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人物访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诗回答》第四问 发表日期:2019-05-11
作  者:岩子出处:原创浏览4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诗回答》第四问
文/岩子
2019年05月11日,星期六

原载《67度》2016年12月

节选。

《67度》微信平台和纸刊开办《诗问答》栏目。每次拟邀请3至5位诗人回答提问者的问题,旨在以诗为媒,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加深对诗歌、对写作的认识。期待您的参与!

岩子、舒丹丹、晴朗李寒三位诗人,您们好:

语言是有根的,每一种语言的背后都是历史的、文化的东西。东西方文化的沟通,思想的交流,可以说翻译功不可没,打开了一扇不可或缺的窗口。您们是我喜欢的诗人,同时更是我关注、尊重且非常喜欢的译者。您们翻译的文字让我读到了真诚的、沉潜的、有思想的心灵。岩子翻译了大量的德语作品,双语写作打开了更深远的视角和思维;舒丹丹翻译了很多英语诗歌作品,如雷蒙德?6?7卡佛、菲利普?6?7拉金的作品,有着深厚的语言功底和强烈的人文精神。晴朗李寒的多部译著,越来越成为向国内读者介绍俄罗斯诗人的重要读本。

可想而知,翻译是件很辛苦的工作,需要付出大量的心血,我想问几个很实在、也很直接的问题:您对于翻译有着怎样的认识?这么多年来,您逐步确立和遵循的翻译理念是怎样的?

对于过往在翻译方面的付出,想必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感慨,翻译带给您的触动和收获都有哪些?

迄今为止,您觉得自己较为满意的翻译作品有哪些?请把您个人翻译的最喜欢的一首译诗分享一下好么?

可否透露一下您今后的翻译方向,比方说是侧重于将外国诗人的作品更多的介绍到中国来,还是想推荐翻译更多国内诗人的作品到国外,或者其他的翻译构想……

—— 提问人:林荣(东方明月)

林荣:爱诗,读诗。写诗、诗评、随笔等。出版诗集两部。写作是一种倾听,倾听自己,倾听那些在文字里发出光亮的事物。


岩子回复

   感谢明月的赏识和实在且直接的问卷,诚惶诚恐,竟然一时半会的不知从何答起。但凡有过文学翻译经历的人,大概都会有此同感:翻译辛苦,翻译艰难,翻译是一门慢工出细活,什么都得知道一点的手艺或曰杂家。

 这是因为作为译者的你,得首先钻进人家的“肚子里”,打探清楚人家的“肚肠弯弯”,化人家的喜怒哀乐为自己的喜怒哀乐,然后才可以一一付诸于文字。打一个不雅的比方,就好像你“吃”了人家的东西,不仅要把人家的东西完完全全地“消化”掉,还要把人家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吐”出来,而且不允许变味走样,谈何容易?

 翻开三十年前自己为毕业论文所做的札记,读见其中有如下几行文字:“……动辄问题,哪怕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小词,也须苦思冥想,琢磨半晌,实在不敢再有至少要翻译两部大作的狂想了。”

 显而易见,我对于翻译的情结或纠结由来已久。

 八十年代初,市面上曾经流行过一本德国诗选,而我当时怎么读也觉得不尽人意。于是,就不知深浅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行动起来,试图把艾辛多夫和歌德的小诗搞得更加诗意一点。结果呢,我被唬着了,不言而喻,知难而退了。还有一次被唬着的经历,是从一位同学手里借来的一本新上市的《浮士德》,迫不及待地准备一饱眼福。结果,看了不足十页,就心慌意乱地把书还给了人家。我暗自思忖:哈,不是德国人伟大得太高深莫测,就是我自己愚钝得太无可救药了。不几年后,留学到德国,念念不忘地找来《浮士德》原著补课,然而,令我惊讶不已的是,原著读来淋漓酣畅、激情荡漾,全然没有当年的尴尬和不知所云。遂自我讨教原因何在?思前想后,自以为至少有如下两种可能:1、有可能是因为自己长进了,不仅语言文学,还有思维视野上的。2、有可能是译文出问题了,那转换之后的文字未能将《浮士德》的文学之美和精神之美熨熨帖帖地地道道地再现过来。前不久,在北京世界华文文学大会上遇见一位美国文友和翻译同行,她说她出国之后,方才发现,以前在国内所阅读的欧美经典,不是原汁原味的欧美经典,而是被中国化了的欧美经典。不由而然地联想起多年前,一位四川博友曾经给我留言说,他参加了一个德语诗歌朗诵会,感觉德语诗歌十分的艰涩、不好懂。我颇为理解上述两位文友的感觉,因为我亦有过与他们类似的体会。

  其实,这些所谓的艰涩难懂的德语文学作品或诗歌,它们原本并非那么艰涩难懂,大多时候语言优美,行文流畅,内涵丰富且深邃,就像我们的汉语文学作品或诗歌一样,充其量行文风格遣词造句不同而已。然而,问题出现在哪里呢?不客气地说,出在我们翻译工作者身上。这也便是下面我所要强调的,一名文学翻译工作者所必须具备的两种语言能力和文化能力。他或她不仅要精通外语,谙熟母语,而且还须拥有良好的文学素养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两者缺一不可。如若没有雄厚的外语语言文化作基础,你则难以进入原作的精神领域和文学天地;如若没有足够的母语文学细胞和灵感,你则无力将原作“原汁原味”地“再生产”出来,并使之优美耐读且少有翻译的痕迹。信、达、雅是众所周知的翻译之准绳。信则准确,忠实于原文;达则贴切,行文流利通畅;雅则优美乃至传神,恰如钱钟书先生所说的“化境”。翻译界亦有各种风格流派,仅对一个“信”字就有诸种不同的理解和诠释。直译?意译?是形式领先,注重语言上的忠实,“一对一”地翻译?还是内容领先,不屑于语法结构,敢于打散原文,在不破坏原作原义的前提下,去追求精神上的忠实?我个人则倾向于两者兼并,尽最大的努力保留原作的结构与风格,在不得不的情况下,采取意译。既然译文的阅读对象是中国人,那么它理应符合汉语的语言表达习惯,仿佛它出自于一位华语作家之手。反之亦然。当然,这一切皆建筑于不违背原文的基础之上。

 自1987年自己的第一本小东东被打印成铅字以来,三十年间我断断续续进行了这样或那样的、不同题材、不同行业的翻译尝试,德译汉、汉译德、文学的、非文学的、成人读物、或少儿读物。近些年来迷上了诗歌翻译。而每一次翻译,无论大小,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学习、修行和提升的过程,一次语言的、艺术的、思想的、美学的升华,堪比在读几个不长不短的研究生。通常,为了一部翻译我要阅读一本乃至多部参考书籍,使自己对所翻译对象及内容了然于心。譬如《轻听花落》,为了把唐诗翻译成德语,仅德语诗集就不知阅读了多少本,诗歌数以千计。为了翻译好诗歌,我开始学习写诗,现代诗,近体诗,自觉或不自觉地,因为我强烈地意识到,若想把诗歌翻译到家,他或她必须是个诗人,至少是半个诗人才成,同时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悟力,以及知觉灵魂、把握对方精神境界和情感脉搏的敏锐。

   若问我今后的翻译方向,我会毫不犹豫地说,继续诗歌翻译,盖因它的艰难、高雅和冷门。而我最最想做的是,出版一本自选的、经典的、对前人有所超越的,尤其在理解和翻译方面存在误区或硬伤的德语诗集,设想附带赏析或译注。如果各方面条件允许,我有可能再努力一把,或与人合作出版一本德译宋词诗选。此外,我特别希望自己有机会翻译一本德国著名女作家艾尔克?7?4海顿莱西的小说或散文随笔集什么的,因为我一直以来特别地推崇和欣赏她的文笔和文采。而我眼下和未来一年的首要任务是,闭门谢客,埋头上海译文出版社歌德全集格言部分的翻译。

   比较满意的翻译作品我以为有《中国玻璃眼球》、《轻听花落》、《上钩的鱼都很美》。最喜欢的一首诗歌?这下可有点儿难着我了,因为我最喜欢的诗歌不止一二,几乎所有我翻译过的都是特别打动我和我特别喜欢的。这样吧,再有差不多三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在此与亲爱的明月和《67度》的朋友们分享一首可能大家不甚熟悉的德国诗人罗尔夫·可伦策尔(1936—2007)的《圣诞,圣诞何时开始》吧!

《圣诞,圣诞何时开始?》

作者:罗尔夫 ?6?7 可伦策尔(德国)

译者:岩子

当弱者宽恕强者的弱点,
当强者青眼弱者的力量,
当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

当高嗓门静听哑巴说话,
知道他心里想表达什么,

当大声的小声,
小声的大声,

当重要的变得不重要了,
不重要的变得重要了,

当黑暗里还有一线光明,
给人以安全和明媚憧憬,

这时,啊这时,
圣诞节就开始啦!


本文在5/11/2019 4:51:2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散  文』 孩童游戏胡刚刚2019-05-14[32]
『随  笔』 我与《香港文学》刘俊2019-05-11[32]
『随  笔』 养孩子有多难缪玉2019-05-17[26]
『随  笔』 周作人的初恋刘俊2019-05-11[25]
『随  笔』 地震小记缪玉2019-04-30[8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人物访谈
『人物访谈』 作家陶然:文学行旅与人生流转闵捷2019-03-16[134]
『人物访谈』 张西谈“剩女”创作张西2019-01-05[231]
『人物访谈』 在“第二故乡”时空下,重构中西文化的融合之境——从德华女作家刘瑛的中篇小说集《不一样的太阳》谈起王红旗、刘瑛2019-01-03[200]
『人物访谈』 從醫生转到作家 ——許芸不惑之年用文字記錄生活《世界日報》文/牟蘭2018-10-31[304]
『人物访谈』 有关文学的几个部件:哈金、阎连科对话录哈金2018-10-20[358]
相关文章:『岩子
『随  笔』 冤家路窄岩子2019-04-06[395]
『诗  歌』 寄给那年芳华岩子2019-01-19[208]
『诗  歌』 醉太平(外一首)岩子2019-01-19[325]
『诗  歌』 长相思 上元夜岩子2018-06-30[275]
『诗  歌』 采桑子 春岩子2018-06-30[44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岩子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