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过眼录:周作人的初恋 发表日期:2019-05-11(2019-05-20修改)
作  者:刘俊出处:原创浏览19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过眼录:周作人的初恋
文/刘俊
2019年05月11日,星期六

香港《大公报》

周作人的太太是羽太信子,不過羽太信子並不是周作人的初戀,周作人的初戀叫「楊三姑娘」。

  「那時我十四歲,她大約十三歲罷」,周作人在他的《初戀》中這樣回憶他朦朧的初戀對象楊三姑娘:「我不曾和她談過一句話,也不曾仔細地看過她的面貌和姿態……在此刻回想起來,彷彿是一個尖面龐,烏眼睛,瘦小身材,而且有尖小的腳的少女,並沒有什麼殊勝的地方。」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十分普通的少女,卻讓周作人「為她的光輝所掩」,「於自己以外感到對於別人的愛着」。對於楊三姑娘的存在,周作人「感到親近喜悅,並且願為她有所盡力」—難怪每逢楊三姑娘抱着貓來看周作人寫字,周作人「便不自覺的振作起來,用了平常所無的努力去映寫,感着一種無所希求的迷蒙的喜樂。」

  少年周作人的這種玫瑰色的初戀,不久就在現實中蒙塵:祖父的宋姨太與楊三姑娘的乾媽姚太太「感情很壞」,「有一天晚上,宋姨太忽然又發表對於姚姓的憎恨,末了說道:『阿三那小東西,也不是好貨,將來總要流落到拱辰橋去做婊子的』。」宋姨太的詛咒激起了十四歲周作人純真的「救美」之心:「我不很明白做婊子這些是什麼事情,但當時聽了心裏想到:『她如果真是流落做了,我必定去救她出來。』」

  楊三姑娘終於沒有「流落到拱辰橋去做婊子」,卻年紀輕輕就患霍亂死了。得知楊三姑娘死去的消息,周作人的反應卻有些特別:「我那時也很覺得不快,想像她的悲慘的死相,但同時卻又似乎很是安靜,彷彿心裏有一塊大石頭已經放下了。」

  對楊三姑娘離世覺得「不快」屬於正常反應,覺得「安靜」以及「彷彿心裏有一塊大石頭已經放下了」似乎有點匪夷所思—其實這正是周作人感情濃烈之處:楊三姑娘從此再無「去做婊子」的危險,而且永遠屬於自己了。

  如果周作人的初戀修成正果,楊三姑娘成了周作人的太太,那後來的周氏兄弟失和,就不會發生了罷。


本文在5/20/2019 8:47:3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19]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46]
『散  文』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缪玉2019-06-07[51]
『随  笔』 为何用勺不用刀缪玉2019-07-26[73]
『散  文』 生命诚可贵缪玉2019-05-09[8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19]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46]
『随  笔』 炮友的故事与顺便说说刘强东案田原2019-09-14[21]
『随  笔』 白露刘红园2019-09-08[24]
『随  笔』 过眼录:众口“说”金刘俊2019-09-12[18]
相关文章:『刘俊“过眼录”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19]
『随  笔』 过眼录:众口“说”金刘俊2019-09-12[18]
『随  笔』 过眼录:姜阿新和他的洋楼刘俊2019-08-25[71]
『诗歌评论』 过眼录:陈文岩的诗刘俊2019-08-17[75]
『随  笔』 过眼录:周洁茹的香港情刘俊2019-08-17[10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刘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