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作家专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文综》专栏:施 玮 发表日期:2019-03-30
作  者:白舒荣组稿出处:原创浏览18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文综》专栏:施 玮
文/白舒荣组稿
2019年03月30日,星期六

施玮:在灵性深处飞翔,跨界与超越

作者:朱云霞(中国)

原载于《文综》杂志2019年春季刊​

走进施玮的文字,始于她的画和一次旅途中的对话。那是2016年在捷克,参加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漂亮风雅的外表在初见时确会引起疑虑:靠才华还是靠刷脸?对我来说施玮和她的作品犹如华文圈的一个符号——熟悉又陌生。亦如施玮对自己的评价,半红不紫的文学位置,她的作品有点尴尬。直到我们不经意地谈张爱玲、谈文学的意义、谈小说的写法、谈诗歌的思维,再看到她的画,我被眼前那个丰富多元的跨界执笔者深深吸引且被震撼——在她的画中,我被刺痛而流泪,那种情绪是在色彩与构型的美感中,自我被一种深度的诗意唤醒。于是,走进她的作品成为必然,但阅读又带来谜一般的思考与纠缠:如果只看日常的施玮,你会觉得她是一个没有年龄的“女孩”:爱美、时尚、活泼、健谈、爽朗、好奇,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安静的人,如何沉潜在语言之底,飞翔在光色之间,以诗歌表达性灵之美,以绘画呈现静穆与深邃,以故事讲述世间万般情感?透视人类灵魂之深?

施玮

罗兰·巴特曾说:“难道身心沉浸仅仅是一种轻而易举的遁形虚化吗?在我看来,身心沉浸并不是一种将息,而是一种情感”,书写和表达,绘画和呈现,对施玮来说跨界与追寻是不断的自我超越,而无论哪个身份的她,其实都不过是把自己沉浸在灵魂与艺术对话的极致可能之中, 因而她说:“画画、编辑、写作、研究,都是不断地在探寻个人如何成长,寻找我的灵魂与这个世界的一种沟通与共存”。从写诗开始,1980年代末,施玮在中国诗坛崭露头角,她在当代重量级刊物《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等发表作品二百多篇。1990年,复旦大学中文系和上海作协合办了一次施玮诗歌的研讨会,这对于年轻的作家来说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走进文坛且进入学术视野。1993 年施玮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成为《诗刊》杂志社的编辑,《诗刊》是中国当代诗歌界的皇冠,写诗和选诗对于她来说都达到了一个高峰。那年她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大地上雪浴的女人》,之后她创作发表了大量诗歌,结集出版了《生命的长吟》、《银笛》、《被呼召的灵魂》、《十五年》等。回看施玮早期的诗歌,依然可见朦胧诗的影响如何激荡了青春和梦想,在诗歌《这样的日子》(发表于《人民文学》1989年)中,施玮这样表达那个时代属于自己的感受:


这样的日子禁止血液流动
这样的日子时间在头顶爆炸
这样的日子我剪贴成墙头的雕塑展
我们大家都是膺品
而真理由于雇不起律师上了被告席

这样的日子天空依旧蔚蓝
这样的日子竟仍有太阳不动声色地悬着

这样的日子该有个结束
让我用青春买张单程车票

陌生化的句式 意向跳跃 沉思或疑虑 青春热情,就是青年诗人最好的文学诠释。

但施玮是一个自觉的艺术追求者,她无法忍受自我重复,她想要的是不断“清零”与重新开始。写诗的同时,施玮就已尝试更多表达的可能,1994年冬天开始创作长篇小说,从抒情世界跳转到讲述模式,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故事框架,对诗人来说是极大的自我挑战,有一年半的时间,她在清华园的家中写这部长篇,因为阅读太多而无法找到合适的表达,所以开头就写了七遍,这部小说就是后来的《世家美眷》。1996年施玮也完成了中篇小说《纸爱人》,以极具前瞻性的眼光透析世纪末都市人最大的时代病:知识分子心中隐然波动的“茫然”和“爱无能”,获得评论界好评,也是在这一年,她告别了已然熟稔可待的当代文学圈,移居美国。在海外开拓是极具断裂性的再出发,生存空间的切换、文化上的差异、生活方式的改变等等,使得每一位移居海外的作家必须重新面对自我。但“断裂”的不是情感和中国文化滋养,施玮曾说:“即使在美国住了很多年,我骨子里依然是一个中国人……生命是延续的,精神与人格都在延续,你想隔断中国,割断亲情、家族、群体,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自1997年在大陆出版长篇小说《柔若无骨》(2013年九洲出版社出版时改名为《世家美眷》)之后,施玮的大多作品依然在大陆发表或出版,“断裂”更多的是如何定位自己的写作身份以及新的可能,这期间她经历了归零的失落、生存的压力、与重生的挣扎,终于破茧而出,化蝶再舞。

到美国的第二年,施玮开始在新墨西哥州的艺术学校学习油画创作,1999年又在美国西南三一学院读圣经研究。重返校园,是对自我的“清零”,学习未必是知识的积累,更多的是找到一种方式让自己安静和沉淀,施玮也在祛除曾经的光环与浮躁,回到原初思考自己和文学艺术的关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真正走进了西方文学经典,那些熏染已久的中国文化元素也在异域复活,比如她曾经撰写论文《实与空——比较<创世记>与<红楼梦>的预言性叙事艺术》,多重文化视野也在跨域之后形成。文化的融合与冲击,也让施玮回头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从2000年到2006年,她前后六遍修改了刚到美国时写的长篇小说《放逐伊甸》,也被称为“女版《围城》”,小说所写的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生存处境和精神困境,其实也是作家在拉开距离之后,对她所经历的一段时光的回顾与反思——1990年代中期,施玮曾在北京文联书店承包发行部工作,目睹了那个特殊时期,精神与金钱、梦想与现实的博弈与混杂,离开之后反而能够以局外人的眼光理性进行表达和思考。这一时期,施玮发表了中篇小说《斜阳下的河流》(2002)、短篇小说《躲藏》(2002)、《日食》(2006)、《那夜,风动》(2007)等小说,以书写凝聚理性思考,施玮的文学创作与此前相比,更加注重挖掘人的内在世界。到2007年主编“灵性文学”丛书,施玮移居美国之后的沉思,逐渐形成自己的文学理念,她融合中国文论中的“性灵”说与西方神学精髓,提出“灵性文学”的主张。有了这种理性的思考,施玮也在以文学创作实践她的“灵性”理论,虽然这些作品风格结构不同,但都以各种形式呈现“灵性”思考。2008年《长篇小说》杂志发表了施玮的长篇《红墙白玉兰》,作品还获得台湾华侨联合会颁发的98年度(2009年)世界华文著述奖文艺创作项小说类第一名;2009年出版了诗歌合集《歌中雅歌》。到2013年,获得《圣经》文学研究博士学位以后,施玮的创作又有新的转变,2014年中篇小说《记忆条》在《中国作家》发表,是她获得博士学位后的第一次创作实践,讲述在婚姻中人的破碎与伤痛,试图为那些痛苦的灵魂寻求救赎。2016年出版了三十二万言的长篇小说《叛教者》,这是她以学者型作家为定位,搜集史料、做访谈、大量阅读相关书籍而后进行创作,小说呈现了特殊历史境遇中,一个群体灵魂深处的挣扎、疼痛与人性的复杂,既有沉入历史深处的厚重又有寻求救赎的深度。

有趣的是,施玮不像大多数女作家那样,把自身的经历带入作品中,她的书写是没有模式的,读者不太容易去寻找自传因子,但作品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凝聚了她对性别、情感的理解以及独立的文化思考。最初写诗歌的时候,施玮将女性的反叛意识融入到作品之中,那是中国当代女性意识浓厚的时期,而后随着观察的深入和思考的成熟,开始对女性议题进行反思审视。我们从她的作品诗歌《宋词与女人》到《生命历程的呈现》,长篇小说《柔若无骨》到《放逐伊甸》,都可以看出这种变化的轨迹。当一个女作家不再刻意以女性视角表现性别议题的时候,或许才真正超越性别身份的束缚,40岁以后的施玮写爱情、写历史不再拘泥于女人何为,何为女人,比如《红墙白玉兰》,写爱情就写女人最本真的感受,“秦小小”这个女性形象可谓是最具有人情味、日常感的“阳光味的小女人”。这个小女人又穿越到2018年的《故国宫卷》,变身为“张好好”,一个温暖的现代女孩游走在古今交织、中外交融的空间,在虚幻与现实之间表现痛与美。

施玮的作品在语言和结构上都有不凡的表现,她试图超越形式的束缚,把诗意渗透在每一行文字中,但又在细微处呈现心灵的悸动,以内敛的方式贴近人的内心,表达生命本身的复杂。比如《纸爱人》的结尾,是张爱玲式的苍凉与茫然:


“一路走过去。街心公园、酒店门口、还有商店里,到处都是三三二二的男女。摇摇晃晃,在星空下或是明亮的玻璃中,像些纸做的人儿。男人与女人的战争没有起始,没有终结,也没有份量。好像农村的皮影戏,无聊地演着……失去了真实的冲动。不知道“爱”藏到哪去了?失去“爱”的世界与人仿佛没有生命的纸壳儿,晃着轻飘飘的身子继续过日子。无穷无尽的日子。”


而到了最新的诗画集《灵魂的诗意栖息》(2019),我们可以看到施玮在成为画家之后,诗歌创作的自我超越,中国古典诗歌的最高境界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但施玮未必是走回传统之中,而是运用诗 画的二重思维,让诗歌呈现出立体感,在语-图互动中完成形式的创新,意义的延伸。

有人说施玮的作品有水晶石般的单纯与利刀似的尖锐,但也有柔和;有人说她的诗画能让你感受到本雅明所说的审美震惊;也有人说她的小说真实地呈现了那些在生命荒漠中忍辱负重、踽踽独行的心理轨迹……在语言和形式之间,施玮关注的是文学如何呈现人类精神的向度,观看的视角有时非常温暖,有时非常冰冷,如她自己所言“我也不过在用自己的笔‘让魔鬼与天使轮流说话’”。虽然写作之于施玮,更像是对自我性灵之境的探索与追问,但她并非一味沉浸在艺术的纯然与隔离,她非常注重时代感,以及和读者的沟通,每一个阶段的创作都试图唤起读者的共鸣与思考。在当下这样一个跨文化、跨领域的跨界时代,施玮也在寻求文学艺术的创新可能,在知识和表现手法上进行跨界,比如,最近几年,她尝试把小说与绘画、诗歌打通,代表性的作品就是新作《故国宫卷》,又把诗学语言和视觉艺术进行融合开拓,诗画集《灵魂的诗意栖息》即是如此。施玮说“只有不断地否定自己,每部作品才不会重复,作家才能找到新的出路。找不到,我就停笔等待……”相信这样一个在性灵深处飞翔,在跨界与融合中寻求新变的作家,不会被时间辜负,每一次华丽转身,都会回响深远。

2019年元月4日

朱云霞:中国矿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毕业于南京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编著《海岛正芳春——台湾女性文学》、《Dobrýden,布拉格》;在《当代文坛》、《华文文学》、《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台湾研究集刊》、《中南大学学报》、《杨子江评论》等发表论文近20篇,主持参与各类科研项目多项。


本文在3/30/2019 12:45:1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作家专版
『作家专版』 《文综》专栏:施 雨白舒荣组稿2019-03-25[210]
『作家专版』 《文综》专栏:王鼎钧白舒荣组稿2016-07-29[807]
『作家专版』 《文综》专栏:赵淑侠白舒荣组稿2016-07-29[756]
『作家专版』 阳光组稿《华语诗人诗选特辑》海外诗人系列施雨2014-04-17[2094]
『作家专版』 《华语诗人诗选特辑》裘小龙(美国)阳光组稿2014-09-11[885]
相关文章:『施玮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施玮:在灵性深处飞翔,跨界与超越朱云霞2019-03-30[66]
『新书评论』 施玮《日食·风动》:迷茫与真诚的精神云游杨剑龙2018-06-23[343]
『新书评论』 一部震撼灵魂的开山之作——读施玮长篇力作《叛教者》虔谦2016-11-10[902]
『小  说』 中篇小说《校庆》-3施玮2016-07-08[600]
『小说评论』 愚木:灵与肉的纠葛和抗争——读施玮的小说《红墙白玉兰》愚木2016-07-08[47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白舒荣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