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追忆文坛老前辈 发表日期:2019-05-26(2019-06-03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9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追忆文坛老前辈
文/宋晓亮
2019年05月26日,星期日

《侨报》文学时代,2019年5月19日

            想不到,1909年6月21日出生在江苏江都县的卜少夫先生,竟把我辈视为他的忘年交。
            卜少夫的大名,我是在马里兰州蒙郡图书馆里看到的。遥想上世纪的90年代初,当我的处女作完稿后,“文学小白”竟跑到图书馆去查找能发表的报家。找到了,在浩瀚的“书海”里,我喜出望外地觅到了中文书籍。那一刻, 一本不是很厚的杂志《新闻天地》嗖地扯走了我的视线。我迫不及待地翻看着,看到最后,忙从包里掏出纸笔,一字不落地将该杂志的发行人和地址抄写下来,随之就哼唱着“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心情愉悦地朝家的方向“飞去”。
             当天下午,一封寄往香港的求助信就算发走了。等待是焦急的,期盼是成败参半的,对芥豆之微的宋晓亮来说,泥牛入海的打算也必须做足啦。
           心,忽一天忽一地在胸间上蹿下跳了半个月,《新闻天地》来信了。我呼吸急促地撕出了赵敏夫先生的回信。他说,杂志社很佩服我的勇气,也很想帮助我,同时也说出了无能为力的原由,并随信寄来一张该杂志的订单,希望我能支持他们。我扯着陌生人的请求,心里翻腾着订与不订的考量。考量在旋转中停了下来:素不相识的人能见信就回,还给予肯定和鼓励,就凭这……
           我从抽屉里找出支票本,按订单上的要求,写下一年的订费并附上回信,一起寄往香港了。自此,我便成为《新闻天地》的作者了。记忆说:每次文章一发表,卜少夫社长就写信鼓励,每封信的开头他都要写上:晓亮兄:……落款也一次不落地签上:弟卜少夫。起初,我以为他因年迈记错了名字,落错了款,就找“上门”去告诉卜社长,我不是男性公民,更没资格当他的哥哥。
          卜少夫 先生早在1937年就毕业于日本明治大学新闻科。继而,他把毕生的精力与时间全都奉献给民族的文化事业了。他曾任职《真实报》、《新民报》、《扶轮日报》、《新京日报》、《申报》等多家媒体。1938年他去了香港,1945年创办《新闻天地》,当时曾创下了中国杂志销售量最高、寿命最长的纪录,并为1945年至1949年留下了大量的政治史料与社会史料。他在88岁至91岁间,还为香港《星岛日报》撰写专栏,如此高龄仍笔耕不辍,怎不令人赞佩!如此老者,焉能视我为兄!
            我不接受并逆转不了卜社长的持之以恒。证明自己性别和年龄的机会总算等到了。书信来往中,卜社长把他与夫人的合照赐我留念了。我倍加珍惜二老的垂爱,随即就回赠了自己的照片,一是礼貌,二是这回请您看看宋晓亮到底是男还是女。
           卜社长收到我照片,在回信中写道“晓亮兄:从照片上看,你是个很有福气的人。乐天坦荡。”我以为,有福气和没福气那只是个人的一种感受,可在阅人无数的卜社长眼里,乐天坦荡,“价值不菲”啊!
            乐天,应是对我逆商的测评;坦荡,是我的天生,也是为人处事的必须。光明磊落人信任,坦坦荡荡信任人,本来就是宋晓亮的毕生追求。
             好感在书信来往中,慢慢升温;信赖在与日月更替下,逐渐加深。           
             时光荏苒,季节轮换,卜社长所秉承的民国时期,书信来往的称呼也随之更动了。见此,我辈忙紧跟其后,把卜社长改称卜伯伯了。感觉说,老伯越来越不拿我当外人了。现实说,老伯在信中提出,要我赴港聚聚啦。我没能满口答应,但心里却默念着母亲的语录:俩山碰不到一块儿,俩人总有碰到一块儿的时候。
            来啦!1992年5月9日至5月26日,83岁的卜伯伯与伯母将要来美度假。出发前,老伯把他们在东西两岸的活动行程提前以书信賜告于我。记住了,5月15日下午4时,二老的航班将飞抵华盛顿杜勒斯机场……
            丈夫和我快步跑到二老跟前,卜伯伯一把将我拽到他的跟前:“妈咪,这就是宋晓亮!”伯母的双眸里溢满慈爱:“嗯,又是一个小胖妞儿。”那一刻,我品出啥叫偷着乐的滋味嘞。明明早为人母的我,却被伯母视为“小胖妞儿”。赞叹,语言的魅力;敬佩,驾驭者的智慧。
            语言是思维的载体。从某种意义上讲,语言是人类文化得以传承和储存的有效载体;也是人类保持认识成果的载体。基此,我由衷地敬佩卜伯伯,他倾心倾力地完美着毕生的追求——把语言用文字记载与存储,视为己任。
            翻开老伯呕心沥血所创办的《新闻天地》,令我着迷的除了他的专栏《我心皎如明月》,再就是涂心园先生所撰写的回忆录《备受歧视华工苦》。此作在《新闻天地》杂志上连载后,我非但期期拜读,还在自己的长篇小说《梦想与噩梦的撕扯》里引用几段,以此提醒书中的女主人公要珍惜当下,牢记早期移民在美国谋生的艰难困苦及我前辈对美国发展的付出与贡献。
          《备受歧视华工苦》是我了解早期新移民生活,了解美国社会的第一课。捧读大作,心酸眼湿常常,感动赞叹时时……
           原本,加州州长兼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总经理的史丹福,是反对华工参与筑路工程的,后因墨西哥人“不乖”,印第安人不露面,史丹福只好冒天下之大险,采取了总公头“铁牛”的建议,允许他暂雇用50名华工先试试看。这一试,“野牛”尝出了甜头,雇用华工的人数竟从50名增加到两万名。
            华工们的年龄大都在18到25岁之间。接任后,他们立刻就盘起发辫,戴上草帽,勒紧腰带,扎上裤腿,推起木车,抡起铁锹,点燃火药,削山填谷,不知疲倦地奋战在新大陆的崇山峻岭中。
            中央太平洋铁路原定计划是1877年通车,由于华工的特殊贡献,在1869年就提前完成了。此一划时代的成就,使美利坚一跃成为世界强国之一……
          知道并记住了华工在筑路时曾付出过生与死的代价;知道并记住了我先辈对美利坚的卓越贡献,那种感同身受的辣疼和那种发自内心的硬气,在同一个时间里交汇出我辈必自强,我辈当自豪的双重感受。
          2019年5月10日,是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纪念日。总统特朗普在发表致辞时,还特别赞扬了华工的艰苦付出。
           闻此报道,我再次捧起涂心园先生用文字留住的华工筑路史。拜读时,我由衷地感谢卜伯伯提供了连载《备受歧视华工苦》的《新闻天地》。
          《新闻天地》这本杂志,卜伯伯独力支撑了近57个春秋,被视为中国期刊的一大奇迹。其追求目的:“天地间皆是新闻,新闻中另有天地。”此一警句亦为老伯的所思所想。
           《我心皎如明月》!
            责任重大,使命在身,皎洁的明月,清澈的心,基于爱国家,爱民族的情怀与立场,老伯不忍两岸同胞久长的分隔,在蒋经国先生开放台胞回大陆探亲的1987年之前,卜伯伯就力主“解禁”。并亲口说出:中国的和平统一是我最大的心愿。我反台独。
            进入80年代,卜伯伯的政治理念有了新的转变。他和他的《新闻天地》敢想敢言,在台港两地首次刊出《斥台独》的文章,就是卜伯伯执笔撰写的。就此,反台独即成为《新闻天地》的择稿选项。
            资料显示:2000年4月25日,卜少夫受邀出席香港“反台独促和平研讨会”。他在会上作了《坚决相信中国必定和平统一的》的发言。他说:“我从1990年到现在,就在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而默默工作。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和平统一,这是我的毕生愿望。我余生的精力将致力于民族和平统一,不管有多少影响,也不管能发挥多大作用,昭昭此心,将尽瘁于此。”   
          1997年,卜少夫先生两次返抵大陆。10月间,他去北京主持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卜少夫文库”落成典礼并为之剪彩。他把自己的著作与藏书以及53年的《新闻天地》合订本(全套177部)全都捐给了现代文学馆。这些书籍弥足珍贵,堪为:研究当代海峡两岸关系史的宝典。现代文学馆馆长舒乙说:“‘卜少夫文库’的出现,或许是‘卜少夫这个人’最好的写照了。他的爱国,他的执着,他的豪放,他的奉献,全在其中了。”
          《我心皎如明月》!
          月相有变化,从新月、峨眉月、上弦月、盈凸、满月、亏凸、下弦月到残月,无论变化成何种形状,“运行”在卜伯伯心中的那一弯那一轮,均是皎洁而明亮的。明月照亮了老伯的前路,并留下了他老人家那铿锵的足音。
      2000年11月4日卜伯伯跨鹤仙去了。深深怀念,满心感激,他为世人留下了“万卷”书:《经过阵痛》、《无名氏生死下落》、《人在江湖》、《我见我思》、《龙蛇走笔》、《受想行识》、《空手天涯》、《无楼梯杂笔》、《圣诞红》、《卜少夫这个人》……

前排左起:卜伯母、卜伯伯

后排左起:宋晓亮、吴博洲

图片选自网络


本文在6/3/2019 2:21:1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随  笔』 偶做打铃人应帆2017-01-02[231]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94]
『散  文』 我也有虎妈应帆2019-05-15[228]
『散  文』 盛夏里,出门远行应帆2016-09-02[395]
『随  笔』 马拉卡南宫的历史记忆缪玉2019-04-18[17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小记新店春游虔谦2019-05-28[30]
『散  文』 忽然想起了她许定基2019-06-02[31]
『散  文』 师与生谁之过缪玉2019-06-21[20]
『散  文』 又是一年父亲节缪玉2019-06-21[17]
『散  文』 “爱情教母”背后的男人缪玉2019-06-13[47]
相关文章:『宋晓亮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94]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75]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64]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39]
『小  说』 传奇“老北漂”(四)宋晓亮2019-01-18[37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