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冤家路窄 发表日期:2019-04-06
作  者:岩子出处:原创浏览454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冤家路窄
文/岩子
2019年04月06日,星期六

(德国)

原载《文综》2019春季刊

这是一个不知讲述了多少回的故事,于各种各样的场合,听得我自己的耳朵都生茧子了,一直想把它弄成文字,标题也老早地就想好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第一个早春四月,校园里已是草长莺飞,教学楼前的玉兰花开得绚烂夺目,天空、泥土、心房,无不散发着希望的光芒。

教研室的电话铃响了,是国旅的一位老同学打来的,问我能否帮忙带个团,眼下正值复活节季,他们那儿人手周转不过来。而我因为马上要出国,闲在家里等签证,二话没说便应承了下来。

我将要面对的这个旅行团只有六名游客,大信封上盖着醒目的important group的字样。不由而然地联想起一次小不愉快的导游经历,也是一个重点团,不晓得是否与去年的八九六四事件有关,反正团里有那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女游客,不停地对中国横挑鼻子竖挑眼,惹得我也没好气地怼了她几回,结果事后收到了一份投诉。

第二天,当从北京飞来的航班抵达西安机场时,已是午后一点半了,小面包二话没说,拉着一行人直奔第一个既定景点大雁塔。

在开往大雁塔的路上,我与几位来自德国的客人相互认识了一下:一名退役军官,一对专家夫妇,一位女记者和一位供职于NDR(北德电视台)姓名中含有“封”字的男性贵族,再就是一个头戴贝雷帽,潇洒英俊,自称是生在柏林但四海为家的“非柏林人”。此男子独坐在小面包的最后一排,谈笑风声,硬是把车尾颠倒成了车头。

从大雁塔下来之后,我先带着一行人在碑林博物馆转了一圈,然后由那里出发走了一段老城墙,钟楼、鼓楼和清真寺也看过和讲过之后,在回民街的巷口我跟大家宣布自由活动,说好一个小时以后在钟楼宾馆门前会合,然后去唐乐宫吃晚餐,观摩大型民族舞剧《丝路花雨》。

正准备“放羊”呢,那个柏林男子说他有个小请求,能否陪他逛逛药店,买买润喉片和眼药水什么的,他说在北京的那几天遭遇了一场大雪,因为缺乏准备,未带御寒的冬衣,几个人都不同程度地感冒了。

“Sehr gerne”我说。于是,六人团中的其他五个跟着来自苏州国旅的全陪,一个跟着我,兵分两路分散活动了。

“对不起,咱们先得交换一下位置。”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柏林男子已经绕到了我的另一边。 “不应让女士走在靠街心的一边,”他笑笑说。“哦,对了,您的这个姓氏‘赵’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据说,中国人的文字和名字十分的丰富和考究。”我回答他说,我的姓氏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在《百家姓》里排名第一,只因成书的那个朝代的开国皇帝姓赵。不过我的名字是有意思的,含义为“岩石”,父母亲希望我长得结实和坚强。“如此而言,您的名字相当于德语里的佩特拉(Petra),佩特拉的含义即岩石。”“呵呵,学无止境啊,一直以为西方的名字啥意思也没有呢!”“也是一门学问呢!譬如我姓的绍尔茨,是由古德语的Schultheiß一词演变而来,实为官衔,义为市长。还有我的名字“Hellmut”,其实是“Heller Mut。”“嘿嘿,不就是我们中文里的‘大勇’嘛!太有趣了!”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西大街上。“您刚才说将要到德国去留学,不知是哪一所大学呢?” “美因兹大学。”“哦,这么巧,我就住在那个城市。准备学什么专业呢?”“比较语言学。”“不如改学经济的好,我认为。”“可我对经济不感兴趣呀,报考大学时大人也要我学可我没有学。”“但您的国家需要,”他说,“譬如养老问题,必将是未来中国一个不可忽略和回避的国计民生之大题,这方面的专家会求之不得。”

就这样,我与他边走边聊边留心着路边哪里有药店,虽说连上学带工作在西安生活了十一年有余,但大多时候就呆在南郊,对这座古城除了几个景点,一家新华书店和两家百货商店,基本是两眼一抹黑,恍恍惚惚记得在钟楼附近有见过药店来着,但说不准在哪儿。

西大街上果真找见了一家药店,可惜是卖中药的,不经营含片和眼药水之类的西药。于是,我们又往东大街里去找,在那里终于买到了需要的眼药水和润喉片。可不承想,这位绍尔茨先生瞧着手中没有瓶盖的连体塑料瓶,脸色怔怔地问我道:“如何打开呀,这药瓶?”而那时的我压根儿不懂得他的不懂,见怪不怪地教给他说:“很简单,用剪刀剪呀!”“嗯嗯,可这样恐怕不卫生吧!”“那您就用针扎个眼儿好了。”见他无言以对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继续给他出主意说:“酒店里不是有针线和火柴吗?划根火柴烧一烧不就给针消毒了?!”

天色转暗,马路上愈来愈人流如织。看了看手表,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我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着走着,耳朵里冷不丁跑进来一句:“泰国大街上的女孩比你们中国大街上的女孩漂亮的多!她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热情的笑容,一个名不虚传的‘微笑的国度’。”这话不知怎的听得我心里有点小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后来在德国变本加厉,类似姜文说过的那种“我的国我可以骂,但你们(指外国人)不能够!”的感觉。

或许察觉了我有所不悦,他换了个话题,乐呵呵地说他的家族很是五湖四海,亲戚里什么肤色的人类都有,他的表妹夫是来自加纳的外科医生,他的美国侄儿去年娶了个香港媳妇,他的家族里除了奥地利人,法国人,意大利人,英国人,丹麦人,还有俄罗斯人…… 我情不自禁地打断了他,“哈哈,换到我们中国,您的亲戚们也不过都是些个‘外省人’!”“此话不假,但西藏是你们的人民解放军占领人家的。”“谁说的?!”我想也没想就回敬他说:“您错了,是解放!是我们把受苦受难的藏族同胞从水深火热中拯救了出来!”“呵呵,那是你们的宣传!“错也!您可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之前,西藏是怎样的一个状况?堪比欧洲黑暗而残忍的中世纪! 您可知道,藏民是如何生活的吗?他们牛马不如,任人宰割,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 我不依不饶,而我对西藏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于一部名曰《农奴》的故事片。

这个团断是不能带下去了,我心说,头一天,就跟人打起了嘴仗,再来上三天,鬼知道还会发生怎样的事端?!

晚饭期间,赶紧给老同学打了个电话,对不起,快快换人吧,这个团说什么我也不带啦!”

演出结束之际,接班的人来了。我大气长舒地跟客人们一一握手道别:再见,祝您在中国逗留愉快!

 

三个星期后,德国,美因兹,断断续续的毛毛雨。刚刚走进比较语言研究所办公室的我,立马就被一德一中两位聊得正热火朝天的教授打发到车站去接人。我要去接的人也是两位,陕西科技出版社前来恰谈和签定出版协议的刘先生和齐先生。于是,我又提着伞,下了楼,往大学正门口附近的车站方向走去。

这所创建于1477年,十大最古老德国高校之一的校园,占地面积大约八十公顷,从我所在的文哲楼到大门口,且得走上一阵子。

待我穿过大门洞时,雨住了,收伞的空当儿,忽然发现那个我因他而跑掉的贝雷帽正迎面朝我走来。“Hallo!” 我们不约而同地将手伸向对方, 喜出望外,他竟然准确无误地叫出了我的姓名!

几句寒暄之后,我说我要去接人,他说他最近也很忙,再过两三个星期会有闲,然后请我一起喝咖啡。我说好啊好啊,开开心心地把电话号码留给了他。

没出三天的一个大清早,还在被窝里的我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了起来。是他的,约我周末一道出去玩。我欣然前往。记得那天他问我,“怎么就突然离开了我们的团?”我说,“因为您啊!害怕闯祸呀!”“哈哈,那咱们俩真的是冤家路窄啊!知道数学系的科恩教授是如何给定你我“巧逢”的几率吗?接近零!”原来,我们不期而遇的那一天,他跟数学系有约,因为一篇有关风险概率分析的论文。
 
后来,某一天晚上,我请他吃饺子。他带来了一大束鲜花,说是送给未来的他信以为跟他一道看世界的那个旅伴。而我本能而矜持地反应说:“而我却不信,你们西方男人个个都是花花公子!”未承想,在接下来的那个周末,他抱着一本《逻辑学》,到我的住所给我上逻辑课来了,惹得我的好友赫尔嘉,我和他后来的证婚人,躲在隔壁房间里偷偷地乐。

自那个春天,那个邂逅,我与他山一程,水一程,不知不觉地走过了四七二十八个春夏秋冬。去日似露,岁月有痕,挥之不去的是那些即使狂风暴雨也不能使之凋零的如花的记忆。

忘不了有一天,我独自路上,整个心思都沉浸在莎拉?6?7蒂斯代尔的一首小诗的翻译上。在一条老街的拐弯处,我蓦然回首,看见他就在离我十步之遥的地方。

“你一直……?为什么不喊住我呀?!”

“可你的背影分明在说,对不起,请勿打扰的呀!”

只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心底怦然升起,世界上有一种懂得,是它能够洞穿你的背影直抵心灵。

蒂斯代尔的那首小诗叫作《It Will Not Change》,后来被我译作 《爱你地久天长》。


本文在4/6/2019 12:13:03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卢新华及其文学创作:吐丝心抽须 锯齿叶剪棱钱虹2019-06-24[12]
『散  文』 师与生谁之过缪玉2019-06-21[20]
『随  笔』 校园中的筑梦空间俞可、潘雨晴2019-06-24[17]
『随  笔』 贝聿铭:包豪斯之子俞可2019-06-24[24]
『随  笔』 过眼録:陈浩泉《家在溫哥华》刘俊2019-06-24[1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校园中的筑梦空间俞可、潘雨晴2019-06-24[17]
『随  笔』 贝聿铭:包豪斯之子俞可2019-06-24[24]
『随  笔』 台湾缺少强势俊才邓泰和2015-07-12[220]
『随  笔』 《离队购物团,一望龙脊田》补记并答问晓梅2019-06-14[89]
『随  笔』 过眼録:陈浩泉《家在溫哥华》刘俊2019-06-24[19]
相关文章:『岩子
『人物访谈』 《诗回答》第四问岩子2019-05-11[98]
『诗  歌』 寄给那年芳华岩子2019-01-19[241]
『诗  歌』 醉太平(外一首)岩子2019-01-19[363]
『诗  歌』 长相思 上元夜岩子2018-06-30[302]
『诗  歌』 采桑子 春岩子2018-06-30[487]
更多相关文章
孟悟 去孟悟家留言留言于2019-04-09 13:58:49(第2条)
这一世的因缘巧合,翻过了千山万水。祝福!!
 主人回复 
对不起,稀里糊涂地今天才看到。多么美好的留言啊,仿佛一首诗!多谢亲爱的大才女!祝福夏安!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9-04-06 15:11:09(第1条)
所以您留在德国了。
 主人回复 
嗯,差不多是酱紫滴。多谢幼河先生赏读,遥祝春天快乐!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岩子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