狗缓缓走出兽医室的临江,此时感觉世界仿佛要到了头一般。走到车门前,她抱起罗密欧,将它轻轻放车上,又轻揉着它的背。“宝贝,我们回家,啊……”说完,止不住的泪珠扑簌簌掉到了罗密欧的身上。

回到家里,临江什么也不做,就陪着罗密欧。她将食物放手里,递给罗密欧,罗密欧不吃。临江又递过去水,罗密欧喝了两口。
临江起身,将狗食和水放下,然后回来,重新坐了下来。这时,就听罗密欧哼唧了两声,抬着眼睛看着她。两双眼睛就那么深深对视着。那眼光,让临江回到他们相遇的第一天……没有语言,罗密欧额上紧巴巴皱着,眼里闪动着极度无奈和哀伤的光,向临江传达着心灵信息:“主人,我怕是再也不能陪你了!”
临江一下子抱住了狗。在那零距离的热抱中,她恍然大悟:好狗罗密欧,其实,它就是她不折不扣的另一半,她这十多年幸福与充实的因缘!她搂着爱犬,听着它的喘息声,久久不放。

临江的脑海中浪涛澎湃,思路向四面八方急促伸展。突然,她想起了之前回国和同学聚会的情形。金岭,一个小时候非常反骨的女孩,竟然变得极其温顺和蔼。一问才知道她信了天主,一直在从事慈善和环保。金岭也不失时机地和临江谈起亚当夏娃、诺亚方舟、彩虹橄榄枝等故事,还有天主教对人过世以后生命延续的看法。现在,这些信念让临江看到了一道光线。
 “罗密欧,别怕,别难过,我们一起去一个地方!”

离临江家不远就有一个天主教堂。临江开着车,带着罗密欧进了教堂的停车场。 抬头看,教堂高高的塔尖巍巍地直往云霄里去。塔楼里,每隔一个小时钟就会响。平时临江并不在意,此时,那钟声洪亮无比,超凡脱俗,且余音缭绕,不绝如丝。

刚刚下过一场轻雨。临江给罗密欧套上一件保暖的披肩,下车来,抱起罗密欧,轻轻将它放在地上。“罗密欧,我们进里面去。相信天主,会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的!”
罗密欧看了看临江,又望了望前方,顺从地迈起了步伐。
一个人,一只狗,就这样慢慢地朝着钟声响起的地方走去。在他们身后,云层开了,天空出现了两道彩虹。



本文在6/10/2019 2:57:4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南洋”郁达夫:中国属性·海外形塑·他者观照——兼及中国作家的海外影响与华文文学的复合互渗刘俊2019-08-17[40]
『随  笔』 过眼录:周洁茹的香港情刘俊2019-08-17[53]
『小  说』 天衣有缝(6)应帆2019-06-28[68]
『散  文』 纪念莫里森孟悟2019-08-15[92]
『散  文』 沧桑的落日之美缪玉2019-07-19[5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天衣有缝(6)应帆2019-06-28[68]
『小  说』 死望 第二章川一2019-08-01[38]
『小  说』 死望 第一章川一2019-08-01[55]
『小  说』 长篇小说:纽约紫水晶 (简介)孟悟2019-05-27[185]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二篇(七)梁木2019-03-04[60]
相关文章:『虔谦
『散  文』 枣庄来的小羊羔虔谦2019-06-06[93]
『小  说』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荣获历史大奖虔谦2019-07-05[154]
『诗  歌』 克里雅之魂虔谦2019-06-30[180]
『散  文』 小记新店春游虔谦2019-05-28[126]
『小  说』 短篇小说《忍俊不禁》上虔谦2019-05-06[17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虔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