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天门中一尊平头百姓挑水夫发表日期:2019-05-11(2019-05-20修改)
作  者:谭绿屏出处:原创浏览19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天门中一尊平头百姓挑水夫
文/谭绿屏
2019年05月11日,星期六

(德国汉堡)

1、1938年落成的胡梅尔石像

2、汉堡青年画家刘晓明的作品

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挑水夫,既无惊世骇俗的功绩,也无耸人听闻的绯闻,更没有一件值得称道的善举。就那么一个归类于平俗之辈的井市小民,如同我们在街头巷尾每日都可见到的清道夫、小商贩一样,不会令人多看他一眼。可就是这么一个绝对平俗的挑水夫,有人为他树碑立像,在他曾经打工挑水时,常来常往的路旁。
大约200多年前,自来水尚未问世的时代,汉堡有一项职业叫挑水夫。专门从井里打出清洁饮食用水,装在两只15公升有盖的桶里,用肩挑着送往富裕的人家,换取生活费。出生于1787年1月21日的汉斯•胡梅尔(Hummel)从事的就是这份小小的劳工。
汉斯其实并不姓胡梅尔,他原本的名字叫约翰•威海勒姆,姓奔驰(Johann Wilhelm Bentz)。这太长的名字,在德国一向被简化昵称为汉斯。其姓氏的改变可就张冠李戴、出其不意了。汉斯居住的房子以前住着一位城市警卫兵,来自德国南部,姓胡梅尔。这位老兵真是和善,常常为街坊孩童绘声绘色讲述德国人抗击拿破仑远征扩张的战争故事,很得孩子们的爱戴。可惜老兵迁走了,搬来个粗俗的挑水夫。他不仅不会讲故事,甚至连看到孩子都不爱搭理、瞧都不瞧他们一眼。这可使顽皮的儿童们心不甘情不愿。于是趁着挑水夫满担水桶、步履沉重之际,呼朋唤友、聚众吆喝跟随其后,齐声发出起哄的怪叫:“胡梅尔,胡梅尔!”以示讥讽戏弄。“胡梅尔”这一词在德语中除了姓,还有土蜂、野蜂的意思,而且脱口顺溜悦耳。汉斯闻罢,怒不可歇,但他挑着担子,担着宝贵的饮水,难以撂下担子去抓那些孩子,只好脱口而出回头骂道:“跟屁的(Mors),跟屁的!”德语意为粗话的“滾开”。孩子们听罢,擦出火花般乐不可支,格外开心地紧跟叫喊:“胡梅尔,胡梅尔!”挑水人再度回骂:“跟屁的,跟屁的!”仿佛一出经典的戏剧一炮而红、一演再演,成为这个街区常见的一道风景而街知巷闻。不久,“胡梅尔”就变成了挑水人的绰号,不论大人小孩都以此称呼他。诨名淹没了这位可怜的厚道人原本的姓,而且声名远扬,经久不衰。多年之后,长大成人的那些孩子,还会为此桩顽童的戏谑津津乐道。
胡梅尔作古于1854年3月15日。在他有限的67年生涯的最后9年,因为自来水的流通而告失业。经历过所有失业人都经历过的忧郁、彷徨和无奈。诚然他毫无建树,落寞得连小孩子都敢欺负他,除了回骂别无它计可施。孰可见料,正是因为这份忍辱负重的单纯本性,修得齐天福报、誉满人间。这个日子令人惊喜地来到了:天门大开,瑰丽四射的光芒中央,站立着肩担轻盈空水桶的挑水夫。腰杆挺直,满面谦谦笑容,眼中泪花晶莹。
20世纪初期,汉堡建筑协会与人文协会共同筹建胡梅尔纪念像,1938年9月18日落成。为富人家送水的胡梅尔一表人才,身着类似水手服的紧身工作服,头戴圆桶型高礼帽,永远地肩挑两支沉甸甸的水桶,戏耍的儿童们鬼鬼祟祟,紧盯其后。石像有真人高,连基座约3米,坐落在名叫车轮制作路(Rademachergang)的中部位置。显然是为了石碑的彰明显著,当初的小巷道被拓宽成现在的大路。方位在汉堡市政厅西向约600米的位置。
为了提升汉堡的城市知名度,筛选创新城市形象代表,如巴黎的铁塔、苏黎世的母牛和柏林的棕熊。汉堡这个德国北部的商业港口重镇,是二战中作为战败国被摧毁又重新建立起来的城市,该用什么来代表?2002年汉堡市政府委托的广告公司协会撇开早已闻名遐迩的米歇尔教堂,推出了趣味横生的五彩挑水夫之妙想。忍辱负重的挑水夫恰好代表了二战中战败国被摧毁又重新建立起来的城市像征。当年孩子恶作剧的台词—— 一口气连换两声的“胡梅尔、胡梅尔”其字母缩写的两个大H,又巧合了汉堡商业城缩写的HH。于是挑水夫“胡梅尔、胡梅尔”当之无愧、无可替代地登上了汉堡城市代表像的宝座。一年之后,接受使命的汉堡女艺术家、33岁的娣克拉•雷克特(Thekla Rickert)采用塑胶设计复制成114座胡梅尔挑水像。每像身高1.82米,体重240公斤,分交汉堡市的许多艺术家和学艺术的学生,任由各位选用不同的防水颜料,在塑像上自由发挥。如今你在汉堡市中心地区的购物大街上,举步可见戴着高帽的胡梅尔敦实的身姿,担着水桶,身上的衣饰五花八门、光艳无比。有的形如马戏班的嬉皮士,有的貌似道貌岸然的英国绅士;还有的穿着果绿报头的汉堡晚报,或者挂满绚丽的万国国旗;左面的身披纷飞彩蝶,右方的背上趴着上空美人鱼;这座半白半黑、诚惶诚恐,那座花里胡哨、亦男亦女;再看眼前这位,中国特色的大红从脚下直逼脸面到头顶,高帽上洋洋得意的写有汉字书法“上海”字样,胸部图示上海知名景点城隍庙,四肢和水桶上则点缀着易经卜文。此像点明了汉堡与上海姐妹城的特殊关系。想来出自中国艺术家的手笔。也正因为胡梅尔低微的身份,能够承受住青年艺术家群体纵情而诙谐地肆意涂抹。
汉堡的旅游品商店乃至德国的各个旅游景点继往开来,追加开发出售很多大小不同、工艺材料各异,图型却相一致的胡梅尔担水塑像。2002年开始响应一个大型的活动—— “给没有住房的人建一个屋顶”,每件有关胡梅尔的工艺品出售后都要捐赠出其中50衬特(cent)。
胡梅尔彩像一炮打响,赢得旅行者和汉堡人的热忱欢迎。一伙日本游客不辞辛劳,搬动一尊重像到另一景点趣地,得以巧取一个优美的合影照片。此举令市政府大开皇颜,随即指令将每尊彩像都安排到一个便于拍照取景的位置。让每个胡梅尔的爱慕者都有个美满表达情怀的机会。
彩像平均价值4000欧元,日后将行拍卖,以资助“给没有住房的人建一个屋顶”的大型活动。

Lu-Ping Tan-Storjohann     
2005年12月28日于汉堡
2019年4月20日加工整理

作者谭绿屏简介:

汉堡知名华人艺术家,新移民文学早期(90年代初)知名作家。南京市美协和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海外会员、汉堡文化艺术协会“一切皆美”(Alles wird schön)名誉主席。世界华文作家协会欧洲会员、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会员、风笛诗社会员、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名誉会员、海外文轩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微型小说研究会欧洲理事、文心社德国分会会长、德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


本文在5/20/2019 8:36:4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过眼录:周洁茹的香港情刘俊2019-08-17[51]
『随  笔』 人不可貌相夏洋洲2019-08-04[106]
『随  笔』 过眼录:意外的美食体验刘俊2019-08-10[67]
『随  笔』 一枚钻戒余國英2019-08-10[70]
『随  笔』 雨中看淡水融融2019-08-10[82]
相关文章:『谭绿屏
『获奖作品』 散文:橱谭绿屏2019-07-27[223]
『散文评论』 大陆作家谭绿屏亲自领奖 最受瞩目马西屏2019-07-27[97]
『评论杂谈』 翻开封尘的篇章,感念命運的眷顾谭绿屏2019-07-27[166]
『散文评论』 《评审的话》 说到“橱子”晓风2019-07-27[53]
『文艺奖项』 大陆作家谭绿屏亲来领奖中央日报2019-07-27[76]
更多相关文章
谭绿屏 去谭绿屏家留言留言于2019-08-05 03:39:32(第1条)
德国《华商报》2018年5月1日发表


Lu-Ping Tan-Storjohann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谭绿屏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