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马拉卡南宫的历史记忆 发表日期:2019-04-18(2019-05-04修改)
作  者:缪玉出处:原创浏览27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马拉卡南宫的历史记忆
文/缪玉
2019年04月18日,星期四

             美国《侨报》文学时代 2019.4.15-16                              

 

    我们知道马拉卡南宫,多半是因为先知道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及夫人伊梅尔达。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封闭的中国看新闻大多是在电影院里,电影正式放映之前会放一段“新闻简报”。似乎在毛泽东主席逝世前,接见与我国较为友好的国家中,菲律宾总统夫妇上镜率最高。伊梅尔达,惊艳的美貌,高挑的身材,优雅的举止,尤其她身着一条高高翘起的蝴蝶袖长裙,作为菲律宾第一夫人标志性的符号,印刻在中国人的记忆里,她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羡慕的女神。还有那张毛泽东主席接见她时,按照西方礼节,对伊梅尔达行礼吻手礼的照片,被誉为“世界之吻”,成为经典瞬间。

后来又知道,在1986年菲律宾发生政变,“人民力量革命”把马科斯一家赶出了总统府。在他们逃跑以后,发现大量他们贪污的罪证,尤其是伊梅尔达几千双鞋子,马拉卡南宫一下成为聚焦之地,顷刻间,让我们这些从不了解菲律宾的人,从此记住了“马拉卡南宫”这个名字。

 

 

尽管我在参观总统府博物馆之前,自认为做足了功课,但当一步步走近它时,内心还是激动万千,看着那黑色的铁栅栏里,白色的不算巍峨雄伟两层小楼,心里默想,这座白楼,就是承载菲律宾风云变幻历史故事的所在地呀。

等待了很久的参观总统博物馆府活动,终于在“3·8”妇女节这一天,在大使馆妇女小组的精心安排下,如愿以偿。曾看过许多关于菲律宾政治的、历史的书籍,总会提到马拉卡南宫这个名字,它就像神秘的影子,不断在我脑海里晃动着。绕过白色的围墙,迈进那道幽深的铁艺大门,穿过苍翠的树木,热带植物婆娑摇曳着东南亚风情,显得格外清净秀丽。很难相信,这座貌似沉静低调的建筑,竟然尘封了如许之多的记忆。这里面的迢迢路径带我们踏寻几经沧桑、变幻莫测的菲律宾历史故事

应该说, 马拉卡南宫实际是一个建筑群,主要以新古典主义风格建造,不仅有浓郁的东方色彩,而且还洋溢着西方情调。马拉卡南宫---Malacañan Palace (俗称 Malacañang ),是西班牙语的发音,意为“贵族居住的地方”。最初的建筑于1750年,仅是一位西班牙贵族Don Antonio V. Rocha的花园别墅,用土坯,木材制成,内饰镶嵌着最精致装饰。它坐落在占地16公顷的土地上,位于马尼拉帕西河畔。随后于1802年将其转卖给了一位西班牙军官,1825年军官去世,又被政府廉价收购,作为西班牙总督的夏宫。西班牙政府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不惜花重金进行修缮,用做接待本国高官的俱乐部。1863年6月马尼拉发生大地震,原西班牙总督府邸成为废墟,西班牙政府决定将总督府迁至马拉卡南宫,至此,马拉卡南宫正式走进政治中心。

美西战争结束,西班牙战败,结束了长达300多年的统治。接续殖民统治的美国,仍将马拉卡南宫作为总督的府邸。从1898年开始,美国政府第一位军事总督,到第二位民事总督,他们改善和扩建宫殿,购买开垦更多的土地。在宫殿内也做了大量的增加和修缮,比如楼梯被转移到门厅的中心楼梯周围建造画廊地面水位高于洪水线,用混凝土代替木材,用硬木镶板美化室内装饰增添华丽的枝形吊灯等等 无论内部怎样变化,马拉卡南宫外表仍保持着西班牙建筑风格的原型。

1935年11月15日菲律宾联邦成立后,马拉卡南宫建筑群成为菲律宾总统的住所。总统曼努埃尔·奎松Manuel Luis Quezón)是该宫的第一位菲律宾居民。1946年菲律宾独立,从那以后,马拉卡南宫一直是菲律宾总统的官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马拉卡南宫是马尼拉轰炸后唯一幸存的主要政府大楼只有宫殿的西南侧国家餐厅及其服务区被炮击破坏1942年,军侵入,将马拉南宫变成了一座镀金的监狱。当时的总统奎松,将他的座位搬到了麦克阿瑟将军总部,菲律宾成为流亡政府。

1863年以来,宫殿一直由18位西班牙总督,14位美国军事和民事总督16位菲律宾总统办公所在之前的总督和总统不仅在马拉卡南宫办公,其家庭也居住在宫中。但从第11任科拉松·阿基诺总统开始,不是所有的第一家庭都住在这里了。在菲律宾历届总统中,马科斯总统一家居住的时间最久,长达20年,直到19862月马科斯政权垮台,阿基诺总统入主马拉卡南宫。如今的总统府范围包括“总统府行政大楼”、“警卫部队军营”等。昔日的总统办公大楼已经成为被游人参观的博物馆。

 

 

我们与其他游客同样,只允许参观Kalayaan Hall---旧行政大楼,也就是昔日的总统办公大楼,一墙之隔便是现任总统办公楼,不可越雷池半步。被派来的解说员是一位非常俊秀的菲律宾小伙子,穿着白色的菲律宾国服,礼貌周到,看得出他业务纯熟,懂得参观者的心里。在正式开始参观前,他说等他介绍完后,可以拍照,但不可用闪光灯,也不可以录像。没有多余的语言,其态度让你必须遵从。

Kalayaan Hall建于1920年,结合了美、英、西班牙的历史,属于文艺复兴主义建筑,优雅高大的拱形窗户,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嵌入外墙的混凝土中,精心制作的锻铁门和阳台,凉廊和高高的天花板是热带条件下空气流通的理想选择,所有这些都营造出雄伟的外观。是今天菲律宾最完整的战前公共建筑之一,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成为新旧之间的纽带。作为总统博物馆,它成立于2004年,在2010年更名为总统博物馆和图书馆,是菲律宾总统纪念品的官方存放处,包括总统画廊、书籍、纪念品服装个人物品礼品出版物文件以及宫殿收藏品艺术品和家具等等。

那一天,似乎因是个特殊的日子,参观的人据说比往常多,导游没有按照常规路线,他带领我们从人少的地方开始走起。第一个走进的展室是人民宫,导游介绍,这个宫殿要比行政长官的官邸地位还要高,因为经过艰辛选举过程而当选的总统,是人民信任的象征。这里是决策和影响菲律宾人民命运的舞台。在画里展出的是历任总统在选举时,演讲和投票的现场照片,及当时的报纸报道,他们竞选的得票情况,宣誓就职书等,也有历届总统的家庭合影。其中的1961年总统选举时,5名候选人的得票情况特别有趣,一位叫P·F的总统候选人,居然是零票,也就是他本人也没有投他自己一票,不知是他的谦虚,还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总之让人匪夷所思。解说员介绍,这间房子里面的木质装修极有特点,棚顶的造型为圆锥立体,采用上好的拉纳硬木,在对应的两扇门两侧,是四面长镜子,比这座房子还古老。

与人民宫对门的陈列室,这里的文件比较多,可见在这间屋里曾经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导游只讲解了一把椅子和一个徽章,然后打开一台黑白老式电视,电视播放的是马科斯总统的一段讲话。那把椅子就是19729月23日,马科斯总统在电视上宣布实施戒严令时而坐,椅子非常有特点,许多人在看电视时会记着它。在椅子上方,悬挂着大大的徽章,这是马科斯总统把自1947年以来使用的总统印章做了修改,把海豹换成了美国总统鹰的印章。但后来,阿基诺夫人就任总统后,又恢复原来的印章。

在陈列室衔接的走廊里,随处可见墙上镶挂着的水彩画和精美的艺术品。在过道处,放置的一架黄色三角钢琴,十分醒目抢眼,旁边的小卡片介绍,这是由雅马哈公司1986年授予总统科拉松·阿基诺总统的礼物,现在也留在博物馆,归为国有。

走上一个狭窄的木楼梯,是一扇宽敞的大门,那是奎松总统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建于1937年,是第一个使用者与众不同的是,这间办公室是菲律宾最早安装空调送风口在棚顶的几处,类似于现在的中央空调。这间办公室,奎松总统不仅处理日常事务,也开一些机密会议。这是一个赋有庄严气氛的宽大办公室,暗红色的办公桌和镶皮的座椅,晶莹剔透的捷克斯洛伐克水晶吊灯,都充分显示了主人曾有的权威。奎松总统的大幅肖像油画悬挂在墙壁上,他仿佛还在这个房间,履行着他总统的职责。

如果说已走过的所有房间,都弥漫着严肃的政治气氛,那么接下来的这间陈列室,就完全是艺术品的收藏馆了。天花板是整大块拉纳木,水晶吊灯熠熠生辉,房间四周的靠墙处,是形状各异的欧式桌子,桌上摆放着各种雕像和工艺品,令人目不暇接。解说员介绍,这些工艺品都是伊梅尔达从世界各国购买来的,件件价格不菲,这里只展出其中的一小部分。看着这么多价值连城,甚至是绝世珍品,我在想,难怪美丽的伊梅尔达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呢。

 

 

总统博物馆与图书馆相连,当参观完一间间深藏历史秘密的办公间、会议厅、艺术品 收藏室,转而豁然开朗的就是图书馆了。一排排整齐的黑漆书柜,在水晶吊灯的映射下,华丽,散发着贵族的气息。这些都是总统办公室或被委托保管的书籍期刊和其他出版物,还有授予特殊权购买交换捐赠的书籍、工艺品等讲解员说,马拉图书馆初建1946年,曾是作为研究人员使用的一般参考类图书馆。4年后,它成为了新闻办公室的一部分,但后来又成为一个独立部门,专门收藏总统使用的藏品1973年,伊梅尔达为赠送给马科斯总统生日礼物,Maharlika Hall建立了一个总统图书馆,除了作为图书馆外,也还存放马科斯总统的重要文件。1997年,总统图书馆被废除,所有馆藏被转移到马拉卡南宫图书馆。

总统图书馆从大约500卷原始藏品,到后来不断增加馆藏。其内容可追溯至1900年的最新法律和执行文件。在这里可以看到许多菲律宾大事记珍品,有18986月12日,第一人总统埃米利奥·阿吉纳尔多签署的《独立宣言》;有奎松总统撰写的《菲律宾人的精神再生》;有发生在1972年马科斯总统宣布的《关于菲律宾戒严宣言的重要文件》,还有早期的文献,如《宪法委员会记录:会议记录和辩论卷》、《菲律宾总统外交议程》、《菲律宾新闻剪报第IA卷(1931-1934)》等等,包括看到2004年阿罗约总统的《宣誓就职书》。总统图书馆可称得上是一座历史文献宝库,所有的文字都是菲律宾国家历史发展的有力证据。

在总统图书馆,除了有珍贵的书籍和文献,最为亮丽的是在书柜中间过道矗立的11位第一任夫人的画像。画像的技法细腻,形象逼真,色彩淡雅。我曾近距离地接触过伊梅尔达,那时她虽然已年近90岁,却依然美丽大方,从气质上看,与这幅早年的油画似乎没有太大不同,可见画家在作画时,捕捉人物灵魂十分准确。

穿梭于整齐排列的书柜之间,好像走在菲律宾历史的隧道中,丈量时代间漫漫路途。出神入化的乳白色总统型全身雕塑Emilio Aguinaldo,Manuel L. Quezon和Elpidio Quirino),十分显眼,这是国家当代雕塑艺术家吉列尔莫·托伦蒂诺的作品。历任总统的头像雕塑,令人瞩目。在雕像旁边的展柜里,陈列着总统使用过的物品,比如马科斯总统曾经穿过的巴隆他加禄,胸前挂着一串奖章项链,这是1984年专门铸造的菲律宾各省印章吊坠马科斯总统使用的总统印章。还有拉莫斯总统用过的高尔夫球、烟斗、他签名的球帽;漂亮、闪烁的阿基诺夫人和阿罗约,两位女总统就职时穿过的国服特尔诺长裙等等。

解说员在讲解完总统区域后,带我们来到一尊半卧的浴女裸体雕像和一份油画前。他说,这尊雕像一直无人知晓,是在马科斯逃跑后,从他卧室的地下室找到的,这是出自一位著名的法国艺术大师之作,可见在马科斯时代,不知还有多少稀世珍宝无人知晓。

那幅油画我早有所耳闻,叫“Las Nereidas”,是由伟大的西班牙印象派画家Joaquin Sorolla y Bastida于18世纪创作。它描绘了微波中的爱琴海,在一艘船上和船的周围水中,一群裸女在游泳、嬉笑。油画色调柔和透明,层次感强,场景鲜活,画中的少女悠闲地仰卧在水中,线条清晰优美,整幅画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这幅著名的油画是由美国慈善家Alma de Bretteville Spreckels在Elpidio Quirino总统执政期间,作为礼品赠送到马拉卡南宫博物馆的。珍贵的画作,它的价值,据说,如果某一天宫殿被毁坏,卖掉它足以承担整个修复费用。当然,这只是比喻而已。

走进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陈列室里,气氛显然异样。如果说前面的每个展室都能把你拖回到上两个世纪,或者更早以前,那么这个房间会使你立马被拉回到现实。这里完全是现代风格,没有过分雕琢的白色墙壁上,错落有致地悬挂着杜特尔特总统的照片,房间中央也不乏有一些玻璃展柜,里面有他用过的物品,他得的奖章、证书。周围的衣架上是他竞选时,支持者们穿着的T血衫。在一个高高的玻璃柜里,立体衣架上是一套他为就职而穿的巴隆。旁边整面墙上是一幅醒目的大照片,杜特尔特总统标志性拳头,这个动作在他赢得大选后,也是菲律宾人拍照时常用的动作。我也兴奋地做着这个手势,站在大照片前与他合影留念。

墙上那些若干个相框,是杜特尔特总统成长过程中各个阶段的黑白照片,有他当达沃市长执政时期的工作照,还有他竞选总统和当选总统后的精彩瞬间。这让我想起在前面的历史藏品展室中,那张马科斯时代收录的多人老照片中,杜特尔特总统的父亲也在其中,他当时是内阁成员,担任菲律宾社会服务部部长

杜特尔特出身政治世家,他的父亲曾任民答那峨岛上的南达沃行省省长。由此可见,他的从政绝非偶然,也算是子承父业。杜总统在20166月参加竞选,得知投票结果之后,来到父母墓前报喜这位71岁,将成为菲律宾第16任总统的杜特尔特,在母亲的墓前祈祷,希望母亲在天之灵继续帮助和指导他。他又到父亲墓前,给父亲深深鞠了一躬,流着眼泪亲吻棺木。有说法,杜特尔特的母亲是一名有华裔血统的教师,他的外祖父是一位吕姓Roa)的菲律宾华人。这位号称硬汉的总统,从小善于打架、殴斗,也因此频繁进监狱。但就是这样一位总统,当选后,不愿意搬到马拉卡南宫,而是住在宫外。据他所言,闻听马拉卡南宫有严重的灵异传闻,声称“我会害怕,我不敢在马拉卡南宫睡觉。”因为怕鬼而拒住宫殿的总统,也属少见

最后一个陈列室,是中国送给菲律宾的礼物。件件礼物都带有我们熟悉的中国元素:一对国宝熊猫湘绣、精致逼真的高铁模型、雕工细腻的红漆木包金摆盘,还有习主席与杜特尔特总统握手合影,旁边造型别致的摆盘上写着“合作共赢”。除了这些,一块巨大的玉石很显眼的摆放在那里,讲解员说,这是习主席送给杜特尔特总统的一块阿富汗玉石。关于玉的成色如何他不懂,诡秘地对我们说,或许我们是中国人会懂吧。我仔细端详,这是一大块由白到紫渐变色的玉,可以说上面的图案内容涵盖了中华文化的精髓,有苍松翠柏,有祥云飘飘,有高山流水,有闲云野鹤,有小桥流水,有长命百岁的寿星老,完全是一幅人间仙境的山水图,我想,不管这块玉的价值是多少,单说着雕刻工艺和创意,足以巧夺天工了。

 

 

现在还要回到开篇语,这座闻名遐迩的马拉卡南宫,应该是通过马科斯夫妇让我们熟知的,在很多中国人心中,他俩像是这个宫殿的代言人。马科斯总统执政20年,他们一家人也在宫殿里住了20年。他们把马拉卡南宫总统府当做自己的王宫,过着奢华的生活,尤其是第一夫人伊梅尔达,更是声名显赫。在马科斯总统被推翻,他们一家逃跑后,愤怒的人们冲进马拉卡南宫,从她豪华的卧室搜出大量她没来得及带走的奢侈品。直到现在,菲律宾人说起那些东西,还如数家珍,津津乐道:手套2000副、皮鞋3000双、女士小提包1700个、还有5000条裙子、5000条内裤、500文胸和200双袜子,这些还都是保守数字。除此之外,还有出自欧洲时装大师之手的名贵服装,100多公斤的金银首饰,外加满梳妆台的法国名贵香水和化妆品,几加仑的抗皱美容霜等等。就连她洗脸用的面盆也是镀金的,令人触目惊心。此事一出,震惊整个世界,“伊梅尔达之鞋”从此也成为了极尽奢华,穷奢极欲的象征。据统计,马科斯一家的财富,从最初的上万美元,暴涨到后来的50亿至100亿美元。伊梅尔达晚年回忆说,因为裙子太多,所以我不得不一天换7次裙子,甚至是10裙子。她还说有一次去纽约,看到了一些油画,由于都喜欢,于是都买了下来,一次购物花了500万美元,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她不胜枚举。

马科斯的独裁和贪腐,终于激怒了菲律宾人民。人民力量革命(英语:People Power Revolution),是自1983年起一连串发生于菲律宾针对总统马科斯政权暴力、贪污腐败、选举舞弊的公民示威抗议,最终导致1986年2月由人民投票反对党领袖暨总统候选人科拉松·阿基诺与天主教马尼拉主教辛海梅领导国防部长恩里莱及副参谋总长菲德尔·拉莫斯等军政高层参与响应合力推翻马科斯政权的革命。这场非暴力的政治运动导致众叛亲离的马科斯在美国当时的里根政府的劝说下2月25日出夏威夷,终结其20年的统治,并使菲国再次民主化。

就是在这间Kalayaan Hall二楼的主厅,现在的图书馆,曾经是美国时期客房的所在地,然后是英联邦总统的办公室,再后是马科斯政府期间的国家晚宴和公民大会的场地,在这个大厅的西前阳台1986年2月25日,马科斯总统举行了他的最后一次公开宣誓就职典礼。我站在这个阳台口,看着阳台门上挂着的马科斯总统一家在此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仿佛看到那一天凄惨的场景。失败的阴影笼罩着马拉卡南宫,虽然他们知道在几小时前,科拉松·阿基诺已经宣誓就任菲律宾共和国第7任总统,但是他们并没甘心眼前的败局。那天,马科斯就是站在这个阳台上,面对下面大约3000多雇佣来的支持者发表演说,而在墙外是高喊着让他下台的菲律宾民众,还有恩里莱和拉莫斯带领的军队,把整个宫殿包围得水泄不通。伊梅尔达泪流满面地站在他身边,他们一起唱起了《因为有你》("Dahil Sa Iyo" ---Because of You)这首歌。在过去,这首歌曾经无数次的赢得民众对他们的拥戴和敬仰,而此时已经成为了绝唱。

仅仅几个小时的参观,不可能把博物馆珍藏的宝物全部纳入眼里。但是从每一件真实的陈列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菲律宾政府和人民走过的历史道路,以及它们背后发生的故事。马拉卡南宫从建造成私人别墅,到西班牙殖民时代的总督府,再到现在的总统府,作为菲律宾政权的中心,虽不过两百多年,却阅尽重重风波,几经易主,多次修缮,见证了菲律宾风起云涌的政治变化。有人把它比作美国的白宫,或中国的中南海,都不足为过。

解说员的讲解终止了,我们迈出那扇厚重的博物馆大门。再回望眼,看那些白色的小楼,幽静的庭院,显得更加深邃。宫殿里的故事还在继续,再过个十几年或几十年,我们再来探寻和倾听吧。

                                    

                                       20194月   马尼拉

                                                       

                                                             


本文在5/4/2019 8:42:4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小  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65]
『随  笔』 曾在纽约做文青应帆2019-05-13[109]
『散  文』 温哥华的多面性孟悟2019-08-26[110]
『散  文』 情商,如何测试?宋晓亮2019-08-03[159]
『散  文』 曼哈顿的卖艺人许定基2019-07-24[17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20]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48]
『随  笔』 炮友的故事与顺便说说刘强东案田原2019-09-14[26]
『随  笔』 白露刘红园2019-09-08[26]
『随  笔』 过眼录:众口“说”金刘俊2019-09-12[18]
相关文章:『颜如玉
『散  文』 苏禄国王与中国皇帝缪玉2019-06-07[53]
『随  笔』 为何用勺不用刀缪玉2019-07-26[75]
『散  文』 生命诚可贵缪玉2019-05-09[90]
『散  文』 人生驿站缪玉2018-09-04[107]
『散  文』 人生旅途缪玉2019-08-01[10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颜如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